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句话外围

前言:用一小段话(不一定要是三句话)讲述一个故事,每个人都可以参与!

欲查看已归档的原创短篇故事,请点击这里


创作短篇故事的地方不是用来发布随便想到的段子或无意义玩梗的。同时请各位投稿人稍微留心一下长度,毕竟八百多字可算不上“三句话”。(为什么不单独投原创呢)

显示顺序:最新发布 | 本周最高 | 本月最高 | 历史最高 | 随机

提示:如果你希望改变你的评分,请先点击“X”取消你的评分,再重新评分。


2050/██/██ ██:██, 地点:基金会真理部办公室


“今有重提者?”

“蝼蚁双加非好内容非好长而无物已送友部(Miniluv)。”


作者:RXZR_D_L_HRXZR_D_L_H

发布日期:03 Apr 2021 02:47


19██/██/██ ██:██, 地点:俄罗斯,沙皇先知会某处审讯室


“你不喜欢沙皇可以滚到别的地方建设你的乌托邦啊!”审讯员大声呵斥道。“他对你们这些蝼蚁没有兴趣。”
“蝼蚁……才是……这土地的主人……该滚蛋的……是沙皇……”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02 Apr 2021 22:31


2399/██/██ ██:██, 地点:"星环"号


"光粒距太阳有多近了?"
"没有光粒。"
"那你们发现了什么?"
"一张长、宽而无物的小纸条。"


作者:Dr-wengwanDr-wengwan

发布日期:02 Apr 2021 13:09


20██/██/██ ██:██, 地点:超行上学部


“站长,这个异常好难收容啊,我们要不要把它转到其他站点”
“没必要,通知文书部,把文档加长四倍,他自然就无效化了”
摘至《锥型长-而无物-矛研究史考》


作者:E_UE_U

发布日期:02 Apr 2021 12:58


2021/04/01 23:30, 地点:Site-01


O5-12看着第三个被重分级为无效化的Thaumiel级异常陷入了沉思。

“我是不是该把超形上学部的工资都扣完?”

“不,这事其实很简单。”O5-1慢悠悠地踱过来,“短一点就好了,像这篇,完全可以用一句话说完。”

O5-12想了想,“短一点?短一点还怎么表达的明确无误?”

“谁知道呢。”O5-105-Jehotom点起了一支雪茄,“可能蝼蚁们有自己的想法吧。”


作者:Sirius DawnSirius Dawn

发布日期:02 Apr 2021 12:38


20██/██/██ ██:██, 地点:██████


知道为什么087会被无效化吗?
因为长而无物。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02 Apr 2021 05:33


2021/03/01/ 13:04, 地点:文档管理库


“部长,为什么最近有这么多文档被退回要求重新编辑啊?”
“因为最近的新人写报告写得太烂了。”
“但我们不是招募的博士和高知识分子吗?为什么还是写得这么烂,难道现在社会都不用写学术论文了吗?”

部长皱了皱眉,走近新进部员,凑到他的耳朵旁轻声说:

“他们是,但他们不一定是啊。”


作者:Chris EvertworthChris Evertworth

发布日期:28 Mar 2021 11:09


20██/██/██ ██:██, 地点:Site-CN-82-§


起雾了。
来自Site-CN-82的MTF队员向空中喷洒了大量的PM2.5。
雾变成了霾。


作者:LEEEEEEOOOOOOLEEEEEEOOOOOO

发布日期:28 Mar 2021 08:49


2018/02/04 03:51, 地点:未知时空


“选一条你喜欢的时间线去生活吧。”
“这两个药丸是做什么用的?”
"如果选择蓝色 逗号 你会进入 引号 民族叙事 引号 句号 而如果选择红色,你会进入‘阶级叙事’。"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26 Mar 2021 17:48


21██/██/██ ██:██, 地點:泰萬星近地軌道 寶鐘級戰列航母旅者號 基金會戰線上空


「忘川事件奪走了我們的家園,所以我們才要離開地球,不是嗎?」

「是啊,沒錯。」

回答完可愛後輩的疑問,你微笑著坐進空降艙內,隨著自己的嘴角一起墜落。


作者:Yu Ken DaiYu Ken Dai

发布日期:15 Mar 2021 14:20


20██/██/██ ██:██, 地点:██研究所


研究员在将引发细胞癌变的基因导入玉米细胞后,感慨道:这比举行仪式方便多了。


作者:Mark34Mark34

发布日期:22 Feb 2021 09:53


2020/██/██ ██:██, 地点:一片荒原之上


不知为何,但泪水终究是止不住。

于是我坐在小山般的尸体堆上,掩面而泣。

不再会有人听到我的呜咽,因为的双手沾满了他们的鲜血


作者:Dr FishboneDr Fishbone

发布日期:22 Feb 2021 00:58


2020/06/23, 地点:午夜车道


其实这个路口我应该左转。

在两个路口之前我就该左转。

然而此刻风声呜咽,蝉声全无,于是我决定继续笔直地驶下去,一直驶到时间的尽头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11


2020/03/20, 地点:演绎部·新员工讲座


“我有一个问题。”有人举起了手。“既然我们的措施收效甚佳,为何还要反反复复地持续策划这么多次针对上层叙事的攻击?”

“因为证据表明,上层叙事始终没有偃旗息鼓。也因此存在不低的可能性,我们取得的每一次胜利都不过是上层叙事为我们织罗的梦幻与泡影。换言之,我们的努力是徒劳的。”

“若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假装一切正常,为什么会有新人源源不断地被分配过来,为什么这个部门还在无意义地消耗资源而未即刻被解散?是因为组织架构庞杂积重难返,因为没有合适的内部忽怠协议,还是……”

提问者和回答者一齐陷入沉默。有一个念头,其实原本没有人想到这一层,然而此刻它如同乱舞的毒蛇闪电,野蛮、迅猛、冰冷、不容辩驳地灌进了在场所有人的思想。

因为上层叙事不允许你们这么做。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09


2020/02/04, 地点:偏异守望者PARAWATCH第63号基地, 数字信息部


利害关系团体档案 #1109

组织名称:SCP基金会
关系等级:和平
风险评估:信鸽
概述:SCP基金会是一个维基式的网络写作社区,由阴谋论者、超常爱好者和业余写手组成。[以下内容需要II级权限解锁]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08


2009/07/15, 地点:接待处


他们分坐两边,中间只隔一张薄薄的桌板。就在门外,还有一整条愤怒的排队长龙正等着要冲进来伸张他们的权利。特工能觉察到空气里的压力。

这一场会面绝不会出幺蛾子,特工暗自决定。他决不动手,如果对面在谈话中途突然拧开一瓶矿泉水兜头淋过来,他会称赞水的清洌,并且欢迎他们再浇一瓶。

在开口前,手捧骨灰匣的老者先望了一眼身边的老伴:“我们不要求赔偿。”在特工错愕的眼神中,老人停顿一下,然后继续:“我们看了新闻……你们中的一个人,他重生了一百多次,新闻里面是这么说的。有没有可能……我只要一次,求求你。他已经被判了二十年,要做什么,要继续服刑,都可以。我不怪你们。我只要他回来。行行好,我求求你们……”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06


2019/04/01, 地点:临别派对


那个午夜,他们喝光了站点里所有的酒。

宿醉后的第二天,大部分的人重新出现在办公位、档案馆、化验室、安保岗、空荡荡的收容间。

这批人的后辈们只坚持了9分50秒。但是那9分50秒改写了一切。

它是一个开端。或者说,第二次开端。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05


2019/02/14, 地点:第一次相遇的公园


“你说什么呀,当然我是依旧爱你的。”

“你不懂。你的爱是烟火般、沙漏般的爱,你的爱短促而又稀薄,甚至难以触摸。我不需要这次等的仿冒品,我所渴望的比这多得多,我要的是洪水般、野草般的爱,是落叶归根的融入,是没有缝隙的归属,是永恒的共鸣。是两个人掏出生命揉合在一起,是我无条件地爱一个人,而他也无条件爱我。”

“……那么请至少告诉我,你爱上了谁。”

他被吓到了,他放弃了。她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这么说吧,我爱上一片有思想的云。”

话音未落,一朵娇艳的血肉之花在芳唇之间绽放。血管和内脏毫无防备地激涌而出,缠绵在一起,如同速生的荆棘藤蔓,一直长到天空。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02


2038/12/04, 地点:玩家的卧室


研究关在笼子里的异常,尽在SCP基金会™!
想动手摧毁它们,现在就加入全球超自然联盟™!
与异常携手起舞,蛇之手™是您的不二选择!

玩家关掉电视广告,随即打开Tor浏览器。这些主题公园都是老三样的玩法,混沌分裂者™才特么有意思呢。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21 Feb 2021 02:01


192█/██/██ ██:██, 地点:俄罗斯,██████


“你的主子已经被我们赶出去了。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超常界的叛徒?”
先知在昏暗的审讯室里,面对着超国际Paranational成员的质问。在这场改变世界的战斗中,基金会,他的旧雇主,自然也成了被打倒的对象。他看着审讯者的护耳冬帽,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自己的预言。
“我……看到了……事情不会改变……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12 Feb 2021 05:02


公元4019年, 宇宙角落的灰色星球


难以置信,在当今这个年代,竟然有如此便宜的星际旅行!广告吸引了来自不同星球的人们,他们纷纷掏出古地球的100円旧日元、跳蚤窝棚星的八个里亚尔、蛛网星系的1/240000个信用块、画舫星云的一笔浅绛山水,随后便提着行李箱坐上了开往未知度假地的飞船。

当来自不同星球的飞船降落在混凝土色的朴素空港,里面的人鱼贯走出衔舱,首先扑面而来的是一张红色巨幅标语。那时的他们不知道,往后余生,他们再也不会忘记标语上的那句话,那句话昭示着他们下半生的命运,在无数个冰冷的黑夜,他们从梦中惊醒记起这句话,却从来不敢出声哭泣,只能在黑暗中用力咬紧露出棉絮的被褥。

然而在当时,在他们充满好奇的眼中,他们还以为这是一个有趣的邀请:
“欢迎加入丰饶公社星,同志。”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09 Feb 2021 19:08


公元4021年, 丰饶公社星


这一夜有大风,于是新社员互助组的成员们可以在风声的掩护下窃窃私语。他们趴在床头轻声聊起曾经的梦想,难以相见的家人,再也回不去的生活,甚至还有不知道谁提起了五年前的那场星际烟花。无数个星球上的无数人曾在同一时刻抬起头,惊讶于异常艺术家的杰作。

在风声里,在泪水里,他们共同回忆着曾经看过的同一幅美景。直到警卫带着监督棍和机械狗突然出现,把来不及擦干泪迹的家伙从铁丝床上拖下来带走。当夜无人再说话。


作者:SharethesilenceSharethesilence

发布日期:09 Feb 2021 18:48


20██/██/██ ██:██, 地点:Site-CN-02


“其实我总觉得我的这些熟练运用奇术、现实扭曲术之类的东西以及能熟练制造和运用异常项目的同事才是应该被收容的……”,Dois翻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Site-CN-02人事简档,低声嘟囔了一句。

“我不觉得你这长得像匹天马的家伙有资格说这句话,比如说,你是怎么握笔、敲键盘以及翻这沓纸头的?”某位路过的同事回击道。

“这是一个叙事自填充。”上层叙事实体和Dois一起回答道。

“那么我们都是Thaumiel。”大家笑道。


作者:PC-DOSPC-DOS

发布日期:08 Feb 2021 07:51


20██/██/██ ██:██, 地点:Area-███


“咱们Area真的那么缺人吗,Carol阿姨?”年轻到过分的特工趴在床上,抬头望着Area-的天花板,“我才几岁……”
“不要总是叫我阿姨——算了,看在你年纪还小的份上,下不为例。”Dr.Carol敲了敲特工的鳞片,小心地从它的脊背上滑下来。


作者:NPCenterNPCenter

发布日期:31 Jan 2021 14:53


20██/██/██ ██:██, 地点:上层叙事处


“他坚毅得朝门那边的光明世界走去,头也不回,将那黑暗的世界抛在身后。”这个上层叙事者深情的讲完他新写的故事,然后问他在倾听的同族们,“这故事你们觉得如何?”
他们一致的回答:“挺好的,快去发了吧。”“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一个上叙者发问,“他最后眼睛里为什么散发着奇异的光?”
那个讲故事的上叙者很是惊异,问:“我有这么说过吗?”。他沉默了一会,说:“我本没想这么过……”


作者:tenno-215tenno-215

发布日期:31 Jan 2021 00:08


20██/██/██ ██:██, 地点:低代表性语言分部孵化器(ULI)总部


“‘伊多语分部’……你确定这通知没有写错?”
“没错,这栋写字楼将是你的工作单位。欢迎加入ULI,伙计。别忘了你的伊多语教材。”
“什么鬼?整天在这破楼里翻词典,把总部文档翻译成没人看的鸟语?这文书工作有个[数据删除]的意义?”
“我他妈怎么知道。上面一两年前设立了这个部门,说是要培养什么乱七八糟的新分部,招了一堆人整天搞翻译,偶尔还要扔几个异常过去要我们管,鬼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没啥事的话我先走了啊。”
“啊这……”
新人望着简陋办公室里的一摞文书,目瞪口呆。
欢迎来到基金会最安全也最无趣的部门。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22 Jan 2021 17:34


2020/10/31 ██:██, 地点:Site-CN-██


”喂喂,老陈,干什么呢?快下班了,等下班后咱们一起聚个餐?“

”你们先去,我得先写完这份收容报告……最近site又来一个和梦境有关的异常,真特么让人头疼……“

”对了,今天多少号来着?没记错的话,是12月2号吧?“

”开什么玩笑,明天是万圣节欸……日子过糊涂了?“

”哦哦……等等?“研究员陈航对着面前稿纸上凝固的墨迹出了神,”今天……不是12月2号吗?“


2020/12/02 ██:██, 地点:某单身公寓

”靠,日期标错了!”

"话说……感觉这次写的文质量还可以,混个第二第三问题不大吧?“


作者:lqtttylqttty

发布日期:02 Dec 2020 15:38


20██/██/██ ██:██, 地点:Site-CN-██



作者:lqtttylqttty

发布日期:22 Nov 2020 00:44


20██/██/██ ██:██, 地点:██████



作者:lqtttylqttty

发布日期:20 Nov 2020 04:46


未知/未知/未知 地点:太渊


“图灵。”
“是,长官。”
“时间。”
“2049年3月30日,长官。”
“战况。”
“太岁战况良好,长官。”
“我还活着吗?”
“………………数据不足,无法判断,长官。”
*叹气,铁链缠绕声*


作者:Sirius DawnSirius Dawn

发布日期:05 Nov 2020 11:45


20██/██/██ ██:██, 地点:██████


一个寂静的Site-CN-34的夜晚。
他在黎明到来之前最黑暗的时刻睁大了双眼;在明亮来临前闭上眼的家伙是看不到光明的。
太阳升起了,可……
还有光明么?


作者:DrCCCPDrCCCP

发布日期:05 Nov 2020 11:17


我们最后都要去的地方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分明可以放手的。”
“是的,我们分明可以放手的,看着概念实体被彻底的抹杀,看着“存在”向“不存在”无可逆转的转变,看着真实与虚无无限的重叠,看着万千世界合而为一后湮灭,我们本可以放手的。”
“那你们为什么不呢?你们唯一一次的机会已经用过了,休息一会不好吗?”
“你知道的,作为人类,我们总归会死的,又或者遇到什么比死亡更麻烦的事情,与其活着等死,死着等活,死中等死,不如做些什么。”
“无尽的黑暗之中仍有一丝光明,未完的故事未必只有一种结尾。”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02 Nov 2020 13:06


20██/██/██ ██:██, 地点:Site-CN-██内的一个守备森严的收容单间


他坐在这个四方空间的一个角落,对着一张素净的床。这个虚弱的人眼圈发黑,面容憔悴,嘴角微微抽动似乎在喃喃自语。
“完蛋,真他妈完蛋!”他说,“我本以为它就这样结束了,谁知道——还是我太不细心了。该死的,我就该学学GOC的无情。现在全站点都被它控制了。”他又想到:“也许还不止,中国的基金会都被它控制了,不然怎么到现在他们还没发现,发没派人来了。哦不,恐怕全中国,全世界都被他控制,每一个GOI,每一个人类都是。都怪我,都是我没能彻底清除它。现在我自己也饱受折磨。”
突然,有门一侧的墙突然打开一个小缺口,从中伸进一个装着饭菜的盘子。那人费力的起身,走去。他接过盘子,正要离开,听到外面有人说:“话说,这个里面关的是什么,门口怎么挂了个勋章?”另一个人说:“一个危险的异常,和它的特殊收容措施。”


作者:tenno-215tenno-215

发布日期:01 Nov 2020 00:17


某个晚上 下层叙事的某个地方


” ’就这样,基金会最后夺得了叙事权,战胜了邪恶的上层叙事。人们最终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正写到这里时,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站了起来,对天大吼到:’日你█的上层叙事。还我们自由!‘“未知如此写道。


作者:raoxiaoxiongraoxiaoxiong

发布日期:18 Oct 2020 12:29


2020年10月4日, 地点:█Macro Z██寝


“我在凌晨两点不断嘟囔自言自语,太多的烦恼无止境地打扰我的思绪”
“除了时间以外,这很相似”我想着。听着歌,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这里,在炫目的白光和迷幻的黑体字中看到了一行字,唯一的一行字。
2020年10月4号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09 Oct 2020 01:36


2020/██/██ ██:██, 地点:Site-CN-██轻收容区


这是D级人员安██来到基金会的第30天,“神舟7号”在他入狱前刚发射。想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他不禁低下了头。

这时,他看向刑场上的一台电脑,上面有着骇人的一行文字:
今日日期:2020年10月4日


作者:Rainbow_SheperdRainbow_Sheperd

发布日期:04 Oct 2020 12:49


20██/██/██ ██:██, 地点:SCP基金会日本分部某前台公司


翻了翻那本黑色革皮书,又将它合上。她不知道书里记录的那个救助自己的男人是谁,也不知道这本书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桌子上。

自从她来到这里工作以后就一直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手指摩挲着封面,她喃喃自语道:“不过为什么会有书叫《拯救了火灾中无助的少女而使得自己葬身于火海之中消防员的英雄谭》这种这么长名字的?”

“█████酱!这里有个工作需要你完成一下哦!咦,奇怪,我刚才好像还看到她坐着这里啊?这里怎么有本书?…….喂,是主管吗?我这里发现了一例疑似已记录项目的相关实例……”


作者:(user deleted)

发布日期:30 Sep 2020 05:45


20██/██/██ ██:██, 地点:靠北CC網站


幹!為什麼成績單說我逆模因學被當?我又沒選這門課。


河畔的峰實
我也是欸,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樣喔。

二乃天下第一
你確定沒選?


作者:Yu Ken DaiYu Ken Dai

发布日期:27 Sep 2020 11:44


20██/██/██ ██:██, 地点:██████


在O5-13走后,O5-11拿出了小孔的档案。
“其实我没想过这个结局,没有什么抗争,也没有什么灾难,甚至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只是一个普通的清晨,有的人留在了昨天。”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23 Sep 2020 14:45


20██/██/██ ██:██, 地点:██████


“刚才你和那个三级研究员说了什么?”

“他刚才问我小孔死的真相。”

“嗯哼?所以呢,你怎么回答的?”

“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击毙。”

“好,那么,现在,告诉我,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哦,我还以为其他O5和您说了呢,亲爱的O5-13”
O5-11嬉皮笑脸的如是说道


作者:ZGYNZGYN

发布日期:22 Sep 2020 11:39


2020/██/██ ██:██, 地点:Zgyn博士的家中


这天,我们在基金会工作的的Zgyn博士被批准回他那已经近乎三年没有回到的家,据邻居说这房子因为长时间没人住都开始闹鬼了。

Zgyn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他拿出钥匙略带生疏的打开了房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血腥气,他的手向灯的开关的地方伸去,但是灯坏了。

“见鬼,”他说,“这次又特么的是什么情况?!”

他向着卧室走去,这里的血腥味最浓重。就在这时,一只腐烂的、恶心的、血肉迷糊的手搭在了Zgyn的肩上。

“啊啊啊啊啊我草!刚买的西服啊,”这位可爱的博士尖声叫道“你特么……”

第二天,细心的人会发现,基金会又多了一个平淡无奇的收容物


作者:ZGYNZGYN

发布日期:20 Sep 2020 00:50


20██/██/██ ██:██, 地点:██████


“刚刚调过来几个月的小孔,昨天死于心梗。”

“我是三级研究员,告诉我属于三级研究员的真相。”

“她出外勤任务,被敌人毙了。”


作者:Account DeleteAccount Delete

发布日期:16 Sep 2020 11:08


20██/██/██ ██:██, 地点:██████


“又收容突破了,去安全屋呆一会吧。”

… …

您的编辑锁定已失效


作者:Account DeleteAccount Delete

发布日期:12 Sep 2020 11:18




好困……不行,我必须赶完这篇scp……

嗯……好的,多谢……..!卧槽,是谁,刚才给我烟的西装男是谁?

…还好,转头四处看去没有人在旁边,欸,困得迷糊了…….再不睡就猝死了…….

不行…….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20


N/A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麦克斯韦宗的天才工程师,编写了一个穷举法程序,意图“写尽”世界所有的文学作品,让别人无物可写。之后他在计算机上运行了七日,才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16


N/A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14


2018/6/21 各大站点


站点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包包糖果,职员们揣测,这或许是基金会高层给的惊喜吧。

他们一撕开包装,袋子中忽然涌现出五颜六色的糖果,宛如彩虹喷泉,将整个站点都淹没了。

大家都愉快地笑了,互相推对方摔入红橙黄绿蓝紫的甜蜜海洋中。

虽然事后职员被模因部检查后都以认知危害为由记忆删除了,不过大家还是愉快地笑了

而逆模因部也展开对“不存在的”项目负责人和项目的调查。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12


N/A,万界回廊


“砰”的一声,对面的面具男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缓缓走过去,用骨杖挑了挑其面具,
沾染了黑色血液的面具下,
拖曳出用其他皮子缝缝补补的怪脸。

“呵,果然又是Ecun。”

他舔了舔牙齿,
上面似乎还残有餐后的肉渣的酸味,
默默地从一开始念起,直到停顿在九上:
“那么……还差最后一个Ecun…….”

说罢,他把枪顶在了太阳穴上。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09


2005年8月19日,地点:忘川黄花畔


在雏菊的芬芳中,
谢绝了小女孩的挽留。

小女孩给她戴上茉莉花花冠,
目送她踏上浩浩荡荡的水面,
朝向远方返回到暴风雨中。

但她无所畏惧,因为她现在,
终于有力量能保护她的孙子了。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07


20██/██/██ ██:██, 地点:基金会信息记录与安全部门


Ms.Sue,被收容物分食,注销档案。
Dr.Harvey,跳楼,欸,都第几个了,注销档案。
Dr.Clef,哦,现在是Dr.Bright了,转移档案。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0:5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