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4

{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我用颤抖的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抹下一缕殷红。

“医生,这么说,我没什么大碍?”

那人缓缓转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朗声说道:“没有什么人想要除掉你,你只不过是因为长期接触模因异常,再加上繁琐的工作导致的轻度心理障碍罢了。我现在给你开点药,回去照着康复疗程上写的做。”说罢,他又从抽屉中掏出一样什么东西,递给我说:

“还有,我可不是什么医生,你正在流血呢。”

他握着的,是一把和我手上一模一样的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