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中船,又名:特工Asriel与研究员Gunnarr的山中神奇历险记
评分: +74+x

“那么……特工Asriel,还有研究员Gunnarr。”Dr. Varitas面色凝重的看着下体被塞在空宝特瓶里的Asriel,还有双手正维持着握着什么圆柱状物体姿势的Gunnarr,“不知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的,呃,私人爱好?”

“如果我说我们是在炼丹……你会信吗?”


把时钟倒回到十分钟之前。

“所以……嗯……特工Asriel……”Gunnarr看着面前这位与自己共事多年的同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Gunnarr的面色比平时看起来要潮红的多,“你有没有过……那种经验?”

“你说的是……哪种?”Asriel刻意把头偏向一边,尽可能想避开Gunnarr的眼神。

“就是说……性交,或者宽泛一点说,通过与他人——当然了,必须是真人——进行直接或非直接的身体接触来达到性快感并射精的活动?”

“啥?”


再把时钟倒回到十分钟之前。

特工Asriel坐在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上,忧郁的看着自己被夹板固定住的右手。

作为Site-CN-91的一支专攻搜索异常与考察民间传说的非战斗型MTF,MTF-丁酉-12“二京赋”每次外出执行任务时总会有很多志愿者一同行动。这其中有像Asriel这样经验丰富的探险爱好者,但更多的则是像Gunnarr这样的普通文职人员,对Gunnarr而言,跟着“二京赋”一起在秦岭的自然山水之中东走西逛一星期,显然是个从Site-CN-91研究员与██大学教职员工的双重压力中寻找喘息之机的好机会。

——如果他们俩没有在深山里触发了某个古代炼丹师设下的防卫机关,被一只近十米高的岩石魔偶——也不知道这个炼丹师是怎么学会犹太人的技术的——追杀,和大部队失散,在深山中迷路了的话。

万幸的是,他俩误打误撞逃进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山洞里,而他们刚迈进洞口,魔偶就停止了追逐,而是死死守在了洞口。可这个洞中不知有什么奇术机关,在阻止了魔偶的行动同时也让两人身上携带的所有通信设备都宕了机。

留在洞中就无法求援,离开洞口就会被魔偶攻击——二人就这么关在了这个位于中国最中央的“监牢”之中。

Asriel检查了身上携带的补给,食物和饮用水基本还算充足,简单的医疗用品和生活用品也没有丢失——至少能包扎Asriel在逃跑路上摔伤了的右腕,必要的话,这个山洞里的露水苔藓还有小型动物也能让二人坚持个两三天。可是在无法主动联络的情形下,基金会的救援部队要何时才能赶到呢?而洞内只有一个一条手臂被废掉的特工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职研究员,想在魔偶的追杀下和Site-CN-91联络也太过困难了。

焦躁的Asriel抄起手边的一个空瓶扔向洞口,瓶子刚离开洞口的界限,就被魔偶一拳打的粉碎。

就在Asriel抄起另一个空瓶的时候,身上沾满了蛛丝苔藓还有灰尘的Gunnarr走了过来,轻轻咳了两声:“那个……Asriel。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好的,我知道你每次这么说的时候都是想先讲坏消息对吧。”Asriel将高高抬起的左臂放下。

“行吧……坏消息是我刚才彻底检查了这个山洞的深处,是死路。”Gunnarr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好消息是,正如我们所猜想的那般,这个山洞在几百年前曾经是个炼丹师的住所,正是这个炼丹师制作了那台魔偶,而且他还留下了不少遗物和著作在洞里。”

“包括怎么解除这台洞里的奇术结界?”

“是的,不过按照书上的描述魔偶进不来山洞也是因为有奇术结界在,所以我个人不推荐你这么做。”Gunnarr的右手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本残破老旧的古书,书的封面上用扭曲而奇异的字体写着“白金参契”四个字,“但是书上还记载了魔偶的制造方式,以及能让魔偶停止的配方,配料包括……嗯……毛发、红磷、酒精,还有,呃,童尸水?”

“啥玩意儿?”

“不知道,原文就这么写的,可能是什么炼丹术的暗语吧。”Gunnarr把《白金参契》轻轻放在地上,坐在了Asriel身边。

“毛发我们多的是,酒精在医疗包里有,火柴头上就是红磷,所以我们只剩童尸水……童尸水……”Asriel喃喃自语。“可我们去哪找童尸?话说回来,这个洞穴的原主人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搞到童尸吧?”

“对了!我,我知道了!”Gunnarr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叫起来,“童尸水我们……大概……也是有的……”

“所以……嗯……特工Asriel……”Gunnarr看着面前这位与自己共事多年的同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Gunnarr的面色比平时看起来要潮红的多,“你有没有过……那种经验?”

“你说的是……哪种?”Asriel刻意把头偏向一边,尽可能想避开Gunnarr的眼神。

“就是说……性交,或者宽泛一点说,通过与他人——当然了,必须是真人——进行直接或非直接的身体接触来达到性快感并射精的活动?”

“啥?”

“我是说……你看……上尸下水就是一个尿字,所以这个童尸水……就是童子尿……”Gunnar用手指在地上比划着,“当然按照传统中医的观点,童子指的是十岁以下的儿童,但是……拿处男的大概也能凑合一下。所以Asriel君……”

“那为啥不用你的?”Asriel一脸惊诧的看着Gunnarr。

“因为我不是……呃……好吧,我是,但是……”Gunnarr拿手指了指山洞边缘的一处还冒着若有若无的热气的水渍,同时低下头以躲开Asriel鄙夷的眼神。

“好吧我也是……”Asriel把左手搭在Gunnarr肩上以示同情。

“那好,把你的,呃,童尸水装到这个空瓶里,然后我们就可以配好配方干掉这个大块头了。”Gunnarr举起在地上打转的空水瓶。

Asriel无言地摇了摇头,扬了扬自己被夹板固定住的右臂。

“你不会要说……”

“是的。”

“不不不,这有点……”

“是的。”

“拜托你就不能……”

“不能。”

Gunnarr垂下头表示放弃,然后在Asriel面前单膝跪地,双手举起空瓶,同时闭上眼扭过头去。

“你这样子我很难瞄准啊……”Asriel费力地用左手解开皮带扣,“再往前一点……停停停近过头了……哦shit我让你拿远一点不是拿近一点要撞到了!啊嗷!!!”

在一阵混杂着惨叫哀嚎与悲鸣的指挥之后,Asriel成功地与Gunnarr手中的空宝特瓶完成了对接,就在他聚精会神抑制着自己的充血冲动以准备射击同时尽可能不去想自己面前的同事的身体以及自己下身刚才的触感之时——

洞口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地面随即剧烈摇动了一下,Asriel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把Gunnarr压在身下。

Asriel抬起头来,发现刚才一直站在洞口的魔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Dr. Varitas那熟悉的身影,以及Dr. Varitas肩头那台还冒着硝烟的基金会制单兵火箭发射器。

但被守护的幸福感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下体似乎被什么东西紧紧勒住的痛楚,Asriel摸了摸,发现那个“什么东西”有着圆柱形的轮廓,熟悉的塑料触感,以及——似乎是Gunnarr残存的体温?

“那么……特工Asriel,还有研究员Gunnarr。”Dr. Varitas面色凝重的看着下体被塞在空宝特瓶里的Asriel,还有双手正维持着握着什么圆柱状物体姿势的Gunnarr,“不知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的,呃,私人爱好?”

“如果我说我们是在炼丹……你会信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