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82

2021/7/19 23:18, 地点:黑夜下未知的车站


沉寂浮在老旧的车站中。指示牌的光芒溶解在这片浓重的死气,亦变得昏暗了。

候车厅里满是人影,却无人言语,唯有滴落的水珠用自己的碎骨诉说着世界与怪异的千丝万缕。他们都低着头。

突然,绵长的汽笛声从不可见的黑暗中传来。

没有人抬头。

光的差使到了,用冷色的锈气的辉芒宣示未来;声的骏马到了,用骇人的啼与蹄鸣昭示未来;斑驳的未来到了,用差使与骏马展示了自己的威严。

它比黑暗更为黑暗,模糊蒙眬的马与缰绳与那之后延长的车厢与厢中的低着头的阴霾吸收着眼中的色彩,化作脑中不可磨灭的景象。

他们都抬起来了头。平滑的面部没有表情。

气阀声响起——门开了。有一两个黑影晃荡着下了车,盯着自己不存在的与自己比起来相形见拙的影子前行。又有三四个黑影晃荡着上了车,亦盯着那一块块凹洼的瓷砖。

上车的黑影再一下抬起头,望向外面,随后又沉重的低下去。

门关了。一声长嘶后,骏马们踏着铁蹄拖拽车厢向前驶去。

终于,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只不过少了几个等待的人,又多了几个等待的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