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雾
rating: +25+x

活在世界上的人都有本能,饿了就想要吃饭,渴了就想要喝水,年龄大了就想要交配,遇到危险了就要自保。正因如此,我们所赞颂的英雄,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克服了本能,比如冲进火场救人,抱着炸药包炸碉堡。

601对这个世界还是充满了好奇,他就和所有青春期的孩子一样看着这个世界,研究自己和身边的人。当然,研究他的人不止他自己,还有很多研究员。从小,可以说是从小,在Site-CN-34长大的601并不排斥被研究,也并不排斥除了研究的时候,自己只能呆在收容间的这个事实。孩子分懂事和不懂事的两种,显而易见,他是前者。

他理解自己从小成长起来的这个组织的宗旨,是保护人类。他从未觉得自己不是人类。

如果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就能叫做异常,在601眼中,宇宙的存在和生命的诞生也无法用科学解释。所以601认为异常的定义很模糊,但他并不介意,他觉得呆在Site-CN-34挺好的。他喜欢保护人类的宗旨,这很热血不是吗?

电梯的叮咚声拉回了601的思绪,他和身边的研究人员一起走出了电梯。一起走在长长的走廊上,从充满现代感的大楼的某一层的落地窗往外看出去,他能看到渐渐落下去的太阳,依旧光芒万丈,但是在这个时刻非常温柔地光芒万丈着。

在下一秒是震耳欲聋的玻璃碎裂声,在那一瞬间受到惊吓的601散成了雾气,但他很快回到了人形状态。全副武装的入侵者从破碎的落地窗鱼贯而入,部分挡住了阳光,地上的玻璃碎片零散着,一部分反射着室内的灯光,夕阳的光芒;另一部反射着冰冷的武器和装备的颜色。他身边的研究员抓住他的手臂就往后面跑,601看到同样全副武装的机动特遣队队员往他们相反的方向冲过去,然后是交火声。

我不害怕,601对自己说。那是不可能的,601知道他们的武器能够剥夺别人的生命,非常轻松。那是绝对的力量,任何一个没有受过这方面专业训练的人都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战栗。在安全区的601刚刚站稳,就听到身后传来的惊叫。他看到子弹向另一名研究员飞去。

601冲上前,伸出手。

子弹在601原本手臂所在的位置穿了过去,那里只剩一片粉色雾气。大部分的601还保持着人形,除了他的手的部分。显而易见,这是本能,感到痛就会缩手,感到危险就会散成雾气自保。

身后的研究员血花四溅。太阳在那一刻陷入了沉睡。

坐在自己的收容室地板上的601看着自己的手,尽管送他回来的研究员对他说那很正常,只不过是本能而已。如果601不变成雾,他会受伤的,601有帮助人的意愿就好了,这样的事无可指摘,无可厚非。

少年拿出自己偷偷捡的玻璃碎片,尝试着——向手腕划去。在那一瞬间他想象着疼痛的滋味,应该是先接触碎片被划破的细胞和皮肤感到痛苦,痛苦应该是细胞尖叫着绽放的感觉,然后蔓延到整个伤口的部分和周围的皮肤,然后是尖锐的疼痛,再渐渐麻木。

但因为如此,所以他切下去的部分变成了雾气。他又一次确认了,他大概遇到什么样的危险都能全身而退。

但那并不是他想要的。

于是他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尝试。

第二天清晨推开他收容室的出差刚回来的那位女研究员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就像是有个烟瘾严重的人在这间房间里抽了一晚上粉色的烟,房间内的烟雾浓重的遮天蔽日,她依稀分辨得出坐在地上的那个精疲力竭的男孩。

她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男孩先开口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是异常。”

“什么?”

“人死的时候剥离身体的那一缕烟雾,聚集起来就是我,这不是很正常吗?”

“你…看到了什么?”

“很多颜色。”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