深入孤城:尾声
评分: +22+x

位于站点5层的中控内,一名特遣队员难以置信地看着刚刚恢复运作的显示器。

“冷静点,你是一名特遣队员。”Eule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特遣队员身边,看着那块屏幕。

“头儿,你看,记录仪显然记录到了辐射,而且强度是有一个跃升的过程的,这个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放射物质存在的痕迹。而且无法解释距离站点两公里处的断崖式下跌的放射值。”

“而且没有监测到衰变热存在的痕迹对吗。”Eule站了起来。这台记录着站点所有传感器数据的超级电脑拥有EMP保护装置,因此没有在最早的一波EMP爆发中被毁,“把所有传感器的数据都调出来,按照时间轴排列之后显示在大点的屏幕上。”

“明白。”

空中侦察的无人收集装置没有收集到放射性物质尚可以用气流来解释,率先进入的侦察分队没有收集到放射性物质可以以“极小概率的没有采集到的带有放射物质沾染的样本重复发生了无数次”这样很扯淡的理由解释。特别是负责审核报告的那帮文职,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以“小概率”二字驳回了不知道多少份报告。每次想起那帮人Eule恨得牙痒痒。不过如果在中心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放射性物质还要被同样的理由刁难的话Eule可能会直接动用权限把那帮人拉到现场来看一看。

把多余的想法放在一边,Eule打开头盔上的记录仪,数据链将他看到的东西同步传输到“游侠号”大型飞行器,然后分发给所有相关站点。

Eule很快发现了异样。站点的震动传感器在18时17分34秒记录到一次发生在收容区域的爆破,30秒之后产生了小规模的电磁脉冲,摧毁了一部分传感器,然后在30分钟后产生了第二次强度更高的电磁脉冲,同时开始产生辐射。然后就是辐射场模型,规矩的诡异。

“按理说辐射应当是一个扩散的过程,很快,但是,不应该像这样。你们玩过套娃吗?”

Eule突如其来的发问一时间让频道里鸦雀无声。

“辐射扩散的过程更像是把套娃装回去的过程。100米一百米的,套着圈往外扩散,”Eule将辐射场模型做了一些微小的调整,“首先是以收容点为中心,半径一百米范围内,产生辐射。一秒钟之后,辐射区扩散,半径扩大到200米,同时内圈辐射值上升。”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200705010000.png

Eule在事后复盘时绘制的示意图

“你的意思是,这并不是自然产生的辐射,而是人为施加的?”还是同为理工科出身的Boom最先反应过来。

“我更倾向于这是一种概念。并不是直接释放放射性物质,而是将‘辐射’的概念投射到城区。”Site-CN-02站点主管Lillian Griffin突然插嘴,“中华异学会的竹简里提到过这种技术,大幅度震动触发,效果不一,这次的触发原因可能跟混沌分裂者的突破行动有关。但是这个技术已经失传了。咱俩在之前在龚岔戈壁遇到的应该也是这种。”

“如果再算上EMP的话,我感觉,这个异常的制造者是在模拟核武器的攻击效果。他们可能知道辐射的存在,但碍于技术原因并不知道辐射的成因,所以就,用一些术式模拟了那种效果。”Eule继续往下推测。至于这个很可能活在几千年前的家伙是怎么见识到核武器的攻击效果的,众人很有默契的把这个问题绕了过去。

“我刚刚看到说你们的队员发现了一些靠近那个异常的混沌分裂者的死因是房颤,我估计可能就是那两次电磁脉冲导致的吧。”

“应该是。所以头儿,有啥思路没有?”负责处理异常的射线及时打断了几乎陷入科学探讨状态的众人。

“思路当然有,只不过需要友军单位进行配合。我马上就到。”

Eule转身跑出中控室,前往收容区。Site-CN-514主要收容的都是生物类异常,几乎全部在极高的辐射下死亡。

“什么情况?”

“这个异常被收容在981号收容室内,直径大概一米,目前悬浮在半空。收容室墙壁被炸开了,旁边飘着几具混沌分裂者的尸体还有一些长得一样的银色的块状碎片,尸体可以被移动,上面有一处开放式伤口,尸体具有强辐射。异常本身是一个球体,表面有一些凹槽。我们把尸体取下来之后辐射场有一些扩大。虽然说叫尸体但是我们取下来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生命活动的,可惜已经脑死亡了。”

“那就是尸体。我们目前知道有两个异常,一个是完美球体的话另一个应该也是。如果那些凹槽是被发射出去什么东西而留下的话,能不能跟那些混沌分裂者尸体身上的伤口对上?还有那些你们说的,悬浮着的块状物?”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收容室附近。射线满不在乎的拖过来一具混沌分裂者的尸体。看着面罩上显示的每秒2318伦琴的辐射值,Eule的嘴角直抽抽(虽然特勤队配发的FH-5重型全封闭硬质防护服能保证他在每秒钟2500伦琴的辐射下安全工作25小时)。看了一下伤口,确定对的上,Eule思考了一下,“我们还不能用对付常规放射源的方法对付它……那个球体温度多少?”

“214摄氏度。我们正在进行冷却作业,没有明显降温。球体正下方用仪器测了一下,没有任何放射值,温度保持在零下5摄氏度,我们还没派人下去看。”

“见过手雷吧,破片杀伤。我怀疑这些开放式伤口都是那些碎片造成的。”Eule指了指脚下的这具尸体,“这几个家伙估计也是往球底下钻被直接干掉了。我估摸着球下面应该是有一个操作员,激活这个异常之后在那里等着,看把目标干掉了再想办法把球体冷却了这样的。异学会很少搞自杀式袭击的东西。”

嘴上说着,Eule也拔出了多功能军刺,将混沌分裂者的伤口切开,然后将那块碎片挖出,扔向那个球体。

仿佛是那个球体具有某种引力一样,那块碎片在飞行过程中改变了方向,随后也漂浮在球体旁边。

“先把所有的碎片挖出来再想办法。”Eule下达了命令。当最后一块碎片也回到球体旁边之后,负责冷却异常球体的队员立刻将3升的液氮直接浇在了球体上。球体的温度快速下降。当球体温度下降到185摄氏度的时候,原本漂浮着的碎片开始慢慢向球体靠近。然后,一块还占着血液的碎片快速靠近球体,贴在了上面,严丝合缝。

“辐射值下降到每秒1871伦琴。”虽然只是一点点的下降,还是让频道中响起一片欢呼声。

“继续进行冷却,路子是对的。”安排完这边的事务,Eule转身跑向站点的地下室。既然辐射值开始下降了,那么,该准备把幸存者们接出来了。


随着银色碎片全部归位,球体放射值迅速下降到原本众人不敢想象的数字:0。尽管这个过程实际上耗费了一小时多。

看着特遣队员们将那个球体小心翼翼的放进收容箱中,开始转运,Eule松了一口气。他突然感觉有那么一丝疲劳,然后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残垣上。

“任务结束。辐射威胁已经消失,常规分队可以入场。”

主要是心累。他想着。转过头,看着刚刚从安全屋里接出来的幸存者被送上救护车,Eule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自己还是一名医生,这个可不能忘了。


一架米-26直升机降落在伏特加等人的身边。在他们身后,摆放着一百个白色的裹尸袋。

他们终究还是参与到了收敛遗体的工作中。

有些人,伏特加认识。几个月前在天津集训的时候还一起喝过酒,现在已经阴阳两隔。

这在基金会中,姑且算是常态。最后一次,行军礼,伏特加一行人转身走上直升机。

这些特遣队员需要休息。虽然按照规定,他们还需要穿着防护服。不过仅仅是程序化的规定罢了。他们暂时不再需要闯入射线中了。看着自己的队员,伏特加的嘴角流出了笑意,然后,直接笑出了声。他狂笑着拍着坐在一旁的老司机的后背。对面,增幅器打开一瓶香槟,整瓶倒在了野风的头盔上,庆祝他在第一次任务中成功活下来。

不过是走运,辐射帮忙罢了。伏特加知道。但是,毕竟任务后,庆祝一下也是正常的。他决定不扫大家的兴。其实硬要说的话,他才是刚刚笑的最开心的那个。


陈明和凌飞爬下舷梯。穿着连体防护服连续执行五个小时的飞行任务,让汗水完全浸透了他们的衣服。哪怕有液冷背心也只是稍微减缓了这一过程。

坐上电瓶车,驶向飞行员休息室,两人在后排靠在了一起。

累,真的累,陈明只想赶快爬到床上睡一觉。

电瓶车在塔台附近被拦下。分队长微笑着将一支葡萄酒塞到凌飞的怀里,然后转身,有丶潇洒的离去。

“wdnmd还真有酒啊。”

“不喝给我。”陈明作势要抢,凌飞见状紧紧护住酒瓶,嘴里还说着什么“回去给你分”一类的话。

具体分不分,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卸下全部装备的核磁瘫坐在临时集结点门口的台阶上。任务执行的绝对时间,其实并不长。但考虑到特勤队出发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其实,也蛮累的。

特勤四队队长走了过来,将一瓶可乐放在他的手里。

“补充点糖分,大脑没能量会消化自己的。”眼前的黑壮汉子憨笑一下,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谢谢。”打开可乐,灌了一大口,核磁感觉自己仿佛得到了重生。

特勤四队的队长也坐在了他的旁边,仰望着纯净的星河。


收容措施建议书


项目编号:临时编号-20200712

项目等级:Safe

收容措施:由于项目收容突破可能造成较大范围内出现辐射危害,因此本项目的保存地点应远离人类聚居区。对项目进行保存时,应铺设防震层,同时对项目进行固定,避免项目因大幅度震动或冲击而收容失效。项目的收容区域应布设快速冷却系统与反概念护盾,确保项目所造成的概念影响不会扩散。

项目出现收容失效时间时应尽快通知我队,同时组织人员避难。

与项目相关的异学会资料应转交至Site-CN-02进行研究。

2020年7月31日
机动特遣队CN-Gamma-06“免疫系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