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任何类似一套公平应用的有组织规则事物的可怕无知

jockjamsvol6: 我估计你们正在纳闷为什么我今天要把你们聚到这里。
lesbian_gengar: bluntfiend的公寓遭到了突击搜捕,他们拿走了harmpit的电脑,所以我们不得不新开一个聊天室。
jockjamsvol6: 我估计你们现在已经明白我今天要把你们聚到这里的原因了。
talman_corvett: 按f以表敬意1
hetcopogg: f
FreakyGhostBed: f
polaricecraps: f
tiedyeduck: f
jockjamsvol6: 他还让我当头儿。
lesbian_gengar: f
tiedyeduck: 我以为bones是管理呢。
bones: 我只起调节作用。我不做任何关于政策或方向的决定。
tiedyeduck: 哦 好的
polaricecraps: 头儿会做什么吗,还是只是吉祥物而已?
lesbian_gengar: 非常正式。
TrainerDP: blunt大概6英尺5英寸高吧?我打赌当头儿仅仅意味着你最高而已
talman_covrett: 最大的反大麻玩家bluntfiend为什么不吃掉别的玩家们呢?
hetcopogg: 吃完别的玩家说“好味”
jockjamsvol6: “嗨jockjamsvol6,我们的好朋友bluntfiend和harmpit还好吗?”
jockjamsvol6: 为什么不这么问呢,那是个超棒的问题!
jockjamsvol6: 不只是他们还好吗,真的多亏了你们,但他们也将会和我的一位朋友在一起住一段时间。
lesbian_gengar: 而且我给他们弄了新的身份证所以他们可以成为社会的一份子。
gaycopmp4: 社会被高估了他们应该去住在森林里
DonDeLillo: 嗨,我很担心他们!我刚才取炸鸡去了。
gaycopmp4: 你很伟大伙计
lesbian_gengar: 更像DonDeLeroy2了。
TrainerDP: 呵呵
bones: jockjamsvol6,你考虑过针对发生在bluntfiend和harmpit身上的事情作出任何形式的报复吗?
jockjamsvol6: 哇哦,bones。你是我预料的最不可能想复仇的人。
bones: 我自己对这件事没有什么看法。我只是希望知道你的计划是什么。
jockjamsvol6: 哦。
polaricecraps: 我不这么觉得
polaricecraps: 如果我们给他们闹出太大乱子他们就会冒险铲除我们的
talman_corvett: 附议
lesbian_gengar: 我赞同你的看法,但如果只是什么也不做我感觉很不好。
FreakyGhostBed: 附议
FreakyGhostBed: 附错了
gaycopmp4: wtf伙计们我们当然要反击他们他们他妈的想要绑走我们两个人
hetcopogg: 亲爱的,冷静一丢丢好吗?我赞同你的看法,但我们必须仔细考虑这件事。
gaycopmp4: 巴拉巴拉你说得对
jockjamsvol6: 我比较赞同hetcopogg的看法。就让这件事这么过去太窝囊了,但还不值得我们冒着掉脑袋的危险。
polaricecraps: 好吧但我们在这必须非常小心
lesbian_gengar: 我觉得这个折中不错。
jockjamsvol6: 好吧,好吧。问题是,我们具体怎么实施呢?
kkrule: 你真的要那么问吗
jockjamsvol6:
tiedyeduck:
kkrule: 我们用个模因
kkrule: 你们往下看
kkrule: :^)


“你知道的,我此前从未进入过一个Denny家餐厅。他们都,就是,很虚弱吗?有现实智慧吗?我感觉我轻弹手指就能把这地方变成果冻。”

Jude和Armand在午间时分面对面坐在一个小摊上。前者找的方向使那栋简直看起来不那么幽闭和不成比例,而后者埋首于一个大号三文治,并用脚把地面敲出响声。

“基基基本上吧。”Armand用一些橙汁洗掉了油脂和枫糖汁的味道,“如果我们不——需要巧巧合,那看起起来是个好主主意。”Jude兴味索然地吃了一小口他的蓝莓饼,Armand又咽下一口。

就在Jude张开嘴想说话的时候,Armand站了起来:“我我我要抽根烟,不好意思。你你能付账账吗?”没等Jude回答,他就转身朝前门走去。Jude叹了口气,特意朝空座点了点头,把几张5美元钞票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到桌面上。

女服务生很快就出现了,被一个手势引过来结账。她会意地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拿走了那些钞票。她走开时Jude闭上眼睛,从他进来以后第一次感受到一点宽慰。几分钟之内,他的宽慰就被一声恼怒的清喉咙声打破了。他睁开眼睛,看向声源。一个戴着墨镜的大块头光头男人挡住了他的去路,而那个女服务生站在他旁边。Jude叹了口气:“怎么了。我干什么了。”

“别装傻了。”女服务员厉声说,把钱扔在桌子上,“你以为我注意不到相同的钞票吗?你他妈——”

那个男人插嘴进来,将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Karen,放松点。他可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别人手里拿到的。”他转向Jude,“现在,你刚刚确实试图用假钞,所以我需要你跟我去趟警察局。”他拿出他的钱包,向Jude亮出了一个徽章。

“相同的钞票。你放屁。”Jude拿起那三张钞票。它们的确,确实,有一样的序列号。它们也有相同的缺角,以及亚伯额头上相同的墨水污渍。我当然会在一个会检查钞票序列号的国家的一家餐厅花掉复制的五美元。而且当然会有警察。“哦,呃,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我真的没有时间去警察局,所以我能不能就……”他设法离开摊位,但那个警察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让事情变复杂,孩子。你的撒谎技术很糟糕。”其他顾客正朝这边看过来。他抓得很紧,Jude挣脱的企图是徒劳的。

Jude深吸了一口气。一切努力都是无效的,他闭上眼睛,放手一搏:“我说了。我。没有。时间。处理这件事!”

他猛地抽出手,从那个警察身边瞬移到离他大约一百码的地方。事实上,餐厅里的其他人距离他以及距离彼此有一个足球场的距离。Denny家餐厅现在变成了洞穴状,疑惑和恐慌在顾客中蔓延,而稀疏的光线并不能照亮他们的位置。

Jude深呼吸几下使自己冷静下来,看看周围,露出了一点微笑。一英里的前方,前门大开,透出一束光亮。但距离很短,不是吗?他向出口滑去,身后的空间伸展开来,而他前方的空间紧紧地挤压着。


没等Armand走到前门,他那包烟就空了。而他察看停车场时,一根烟早已在他口中点燃。看见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子推了推他的宽边圆框眼镜,又给他的车拍了张照片,Armand的烟差点掉到地上。

用了十一秒钟来判断状况后,他想出了两个可行的反应:接近那名男子,问他怎么回事,然后走开;或者用魔法让他的手机以自由落体的速度掉到人行道上,销毁证据。第一个听起来不会闹出太大乱子,所以他吸了口烟,走了过去。

“呃嗯嗯嗯,打打扰一下。你为为什么在照照我的车……”Armand慢慢地说,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随便,尽可能清楚一些。一开始很成功,直到那名男子转过身哦卧槽他真他妈帅3

“哦,不好意思。”他笑了笑,“我刚才正在这儿记录你的,呃,新Toro。”他指了指那辆车,“在俄勒冈平原上开出去肯定很有意思。”

“记记记录录录?你为什么要要要那那么做?”Armand避开了视线接触,而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刚刚离开的Denny家餐厅上。预感到了男子的下一个问题,“我就就这么说说说话。”

男子闭上了嘴,他的下一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然后,他又张开了嘴:“嗯,就是Toro只有在巴西才能买到,你可能是在密歇根这样的地方弄到的下架车,但这肯定是密西西比西部唯一的Toro。我意思是说,如果菲亚特想在美国放出这些车,那可真是个大新闻,是吧?你怎么弄到的?啊,我叫Andy。抱歉,应该先告诉你的。”他伸出一只手抓了抓头发。

Armand蹭了蹭鼻梁。把卡车转换成不同型号本来是为了躲避基金会,但那么有多意大利卡车,为什么会转换成一辆会立即引来注意的车呢……Armand眨了眨眼,然后又转向Andy:“首首首先,请请不不要拍拍拍照照。其次次,你要去去去哪哪?”

Andy听到这个问题时眨了眨眼,感到很困惑:“我,呃,要去爱达荷拜访我姐姐……为什么这么问?我意思是,呃,啊,的确,很抱歉拍照,我以为我能在你出来之前就拍完呢。这其实不是个理由,但是——”

Armand打断了他的话:“你怎怎么找她?你你你你刚刚才在找同路人,是吧?”他吸了口烟,扬起一边的眉毛。两人都没注意到Denny家餐厅的窗户暗了下来。

Andy困惑了一会,随后咧嘴一笑:“哦,嗨,你也要去见Miranda!太好了!你们肯定是朋友,她不想见你的话你很可能找不到她。你怎么认识她的?”

“我我我们要要去跟她在在一起住一段时间。我们呃,呃,呃,昨昨晚遇遇上了一些麻烦。一个共共同的朋友介绍的我们。”Armand咳嗽了一下,后悔今天早上没刷牙。

“哦哦哦,我懂了。所以你们正在,逃跑,是吗?”

Armand正要回答,这时Jude以每小时二十英里的速度从Denny家餐厅走了出来。他跌跌撞撞,然后和一辆停在那里的迷你面包车撞上,摔倒了。


SCP-5218,“Under Pressure”初步收容报告

项目编号: SCP-5218

项目等级: 待定

收容状况: 含SCP-5218的最初视频已被删除,且相关YouTube账号已被终止运营。网络搜索器正在更新,以识别并删除含SCP-5218的视频。识别开发用以传播SCP-5218安全漏洞的工作正在进行中。SCP-5218观众的识别和评估工作正在进行中。

视频中认知危害的标准收容措施很可能用于未来的收容工作。

治疗SCP-5218效应的有效记忆删除方法尚未建立。

描述: SCP-5218是一段1分47秒的视频,题目为“Under Pressure,杀手模因的第四枚炸弹”。素材来源包括《蜜蜂总动员》、2016年改编的动画作品《JOJO的奇妙冒险:不灭钻石》、皇后乐队歌曲《Under Pressure》的MV,以及几个可能由计算机生成的数列。

异常类型: 模因,认知危害

已知效应:

  • 保密: 完整观看了SCP-5218的个体将会无法透露关于PoI ████(已知别名:“Jude Kriyot”,“██████████”,“bluntfiend”)或PoI ████(已知别名:“Armand Delassixe”,“harmpit”),二者皆为反大麻玩家的已知成员。当他们试图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将会背诵“JOJO的奇妙冒险”2016-11-16版本的维基百科。无论他们试图使用何种媒介透露这些信息,这一点都会表现出来。
  • 妄想:(临时)以上个体将会相信SCP-5218的保密效应是由于一个叫做“Under Pressure,杀手模因的第四枚炸弹”实体的运行,该实体从他们观看SCP-5218开始居住在他们的身体里。尚未发现该实体存在的证据。

历史: SCP-5218于UTC时间2016-11-18下午4: 13上传至YouTube。上传账号的名称为“无大麻观点玩家”,创建于当天早些时间且此前无任何活动。通过未知手段,SCP-5218被通过多个匿名代理服务器“推荐”给连接该服务的所有YouTube用户。直到删除前,SCP-5218被浏览了11,913次,███次确定来自基金会员工,三个掌握可触发SCP-5218保密效应信息的个体受到影响。

附加材料: 以下文本包括SCP-5218从YouTube上被删除前的描述内容。

嗨。我们了解你只是在做你的工作,而且你很可能在拼了老命想证明自己,这样你就可以被分配到能给你积累更多声望的任务,而不是追在魔法论坛的巨怪屁股后了,但说真的,设法绑架别人真他妈糟糕而且很粗鲁,所以把这个看成一句“啊,我操你妈”吧。

PS. 公正警告——如果如果你们不吸取《Under Pressure》的教训,你们可能就不得不处理blunt的《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4或者harm的《Harder, Better, Faster, Stronger》5了。

PPS. 来咬我啊,你们在七重代理后面呢。


首先对Jude的撞击做出反应的是面包车的报警器,它立刻响了起来。其次是Andy,他大喘着气跑了过去。Armand叹了口气,以稍微慢点的步速跑在他身后。直到被人摇晃,Jude才设法坐起来止住鼻血。“都他妈冷静下来,我踢足球呢,我根本没感觉到。”触碰到自己明显受伤的鼻子时,他因为疼痛畏缩了一下。

“Judude这他他妈怎么回回回事?”Armand回头向Denny家餐厅瞥了一眼。他一路小跑到入口处看向里面,“好极了,它它它自己己没跑跑远。”

Andy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面巾纸递给Jude:“我估计这就是你之前提过的朋友吧?嗨,我是Andy,你们要见的那个姑娘是我姐姐,我们应该把你弄到一个——”

Jude打断了他的话:“说真的,停一下。给我五秒钟时间集中注意力,我就能解决……”他转身背对Andy和Armand,“基本上,我因为用假钞被捕了,我就这么干来逃走。Armand,这家伙守法吗?”

Armand耸耸肩:“我我我想是吧。我我我们离开开这里吧……Ananandy,有主意意意意吗?”

Andy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啊,等下。你们俩的幸运数字是多少?”他在手机上轻敲了一下。

“十二二。”Armand来回踱着步子,不时回身向餐厅瞥一眼。

“呃,我想是七三零。七百三十。”Jude站起来走向Toro,鼻子回归原位,衬衫也干干净净,没有了血迹。他掸掉了衬衫上的沙土。

Andy按了一下手机,然后咧嘴一笑:“730号公路就在北边,连着瓦卢拉章克申附近的12号公路。来吧,我们走。”他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按下按钮。附近的一辆兰博基尼响了一下。


Jude有节奏地敲打着卡车的仪表盘,低声唱着:“And now I understand the problems you can see. Oh-ah-oh, I met your childre~en. Oh-ah-oh, what did you t6—”

他停了下来,音乐被打断了,取而代之的是警察的扫描仪。Jude把手收回放到方向盘上,Armand瞥了他的来路一眼:“你你你心情不错错。”

Jude耸耸肩。“我喜欢那首歌。外加这么匆忙,就在干了件扭曲现实的大事之后。我想是肾上腺素吧,或者随便什么神经递质吧。可能是吗啡?”

“告诉他们不要再把你带回Denny家餐厅了。”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他尾随的豪华轿车上,“你为什么会开着那么棒的一辆车却给它挂个‘TOPCHAN’的车牌?”

“我大约一个小时之内就会出车祸的,别担心。”手腕发出一声脆响,他自己那侧的驾驶室重新播放起The Buggles的音乐。Armand则被几个警官大声询问着解决一个餐馆内部变大问题的办法,如果真有办法的话。


12号公路和730号公路的交叉点在一个狭小贫瘠的公园(有一条长凳和十棵树)附近。三人正在那里消磨时间——Jude躺在一张野餐桌上,看着正上方,而Armand和Andy则坐在一个脚踝高的挡土墙上休息。

“那么,Andy,”Jude没有从天上移开视线,拾起桌面上的一块碎木片,“在我们在这儿等候,呃,灵异事件发生或者什么东西的时候。你姐姐有点厉害,我觉得?比如,730自从八年级就是我的幸运数字了,她怎么安排的?”

Andy本来正在舒服地享受与Armand之间的沉默,思索片刻才回答这个问题。“哦,啊,”他站起来,转身看向Jude,双手插在外衣口袋里,“更像是命运的安排吧。如果她想让你到达她那里,就总能成功。如果她不想,就永远不会。”

Jude扯下碎木片,扔到地上:“该死。那他妈就像,什么宇宙物质似的。”

Andy笑了笑:“是啊。她说那……驾驭着未必存在的事物,或者类似的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如同一阵寒风刮过周身,Armand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幸幸幸运儿们会会碰到一一起,我猜。”

感觉到Andy疑惑的目光,Jude开口说:“我们是被,呃,凭借——通过一个我们认识的人介绍给你姐姐的,他就是这样,有发疯一样的运气。”Jude咕哝了一声纠正自己的说法,从桌子上爬下来。

Andy善解人意地点点头:“哦,好的。你知道,我其实确实认识一个有魔法一样的运气的人?我还记得他,因为他玩扑克赢了我一次。神气活现的。可能就是那个人吧?”

Armand和Jude在他站起来之前对视了一眼:“啊,那听听起来确实实像他。JJJ喜喜欢玩扑克。那是在哪哪哪里?”

Andy耸耸肩:“我不知道,很难想起来了……大概在,两年前吧。在这个很破的酒吧里。”

“格兰奇维尔?”另外两个人转向Jude,他从地上捡起一张脏兮兮的破报纸,“这个刚刚被吹到我的脚边了。‘爱达荷郡自由报,服务格兰奇维尔和爱达荷郡’。"

Andy把手指掰出响声——声音大而尖。“是的。就是那个地方。格兰奇维尔。权威。我来带路。”他转过身走向他的车。

“对对对,带带路路路。”Armand和Jude回身走向Toro。上车之前,Jude对Armand得意地笑了笑。


gaycopmp4: 完事
gaycopmp4: 杀手模因真是个有用的家伙
lesbian_gengar: 你确定他们会看见并把它弄清楚吗?
gaycopmp4: 如果他们没藏在代理后面我就上天那他们也太傻逼了吧
gaycopmp4: 谁他妈知道是不是就那几个清洁工会看到那本来就有风险
tiedyeduck: 上天了马上回来
tiedyeduck: 回来了
tiedyeduck: 精灵们说你是个讨厌鬼不会跟你出去玩的@gaycopmp4
hetcopogg: >:O
gaycopmp4: >:O
DonDeLillo: pak>:Oosh7
polaricecraps: 对于他们会get到这个梗还是觉得只有死肥宅才会看烦人的日漫你们猜大猜小
FreakyGhostBed: 我觉得猜大猜小不是那样的吧。
jockjamsvol6: 都说了是69。
bones: @jockjamsvol6.
jockjamsvol6: 嗯?
bones: 干得漂亮。
kkrule: 附议
TrainerDP: 附议
TrainerDP: 附错了
opossum: 一点也不好笑
opossum: 字面上就是“JOJO是个好看的动漫xddd”
jockjamsvol6: 我记得你被禁言了?我确实记得你被禁言了。
opossum: 什么现在你就这么跪舔bluntfiend了吗?
DonDeLillo: 别拿BLUNTFIEND讲黄段子
jockjamsvol6: 当然,为什么不呢。bones,介意履行一下管理员职责吗?
bones: 我很乐意。
bones已将+b *!*@borhood.spiderbitch禁言
bones将opossum踢出了聊天室
kkrule: 终于
kkrule: 他们肯定不会明白这个梗虽然它确实不太明白
FreakyGhostBed: 诶。所以呢?就算确实是这样,他们也不太可能让我们逃掉
lesbian_gengar: 老实说操那些家伙们的,谁在乎他们怎么想
_FuddruckeR_: <DonDeLillo> 别拿BLUNTFIEND讲黄段子
_FuddruckeR_: wtf
_FuddruckeR_: 放开我的bluntfiend抱枕
gaycopmp4: 笑尿我了都有340浏览量了
hetcopogg: 其实那都是我刷的
hetcopogg: 哦顺便说一句,我得到了失踪人员们的消息。
jockjamsvol6:
jockjamsvol6: 说吧。
hetcopogg: JOJO的奇妙冒险(日文: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 平文式罗马字:JoJo no Kimyō na Bōken?)是一部日本系列漫画,由荒木飞吕彦创作。漫画于1987年至2004年在集英社的少年漫画杂志少年JUMP上连载(1987年1·2号刊-2004年47号刊),2005年后在集英社青年漫画杂志UltraJump上长期连载至今。目前的系列故事JoJolion开始于2011年。JOJO的奇妙冒险是现
hetcopogg: 在集英社的第二大系列漫画,共发行了117卷单行本。
gaycopmp4: 哦卧槽
hetcopogg: 改编自系列三后半段六卷漫画的原始动画视频由A.P.P.P.工作室发布于1993至1994年,随后,2000至2002年,又发布了该系列早期的另七卷。A.P.P.P.工作室也于2007年制作了系列一的剧场版动画、2012年,David Production制作的TV动画开始在Tokyo MX上播出,
hetcopogg: 共26集,包含前两部动漫的剧情。第二季共48集,包含第三部动漫的剧情,于2014年和2015年播出,改编自第四部的第三季共有39集,于2016年4月开始播出。
tiedyeduck: @bones
hetcopogg: JOJO的奇妙冒险漫画共印刷超过9500万卷,是历史上最畅销的系列漫画之一,并催生了一个大型特许经营媒体,包括小说、游戏、手办、首饰生产线,甚至还有零食。2003年至2005年,Super Techno Arts在北美上映了两部OVA剧集。2005年至2010年,Viz Media在北美放出了JOJO奇妙冒险
hetcopogg: 第三部的部分翻译,并于2015年开始出版前两部的英文版。
bones已将hetcopogg@*!*禁言!
bones: 应该有某种解药吧?
jockjamsvol6: 艹艹艹艹艹艹。
lesbian_gengar: 有但这太他妈烦了。她明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还他妈要那么干。
hetcopogg修改网名为ItWasAllACleverRuse8
kkrule: 笑飞
ItWasAllACleverRuse: >:3c
lesbian_gengar: 哦。
polaricecraps: 真会玩
gaycopmp4: 我们分手吧

« 大麻是给呆瓜抽的。 | 如果你抽大麻你就是废物。| 我要用泰瑟枪打你了。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