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指导
%E6%94%BE%E9%80%81%E5%AE%A4.jpg

我很早就失去了家人。
从那间广播室里被救出来后,大人们就一直想方设法地帮助我回归原来的家庭。
父母久违的面庞比记忆中的还要老上很多,但却又跟没有记忆一般陌生。
那一瞬间,就好像身旁的一切全都远去一般,世界陷入了寂静。自那之后的事情,我就不太记得了。
我那时是用怎样的表情面对我“曾经”父母的话语的呢?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名把我带过来的,身着收腰西装的女性人员已经与他们打完招呼,要带我走了。
她回到车上之后,紧紧握着方向盘哭了起来。而我,也随着她大哭了起来。
随我们来的另一个男人笨拙地抚摸起我的头。
那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但也就是在这一天,我知道了看似冷淡的他们,内心其实多么热诚。

我有了新的家人。
这座学校里有很多和我一样经历的孩子。每天,大人们都会过来照看我们。
待人和善的田村校工。总是害羞的油山清洁工。
绵森博士和研究室的工作人员们。
基金会最为年轻,穿着西装还不搭调的新人特工千代巳
(我很快就和她成为了朋友,还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千儿”。)
家长开放日的,父母没有来,但有一大群工作人员赶了过来。
教室装不下那么多人,结果那天的课是在体育教室里开的。
所有的孩子都经历过不幸,但所有孩子都被好好地疼爱着。孩子与大人们都是朋友,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我失去了家人。
小学最后一年,那个恐怖的事件发生了。
学校里也响起了警铃,我们按照训练纷纷避难。
我的同班同学都没有什么事,但是听说,最近的那个站点遭到了重大破坏。
等到六年级最后的家长开放日,看到来场的零零星星的大人们,我终于理解了。
不幸,将会无数次在我面前发生。

我觉得,我人生中的伤痛要比其他人来得多。
但是,人注定是要多多少少受伤的。
我见证了Site-81KA很快就被重建,靠着前人搭起的路重新出发。
我见证了千儿擦干泪水,打上耳洞,笑容重归脸上。
我见证了初中高中的开放日重新人头攒动,老师瞪大眼睛。
从我被拯救的那一天起,我见证了无数荒诞的命运,也见证了无数不屈命运者的坚强。
所以,我必须也要变得坚强。

是的。


…是的。

%E5%AD%A6%E9%A3%9F.jpg

这里是千叶国际科学大学的食堂一角。被基金会所收养的孩子很多都会直接进入这所基金会所运营的大学,而我很喜欢午餐时间后,有温暖阳光照射的这个座位。
我现在已经是大三,已经到了必须要考虑将来的时候。在就业指导课上,老师对我们大说特说自我分析的重要性,而我自然而然地就开始回顾我多舛的人生,回过神来,就已经把正在休假的千儿给叫了出来当人生导师了。

现在,我对面的桌子上正摆着肉酱意面、温泉蛋和装着肉丸的碗,而千儿正在一边眯眼笑着一边对拼起来的温泉蛋肉丸意面大快朵颐。
她既是基金会工作人员,也是和我一个大学的前辈,我本以为她可以为我点拨几下……但仔细想想,她高中毕业后就立刻进基金会工作,然后才进的大学。自己人生路上没有迷惘的人,也不知道适不适合当人生导师。

毕竟千儿是那种刹不住车,凡事放在之后考虑的人。

“你来基金会呀。像你肯定能捞到个不错的研究员职位,薪水还挺高的呢。而且大家都是熟人,不用怕融入不进去。”

千儿一边把意面卷了一圈又一圈一边说道。

“可是……和‘普通的朋友’不能说自己在基金会工作不是吗?”

“那是。牵扯到基金会的事需要你给搪塞过去。不过基金会会给你准备适当的理由的,习惯就好。怎么?你朋友要找普通工作?”

我应该和她讲吗?
讲就讲,有什么大不了的。

“也不能说是朋友……千儿,那个……我说这话你可别笑啊。我……我在大学里找男友了。”

千儿瞪大了眼睛,停下了手,然后嘻嘻地笑了起来。

“真的?那可得恭喜你!什么时候开始谈的啊?”

“进大学之后就认识了,不过开始交往是在一年前左右吧。”

“不错不错,真青春啊!让人梦回高中时代啊……你男友怎么样啊?”

“你现在问这个?”

“那可不,在意嘛。社团认识的?”

“不是,是学长。看上去挺老实的,不过是个蛮有趣的人。”

“怎么感觉你答得跟身经百战似的……”

“千儿呢?有对象吗?”

“你现在问这个?”

不常和闺蜜谈论恋爱话题的她在笑过一通之后,又一改正经的表情。

“你男友比你大一岁?……那他已经找到工作了?”

没错,问题就在这里。他接的offer是无人不知的有名企业的研究员职位。在这所大学里,有很多基金会前台企业会来校招,但这个企业和基金会没有关系。

“对。我们开始交往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就定了。给offer的是普通企业……”

“这样啊。对象要是不来基金会的话……不管你们关系怎么样,基金会的事是决不能和他提的。倒是也有很多人瞒着自己家人吧,不过可能会挺难受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希望对他有所隐瞒。”

“既然这样的话……如果你想找普通企业就职,毕业之前肯定要做记忆删除的。不过我忘了具体是什么时候了。可能人际关系不会变动,但是基金会的事和见过的异常项目的记忆应该就都没了。”

“是啊……”

千儿靠在椅背上深深地吁了一口气。
短暂而尴尬的沉默之后,她挺直了身子看向我。

“你看我们认识都有十多年了,还真是……没想到没法一块工作。你不来基金会,我可是有点寂寞。”

我的脑海充满了疑问号。

“千儿,我当然要去基金会啊?”

“……啊?”

这回轮到千儿愣住了。

“我进基金会可是大前提。我找你,是来问我怎么能劝过我男友。”

说话说不全是我的老毛病。我连忙继续说道。

“你看,我觉得还不如让对象一起来基金会工作啊。反正他拿的offer也是研究员职位,当个助手肯定行吧?而且他好奇心还很重,而且……”

“哎?你找我原来是谈这个啊?!”

“是啊!我就是想问问福利之类的,和对象一起进基金会的前例之类的……总之给我男友说说进入基金会的好处和坏处好劝他和我一起来!所以才找你问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啦!”

一瞬间的空白之后,食堂里响起了千儿开朗的笑声,引来周围不少学生疑惑的目光。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我完全就搞错了!我还以为你要配合你男友去找工作呢!那行了,你们两个人一起进基金会的路子也是有的。等我去问问人事部有没有什么资料。咳,怕不是你男友现在只剩论文正逍遥着呢,不过我保证给你好消息!你就安心等一段时间!”

是的。我不愿放弃任何事物。
因为支持我走到现在的人们,都是永不言弃的。
他们试图成为保护正常世界不被异常侵犯的人们。
那就算喜欢的人即将走上与我不同的道路,我又怎么能够轻言放弃呢?

“情侣一起进基金会的前例也是有的,最近还有进了基金会之后和家人坦白让他们一起来的情况,比如自己干研究员,对方进前台企业之类的,全家进基金会的情况也是有很多的,总之我会给你准备的。薪水高,福利好,还能有其他工作不能比拟的生涯设计,而且更重要的是能满足好奇心,这些都是好处啊!咳,我们的人事部很优秀的,相信他们会给出与风险相当的回报。”

“谢谢,谢谢!”


%E3%82%B9%E3%83%9E%E3%83%9B.jpg

“哎呀,不过你可真是……变坚强了。”

在打过几通电话后,千儿笑着向我说。
意面的盘子早就空了。不知道是不是手里闲着,她还攥着叉子。

“这都要感谢大家的熏陶。而且我很早就像在基金会工作了,也不会去考虑找普通企业。”

“很早?为什么?”

“我不想接受记忆删除。因为我必须有要记住的事情。”

“……记住,是记住什么?”

千儿面露疑惑歪过了头。

“千儿知道我怎么被基金会收养的吗?”

“具体的我不能说,但是我知道啊。就是广播室呗。”

是的。那间孤独的广播室。曾经将我禁锢的异常。
让你被世上一切所忘却的异常。
但是,我还记得。我必须记得。

“它有……让人被所有人忘却的异常性质。但是,我见到了他……在被一切忘记之后,见到了那个人。”

“怎么回事……啊。”

“……他替代了我。我与他相见,是在最后的广播之后,他被一切忘记之后。所以,只有我,只有我才记得他。”

——“所有人刚才在等您。”
那声广播刚落,广播室的门应声而开。
已经不为世上任何人所知的,穿着橙红色服装的瘦小男人与我对上了视线。
他含泪的眼眸,照射出坚定的光芒。因恐惧而僵住的脸,却始终在试图留下微笑。
他用颤抖的手抚摸了我的头,然后说道。

——“哟,小姑娘。”

“你还记得替代了你的人啊。”

“是的。如果我能当上研究员……如果可以,我想再去一次那座百货大楼。为了向他报告,也为了坚定我自己。”

“我会帮你的。他也一定会高兴的。”

千儿羞赧地笑了,而我也随着她乐了起来。


%E3%83%87%E3%83%91%E3%83%BC%E3%83%88.jpg

这个日子终于来了。
我走下车,向提前到场的千儿身边走去。千儿的后辈,樱木特工向我轻轻招了招手,使了个眼神。千儿对我严肃地说道。

“两分钟。广播响起之前你就要从百货大楼出来。本来就有人反对带你过来,不过毕竟负责研究员还是当时的人,而这里也算是你的根,才好歹争取到了这个机会。但大家都很担心你。这次真的是特例。呆在出口前,2分钟就出来。不出来我和樱木也会强行把你扯出来。明白了吗?”

“明白。我毕竟,也不想再次被人忘记。”

“好。准备好想说的话了吗?那……就开始吧。”

站在百货大楼门口的警卫点了点头,然后让出了路。千儿、樱木特工和我一起踏进了入口。
百货大楼里凉飕飕的,昏暗无比。

他是否还在那里?

“……你,还记得我吗?”

声音不由得颤抖起来。

“我曾经在这里迷路……然后被你所帮助。”

但我有必须要说的话。

“我现在过得很好!我交到了朋友,找到了恋人!我还去旅行过,从大学毕了业!现在,我成为了基金会的员工!”

“30秒了。”

千儿认真地一边看着手表,一边提醒我时间。

“我还记得你!我会永远记得你!因为你,我能够,我能够……”

成为正式员工之后,我首先查看了那篇报告书和记录。
如果记录正确无误,那么我在这里喊出的所有言语,都一定能传达的到。
传达到那孤独的广播室中。
一定。

“马上1分钟,快!”

“我现在过得很开心!谢谢!对不起!我还要甘于你的亲切!我会记住你,然后好好活下去的!”

叫声在空旷的大楼里反响。
千儿一直看着表。
我擦干眼泪,注视着重回静寂的冰冷走廊。

“还剩一分钟,到时间就撤。”

我自然已经想到不会有什么回应。

“没事,我知道。这只是我的自我满足,只是我自己想干而已。”

就在这时,噪声嗞嗞响起。
所有人惊讶地看向天花板的扩音器。

噪声仍旧持续。
然后。

“……好久不见,小姑娘。”

广播如此说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