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0

2020/6/19 21:54, 地点:浴室内


在水声哗啦作响时醒来。

浴液,尿液,皮屑和泥垢掺杂在忽冷忽热的水流里一并灌入它的喉中,它照单全收。习惯了污秽,习惯了等待,习惯了饥肠辘辘时还要咬牙忍耐,它告诉自己这一回一定要吃干抹净。它还清楚地记得,上一次草草捕食后第二天的尖叫声,是如何招惹来一群全副武装的黑制服人,操作着怪异的仪器,逼得自己不得不临时解除伪装仓皇逃窜。

水幕中的黄黑色身影绰绰,不时甩动下些什么,顺着水流淌下,它不甚在乎。与接下来的饱餐相比,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随后水声断停,黄黑色的身影愈发清晰,它知道机会来了,它聚拢起它的嘴,地漏上的每一道缝孔都演化回密密麻麻的尖牙,连通占据着排水管道的它的食道。正当它打算猛地暴起,撕咬猎物时,喉部却传来异样的瘙痒感,引得它一阵痉挛。它一时没忍住,喷出一团黏糊糊湿漉漉的黑色丝状聚合物。

呸呸呸呸这什么玩意啊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