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红松,染血女
评分: +24+x

引子:
大兴安岭的冬季是不用多说的,狂风夹杂着暴雪在林中穿梭,无情的剔除林间每一个生灵的身上那维持生命的温度。一阵冷风吹起,从林子的这边穿到另一边最后钻入了一个草房中。屋内,一支旱烟所发出的白烟似乎晃了一下,然后恢复原状。

一个老人披着一件破破烂烂的棉袄,在这个破破烂烂的草屋里一口一口的抽着旱烟。这支烟是他所拥有的第三件宝贝,排在它之前的是跟了自己20多年的老猎枪与───

老人将视线投向窗外:一棵红色的松树,屹立在窗外的暴雪中。成为在动态的雪中唯一的永恒。

“小五啊,今天的你也非常的精神啊。”老人脸上岁月所凝聚的纹路一下子舒展开来,乐呵呵道:“万里寒空只一日,金眸玉爪不凡材。呵呵,我老了60多了,你还年轻二十出头未来是你的···”


但老人今年已经80多了。

他不断的抽着烟,烟草不断的在火焰中化作飞灰.

无论是二十年前的警察还是后来到场的基金会外勤特工,都没能注意这个故事。

他们所看到的的只有。

一把猎枪,和一个倒在地上的父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