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坠毁的电梯中
评分: +26+x

*叽,叽*。

“……一个人待太久了,确实是会倾向于自言自语的。包括跟不知是否清醒的人说话也算。”

*嗡*

“你知道么,即使是罪人也会忍不住跟押送自己的狱警谈论一些事情的。尤其是在将死的当口,越是要死的人反而越忍不住要多说几句话。”
“话又说回来,你们真的知道你们要把我送去什么地方吗?他们大概只和你说了不要让我逃走?关于我的罪是什么,他们真的告诉你了吗?说实话,我很怀疑。”

*滋滋,滋滋*


站点广播,这里是客座研究员Tictoc,如果你听到这条消息,代表你与我仍然处于同一现实位面,至少暂时如此。虽然现状暂时无法确认,员工手册中与Keter级收容失效相关的部分依然有效,如果你未拥有B级以上权限,请尽量在原地待机。重复,请尽量在原地……


“听到了吧,他们想让我们在这里等死。”
“我,虽然我不觉得我有什么罪,我好歹还确实是查看了自己不该知道的东西:可你们是无辜的,彻彻底底的无辜,也许还有老婆孩子?我看你也差不多到婚龄了。好吧,开个玩笑而已。”
“行了,理论上只要把这个端子接上去,他就能听到我说话了。”

*噼啪*

“喂?喂?有人听得到吗?”

你是……Mechelly?

“是我。博士,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让我们等死。”

……简而言之,已经没有“我们”了。
跟我处于同一个房间的所有人都已经没了,这里暂时只有我。你那边呢?

“也就是说,是在让我等死。我这边有两个警卫员被压在杂物底下,一个貌似已经休克了,另外一个状况不明,我也没办法去确认他的意识是否清醒。只能不停地说话,试图唤醒他们。换句话说,这个位面很可能目前只有我们两个人是清醒的,而你决定让我等死,哈?”

Mechelly,知道多少就背负多少。在基金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东西即是罪。

“那又如何?你们真的觉得我该被处决?不是记忆消除,不是其它的什么,而是处决?就因为我想弄明白现在这个要杀了我们的Keter是什么东西?我已经是研究主管了,我的权限等级足够查阅。而你们就仅仅因为我——”

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吵架。

“啊,对,我们现在还在危机中呢——你以为是谁引起了这个危机?如果你们不处罚我呢?我是不是能够早一步到Area D,早一步坐在你的位置上开始指挥?现在整个站点都在等死,而我被困在一个他妈的坠毁的电梯里面,花了半天用他妈的紧急电话线路接到对讲机上就为了跟你扯皮——”

我们要被放弃了。

“——不,等等,你说‘被放弃’是什么——”

就是你想的意思。所有Euclid被自动从出口搬运,所有Safe的保管区域严格闭锁,沉入B7层,然后他们发射液氮动能弹用来压制那个Keter,站点的其余部分被放弃。弹头已经进入大气层,我们大概只有几分钟了。

“可是……可是……”

你读过的吧,关于收容失效时的应对方式。站点收容失效了,协议已经启动,这个设施中大多数的人都会被放弃。你以为从你开始尝试接线到现在已经过了多久?两个多小时了,七个Area全部断电,有三个完全失联,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就没有其它办法了么?”

听我说,我有个好消息。你现在是在F电梯对吧?那就行了,F电梯的电梯井底部应该是在B6层,那里刚好紧挨着safe们的保管室,供氧充足,你要做的是找到一个抗冲击的位置。至于那两个被压住的特勤队员,我只能表示遗憾。

“我问的不是这个——除了骗所有人等死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已经来不及疏散了。氮气会让他们没有痛苦地离世,而我会让他们心怀希望到最后一分钟——就这么简单。这多少算是赎罪。

“试图救我也算是一桩罪名。”

我告诉你最大的罪名是什么,最大的罪名就是收容失效本身,我们知道关于这个Keter的消息,然而这次收容失效还是发生了,所以我们都是罪人。
知道多少就背负多少,我对那个Keter所知和你一样多,而我们都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在这点上,我和你至少是同罪。
Chelly,我说过了,你是机械天才,你能在坠毁的电梯里用备用电源连上Area D的主控室。这是我们现在能够通话的原因,也是你被称为Mech-chelly的原因。你比我更值得活下去。

Chelly,你在听吗?Chelly?

“混蛋……你擅自把罪给赎了,我可怎么办呢。”

……我要广播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

那么,愿你有朝一日赎清自己的罪。
这里是Area D主控室,通话结束。


站点广播,这里是客座研究员Tictoc,如果你听到这条消息,代表你与我仍然处于同一现实位面,至少暂时如此。现状已经得到确认,员工手册中与Keter级收容失效相关的部分依然有效,请尽量在原地待机,我们的救援队已经抵达了。重复,我们的救援队已经抵达,请大家保持冷静……


“啊……原来你醒了吗?还是不要动比较好,动了只会更痛。希望你没有听到我们刚才说的那些话,听了只会更难受。也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尝试弄醒你或是尝试救你。”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懂,但是Tic是对的——我会逃出去,会重新收容今天毁灭站点,杀死你们的Keter,用我阅览过的关于它的情报。我保证。”

“这能算是赎罪吗?我不知道。”

“……对不起。”

*门被撬开的声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