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句话外围

前言:用一小段话(不一定要是三句话)讲述一个故事,每个人都可以参与!

欲查看已归档的原创短篇故事,请点击这里


创作短篇故事的地方不是用来发布随便想到的段子或无意义玩梗的。同时请各位投稿人稍微留心一下长度,毕竟八百多字可算不上“三句话”。(为什么不单独投原创呢)

显示顺序:最新发布 | 本周最高 | 本月最高 | 历史最高 | 随机

提示:如果你希望改变你的评分,请先点击“X”取消你的评分,再重新评分。


████/██/██ ██:██, 地点:现实


你曾看见错乱的时空将现代性无情切割,楼房是立交桥的尽头,阳台被无意义的钢筋填满,无羁的人儿飞翔在天空,藐视着下方的车水马龙。

你曾看见自地底坠落的流星雨,黑色的陨石拖着化不开的雾无声地掀翻每一寸地皮,将城市的图层冲出一个个大洞。有彩色的藤蔓自雾中钻出,吞噬着死寂的生机。

你曾看见一条荒废的铁路,枕木上铺满了花圈,链接过去与未来的灵车挂着风干的尸体呼啸着碾过一朵又一朵白花,在突兀竖立的路牌上撞得粉碎。然而扬起的花瓣却在空中怒放,漂浮着向那悠远的天穹——

但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

梦醒了,天亮了,又一个世界毁灭了。


作者:Sirius DawnSirius Dawn

发布日期:27 Aug 2021 11:37


20██/██/██ ██:██, 地点:██████


“刚才你和那个三级研究员说了什么?”

“他刚才问我小孔死的真相。”

“嗯哼?所以呢,你怎么回答的?”

“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击毙。”

“好,那么,现在,告诉我,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哦,我还以为其他O5和您说了呢,亲爱的O5-13”
O5-11嬉皮笑脸的如是说道


作者:ZGYNZGYN

发布日期:22 Sep 2020 11:39


20██/██/██ ██:██, 地点:██████


踏进冰冷肮脏的地板,

这是我不知道多少次踏进这里,

我们3人目不转睛顶着它,

但就在我和乔尼提醒走在前方的哥们,他却正巧打了个很大的喷嚏。

我撑不住了,闭上眼前看向面露难色的乔尼,我们闭上了眼,

尽管只有一瞬,可能是接近紧绷的神经让我把这些细节尽数收入脑中,那一刻我知道,我们输了。

一声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爸爸!你回来啦~”

我们仨又没看见安妮是从哪冒出来偷袭我们的,可恶。


作者:Baby BatBaby Bat

发布日期:10 Sep 2021 12:50


无时,无刻。


“他杀他们”

“他们杀他”

“一人化身为众,众人终将为一”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22 Jul 2020 07:51


20██/██/██ ██:██, 地点:██████


“我真的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着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那样挥舞着不锈钢水壶砸向我后脑勺、用着所谓的友情和良心来道德绑架的地方。可我一直在寻找这样的‘天堂’。”
——————————————————————
【那——Merle,你找到了吗?】
“我找到了,这儿虽然时常会有什么‘残暴’的现实扭曲,收容失效或者嘈杂骚嚷,有各种各样的难事和怪事,但是…….”
【但是?】
“这儿至少是一个可以让我把有着疮疤的心灵泊在那样的避风港里,有不灭的灯塔,有暖光,是没有那种我如纵线木偶般僵硬俯首称臣的所谓的‘友善’,这儿倒像是个家了,不如说这就是个大家庭。”


作者:Merle TearyMerle Teary

发布日期:06 Jun 2020 06:43


20██/██/██ ██:██, 地点:Site-CN-79-1


跪在阴暗的角落里,怀中是队友的尸体

虔诚的忏悔

向后仰去

坠落——

坠落……


作者:Area35_ztArea35_zt

发布日期:30 Jan 2022 15:00


2020/4/15 22:26, 地点:人类居住区


“死吧,你这怪物!”

“可是我曾是人类,我有着人类的灵魂。”

“我知道,但你长得不像人类。”

“可是……”

[枪声]


作者:Cool_HeartCool_Heart

发布日期:15 Apr 2021 14:26


N/A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14


无意义


主骑着妖猫跃出真理之门,穿过层层群星之幕,降入下层。午夜,无名的风儿带来黑月的嚎叫,深渊的造物踏着噩梦而游行。然而,没有哪个深渊魔物胆敢直视妖猫的血眸。风儿停止喧嚣,魔物一一遁去,只剩下了一人一猫。祂揉了揉猫耳,带着伤口,缓缓登上叙事阶梯,走进使徒议会殿堂的阴影之中。灵光照耀了历经风霜仍然还在为人类谋福祉的四位门徒,硕果仅存的四位门徒。

祂高坐于万物之上的王座,聆听众生的哀怨与祈祷,忽而心生厌倦,便张开双手,一道玄妙的光顿时化作双龙飞过无尽的时空,直抵原初之海,那诞生一切叙事的太渊。混沌诸神不敢直视那光芒,仓皇远遁,但无处可逃,终究是无可奈何地如烟花般彻底湮灭在无限的叹息之中。这从顶点投下的光锥,撼动了全能尺寸的叙事层,如暴雨般冲刷了整个维基度。一切历史都将被覆盖,一切神明都将陨落,一切有形无形之物悉皆乌有。

而在最后,祂缓缓抬起头,眼睛发散出金色的神光,久久凝视前方的虚空。尔后,乃哂道:
现在知道谁才是老大了吧。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8 Nov 2021 12:59


20██/██/██ ██:██, 地点:他的电脑桌前


‘我想写一个故事……’怀才不遇的作家在电脑桌前敲下一行行字。

“对的,故事就是这样。”

上层叙事笑着说。


作者:lqtttylqttty

发布日期:10 Apr 2021 12:07


2049/01/01 08:30, 地点:外太空,拉格朗日点


军官看着镜中的五人。

军官吼道:“告诉我,我是谁!?”

老人说:“你是我们的英雄。”

紧接着,女人喊道:“你这大……”

未待她话毕,女孩扣下了枪机,在一声尖啸般的枪响中,女人的头颅爆裂开来。

女孩跪倒在地,枪与地面间发出瓷器破碎的声音。

少年闭口不言,纵身跳下,数秒后传来了坠地声。

镜中的五人面露微笑。


作者:yuuki410yuuki410

发布日期:17 Oct 2021 09:07


20██/██/██ ██:██, 地点:██████


2077年,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很多名人的脑细胞都被拿出来拍卖。

一名基金会特工在标价区看到霍金的脑细胞标价是10万美元,爱因斯坦的是20万美元,而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仲裁员的是100万美元。

“为什么这些仲裁员的脑细胞价格这么贵?”

“因为它们都是没用过的,先生,是全新的!”


作者:Max Fan The Red FlagMax Fan The Red Flag

发布日期:17 Jun 2020 07:21


2021/8/15 23:49, 地点:██████


他点燃了《历史的史书》。通天的火光从书中冒出,纸张燃烧后的灰烬满天飞扬。

他结束了命运的掌控。他潇洒离场。他踩过一张正在燃烧的碎片,上面写到:

“他烧毁了《历史的史书》……”


作者:Cool_HeartCool_Heart

发布日期:15 Aug 2021 15:52


此时/此刻 地点:此地


楼顶的眩晕感把我拉回现实,我这才明白,我不是想死,只是想逃离,我便不再去死。

于是我发了疯似的狂奔,逃到暗处,逃到荒地,逃到郊区。

我逃离,我躲避,我离开人群,离开喧闹,沉溺在这静谧中。

浸入我全部的身体,又一次破裂,惶恐不及。

终是回到了楼顶,我只是想逃离。

至于逃离哪里,逃向哪里,这又便是后话了。

7.15


作者:ColoredBucketColoredBucket

发布日期:15 Jul 2021 02:07


21██/██/██ ██:██, 地點:泰萬星近地軌道 寶鐘級戰列航母旅者號 基金會戰線上空


「忘川事件奪走了我們的家園,所以我們才要離開地球,不是嗎?」

「是啊,沒錯。」

回答完可愛後輩的疑問,你微笑著坐進空降艙內,隨著自己的嘴角一起墜落。


作者:Yu Ken DaiYu Ken Dai

发布日期:15 Mar 2021 14:20


2021/7/19 23:18, 地点:黑夜下未知的车站


沉寂浮在老旧的车站中。指示牌的光芒溶解在这片浓重的死气,亦变得昏暗了。

候车厅里满是人影,却无人言语,唯有滴落的水珠用自己的碎骨诉说着世界与怪异的千丝万缕。他们都低着头。

突然,绵长的汽笛声从不可见的黑暗中传来。

没有人抬头。

光的差使到了,用冷色的锈气的辉芒宣示未来;声的骏马到了,用骇人的啼与蹄鸣昭示未来;斑驳的未来到了,用差使与骏马展示了自己的威严。

它比黑暗更为黑暗,模糊蒙眬的马与缰绳与那之后延长的车厢与厢中的低着头的阴霾吸收着眼中的色彩,化作脑中不可磨灭的景象。

他们都抬起来了头。平滑的面部没有表情。

气阀声响起——门开了。有一两个黑影晃荡着下了车,盯着自己不存在的与自己比起来相形见拙的影子前行。又有三四个黑影晃荡着上了车,亦盯着那一块块凹洼的瓷砖。

上车的黑影再一下抬起头,望向外面,随后又沉重的低下去。

门关了。一声长嘶后,骏马们踏着铁蹄拖拽车厢向前驶去。

终于,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只不过少了几个等待的人,又多了几个等待的人。


作者:Cool_HeartCool_Heart

发布日期:19 Jul 2021 12:47


2020/2/13 20:53, Area-CN-07


“嗨……Ecun?我听说你不是死了吗?”Rear显得有些迟疑。

“哦我操了都,你应该是今天第31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了。”Ecun十分沮丧,“你看我这不活得好好的吗?”

“但是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门口公告栏上——”

“我知道我知道,可能是我在某个工作室染上的模因,我自己都有些症状了。但是别的站点好像都不知情所以不排除是人造模因的可能。总之我已经登记在三级常规异常里了……你在发什么呆呢?”

Rear沉默地转着钢笔,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他拔出军刀刺进了Ecun的左胸。


作者:62ECN62ECN

发布日期:15 Jun 2021 10:33


[已编辑],[已编辑]


于是理念圈部成立了。

理念圈部发现了

一批批精英倒在这里,基金会终于弄懂了它是什么。

随后他们发现,已经有人解决过这件事情了。

接着他们发现,理念圈部的圈字是这样解读的。


作者:Dr HormressDr Hormress

发布日期:08 Jul 2020 14:27


2020/4/17 22:35, 地点:冥界


阿努比斯高傲地俯瞰着白色的魂体,指着一旁的黄金天平,示意他上去。

他连忙站上了天平的一端,另一端则放着一支白色的羽毛。

天平向他的一方倒去。

阿努比斯皱了眉头,说到:“你的灵魂掺了水,下地狱去吧!”


作者:Cool_HeartCool_Heart

发布日期:17 Apr 2021 14:35


未知/未知/未知 地点:太渊


“图灵。”
“是,长官。”
“时间。”
“2049年3月30日,长官。”
“战况。”
“太岁战况良好,长官。”
“我还活着吗?”
“………………数据不足,无法判断,长官。”
*叹气,铁链缠绕声*


作者:Sirius DawnSirius Dawn

发布日期:05 Nov 2020 11:45


20██/██/██ ██:██, 地点:██████


同志们,混沌分裂者又试图对基金会成员进行罪恶的策反。现在,我们有请意志坚定的基金会研究员李星宸同志上台发言。

同志们,混沌分裂者尽管表面上做出各种宣传工作,写出这样的文档,但实际上,混沌分裂者们已经不止从基金会中分裂,甚至还从人类中分裂了!他们的站点食堂只供应榴莲!包括但不限于煮熟的榴莲涂上辣椒和蜂蜜,还有酱油,醋等调味料拌饭,榴莲碎糊加香菜做的汤,用榴莲磨成的面粉和成的榴莲馅的饺子,和着榴莲汁做出的面团包榴莲馅制成的馄饨蘸榴莲酱!

混沌分裂者以高层候补的资格诱惑我,然而我在参加培训高层的讲座时,我发现他们的讲座仅供应榴莲!同志们,这难道是一个稍有良知者所能想象到的事情吗?他们只供应榴莲!

因此,我立即抓住机会,连夜逃离德尔塔指挥部,返回了基金会。这时候,我觉得基金会的混沌馅的饺子是如此的美味!同志们,让我们珍惜现在的粮食,千万不要被混沌分裂者所诱惑!


作者:All things are oneAll things are one

发布日期:21 Aug 2021 11:36


20██/██/██ ██:██, 地点:██████


疯狂的,令人疯狂的。
我在这里遇到了那个Crazyer。
他有个能接受他的疯狂的腰缠万贯的女孩。
女孩穿着范思哲的粉羽外套,坐在高高的王座上欣赏他的自闭,懦弱。
Crazyer想拥有其他身份,比如Birl,Aloner,他知道这一切是他的自由思想所创造出来的。
他想离开。去到有很多老虎的海外之地。
他想从老虎的嘴中取到金银珠宝。
他想靠自己的生命换来…换来那些我的不解之物。
我知道了他的故事。我们现在一起哭一起笑,他让我叫他起床。
他依旧很疯狂,他的家庭接受他的疯狂,他的家庭只希望有他,却不希望他想有的东西。
但我希望他能快乐,能阳光。
但我希望他能温柔,能善解人意。


作者:Combustible IKe_Combustible IKe_

发布日期:09 Nov 2021 00:50


20██/██/██ ██:██, 地点:██████


一切归于常态
为什么?
因为一名研究员操作错误,下载了一个EXE程序,这个程序给所有文档都加了5个迭代。
祂认定所有的一切皆归于长而无物,并抹杀了一切。


作者:big fatty yumibig fatty yumi

发布日期:10 Apr 2021 09:56


20██/██/██ ██:██, 地点:Heavenbow的办公室


“你确定这台笔记本里没有剩余的模因病毒了?”Heavenbow盯着自己带的实习生,一本正经的提问。
“对啊,我和组员们一起检查了好久,没发现什么问题啊?”实习生一脸天真的回答。
Heavenbow无奈地把面前的笔记本转向了实习生,屏幕上电脑系统的“扫雷”正运行着…

“那请你教教我,这个‘扫雷’,点出数字‘9’时要怎么玩?”


作者:HeavenbowHeavenbow

发布日期:19 Jul 2020 06:28


███/██/██ ██:██, 地点:不曾圆满的家


“Crenshall,给老子深深的反省。”

“对不起,我不该让这些混蛋思绪充盈在脑中……”

“你就该去死。”

“我说了抱歉!我没有想到这个混账东西能带来此般后果!我说我很抱歉!”

“是吗?晚了!”

带着恨与悔,凶手倒在了镜子前、血池中。


作者:H-Storm ZH-Storm Z

发布日期:02 Jun 2020 14:07


20██/██/██ ██:██, 地点:██████


他可能有着奇妙的冒险,也可能有着最好的朋友,但他的经历只是它后面的他们为它精心设计的,而他们只是想看着那个名为

的木偶,在他们构建的世界如██一般的“活着”。


作者:hastilyhastily

发布日期:25 Jun 2021 13:19


2019年 地点:纽约.联合国大厦——大门口的两个神经的对话


“你加入了什么联盟?”

“全,全球轰炸联盟”

“说人话!”

“炸!天!帮!”


作者:004farmer331004farmer331

发布日期:06 Apr 2022 11:33


20██/██/██ ██:██, 地点:某城市,Wondertainment©的生产线


“请问你们加这么长的班,在生产什么呢?”

“玩具呗。”

“你家孩子喜欢吗?”

“说什么胡话?我家娃还有6000多天就要高考了,买这么贵的玩意干嘛?玩物丧志。再不抓紧怎么考上CC?”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04 Nov 2021 05:27


1991/12/██ ██:██, 地点:狄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Ádaevavaon Ásovet Ásotsializm Respublika)


旗帜缓缓落下,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奴隶起义军的雕像仍在狄瓦国家图书馆(Ádaevavaon Ávaduk Advaidr)的大厅内,彰显着他们的不屈。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30 May 2021 05:28


20██/██/██ ██:██, 地点:██████


在O5-13走后,O5-11拿出了小孔的档案。
“其实我没想过这个结局,没有什么抗争,也没有什么灾难,甚至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只是一个普通的清晨,有的人留在了昨天。”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23 Sep 2020 14:45


N/A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麦克斯韦宗的天才工程师,编写了一个穷举法程序,意图“写尽”世界所有的文学作品,让别人无物可写。之后他在计算机上运行了七日,才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16


20██/██/██ ██:██, 地点:洁椿总部


在工人大会上,疲惫的洗衣工看着管理者提出的一个个提案,想都没想就投了赞成票。

他们是幸运的。洁椿公司作为各地洗衣工会发展出的合作社,每个工人都是这里的主人。

当然,它也在被侵蚀。雇佣工的比例急剧上升就说明了这一点。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04 Nov 2021 22:41


20██/██/██ ██:██, 地点:███收容室


研究员苏叶站在收容室门口,面对着入侵者。

她说道:“如果我选择了忠诚,那我拒绝背叛”


作者:V FoxV Fox

发布日期:13 Apr 2021 14:47


20██/██/██ ██:██, 地点:审讯室


“为什么你要加入这种反人类的组织呢?”
“嘿你审问错人了,我们没有什么领导层,根本不是组织。你自己加入的才是反人类组织吧。”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01 Aug 2021 13:13


2021/03/01/ 13:04, 地点:文档管理库


“部长,为什么最近有这么多文档被退回要求重新编辑啊?”
“因为最近的新人写报告写得太烂了。”
“但我们不是招募的博士和高知识分子吗?为什么还是写得这么烂,难道现在社会都不用写学术论文了吗?”

部长皱了皱眉,走近新进部员,凑到他的耳朵旁轻声说:

“他们是,但他们不一定是啊。”


作者:Chris EvertworthChris Evertworth

发布日期:28 Mar 2021 11:09


█████/█/██ 23:46, 地点:██████


夜里闪烁着几点星光。

主管从建筑走出,驻足于你的身旁,递给你一支烟。

“宇宙很大,你想家没。”

他如是说道。


作者:WOrs ObrineWOrs Obrine

发布日期:13 Feb 2022 06:49


20██/██/██ ██:██, 地点:██████


“它们的样貌太可怕了,我们必须消灭掉它们!”愤怒的人群高喊着,冲进了站点内。踏着禁止观看的标语冲进站点内……


作者:Hu WenxueHu Wenxue

发布日期:19 Aug 2021 23:29


20██/██/██ ██:██, 地点:██████


“披萨不好吃。”

“我们也不是做普通披萨的,SCP店,只欢迎20年之前的人。”

“SCP我听过,是什么来着?”

“做披萨的。”


作者:Maybe weMaybe we

发布日期:10 Aug 2021 14:44


193█/██/██ ██:██, 地点:██████


“臭小子,去西班牙打仗干嘛?你不知道那里有多乱吗?那里人死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父亲,我们吸血鬼吸血,只是为了饱腹。那群法西斯即使是吸干全世界人民的血,也不会满足的。”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11 Oct 2021 22:28


2020/3/1,“花”


总是咧着嘴笑的柴郡猫其实也会有烦心事。

对于Dr.Alto Clef来说,
最糟糕的东西莫过于空了的薄荷糖罐,走音的尤克里里,以及,一条必将被重启的世界线


作者:DrCoreDrCore

发布日期:20 Jun 2020 04:34


20██/██/██ ██:██, 地点:██████


“嘿,你竟然盗用朝颜报的文章,再不撤下来我们就要报警了。”
“盗用?你这个不是允许转载吗。”
“转载你妈,你已经侵犯了著作权……卧槽,这个maki_hisanemaki_hisane是谁?这个CC协议又是什么鬼?”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30 Oct 2021 07:07


2009/07/15, 地点:接待处


他们分坐两边,中间只隔一张薄薄的桌板。就在门外,还有一整条愤怒的排队长龙正等着要冲进来伸张他们的权利。特工能觉察到空气里的压力。

这一场会面绝不会出幺蛾子,特工暗自决定。他决不动手,如果对面在谈话中途突然拧开一瓶矿泉水兜头淋过来,他会称赞水的清洌,并且欢迎他们再浇一瓶。

在开口前,手捧骨灰匣的老者先望了一眼身边的老伴:“我们不要求赔偿。”在特工错愕的眼神中,老人停顿一下,然后继续:“我们看了新闻……你们中的一个人,他重生了一百多次,新闻里面是这么说的。有没有可能……我只要一次,求求你。他已经被判了二十年,要做什么,要继续服刑,都可以。我不怪你们。我只要他回来。行行好,我求求你们……”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06


20██/██/██ ██:██, 地点:██████


Ninth BB望向电脑屏幕,抱着踩在凳面的左腿,却浑然不知在思考什么——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半小时。
有的时候,创作的冲动欲望和毫无思绪的寂静思维相结合,会变为一种折磨。

想写文,但是没啥想法啊


Ninth叼起一根软中华,趁着办公室没人在时偷偷地点火,然后深呼吸,让烟云过肺。
她今天的工作就是盯着电脑屏幕,监视着作者的动向。
此时,任务栏里的QQ闪烁着橙色。

想写文,但是没啥想法啊


快给我写


作者:Ninth BBNinth BB

发布日期:28 Aug 2020 14:50


20██/██/██ ██:██, 地点:基金会演绎部


“我们要摧毁时间线尺度过长的叙事域,只留下方便我们使用爱蒂塔透镜进行完全侦查的叙事”
“怎么摧毁?”
“使用我们布设的上层叙事个体‘橘猫’,执行‘标准普朗克程序’”


作者:big fatty yumibig fatty yumi

发布日期:10 Apr 2021 09:43


20██/██/██ ██:██, 地点:Site-██


无数晶体管组成的智慧,凝结在一张薄薄的A4纸上。

Eleanor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从来没有想到,人事部的AI会把她抛向太平洋的对岸,一个异国他乡的小站点。

“他们在本国都招不到人吗…”Eleanor拿起写满方块字的教科书,自言自语道。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02 Feb 2022 12:29


公元4020年, 丰饶公社星


伊凡诺夫踏进单人发射仓的时候,面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他受够了铅灰色的广场与铁锈色的矮楼,受够了警卫手中的监督棒,更受够了只属于猪猡与娼妓的生活。所以他干得很多,吃得很少,十年的辛苦全换作一张返乡探亲券,他当然不会再回来。仓门关闭,幽闭的空间唤起紧张感,于是他合上眼睛开始回忆银白的母星,冰封在荒原上的小小湖泊,还有——
 
此时进料口已经完全闭合,操作员同志拉下丰收机的运行阀。以Gears和Bright社长之名,机器内部的那一名脱离者、思想叛徒、令人作呕的蛆虫,在半分钟内被自动粗加工成了1750盎司的优质肉馅。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02 Jul 2020 02:37


2019/04/01, 地点:临别派对


那个午夜,他们喝光了站点里所有的酒。

宿醉后的第二天,大部分的人重新出现在办公位、档案馆、化验室、安保岗、空荡荡的收容间。

这批人的后辈们只坚持了9分50秒。但是那9分50秒改写了一切。

它是一个开端。或者说,第二次开端。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05


20██/██/██ ██:██, 地点:斯洛文尼亚


“收容团队的各位同事,大家好,今天我要宣布一项人事调整。”
“随着我们对项目的探索和研究,我们已经和居住在此的实体进行了有效的交流,其中有不少表达了对基金会的积极态度。上级认为,对它们的进一步合作是有益的。”
“考虑到收容团队的规模,SCP-003-SL收容团队将正式改组为SCP基金会云国分部。上级将派出更多人来支援你们的工作。”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08 Jun 2021 07:16


20██/██/██ ██:██, 地点:SCP基金会Site-CN-19强子对撞机内部


在这环形的隧道中,

我被牵拉,

我被撕扯,

速度陡升——直至相撞,

随即,

化作更小的物质。


作者:Black WhateBlack Whate

发布日期:03 Dec 2021 13:29


20██/██/██ ██:██, 地点:██████


“又收容突破了,去安全屋呆一会吧。”

… …

您的编辑锁定已失效


作者:Account DeleteAccount Delete

发布日期:12 Sep 2020 11:18


page 1 of 512345next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