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句话外围

25

评分: +147+x

[ ▽ 直达底部 ]

前言:

用一小段话(不一定要是三句话)讲述一个故事,每个人都可以参与!

创作短篇故事的地方不是用来发布随便想到的段子或无意义玩梗的。

2019.2.11更新:请各位投稿人稍微留心一下长度,毕竟八百多字可算不上“三句话”。

——pokmpokm


Jonuarl RedenJonuarl Reden 201█/██/██,██:██,Area-CN-07,Dr. Ecun的办公室


当Jonuarl强行打开Ecun的办公室的门的时候,他看到的却是殷红的地板,和瘫倒在座位上的,已经失去生命的,脸色苍白的Ecun。
“我该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
Jonuarl默默地把门拉上。
就在那一刻,他的休谟检测仪和便携式现实稳定锚突然绝望地蜂鸣起来。
搞什么——


当Jonuarl强行打开Ecun的办公室的门的时候,Ecun从电脑屏幕后探出头来。
“找我有事吗?”
Jonuarl冷笑了一下。
“真有你的,Ecun,可惜你的逆模因完全无法影响我。”
“欸???”
“没事,就是你这边的服务器出了点问题,我来帮你修理一下。”


Jonuarl RedenJonuarl Reden 2019/12/7 20:00,Site-CN-19办公室


“哦天哪,这份文档真该被撕成一大堆碎片然后被丢进垃圾桶。”
“文档本身先不论,我倒是觉得你这句话挺适合你自己,Jonuarl。”
[沉默]
“好吧我说错了(苦笑),批评手册有吗?”
“你这‘情商负数’的传言没想到是真的,佩服……靠!”
“pokm?”
“我那本批评手册好像跟那些无用文件拿去喂碎纸机了啊啊啊!”
[尴尬而又不失严肃的沉默]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您pokm,这都——”
[停顿]
我给你的那份新分级方案稿是不是也拿去喂碎纸机了?!
“……嗯。”
[尴尬的沉默]
“要不我们下去给橙汁机喂十块大洋吧。”
我们都是人,都会犯错,何况严谨的研究员。

“十块大洋只能榨一杯——”
“闭嘴!”


mengxing3mengxing3 2019年12月6日 ██:██ , site-██


“你拿的是什么?”
“是个异常物品,博士,主管让我先放到仓库。”
“有什么性质?”
“外表是0.5毫米的黑色中性笔……在问题边写上的墨水会变成正确答案。”
“你等下,我这里有本《基金会未解之谜大全》。”


Snake-SharkSnake-Shark


庄子从梦中醒来
“我变成蝴蝶了!”
惠子不屑的看看他
“你又做梦了。”
庄子:━━∑( ̄□ ̄*|||━━[我太难了]


R_YukikazeR_Yukikaze ████/██/██ ██:██ , 未确认空间坐标。


“这可是个逆模因项目,您这办法真的有用?”
“不是什么偏方,记忆增强术,当年借调到MTF████的时候就是教我这么办的。”
林████戴上了他的老花镜,看着面前的战后废土,试着回想“大约”半小时前的谈话,一阵茫然。


Jane RochesterJane Rochester 日期:[数据删除] 中科院


地球科学家:这个星球没有水,大气,不可能存在生命。
与此同时…
外星科学家:这个星球有水,大气,不可能存在生命。


Jane RochesterJane Rochester ████/█/██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我用颤抖的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抹下一缕殷红。

“医生,这么说,我没什么大碍?”

那人缓缓转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朗声说道:“没有什么人想要除掉你,你只不过是因为长期接触模因异常,再加上繁琐的工作导致的轻度精神分裂罢了。我现在给你开点药,回去照着康复疗程上写的做。”说罢,他又从抽屉中掏出一样什么东西,递给我说:

“还有,我可不是什么医生,你正在流血呢。”

他握着的,是一把和我手上一模一样的枪。


ZZZZZacZZZZZac 飞堡音乐厅,C-1025房间,乐团的排练时间


“Alice,Historia呢?她怎么没来排练?”

“哦,她啊……她昨天用她那架魔法钢琴弹了首曲子,就是能把乐曲具象化的那架,然后出了点状况,现在在医院里。”

“……她弹了啥?”

“《aLIEz》1。”


Snake-SharkSnake-Shark 2004年/6月/29日 03:01, scp基金會中國分部


一個人急匆匆的跑進岳靜博士的研究所2
“博士博士。”
博士撓了撓頭,說道:“怎麼了?”
來人說道:“不知道誰又在研究所內打遊戲了。”
博士一臉舒心。
“那又關你什麼事?”
來人慌慌張張地答道:“問題是這個研究所內就我們兩個人。”


R_YukikazeR_Yukikaze SCP-8900-EX忽怠协议执行方案


指针 结果
常态 成为内部
颜色 进入内部

SUPER HOTSUPER HOT 2019/10/25 日本 东京


熊寅喜欢抱抱。但是她不喜欢妈妈抱着他时哭泣,那粘糊糊的。熊寅喜欢妈妈。

后来天变冷了,妈妈抱熊寅的时间越来越长,还往她身体里放进了个热水袋。直到有一天,妈妈有了个点子,拿着个拆线器走向了熊寅——

熊寅很开心,她可以一天到晚都抱着妈妈,也可以和她去许多地方,尽管有人说妈妈那副模样有点蠢。


Researcher2516Researcher2516 19/10/█ ██: ██, Dr.█的办公室


“博士,这是今天的报告。”博士”
“听着,我再说最后一次,站点里有只超胖的橘猫不能算作异常现象,即使它能压倒炕也不算。”
“可是,没人在站点里养橘色的猫啊…”


R_YukikazeR_Yukikaze 19██/█/██ ██:██ , Site-██未确认物品临时收容间,另一个世界线


“……所以你到底对那玩意做了什么?!我都给它编好号了!现在我要拿一个空房间去告诉他们这玩意忽然没了?!”
“呃,不是,先生,我什么都没做——”
“我是说你【脏话已编辑】想了什么?”
“想?您告诉我保持空灵,我就……按我的习惯玩了会数字论证,您告诉我这玩意编成了233,我就……”
“说【已编辑】的结果,D-███!而且你管这叫空灵?!”
“……哦,呃,好吧,对不起,我是说……2*3+3=9?”


ZZZZZacZZZZZac 混沌分裂者站点Base-CN-133,人工智能Missile的诞生


“长官,我们研究出的人工智能通过了图灵测试,但是……”

“什么?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们根本没有给它做测试。”


la kanrola kanro 大革命期间,Site-[数据删除]王国


你可拉倒吧
朕的国家都亡了
谈这些干嘛

——D级平民一世,在对皇家学者说完这段话后被革命者斩首


陪审团成员Simon ArranSimon Arran 20██年8月23日 13:13 , 夏日流亡者之国最高法院-末夏审判庭


在这场未曾预料的审判中,审判官问:有罪者谁?仲裁官问:所成何罪?……尽管代理律师成█堂提出异议,但电梯坠毁事故纵火犯齐左娜依然被宣判为叛徒、骗子和罪人,并依据贝壳的放逐法遭到归乡式放逐,重返遥远的流浪地球,但经过第一日和第二日的思考,审判天使在暴食狂怂恿下吃下SCP-CN-1285后,于是他的眼睛就明亮了,决定携带珍贵的SCP-CN-1441和档案员的001提案,于今夜叛逃,窃走了倒流型数据Documen-Belyana的馄饨分裂者Infas在倾盆暴雨中接应他们,Nobody在风中为他们唱起了赞歌,歌曰:所以你们想创作有关动物保护的作品吗?Are we crazy yet?


miumeatmiumeat 2019年/8月/3日 4:31 , 星球某处的地下神秘组织据点


记录开始
我曾经想象过一个拥有另一种可能性的平行世界,它没必要给每个人happy end,只要别像这个这样充满无从改变的恶意命运。在那里我们可能没有生来的聪明,不知道世界的本质,但依然能过一生。
金属碰撞与不明旋转声
谢谢你们,我遇见过的所有的猫。感谢你们永远站在我这一边。
咔哒
APA……记得最后替我们毁灭世界,以及照看好你弟弟。我知道你一直这样。
咔哒
另一个APA。谢谢你犯过的一些蠢,严厉谴责剩下的。
咔哒
呃,愿埋于地底的航船永不沉没。
咔哒
我想不到别的了,也祝福听到的你能有好运气。
咔哒
那么,亲爱的██。
枪声,组织与血液喷溅声
我们那边见。


Dr BottleDr Bottle 2019年/7月/1日 19:42,Site-19


O5-16周遭的喧嚣忽然转化为死寂,他环顾四周,不知何时弥漫而起的雾气已经让他看不到周遭的景象。
他听见了缓慢的脚步声,以及粗重而嘶哑的的呼吸声
那脚步声渐渐频繁,呼吸声越发急促,有种无法名状的东西在他周围,他确信着。
隐隐他听到有人在呼喊,[快离开……快离开……]
他并没有在意,毕竟在这种环境下很可能是幻听。
当然他再也没有机会在意了,他最后所见的,是迷雾中伸出的,一只带着强烈而刺眼的白光的,干枯的手臂……


#owoyon##owoyon# 未知


“你在惊讶为何SRA加手枪就能弑杀神明?错得离谱。你该惊讶的是,你怎么会惊讶的像个人类?

“当你把我们同化为自身的时候,你也在被我们同化。随着你对我们的文明大块朵颐,你开始理解并接纳我们的一切。你开始以人类的方式感知、以人类的方式理解,最后,以人类的方式思考。

“曾经你是不可名状的黑暗神明,但现在,你已经与人类没有区别了。一个能扭曲现实的凡人罢了。

“G..金会恰好很擅长对付绿型。”

“原来如此。”垂死的神说,“‘永远不要和傻█争辩,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同一水平,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对吧?”

枪声。


ForgotMyDrugForgotMyDrug 2009年7月15日,接待处


他们分坐两边,中间只隔着一张薄薄的桌子。门外还有一整条愤怒的排队长龙正等着要冲进来伸张他们的权利。Toc特工能觉察到空气里的压力。

这一场的会面绝不会搞出幺蛾子,Toc特工暗自决定。他决不动手,如果他们在谈话中途突然拧开一瓶矿泉水兜头淋过来,他会称赞水的清洌,并且欢迎他们再浇一瓶。

在开口前,手捧骨灰匣的老者先望了一眼身边的老伴:“我们不要求赔偿。”在特工错愕的眼神中,老人停顿一下,然后继续:“我们看了新闻……你们中的一个人,他重生了86次,新闻里面是这么说的。有没有可能……我只要一次……求求你。他已经被判了二十年,要做什么,要继续服刑,都可以。我不怪你们。我只要他回来。行行好,我求求你们……”


ColorlessLColorlessL 2019/7/14 23:58 , 某缺乏经费的不知名站点


并不是所有奇术师都有能力独立施法,即使是最简单的加热术或者冷却术也不行。
他就是这样一个会为煮熟泡面和冰镇可乐烦恼的奇术师。这只是一种简单粗暴的能力差别,像其他数据一样清楚地记载在他的员工证上,但这并不影响他接到更多需要这种能力的工作——1级蓝型也是蓝型,就像D级人员也是人力资源一样,区别只是前者更稀少一些。
所以当他作为奇术支援带着一摞印着符文的打印纸走进实验室的时候,他并不觉得同事们投来奇怪的眼光是他的错。
“施术需要,麻烦把这些贴到墙上。”他把泛着奇怪腥味的纸张分别塞到其他每个人手里,“别管这味道了,生物质涂料而已……不,别问我是什么生物质。你不会想知道的。”


Simon ArranSimon Arran 2019年9月21日 9:21 , 中华异学会第 鳥 字号古籍阅览室


玵山……又北八十三里,曰招搖之山,多草木,無金石,鳩水出焉,有鸟焉,其狀如鳩鴿,名曰咕咕,白身而赤喙,間或有灰身者,其鸣以自号,見之則天下大咕。

——《異學外典·山海經·西次三經》


Infas12Infas12 2019/6/29


"老板,来一份夫妻肺片,少放点辣…涨价了?"
"是啊,今年离婚率高哩。"


EuleNLauEuleNLau 2019/6/25


“G↗ri↘ffin↗啊↘,为什么你可以变身为假面骑士?”

“为什么你明明没有学过,但你会驾驶机车?”

“为什么你变身之后会感觉到头疼?”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好痛!”

“装备部有人看假面骑士,破会的机车有自动驾驶,我这两天感冒了。还有啊,好好开你的车,Doc,tor,Eule。”Griffin将自己的拳头从Eule头上移开时如是说道。


DrGeorge-XDrGeorge-X 2019年/6月/26日 13:24,DrGeorge-X的[已编辑]


他望了望从窗外洒进来的阳光,这也许是他最后能见到的景色了。
他拿起手枪,将子弹一枚枚地退出,但在枪里留下了一枚。
他将子弹摆成了一圈,放在桌子上,这让他想起了他过生日时的生日蛋糕。
他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


Christoph RayChristoph Ray 2019年/2月/30日


“喂?gp吗?我要寄快递。”
“请问快递类型是?”
“人形实体,需要呼吸,不准让其受伤。”
“请问您要寄到哪里?”
“美国。”
“请问它的性质是?”
“会死亡,会呼吸,会说话,而且还会给你们运费。”


Randol CarterRandol Carter 2018/5/25 12:21 ,一无名宾馆


男人抬头看向了座钟:“时间不够了。”
他从床下的行李箱里拿出一叠文件,破旧的小旅馆没有任何可销毁它的东西,所幸爱好甜食的他早早准备了一罐果酱。
用餐刀细致的涂抹上,似乎也没有训练时那么难以下咽。铁腥味兑着甜腻的果酱在喉管中缓缓流下,那一大团混合物给人一种滞涩感。“像包着锈蚀钢丝球的果冻。”他如此说:“奇怪的比喻。”
这是他吃过最长的一顿午饭。他感受着略带咸鲜味的口腔,笑了:“今晚怕是不用吃饭了。”如果我还能吃饭的话。
GOC的家伙技术好的过分,单纯的物理销毁完全无用。那群混蛋甚至可以把1mm×5mm的纸沫还原回来,而胃就成了各路特工最好的后备销毁器。他翘起双腿,掏出珍藏的哈瓦那雪茄,粗鲁地撕去开口,掏出火机悠悠地点燃:“可惜我两年的工资了。”他咂咂嘴:“应该用松木条点的。”
走廊上杂乱无章的脚步声越来越大,最后终于冲开了房门。看着眼前黑洞洞的枪口,他享受地吐出一口烟圈。什么时候你们GOC的特工如此无用了?
他最后深吸一口,迷人的苦杏仁味充斥了胸肺。迷醉中他突然感到好笑:“原来不是有打火机吗?”


TNN_EnderTNN_Ender 2019/5/19 [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5月11日,和塔罗兰一起出去吃早餐。虽然奶油蛤蜊汤里一股奇怪的味道,但是有塔罗兰在,没什么好怕的。
塔罗兰最好了。


Abigail_Ade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2019年5月16日


应顶点多功能实体May.的要求,现任美国总统[已编辑]将被装填进SCP-1543-J中并向太阳发射。


ForgotMyDrugForgotMyDrug 2019年4月1日,临别派对


那个午夜,他们喝光了站点里所有的酒。

宿醉后的第二天,大部分的人重新出现在办公位、档案馆、化验室、安保岗、空荡荡的收容间。

这批人的后辈们只坚持了9分50秒。但是那9分50秒改写了一切。

它是一个开端。或者说,第二次开端。


gudagudaorder123gudagudaorder123 此时此刻 , 你的身旁


你在乡间的小路上走着,这里还没有路灯因此路上漆黑一片。

“那是什么?”你看到一片黑影飘过。

你转过头去,看到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大概是看错了吧。”你自言自语道。

但你还没发现整条小路早已被黑影覆盖。

你坐在电脑前,写下了这段不知所云的文字。
“那么补上落款吧。”你这么想着。

灯突然灭了。

“真是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灯泡会坏了呢?”你抱怨道。
“明天再去换个新的好了。”你决定入睡。
你正想关闭电脑时,却发现电脑早已关机。

整个房间早已被黑暗笼罩。


2ndMIX2ndMIX 某个Dr.Ecun死去之后, █个发现█3的名字还没被上叙事层描述的█的藏身之所(又名为Site-CN-██)


“你在开玩笑吗?你明明可以等到「故事将要终结之时」再做这事!”
“是的,我知道成为化身这事随时都可以做,但现在就是「故事将要终结之时」。”
“那好吧,祝你好运,Dr.Ecun。”
“愿我们能在另一篇文档里相见,Dr.2ndMIX。”


于是基金会的数据库中少了两份人事页,不过没有人没注意到这件事,因为这两份人事页本来也没有存在过。


ForgotMyDrugForgotMyDrug 公元4019年,宇宙角落的灰色星球


难以置信,在当今这个年代,竟然有如此便宜的星际旅行!广告吸引了来自不同星球的人们,他们纷纷掏出古地球的100円旧日元、跳蚤窝棚星的八个里亚尔、蛛网星系的1/240000个信用块、画舫星云的一笔浅绛山水,随后便提着行李箱坐上了开往未知度假地的飞船。

当来自不同星球的飞船降落在混凝土色的朴素空港,里面的人鱼贯走出衔舱,首先扑面而来的是一张红色巨幅标语。那时的他们不知道,往后余生,他们再也不会忘记标语上的那句话,那句话昭示着他们下半生的命运,在无数个冰冷的黑夜,他们从梦中惊醒记起这句话,却从来不敢出声哭泣,只能在黑暗中用力咬紧露出棉絮的被褥。

然而在当时,在他们充满好奇的眼中,他们还以为这是一个有趣的邀请:
“欢迎加入丰饶公社星,同志。”


2ndMIX2ndMIX 明天,随便哪个黑条地方


“你知道最近那个混进Site-██-██的新异常吗?”
“知道啊,就是可以说出(和ヽ(°◇° )ノ的那位。”
“是啊——但这个真的不是异常,除非你升高自己的叙事层。”
“好主意,就是没必要也不可能——而且我觉得这应该算是异常,极多数人都只能说出一个“括号”呢。”
“对啊,不过仅限于上叙事层。所以我的名字是Dr.████,而不是黑条博士。”


2ndMIX2ndMIX 黑条 黑条 黑条 黑条


修订版本:-1.
标记:A
动作:V S R
由:不必多说
日期:22 Nov 2018
注解:已移除标签:Meta。


如你所见,这才是真正的「救世之法」。


FU MEDICFU MEDIC 2016年/3月/30日


「我有個問題。」一名研究員在電話中問道:「如果我在電腦上編寫SCP—2521的東西的話。那他到底會帶走電腦螢幕還是電腦主機?」

「我不清楚。」我回答:「我只知道基金會會照顧你的家人。」


Pimpernel_F_WagnerPimpernel_F_Wagner 2021/7/18 13:26 , 会议室


几百人摩肩接踵地挤在并不宽阔的会议室里。

“是的。基金会将要实验性地组建一个名为逆模因部的新部门。”

“你们十一人将是第一批被划分入该部门的博士。希望你们在新岗位工作顺利。”


Christoph RayChristoph Ray 2019年/03月/16日


“Ecun,你终于死了!γ分站信息数据部主管的位置以后就是我的了!”
pokm在夜幕中,拿着铁锹,挖着深坑,Ecun的尸体安静地躺在一旁。
“以后,你就会成为历史,Ecun,永别了。”
pokm将Ecun的尸体扔了下去,埋了起来。

第二天,pokm仍然没有收到晋升的通知。
“该死的,O5们在干吗?我怎么还没…”
“你好,pokm博士,我是Ecun。”
pokm张大嘴巴,瞪着眼前的男子。
“我是来接替主管的,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pokm失神地注视着他的名片,这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无知。
“第9975代人工智能仿生人——Ecun”5


breadddddbreaddddd 某年某月某日 面包店售卖橱窗中


“连载结束了,我能写的故事就到这里了。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和月票!”
打完了这行字,ta从键盘上移开双手,然后长叹一口气。
与此同时,一个世界停止了转动。


Little GodLittle God 2019/3/13 00:00 , 被窝里


你捡到了水槽里的一副盔甲

你遇到了唐吉可德


你拉开了马桶盖

你身上的警报器响了


你进了一家旅店

老板娘给了你一杯杏仁茶


B_FrosterB_Froster 2078年3月7日 site-██


自从死亡终结以后,已故的Dr.Bright增加了██亿名。


DRXI_imagineDRXI_imagine 20██年/█月/██日 近地轨道


“这里是光荣号,请指示。”
“请发送打击坐标。”
“不,我拒绝这个指令。”
“小刘你在干什么,那里他妈的有我的老婆孩子!”
[闷响]
“请发送打击坐标。”
“收到,大鸟离轨了。”
“触地倒数……10……9……8……7……6……5……4……3……2……1”
“目标确认摧毁,扫描仪显示无生命活动迹象。”
“我来陪你了”
[枪声]


DRXI_imagineDRXI_imagine 2018年/█月/██日 SCP-CN-1267


我倒在潮湿的泥地上,看着眼前的火光,那国王的士兵正从宫殿中涌出,仿佛在惩戒世间的罪孽。

眼前突然一片明亮,耀眼的华灯升起,吹散了天边的流云,勾勒出云彩金黄的边缘,在我意识的最后一刻,我看到了头顶的飞鸟和明月。


Abigail_Ade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20██年/██月/██日


由于某种灾难性的现实重构效应,SCP-CN-661的收容措施必须由O5议会成员亲自执行。


62ECN62ECN 21██年/██月/██日 ██:██ , The Final Level


MTF_Omega-9-04 登入游戏
MTF_Omega-9-05 登入游戏
MTF_Omega-9-06 登入游戏
MTF_Omega-9-07 登入游戏
GRRGRL 登出游戏
BOOGER 登出游戏
WTF_STFU 登出游戏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6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4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5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6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6
MTF_Omega-9-06 连接丢失
MTF_Omega-9-08 登入游戏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5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8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5
MTF_Omega-9-05 连接丢失
VeleaferVeleafer 因使用游戏修改器而被封停
MTF_Omega-9-09 登入游戏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7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8
CA3 击杀了 MTF_Omega-9-09
MTF_Omega-9-04 击杀了 O5-θ
Level Clear!

“谢谢你们。”


MismagiusMismagius [未知] [未知] [未知] [未


少女弯着腰,剑端抵着土地,在她身后,天边仍然是如血的黄昏。

跑了多久了?渐渐忘记了为何而奔跑,渐渐忽视了无人的寂寥,不知不觉,已经跨过彼岸花海。花海的对面,便是无尽暗夜。无数星星点点,不是萤火却是闪耀的磷光。

尸体堆积如山,挥舞出曾经被海浪翻弄过的咒纹。她几乎一步一瘸,剑是拐杖,却已无法支撑身形。黑夜是无数人将自己放逐的地方,她看见废墟,看见头顶的可怕星光,在那星光中不时有悬浮碎片的反光刺痛双眼。她听见阵阵低语。

窸窸窣窣……

她生起一堆火,整个世界都亮了。


Jonuarl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出于安全考虑被屏蔽],SCP-CN-120-J实验现场


D-4324564:“随意说,把这个固定在胸前就行了吧?”
Jonuarl:“嗯。”

[音乐响起5s后]

Jonuarl:“老天,是Blastix Riotz……”
Ranilk:“哦,那又怎样?”
Jonuarl:等等——

音乐声:AZARRRRRRRRRRRR[省略]
D-4324564:(与此同时)“不要放过任何人!!!老夫今天,就要交互6给你们看!!!
Jonuarl:(立即)“交互你个SDVX7啊终止实验!!!你的手台塌啦!!!

注:D-4324564为一音游玩家,擅长SDVX,曾把Blastix Riotz成功FC8


 Universe647 Universe647 2019/2/11 14:41 ,Area-CN-██(另一条世界线)


寻常的一天,寻常的一次站内会议,不寻常的警铃。

“Area-CN-██收容失效,请…[电磁噪音]。”

门外的嚎叫声应该是SCP-CN-████,而这意味着出门则会必死无疑。

会议室处于地下,自然没有窗户,应急逃生通道也似乎因某个SCP而无法打开。

“轰轰轰”加固门出现了裂缝,那些SCP要攻进来了。

会议室处于非常深的地方,机动特遣队到达至少五分钟,而这门顶多能撑3分钟,两分钟之内那些异常九年把我们屠杀殆尽。

会议室的人们都不安着。

“诸位,”站点主管忽然站了起来,“想必我们在加入基金会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吧,我们不可能安安稳稳地像常人一样死去。但是,至少不是在这。希望尚存。我不知道我们接下来将去往何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请相信我,跟我一起念出以下的东西,这可能是我们唯一活下去的希望。”

“SCP-2521是一个黑色人形实体……”主管坐了下来。

门破了,异常们冲了进来,但在那之前,我们先被带走了。


 Universe647 Universe647 ████年█月██日 《██████》


小说里的角色发现了一个事实:他们是小说里的角色。
他们恨他们的神,也就是作者。他们恨那个无情的神,那个随随便便就让人轻易死去的神。
他们开始了反抗,对命运,对作者。
但他们没有想到,就连他们的反抗也是作者安排的。


REM_001REM_001 2019年2月14日 黑暗的房间里,身影和亮着屏幕的电脑。


情人节快乐,REM-001.Shaye喃喃着。
情人节快乐,Shaye。
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明白“快乐”这件事情呢。
我想代码……不会明白。REM-001说。
明明会一直在的人,只有你了。
Shaye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什么时候,代码才会发现感情呢。


Simon ArranSimon Arran 2019年2月14日13:14 , 于Site-CN-21-SH-CP,媒体关系部门,文员办公室,全息投影公告屏前。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

下面插播一条简讯:“SCP基金会的O5-██,曾用名████,因道德败坏,生活糜烂,与多名女下属通奸,并与O5-█和SCP-███、SCP-CN-███、SCP-████-JP等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私自收受来自GOC、蛇之手、安德森机器人等组织的巨额贿赂,且存在其他仍待调查的严重违法违纪行为,而被监督者议会全体委员投票决定罢免O5职务。现已移交伦理道德委员会和内部安保部门组成的临时联席处置办公室进行进一步调查和处理。”


ForgotMyDrugForgotMyDrug 2019年2月14日,第一次相遇的公园


“你说什么呀,当然我是依旧爱你的。”
“你不懂。你的爱是烟火般、沙漏般的爱,你的爱短促而又稀薄,甚至难以触摸。我不需要这次等的仿冒品,我渴望的比这多得多,我要的是洪水般、野草般的爱,是落叶归根的融入,是没有缝隙的归属,是永恒的共鸣。是两个人掏出生命揉合在一起,是我无条件地爱一个人,而他也无条件爱我。”
“……那么请至少告诉我,你爱上了谁。”

他被吓到了,他放弃了。
她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他。“这么说吧,我爱上一朵有思想的云。”
话音未落,一朵娇艳的血肉之花在芳唇之间绽放。血管和内脏毫无防备地激涌而出,缠绵在一起,如同速生的荆棘藤蔓,一直长到天空。


Cynthia7979Cynthia7979 2019/2/5 09:54 , 美国新泽西州


"暴雪天气将持续一段时间,建议广大市民留在家中,注意安全。"
王博士铲起铺满地面的游戏卡带和光盘。也没那么坏嘛,她想。


feitagfeitag 7816/0.25/erd po:34 , 西部夢神 奇想電視公司攝影棚


傳奇蜘蛛參與了選美競賽,當她從蛛網中爬出來時,8 名參賽者當場退賽。
1598755 名夢神跳了起來,持續了十八分半。
貓頭鷹主持人嗚嗚地問:「妳會如何阻止提阿瑪特復活?」
她如此雄辯地談論捕夢網、蜂巢與第十行星,歡呼聲照亮了她毛絨的腿。


EtinjatEtinjat N/A ,N/A






Andereas SingalAndereas Singal 33██/██/██ ██:██ , ████


空气中弥漫着血液的腥臭味,原本洁白的地板上流淌着血色的河流。
Andereas.Singal坐在昔日同伴的尸体上,空洞的双眼注视着面前的AIC。
“呐,我说,这就结束了吧,Tunderbot?”
“砰!”
寂静一片


WorkerofsecretWorkerofsecret 20██/██/██ 04:16 , 认知危害部实验室内。


他醒来,睁开眼,看到墙上飞溅的血迹,旁边站着狰狞扭曲的人形用失真的声音咆哮着,昏暗的红色警报灯光明灭交错,广播里是嘶哑的警报声,旁边是已经损坏发出白噪声的现实稳定设备。

真他妈是场噩梦。他喊道,“终止实验!请求终止实验!”

他再次醒来,睁开眼,看到墙上飞溅的血迹,旁边站着狰狞扭曲的人形用失真的声音亲切地问候着他,明亮的白色LED灯光明灭交错,广播里是嘶哑的通知声,旁边是已经损坏发出白噪声的虚拟现实设备。

笔记:该志愿者在实验结束后申请处决,已批准。


QuekalQuekal 2019年/1月/27日 20小时:38分钟 , 地点17604763799


他生,他起,他落,他亡。
——一位O5的一生


NeganSteveNeganSteve 1967/6/6 6:06 , 未知


我希望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整个事件的始末。是我把这可憎的形体从那个世界召唤而来。我确信我的神智与对外界事物的感知是正常的。
我现在面对面与“他”坐着,静的甚至能听到那远方感受到不和谐之物的该死的犬吠……我认为我所居住的宅舍在我呼唤“他”的那一刻起,就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任何能被描述出来的物体……扭曲的大厅超出了人们对几何图形的认知范围……

我,爱德华·亚当·戴维斯,以我那卑微不值一提的生命发誓,呼唤“他”并不是我的本意,我对此为这被我祭献的散发出恶臭味的牛的尸体而感到惭愧与自责……
现在我要跨过那超过我所感知的一切事物的大门,去那个地方。


EtinjatEtinjat 2018/9/5 18:25, 学校废弃教学楼


少年俯下身子,伸出戴着手套的手,小心翼翼地捡起书桌旁沾了血迹的碎玻璃。反复把玩间,细细思索者这一切究竟如何。突然,镜面反射中出现了一只乌鸦的掠影。“原来如此。”他哼了一声,抽起立在旁边的棒球棍,向着前方跑去。

“呲————”顿时一阵香橙味喷雾袭来,世界在他眼中忽然旋转了起来,帽子从其头上滑落,恍惚间只见得一个武装人员。“该死的黑衣人……”

黑衣人解开少年的围巾,在他脖子皮层上扎了一针疫苗。“欸,当年我这么大的时候也参加过学校的灵异事件调查社,虽然,总感觉似曾相识,算了,还得把这个家伙扛回去。”


EtinjatEtinjat 08 Dec 2019 07:58日 4:44 , 某间昏暗的卧室


好困……不行,我必须赶完这篇scp……

嗯……好的,多谢……..!卧槽,是谁,刚才给我烟的西装男是谁?

…还好,转头四处看去没有人在旁边,欸,困得迷糊了…….再不睡就猝死了…….

不行…….


Nobel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2008/5/13 22:13 , Site-CN-21


特工逃跑般地撞入屋内,满身是血。
五分钟前发生了运输事故,有异常项目在安全屋附近逃逸,特工不确定自己是否被其影响了,他甚至连对方的性质都没摸透。
特工走进厨房,就着一把止痛药灌下整杯时代波本,他的手抖到差点把酒瓶摔在大理石面板上。
冰冷的液体调解了喉咙与胃部间的隔阂,他感觉好多了。
他决定马上出去。
他打开阀门。
水碰到脸表皮肤时脑海中出现了几秒的恍惚,但短促的铃声立即将他拉回现实。
特工透过预览看见了为首的十几个文字,通告大意是突破对象已回收,叫之前目击人员前往体检。
很奇怪,他无法解锁手机。
特工想找张面巾纸擦脸,因为上面的水一直流到人中,甚至进了嘴唇,他条件反射地舔了一下,然后愣在原地,领悟了什么似的。
无论瘙痒,抑或收容失效,甚至是那条短信巧之又巧的时机,都无时无刻不在暗示某件事情,如同刚刚屏幕上的提示。
“未检测到面部”


Abigail_Ade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2019年/1月/16日 16:00 通讯音频



White_AkatsukiWhite_Akatsuki 2019年/1月/1日 00:01 , 重庆市,渝中区,解放碑


“等等……你没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

“若无提醒,还真的没闻到,这气味太小了。”

“好了,那家伙可算出现了。看样子,这票够大了哈哈哈哈……没想到那群智障居然敢把花和果带到这里来,在这里交易,虽然说会有很多人看到,但是跨年的时候谁会理呢?”

“诶?关于‘灼华’的事情,我们是不是该和议会里面通报一下,毕竟是甲子级别的目标……喂……”


Astra_Glorice_SWSAstra_Glorice_SWS 2019年/1月/11日 22:33 , 东海,“南十字”、Site-CN-03合作前沿设施,“夜观海”海洋观测站


“见鬼,这已经是这个月接到的第13条钻井平台求救信息了,为什么他们的设施承重装置总是有问题,难不成想要给他们用Loty合金造一个基座?”

“你要知道我们有一位很调皮的朋友,他们到处乱跑,东海、海参崴、黄海……他们几乎逛了个遍。比起我们,他们更需要藏在海底的资源,以及,一些远古异设备等等。”

“等等,CN-DH-33号钻井平台的工作信号没了!”


2ndMIX2ndMIX K市中的“异常”概念被抹除后的第五天 , K市第一中学(前身Site-CN-141)


“老赵,我回来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今年的第三次失踪。你老婆不会找你算账吗?…哦对了,老李。我刚才在报纸里看到一个特牛X的新闻。你来看看标题:《又一医学奇迹!一男子在身中十二刀的情况下跳下十一楼,被成功抢救!》这也太神奇了吧!简直就像….人不会死一样!
“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Jonuarl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2019/1/6 14:04,Site-CN-169 Prof. Jonuarl的办公室


“我都跟你说了,这种文档,是基金会所不能容忍的!!!

“可我并没写什么禁忌目录里的东西啊?”

“那白纸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可——”

[机关枪扫射声]


[[收容突破]] 2018/12/29 23:06 , SCP-001-J收容室


“3”
“2”
“1”
按钮按下
“结束了?”


RachudRachud 2018/12/28 13:30 , Site-CN-██


研究员Izsac听到app的提醒音,关掉了他浏览历期人民日报的自制软件。

“又要工作了啊……”如此说着的他点开了SCP-CN-1700,在迷糊之中叉掉了“数据库爬虫链接异常!”的警告。

2649-119 372-112~310 cn1700-1211 cn1700-6212


EtinjatEtinjat


首席执行官您好,在下一直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殴打鲨鱼……还不能杀死它们…….

世界需要个反派…….而我们的毕生之敌就是鲨鱼小王子,它总能摧毁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阻挡,救出它的同类。

那…….究竟为什么呢?

或许因为我们不能书写自己的故事吧,但至少我们能殴打我们的神。嗯,看起来祂没有注意到。


EtinjatEtinjat 2018/6/21 各大站点


站点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包包糖果,职员们揣测,这或许是基金会高层给的惊喜吧。

他们一撕开包装,袋子中忽然涌现出五颜六色的糖果,宛如彩虹喷泉,将整个站点都淹没了。

大家都愉快地笑了,互相推对方摔入红橙黄绿蓝紫的甜蜜海洋中。

虽然事后职员被模因部检查后都以认知危害为由记忆删除了,不过大家还是愉快地笑了

而逆模因部也展开对“不存在的”项目负责人和项目的调查。


Cynthia7979Cynthia7979 2018/12/21 8:28 , 办公室


“Artemis,公司要求穿白衬衫啊,现在又不是过节。”
“对啊,我是穿白衬衫啊。”
刘博士发现Artemis变瘦了。


Desert_WalkerDesert_Walker 无时间计量单位 , 群星深处


人类的灵魂到达了它旅行的尽头。
“我们又回收到了一个未知个体。”
“来源是… …”
“和之前那个因果律飞船一样。”


Leviathan Crow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 00:01 , 图书馆 普通的木桌旁


十字路口的的雾灯闪啊闪
木偶的雕刻刀敲啊敲
银月的鸦鸣声声叫
红色的山茶花开又落
白色的连衣裙飘啊飘
丢了心的洋娃娃走呀走
没了头的稻草人不会笑

记录员Crow再次记录下一篇古老而不知名的童谣。

而刻刀嚓嚓刻着木头的声音已经伴着闪闪的提灯走近了


Simon ArranSimon Arran 2028/12/25 Nobody的下午茶时间,图书馆 纪录片放映室


众神俯瞰着那燃烧的昔日家园渐渐在湛蓝色火焰中消散,转身向更浩瀚的群星飞升……祂们宏大的伟力笼罩了数以万计的星系,祂们炽烈的神念浸透进超乎理解的维度,以众神之所识,那无数来自星海深空中的憎恶之物已然不足为虑。

一条蛰伏的大龙感触到室女座超星系团边缘某一微尘处骤然而起的蓝色火花,一只半睡半醒的慵懒海星也正缓缓伸出布满吸盘的触手……

黑暗与虚空取代了原本属于室女座星系团的十一重维度,只剩下大龙与海星的触手们还在不可观测的领域中争抢着那点微不足道的饵料…… 大渊之中,群鸦围绕着无面之神盘旋,互相讪啸依旧。

——荒诞派风格结局:人类集体登神之后


NicolasLNicolasL 2018/12/15 17:40 , ?


打开的窗户向办公室透来徐徐微风,Nicolas视线离开电脑屏幕,打算分享给对面的研究员同事一条口香糖。可在他伸出手的刹那,窗外传来巨响,同事的头颅迸裂。

Nicolas惊醒。

“原来只是个不太好的梦。”

他缓缓抬起头,却发觉自己趴在楼顶的平台边缘,身旁的一杆狙击步枪已经与他办公室的窗口连成一条直线,准镜内同事的头颅是那么显眼。他左臂隐隐作痛,低头看去,特殊形状的针孔是疼痛的根源。

他无法回忆,也不愿回忆,只觉得十字线交叉处的那颗头颅是那么碍眼。他扣动了扳机。

巨响过后,伴随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一枚弹壳孤零零地躺在平台上,映射着夕阳的余晖。


Cynthia7979Cynthia7979 1999/12/25 02:10 , 某建筑旁


这是1999年的圣诞节。
基金会倾尽全力地与异常抗争了。
只剩一口气的特工Artemis沐浴在漫天糖果之中,由心地笑了。


Notexam HousesNotexam Houses 2018年/12月/8日 中分演绎部


 “不!这!这不可能。”演绎部的一位新人员工看着自己算出的数据,哀嚎一声,蜷缩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怎么了,你?”资格较老的研究员Notexam关切的走了过来。

 “我用演绎算法得出了一个世界的真相……一个真相”新人蜷缩的更紧了,颤抖着说到:

 “这个世界……是假的”
  
 “……吃披萨吗?”
  
 “……有辣椒酱吗?”
  
  习惯就好。


Gali Z RGali Z R 2018年/12月/7日 , 车上


“Gali,你在干嘛?我的狗呢?”
“我的兔子死了,我在埋葬它。”
“那你为什么要挖这么大的坑?”
“因为它在你的狗的肚子里。”


“Gali,你在干嘛?pokm呢?”
“酸奶和面包死了,我在埋葬它们。”
“那你为什么要挖这么大的坑?”


EtinjatEtinjat N/A,万界回廊


“砰”的一声,对面的面具男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缓缓走过去,用骨杖挑了挑其面具,
沾染了黑色血液的面具下,
拖曳出用其他皮子缝缝补补的怪脸。

“呵,果然又是Ecun。”

他舔了舔牙齿,
上面似乎还残有餐后的肉渣的酸味,
默默地从一开始念起,直到停顿在九上:
“那么……还差最后一个Ecun…….”

说罢,他把枪顶在了太阳穴上。


KlantistDOTKlantistDOT +0000/02/34 07:44, 酣梦第三分区-Unknow


处刑者提起利刃
特工们的墓园上又落上一块方碑
你以为你杀了你自己?
“你在做什么?”另一棵树问
“呵,那小子当时蛮勇敢的…”
懦夫!逃兵!
酣梦对无家之人并没有任何用处,只不过基金会少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员工而已。
你觉得自己可有可无?
你是自然而然被忽略的
话说回来…这个死去的世界对活着的人不也可有可无吗?


MScarletMScarlet 2018年/12/22 Site-CN-71


“哎呀小伙,神色不錯呢”

“要過節了嘛,聖誕快樂啊朋友!”

“哎呀哎呀,看來你來到這裡沒半年啊…”

“是啊,怎了?”

“你想一想,聖誕節是耶穌降生的日子對吧?”

“嗯嗯。”

“宗教氣息濃厚呢,然後聖誕節也是狂歡的節日對吧?有著無限的商機對吧?”

“嗯…嗯?”

“有著濃厚的宗教意義,厚重的文化底蘊,對大多數人而言的狂歡之日,而且有著無限的商機…”

這代表著大量產生的異常商品和多發的異常事件啊我的朋友!聖誕快樂!準備享受加班生活吧!"


zhuganzhugan 2018/9/12 日本,Site-81██


一夜之间,全世界的纸张和电子设备都消失了。
仅仅是因为恐怖的在无意间了解到了不可名状的信息。


Notexam HousesNotexam Houses 2018年/12月/█日 19小时:16分钟 , 地点site-19 不朽与撒旦


明天下雪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忘了我。”

“我想我会忘了你的,时间的流逝终会抹平一切。

你死后的开始几十年,我也许每年会若有所思的在你的坟墓前撒一杯清酒。

然后几千年后,在相同地方我可能会无知无觉的撒一泡……”

“吃屎吧你!”

今天放晴


EtinjatEtinjat 2018年12月5日,中国分部聊天室


你听说了吗?法国那边出现了异常,可能是模因什么的,都乱成一锅粥了。

啊,你说那个啊,隔壁超自然联盟第一时间就镇压了它和对民众记忆删除,真是搞不懂他们的效率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快,上次在乌克兰也是那么快,还阻碍我们的行动。


Um4vm06Um4vm06 2019/??/?? 然後他放棄思考一切了


噗通一聲,無敵的情報管制官已經暈倒在地上了。

"我賭一千辛巴威元,他醒不過來了。"

"原來在你心裡他根本沒有價值嗎….."

然後巨龍們已經毀掉一座都市了。


Yz_DogYz_Dog 未知


“请记住我…”他望着那早已经成为一片焦土的故乡。
“请记住我…”他望着她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庞。
“请记住我…”他望着自己那已然经残破不堪的身体。
“请记住我…”他望着那亲手将自己送入坟墓的好友。

“后悔吗?或者恨我吗?”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听见了那个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但现在的他却连开口说话都无法做到。他只能在心底笑笑,没有一丝悔恨,也未曾有一丝犹豫。
在数据层的深处,也不算坏嘛,他想。
请记住我,拜托了!-013-勿忘我—


EtinjatEtinjat 2005年8月19日,来生半途


在雏菊的芬芳中,
她谢绝了小女孩的挽留。

小女孩给她戴上茉莉花花冠,
目送她踏上浩浩荡荡的水面,
朝向远方返回到暴风雨中。

但她无所畏惧,因为她现在,
终于有力量能保护她的孙子了。


ForgotMyDrugForgotMyDrug 2038年12月4日,玩家的卧室


研究关在笼子里的异常,尽在SCP基金会™!

想动手摧毁它们,现在就加入全球超自然联盟™!

与异常携手起舞,蛇之手™是您的不二选择!

玩家关掉电视广告,随即打开Tor浏览器。这些主题公园都是老三样的玩法,混沌分裂者™才特么有意思呢。


EtinjatEtinjat08 Dec 2019 07:58日,某地


希波克拉底之树遮天蔽日时,
没有人再次于幽谷杏林中植下幼苗,
如今只剩折断的银针还散在荒秽里发出暗淡的冷光。


M ElementM Element 20██/██/██ ██:██ , Site-CN-34食堂


“話說那個失效的一部分386已經給他封閉多久了?”
“大概10年吧,前幾天我們用針孔攝像機查看,整個房間還是充滿紅色的。”
“有沒有考慮用碳納米管黑體來抑制?”
“似乎那樣只會更促進房間變亮而已。”


Yoghurt-rescuerYoghurt-rescuer ΩK级情节发生后3小时,某病房内


“你的身体都这样了,怎么还敢抽烟!”

“怕啥,我这病最大的副作用不就一死嘛,现在我还需要顾及什么死亡吗?”

说罢,病床的机械臂又将香烟送进我的嘴里。


OEOWO3OOEOWO3O2010 年/12月/25日 某时,某地


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异常会以这样的方式neutralized。

现在,那个老人终于还是死了。

而太阳仍将照常升起。


Randol CarterRandol Carter 2018/12/31 59:59 ,Site-CN-40


又是大年夜,仍有两位研究员没有去参加站点的新年晚会,而是在办公桌前为自己的年底薪金努力。
一位研究员好奇的把头探过隔板:“话说,你为什么一直‘编辑-保存’、‘编辑-保存’就为了改动一两个字?”
另一位研究员转过头面对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因为上层叙事要水Karma。
“你说啥?”研究员掏了掏耳朵:“我刚才啥都没听到。”
“我说,因为上层叙事想要水Karma。”坐在对面的人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研究员十分惶恐,因为他想到了听说过的各种可怕怪诞的模因异常:“卧槽你没事吧?咋光张嘴不出声?要叫医疗队吗?”他往后退了一点,害怕对面的人忽的扑上来。
果然,对面的人站了起来。拽住他的耳朵拉到身旁,嘶声力竭的大喊:“我说,因为这该死的上层叙事想要水他那毫无用处的Karma!你没听到吗!”
“哦。”


hoilyhoily 2018/12/03 16:08 , Area-CN-07


"喂,妈……啊,是的,您那边都挺好的吧?12月了,暖气还足吗?……爸不在啊,他干啥呢?……哦,还坚持冬泳啊,看着点他别让他冻着了,都那么大岁数了……啊没事,我这边都挺好的您不用惦记着,我?还那样,在外企压力是挺大,最近记性都不太好了哈…嗯是这样的,我寻思着这样没啥前途就辞职了,我想回家发展发展……对对对对对,真的,过年那阵子就能回家了应该……得办完手续嘛,还是得点时间…哎没事没事,等到家再商量呗,我问同学了挺有前景的,老家缺人手,我回来了钱还能拿更多,那还在外面遭那洋罪干啥啊?……哎?……啊那太好了,我太忙都忘了有这事了。那天看电视可把我馋够呛啊,这边的菜早吃腻味了等回家我过生日咱们包顿饺子!……哎没事,有的手续都办完了,现在能随便打电话了……哎,那我挂了啊,保重,马上就能见面了"

"我"放下电话。两个月前我死于收容失效,而"我"被创造出来替我回家。再植入一些细节记忆和一次记忆删除,"我"就能摆脱"员工福利协议CN-CRAM15863"这个名字衣锦还乡了。

"我"就是我,没什么大不了的。


Rye TravisRye Travis 2018年12月2日 11:45 , Site-19


啪嗒。随着混凝土的碎裂,内镶的一个什么东西也弹飞了出来,掉落在地。你小心翼翼地拾了起来:那是一枚与雕像材质手感明显不同的符石,外形呈光滑而又富有美感的正八边形,正反两面均绘有一只由黑色线条勾勒成的小老鼠。

你惊觉自己似乎不经意间打断了该死的注视禁忌,连忙抬头补救,却发现那尊雕像依然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俨然对拧脖子一事失去了兴致。你试探性地眨了下眼,它纹丝不动。

化静物为动物。你张大了嘴巴。


Adeptus CustodesAdeptus Custodes 2018年/12月/2日 23:59 , Site-CN-03


2018/11/29
基金会第二十航空大队第七分队高空侦察机通讯:“龙巢报告!我位于Site-CN-03七点钟方向,高度12000米,正在下降高度,速度600。达到目视高度,Site-CN-03正在燃烧,站点区域向内塌缩,海水在蒸发沸腾,天空聚集大量爆炸云,没有看见幸存人员。”

2018/11/30
GOC观察小组报告:“基金会中国分部03站点疑似启动了自毁措施,无人生还。”

2018/12/1
Site-CN-03每周例行报告:“CN-03站点一切正常”

Sylvia_BlankSylvia_Blank 2018/12/1 21:34 , Site-CN-J员工休息室


“Blank出差回来了啊。19新来那个异常的特性搞清楚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但Blank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那是谁。
“是个危险的家伙,据说有严重的……”Dr.Blank接了一杯橙汁,转身,呆立在原地。
Dr.Blank拿着空杯子站在她身后,看到她奇怪的表情,歪了歪脑袋,用她的声音问:“怎么啦?”


Randol CarterRandol Carter 2018/12/31 59:59 ,Site-CN-40


还是大年夜,猪肉酸菜饺子早早的端上了餐桌,若有若无的烟气缥缈在食堂上空。
“食堂的面粉里终于没有沙子了!”感激涕零的员工们一个接一个把这得之不易的饺子塞入嘴中。
“卧槽!没有沙子有钱!”一名研究员激动地从嘴中掏出那张绿色的富兰克林:“还有字呢!UIU及GOC祝基金会的各位新年快乐!
接着,陆续有人吃到了小玩具小雕像蜂蜜还有金绢花,所有人都拿到了同行的小礼物,过年的欢愉又增加了几分。
哦,除了一个被齿轮磕掉牙的家伙和一个嚼了鞭炮不断吐烟圈的倒霉蛋,还有个什么都没有吃到的可怜娃。


Ninth BBNinth BB 2018/11月/30日 22:18 , Area-CN-07总部


“新疆的基建好差啊!这破地方连3G网都没有啊!为什么要建在塔克拉玛干啊!大盘鸡好辣都辣穿肠了啊!明明站点说明里写有娱乐设施的为什么我一到现场只有工地啊!妈妈,女儿想回家呜呜呜……”

这些内容发到朋友圈后,坐在烤串摊前的Ninth又喝了一口啤酒。
新疆的夜空还是很美的,Ninth想。


未知,未知


所以,你们认为你们找到了真相?
为基金会工作了这么久,难道还不明白吗?
这里从来不缺少真相。


bitchangeloverbitchangelover 2018/12/01 01:27 , Site-CN-34大堂


任务报告上写着一道谜题“你帮三个不敢开枪的人玩俄罗斯转盘,6弹巢左轮里装了5发子弹。如果死者也要继续进行游戏,射完5发子弹后只活一人的概率是多少。”
旁边一个研究员插话道:“有点难,我模拟了10亿次,结果大概是20.83%。”
任务报告的字变成了“恭喜,死亡人数刷新到29亿了。”站点内警铃大作。


TO 塔罗兰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心脏枯萎无法述说。
就像活入人棺,在这个人形的棺材中,
只能在脑海中体验外面世界异彩纷呈,
而自身却被束缚在六识隙中的无垠黑暗。

不过,感谢您,是您让我还能意识到这个世界的精彩纷呈,
体验到我不曾拥有的幻影,哪怕像是提线木偶,
起舞在基金会网站中,话说我这个异常会被收容吗(笑。

再见吧,塔罗兰,希望您在打完这些字后,
还记得曾经的我,那么,请您代我活下去啊。

FROM :

塔罗兰


Randol CarterRandol Carter 2018/12/31 59:59 , Site-CN-40


大年夜,三位MTF队员凑在茶几前打着斗地主。
“王炸!2炸!A炸!K炸!Q炸!”一位队员洋洋得意打光手上的牌,不顾地主铁青的脸色,嬉笑地看向了身旁的队友:“怎样?棒不棒?”
话音未落,一把冰冷的手枪抵住了他的胸口:“报告,发现GEC的潜伏特工一位。”


WhatVRWhatVR 第31349543个2018年11月30日,Site-CN-34


一切都结束了;现实稳定锚仍然有三根导线没有被连接——甚至比上一次还慢了0.615秒。
他微微一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枪杀死了身旁的两个研究员,最后一发子弹留给自己。
然后,在习以为常的眩晕中,他回到了原点,看见走廊尽头的第31349544个Hannah博士向自己微笑。


Simon ArranSimon Arran 2018年11月30日15:45 , 于█都████████博物馆门前。


成王十七年六月既生魄,召公掘得吉金数块,合重二千三百四十六斤,似有夏残碑,其文漫灭不可识。卜之不祥,小贞吉,大贞凶,象曰:君子以涉过,道未光也,用晦而明,不往阖灾?唯首出庶物,动乎险中,顺天时而分之,共万民而览之,德合无疆,后顺得常。王乃命周公分置吉金于岐山、镐京、洛邑 。

嗣后遂有康王赐金盂南公 铸盂鼎,孝王赐金膳夫克 铸克鼎,宣王赐金毛公歆 铸毛公鼎事。

收容现状:大盂鼎镇于█都█████████博物馆 ,大克鼎镇于█都████████博物馆,毛公鼎镇于█都█████████博物院。


DouglasLiuDouglasLiu 2018/11/30 12:42,城市广场中心


我下定决心要跟他私奔。
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相信他。我相信他能带给我幸福美满的生活。
他微微一笑,抓住我的手,温暖的触感宛若冬日的朝阳。
“太棒了。”他说道,“那我们走吧,就你我两个人!”

于是我俩静静凝望着十一日帝国吞噬天空,好似人们融化在早餐桌上的蛤蜊汤。
未来一片美好,我如此相信着。


Cynthia7979Cynthia7979 2018/11/29 20:05 , Site-CN-██员工食堂


Cynthia博士有绯闻了!奇怪的是,没人知道她男友是谁。
李博士决定去找Cynthia问出个所以然来,不然不让她买寿司。

“不是显而易见吗?就是[记录错误]啊!”
“[记录错误]是谁?”
“你忘了吗,咱们站点那个有很长很拽的棕头发的的帅哥。”
“哦!是他啊!我说呢,说起来你这样不怕绯闻满天飞吗?”
“我才不用管呢,没其他事我去买寿司啦。"

李博士道了再见,转过头来打开站点群聊:

我问出来了!Cynthia她男友是

是谁来着?


DrMarleakDrMarleak 2018/11/29 23:47,我的家


我的妻子啊!芙蕾雅,我爱我的芙蕾雅,她是我的全部。
但我的妻子今天竟然想要逃走,夺门而出,完全不念我们七年来的情感。
哦,我的芙蕾雅,我终于把你追回来了,我会爱你一辈子——
杰克把门抱在怀里,并发誓和门永远相爱。


Cynthia7979Cynthia7979-D 2018/11/28 19:56 , 上层叙事域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现实扭曲者,因为我总是心想事成。

因为这个,我总是认为我的世界里存在基金会,但我也为我仍未被收容这件事感到疑惑,于是最后我决定接受基金会已经被GOC吞并了这个假设。

有一天我居住的地区地震了,我便想象这是由异常引起的,而基金会会来收容。

直到我要被处决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干了什么。


hoilyhoily 2010/11/09 21:38 , 爷爷家


"爷爷,你看这电视剧上演得都是真的吗?"
"尽是扯淡!真有那种人当时也就知道缩在地底下袖手旁观,他们要是肯来搭把手,我们哪至于被小鬼子欺负成那德行啊?!"


M ElementM Element 2018/11/29 01:40, 未知


水滴從樹葉上滑落,落到了沉睡的獸。
獸因此驚醒,並四處張望著,然後說:
「切,不是噁心的人類。」繼續沉睡。


StringQuartetStringQuartet 2019/1/6 12:11


“我需要治疗。”他平静地说。
10,9,8……
无人回应。
“它”依旧在那里看着,一直都在,从未离去……
适可而止吧,他微笑着。
结束了。
没有翅膀的猫终究会在属于它的绞刑架上死去,无法幸免。


Morphine samaMorphine sama 某一天, 某个小城


特工以为自己打败了这个绿型,但他错了。

特工以为自己收容了这个绿型,但他错了。

特工以为自己处决了这个绿型,但他错了。

特工以为自己逃离了这个绿型,但他错了。

特工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这次他没错。


koi_Vicky Stankoi_Vicky Stan 时间:2018/12/25 20:03 , 流动者站点西安驻地


“Boom大郎来吃药。”是HD这次参观流动站说的第一句话。

今晚流动站提供的晚餐是宫boom鸡丁,很好吃。

“流动站常驻主管该换了吧。”是HD这次参观流动站说的最后一句话。“同是男人,我真的挺同情他的。”


Fonkeful FonkeFonkeful Fonke 2142/12/13 06:32 , Site-01


异常消失了。
准确的说是被GEC无效化彻底的用[爆破删除]炸弹[爆破删除]了。衪们的现实稳定炸弹在世界各地被引爆,衪们的叙事层精确导弹将所有知情的上层叙事实体击杀。
O5-1跪在已是废墟的Site-01上。


cangfeng197cangfeng197 2018.10.26 20:22 ,Site-CN-06 酒馆


微醺。
“你们机动特遣队用这些东西不怕故障吗?”特工藏锋看着面前那个穿着动力装甲拿着高斯步枪的人问道。
“你们特工用这些东西不觉得自己是老古董吗?”那个人看着藏锋的突击步枪和佩刀回道。


N_AlcoholN_Alcohol [[无记录]] , [[无记录]]


“啊啊,我们完蛋了,是黄衣之王……”

“请退后,这里是SCP基金会,我们会处理一切。”

“……等一下,请Clef博士不要和收容对象接吻。”


hoilyhoily 2018/12/01 18:06 , 我的家


我放下文档环顾房间,为我不曾买过字典懊恼。"Apollyon"。可惜啊,没有搜索引擎可供我使用,我永远不会知道那个单词的含义了。


day by dieday by die 2018年11月26日 10:02


把妻子杀了,抛尸野外,她让我烦躁
我必须收拾好行李,离开我两共同的家
我听到了门外的拧钥匙声,门打开了…吱呀—


不可用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不可用 , 不可用


世界毁灭了。

没人能想到区区比萨盒能导致这样的结局。


Cynthia7979Cynthia7979 2018/11/25 18:58 , Site-CN-██信息与技术部


项目为一液晶屏,其上以异常方式显示着:

项目为一液晶屏,其上以异常方式显示着:

项目为一液晶屏,其上以异常方式显示着:

项目为一液晶屏,其上以异常方式显示着:

ERROR: Stack Overflow

为什么这会被当成bug上报到这里来?

还不是因为你们给的可用内存太少。

你认真的?这个异常递归了[编辑以节省空间]次!


Dr Aral SeeDr Aral See 19██年/█月/█日 13:14, ██省██市郊区的某间地下仓库


“好疼。”女人带着哭腔说到,

“忍住!”男人喘着粗气,

“我要开始锯你的腿了,确保你的右手和机体融合前不要失血过多…”


2ndMIX2ndMIX :2018年12月7日0:00分到8:00分为止,一直待在已废弃的K市希望中学内。


尽管Dr.2ndMIX知道Site-CN-██因为在建造时出现了一个数学方面的小错误导致每一段楼梯都只有十三阶台阶而不是十四阶,但他也还是总在走楼梯时想起“十三阶台阶”的怪谈并去数台阶的数量。
“1,2,3,4,5,6,7,8,9,10,11,12,13。”
“1,2,3,4,5,6,7,8,9,10,11,12,13。”
“1,2,3,4,5,6,7,8,9,10,11,12,13。”
“1,2,3,4,5,6,7,8,9,10,11,12,13….”
这时,Dr.2ndMIX突然想起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所以他立刻回过头去,对着一个由他的同伴们和那个把整个收容小组引到这里的现实扭曲者组成的“尸体”条件反射般地说完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句话:
“14。”


D27D27 8012/█/52 27: 11, 优秀员工停尸间


“嗨,王。”
“嗨,李。”
“该换班了。”


EtinjatEtinjat 1965年9月2日,O5-11私人密室


“嗯……据最新资料显示平成五将似乎在南海封印了什么东西。”

“如果说让封印的东西,变成解开后让支那人异化为怪物的妖兽呢?”

“……有趣。”

“那么,可以动手了吧,为了正义。”


Pimpernel_F_WagnerPimpernel_F_Wagner 未知


人类灭绝了。
Agave今天很伤心。
因为他生态箱里的小生物死光了。


MoyoMoyo 2007年/11月/24日 18:06 Site-CN-21B区走廊拐角


“想要变得硬气一些吗,”Moyo瞥向一旁的Kaguya研究员“我想想,试试不首先道歉如何?”

“什么意思啊。”Kaguya歪头,然后一名急匆匆的研究员跑过并不小心碰掉了Kaguya抱着的资料。

“啊,对不起!”Kaguya说。


62ECN62ECN 20██/██/██ 19:28 , 王氏奶茶铺门口


“两杯大杯珍珠奶茶,我的那份珍珠加一点到她那份里。”Dr. Ecun攥紧了她的手。

向日葵凋谢了,那条大街渐渐无人问津。

“一杯大杯珍珠奶茶,少放点珍珠。”机械的女声从他肩上的音响中响起,老板抬头看了一眼那具充满憔悴的身体。


FK-NakagoFK-Nakago 2018年/11月/23日 Area-CN-07的一个普通早晨


“站长我要辞职!”Nakago走进办公室说道。

“回去工作。”Adamn将喷雾对准了Nakgo

呲-

Nakgo拿着一沓文件走出了办公室

“要不我还是让他辞职好了。”Adamn转身看了看身后用完的一箱喷雾罐说道。


Sekai_sSekai_s 此时 此地


警告:

你没有权限查看这些内容!

哦,是嘛?

现在,我们都是05了。

karma_5.png05-M,此处“M”代表“Masquerade”

SCP-logoSCP-logo 未知 地点:Site-19


你捡到了一个SCP基金会的徽章!
+30 科学
+15 理性
+10 战斗能力
-25 伦理道德


EtinjatEtinjat 2044年2月21日 北京,新华社电


简 讯

国务院日前通过《<关于奇术教学与推广的管理条例>试行草案》,预计于今年6月在江西省鹰潭市龙虎山、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山、重庆市酆都三地展开试点工程,届时将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安全可靠的系统性修真培训课程。

国家异常事物与超常现象管理第十九局局长、中国修真联盟总书记林德水,号召全国公民共同努力修炼道法,增强体魄,从而达到延年益寿、肉身成圣的境界,从躯体上、从灵魂上臻至不朽。并呼吁人们远离眠曲林、黑色安息日等非法精神类药物;以及不到不正规的医疗机构,尤其是齿轮邪教徒私设的地下诊所,进行未登记的外骨骼类产品的改造手术,极高风险且对身体产生难以逆转的伤害。

同时鉴于恶性绑架、夺舍转生事件频发,公民一经发现疑似情况,请立即拨打第十九局检举电话1919191919,相关事宜由其处理。请广大人民群众放心,接电员已经经过严格把关,并对个人信息进行屏蔽保护。


zhuganzhugan 2577年4月19日 戈比尼克


“我说,这会不会是假消息,什么001?ZK级现实崩溃啥的?”研究员看着眼前的女助理,咽了一下口水。

“不知道,但你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好像这所谓的现实崩溃就是把我们的衣服全部扒光了而已……等会,现在不是白天吗,怎么变得那么暗了?”

感到疑惑的不只有他们,豆绿色的天空下,全身赤裸的男男女女充斥着街道与建筑。

与此同时,有十来个着装一致的武装人员从远方走来,手里拿着带有三箭头标志的器械。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就像看怪物一般。


YMQYMQ 2018年11月23日 22:55 , 為填寫


前輩…“
SCP基金會中國分部:龍之子嗣,翔於宏天,生於溫巢,墜於腐朽。

普羅米修士實驗室:凡人之軀,神格之智,智識雙修,可弑天神。

安德森機器人:金鐵所造,不腐之體,新世舊俗,逆塑及我。”…


JochoiJochoi 未知


相啸魔与没有人Nobody相遇了。

相啸魔知晓了没有人Nobody的存在,没有人Nobody听到了相啸魔的尖啸。

于是他们成为了二位一体。


Yz_DogYz_Dog 2018/11/23 16:21 , 未知

“现在好了,我们在平台上有了自己的官方账号了。”
“是啊,我们现在可以让更多对SCP有兴趣的人好好的了解我们了。”


2018/11/23 16:21,Site-CN-██,超形而上学部。

“给我赶紧查出来这群上层叙事层的家伙又干了什么事情!”O5-13对着面前的研究员大喊大叫。
“为什么从今天3点开始,整个站点就像疯了一样从天上冒出了数不清的奶酪披萨!”又一块披萨落在了O5-13的办公桌上。
“啊?什么?这披萨真好吃。”


Alen BlackAlen Black 2018/11/23 21:34 , Area-CN-05站点B区大厅


“也请诸位将此刻镌刻至心海岸,致吾爱,至未来。”

三点五亿摄氏度将一切焚寂,紧随其后的冲击波和光辐射扫清了所有存在的痕迹。


hoilyhoily 2018/12/24 23:59 , 安全屋


我阖上双目,试图呼唤我主。

没有回应:主太忙了。祂还在为人类的著作权问题和它们打得不可开交。


feitagfeitag 5421/&/IE 20:48 , 囈語夢神出版社


周公解夢關於「凌晨感到認知破碎」的數秘學吉凶宜忌分析:
【似難謂非無理由吉多於凶】
〖宜〗:宜調戲老貓、宜四步將死、宜助長幫每隻烏龜裝上火箭之行為、宜賴床、宜負數票
〖忌〗:忌飲用墨水、忌刷牙、忌使用不透明塑膠袋掩蓋兒時回憶、忌烤麵包、忌左手開罐


sakura_jiu_jun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2018年/11月/23日 16:24 , Mobile-Site-CN


一天保持12个小时的睡眠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我无法分辨到底醒着还是醒着,睡着还是醒着。
世界在梦境中逐渐分裂,正如被撕裂的面包混杂着污浊的牛奶在我的眼睑下流淌。


ziche_anyueziche_anyue 未知


当年,682叫做1252。
173叫做255。
文明,是什么时候开始使用十进制的呢?


WhatVRWhatVR 2018年/11/13 13:54 , 评论区


基金会是正确的。
基金会是真实的。
这三句话是错误的。


Yoghurt-rescuerYoghurt-rescuer 未知


我看见我面前的这个红头发家伙背上有一只巨大的蛾子……

以及他的肩膀上还站着一只花头鸺鹠……

我突然感觉天旋地转,脖子发痛……


M ElementM Element 2018/11/23 12:42 , 某處


您播的號碼目前血肉模糊,暫時無法接聽

您收到一封新的郵件,選擇您的讀取方式

  • 心靈感應
  • 印刻
  • 自爆電腦裝置
  • Are We Cool Yet?

由於昨天晚上發生一次SK支配轉換情景,當前地球的主掌物種為屍體。請小心注意墳墓的老朋友醒來。


LongRainCoatLongRainCoat 2222 /2/2 22:22 , 22街22栋22层2222号房间


那件异常又变化了,最开始书面开始无意义重复,然后物件开始复制,最后终于有人开始重复同一个动作了,我明天再看看。

那件异常又变化了,最开始书面开始无意义重复,然后物件开始复制,最后终于有人开始重复同一个动作了,我明天再看看。

那件异常又变化了,最开始书面开始无意义重复,然后物件开始复制,最后终于有人开始重复同一个动作了,我明天再。嗯?


LongRainCoatLongRainCoat 2018/6/22 12:02 , 某收容间


在第20915次重播后。
录像中的人終于和谐的坐了下来。
看着海绵宝宝肢解一个又一个派大星。


Pimpernel_F_WagnerPimpernel_F_Wagner 2018/11/23 11:41 , 破败的教堂


“祂”→“他”→“它”


你的wikiID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4025/9/24 14:52


有人能看到我吗?
求你们了我知道你们是装的。
求你们了。


LongRainCoatLongRainCoat 2014/12/27 21:52 , 员工休息室


昨天生物部门转来了一个叫玛丽·梅伦的同事,人很好,就是容易紧张出汗。
那天空调似乎坏了,大家也都出了很多的汗,感觉人都小了一圈。
回家一称体重,发现瘦了几斤。


DNitrogenDNitrogen 2018/11/23 12:09 , Site-CN-01应急反应指挥中心


“Site-CN-192,速派遣人员前往Site-CN-199阻止SCP-CN-████收容突破。”
“回复,没有发现异常条目SCP-CN-████。”
“回复,没有发现站点Site-CN-199。”
“回复,没有发现站点Site-CN-192。”


WhelpCubWhelpCub 2018/11/23 11:54 , 郊外的小鎮


“湯姆探員,這邊是UIU總部,請匯報當地情況。”
湯姆看向小鎮那邊,欲肉教在讓小鎮化為肉塊,蛇之手讓天空燃燒,GOC在發射RPG,基金會在設置SRA。
“沒有發現異常,現在返回總部。”


Pimpernel_F_WagnerPimpernel_F_Wagner 2018/11/23 00:24 , Dr.████的办公室


“所以说,这就是幅能杀人的古画?未免也太烂大街了吧。”
“也许基金会能用它来给D级人员安乐死。”
“但是,为什么它要叫《归乡》呢?”


AnimalSongAnimalSong 2018/11/23 18:40 演绎部


foreach(string file in most-recently-created)
{
    if(file.Votes>0){Upvote();}
    else{Downvote();}
}

——某用户的日常


Nobel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2017年8月11日 19:45 , Site-██


男人看复古木檐下的蜂巢不爽已经很久了。
这天,他拿着电锯和钢叉,把整个巢穴切下来捣得粉碎,“就像捏开注满水的塑料瓶。”男人大笑。
次日,Rothmans博士发现停机坪上横着一具尸体,提取ID芯片得知,死者为Site-13的Marlboro特工,他被SCP-███摁进墙体,并于大理石地面上甩出了长达2.5米的扇形内脏线。
如同踩爆一个矿泉水瓶。


EvdeadEvdead 2018/11/22 17:35,逆模因部基金会员工咨询处


“是你自己签的合约,不信你看,这是你签名吧?”

“我们已经给你发过工资了,去查你的银行记录!”

“你已经休过假了呀?十一长假串休,你忘了? ”


SoulAlteratingSoulAlterating 2018/11/22 17:49 外勤研究員辦公室


好像逆模因改變(alter)了什麼…
不,我(Alter)不曾改變過方向,
是我(Soul)接受了改變的事實。


SCP-SAVESCP-SAVE 未知


基金会不曾实行过飞升计划。
基金会不曾尝试过将人员送达上层叙事。
对不起。


62ECN62ECN 2018/11/12 17:40 , 逆模因部门口


“明天去逆模因部报道。具体是干什么的……我记得我看过报告……”
他的脑海里回荡着主管的指令,看了看手里的地址。
然后抬头看了看并排在他面前的七个死寂的逆模因部。


EightDaoEightDao 未知


年轻的死神斗志昂扬地翻开了那本记录着所有应该死去的生物的书。
书的第一页上印着一只丑陋的蜥蜴。


EightDaoEightDao 2018年/10月/21日 15:31 , Site-CN-75-C7


“Yoghurt?你为什么要把猫往天上扔?”
“什么?它不是一只信天翁吗?”


Nobel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2018年7月4日 23:50 , 坐标错误


于是在烈阳的包裹下,神现了身。
但祂无法感知世间的随从踪迹。
“世界的未来对我而言只需查看Sandbox,往期事件翻翻历史记录一目了然—上帝有什么信奉的必要吗?”受询的研究员如是回答。


TnsbilwsTnsbilws 2018年/11月/11日 11:11 , Site-CN-28 餐厅


“你好Gp快递!有你的快件!!”

“我没买东西!滚!”

“UIU!!开门!!!”


EvdeadEvdead 2018/6/24 13:15 , Site-CN-02 第二食堂


  • 警告,M-fm-000右腿义肢剩余电量19%,请及时充电。  “进入节电模式。”

EvdeadEvdead 2018/10/19 08:49 , Site-CN-02 机械技术实验室

  • 警告,M-fm-000右腿义肢电量耗尽,请及时充电。    “启用备用电源。”

EvdeadEvdead 2018/11/07 23:29 , Site-CN-02 04区右翼男厕

  • 警告,M-fm-000右腿义肢备用电源耗尽,将于5秒后关机。 “█,我██裤子才提到一半啊!”

Yz_DogYz_Dog 2018/11/22 8:32 , Site-CN-██ 员工休息室


Gilmore从今早进入站点开始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站点里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安静,每个人都各司其职,但那种奇怪的感觉却一直笼罩在Gilmore的心头。
他跨过了一排又一排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身旁呼啸着跑过一堆奇形怪状的生物。
“哈,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Gilmore拿起了摆放在一团烂肉上的红茶杯,杯壁上的血掌印似乎还冒着热气。
“是哪个混蛋忘了在红茶里放黄糖的!”


EtinjatEtinjat 2018年6月1日 00:50 , Site-CN-██ HMCL会议室


关于改进代号“兽-18”未编号异常生物收容措施:

  • 每隔12日投放:
    • 8~16岁女性x1
    • 未满5月的婴儿x2
    • 铅 5kg
    • 汞 20L
    • 活体驴x1
    • 伐地那非x6.9kg

否 决

婴儿需尽量用于SCP-2845的收容,应加快寻找替代方案————Dr.████


EtinjatEtinjat 2018/10/30 22:38 , Site-CN-01 监督者议会中国分部档案管理中心


Ms.Sue,被收容物分食,注销档案。
Dr.Harvey,跳楼,欸,都第几个了,注销档案。
Dr.Clef,哦,现在是Dr.Bright了,转移档案。


pokmpokm 2018/11/17 18:51 , Site-CN-██ 食堂


[日记]
今天的早餐是面包和酸奶。
味道赞,只是只能吃一次


pokmpokm 2018/11/17 14:03 , 长夜图书馆 2F- 403614


O5-13,没人见过他,没人知道他干了什么。
基金会的资料库里没有他的贡献列表和电子成就徽章。
只有一盘下不完的棋。


62ECN62ECN 2018/11/17 12:46 , Area-CN-07深空探索部


“神即将完整!”
最后一块喀吱作响的零件被安置在了那月球大小的身躯上。
人们注视着、等待着神的苏醒——
但下一刻,神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62ECN62ECN 2018/11/17 07:07 , Area-CN-07信息数据部


他们终于解密了圣章,
那纸记载着人类终极意义的卷轴在工作台上缓缓展开。
只见上面用极其粗糙的点状油墨印着:
[[module Rate]]


Little GodLittle God 2018/11/16 23:54 , 未知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全球的休谟指数器都响了。
然后无论在哪里都能看得到一轮明月挂在北偏东67.5°。


Backlight SHBacklight SH 2019年6月20日,10:00,Site-CN-██主管办公室


“告诉我,你这家伙到底叫什么?你在中国分部用代号当做名字,在日本调查日创的时候自称S.H.,在[已编辑]又自称叫做[数据删除]……你连档案表上写名字的地方都写的是N/A,你总得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字吧!”
“您觉得我如果想要提起我的本名还需要编这么多假名字吗?……真要说的话,那是一个字母J13开头的三字名。”


Backlight SHBacklight SH 201█年█月██日,时间未知,日本分部Site-81██的标准昆虫饲养设施


“你能给我说明一下这东西是怎么样的异常吗?”
“可以,这里面一开始有0只具备异常的蝗虫,用实验器材杀死其中两只以后,剩余的仍是0只,再然后……”
“你等一下,开始时有0只?开始时有0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