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遂的英雄

Site-CN-06内的员工休息室里,平安夜,全息窗外是星星点点的雪花。研究员Spikelet扯来几根彩灯挂在廉价的塑料圣诞树上,又加了些质感发腻的亮片上去。

“Para迟到了。”Spikelet看了一下闹钟。他记得这个钟已经坏了,指针已经停止走动。他打开休息室的大门,有模拟环境功能的走廊一片漆黑,闪烁的路线灯也隐约不见。Spikelet往漆黑里瞧,Para不在。

“我真担心呐,要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可怎么办呢?要是Para掉进一个现实扭曲的洞里,出不来了呢?我将永远都不能再看见他!”

在暗黑无界的空间里,连慌乱的跑动也因失去了参照物而变得毫无意义。脚踏落地的声音甚至还没产生就已被这违背常理的空间吞噬了。豆大的汗珠划过Para的额头。眼前只有象征危险与不安的诡异电弧划过这在分崩离析的时空。Para绝望了,再也分不清那是恶魔的笑靥还是鬼魅的微笑。他仿佛能听见那空间外那些事物的嘲笑声。他永恒地绝望了,凄惨地呆在这黝黑的空间内,任凭黑暗堆集出的恐慌挤满胸膛。

他永无出头之日。


Spikelet再次打开门,Para不在路上

“要是para在设施里迷路了呢?要是他又冷又湿又饿呢?”

Para在严寒里抱紧自己,显得比平常里更瘦了。眼前是千篇一律又望不到头的走廊。就连呼吸声在此都十分刺耳,可来自背后的恶意却由始至终地存在着。他竭力地向前走着,可就是永远也到不了。他开始无力支持了。他甚至无力分清,肩上冰冷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要是para被一头收容失效的k级项目追着呢?要是他正要被一口吃掉呢!”Spikelet大叫了起来,“我的朋友和我再也不能共度另一个圣诞节了!”

那项目张大的嘴布满了獠牙。Para想逃又逃不了。他竟然还有胆子去回头看,他充满恐慌的眼睛正对着项目闪着红光的巨眼!那眼睛正散步出出足以致命的,带以深深恶寒的视觉模因。


Spikelet在休息室里找到一些绳子,“我要用这个把para从洞里拉出来。”

Spikelet在失物招领处找到一只提灯,“Para会看到这灯光,我将给他照亮走出来的路。”

Spikelet在厨房里找到一只平底煎锅,“我要拿这个去打那头项目!”Spikelet凶悍地瞪大眼睛,捏紧拳头,“它所有的牙齿都会被打掉!Para,别害怕,我来救你啦!”

Spikelet急切地跑出休息室,臂上绕一圈绳子,右手提着灯,左手操着煎锅,一头扎进昏暗的走廊。

可是门外站着para。

“你好,Spikelet,真抱歉我迟到了。我在包装给你的礼物呢。”

“你没有掉进一个现实扭曲的洞里?”

“没有。”

“你没有在空间异常的设施里迷路?”

“没有。”

“你没有被一个收容失效的K级项目追着要吃掉?”

“没有,一点也没有”

“哦,para,我真高兴能跟你在一起过圣诞节。”

Spikelet打开para给他的礼物,是一只崭新的闹钟。

就这样,闹钟的指针慢慢转动,这大概将是一个无异常的平安夜吧。


附录:日志Site-CN-06—7C—███-████████

█████:Para主任,你分神了。即使是节假日,可例行公事不能耽搁。

Para:我当然没有,我们正在讨论“多重时空下事物结局的多样性”这个课题,没错吧。

█████:【较长长时间的停顿】不…当然不是,现在我们在探讨量子效应与人类个体经验思想的可能关系你确实神游了。

Para;好吧,请继续。

█████:别装傻了,昨天的即定目标个体记录就是由你参与的,请作描述吧。

Para:哦,是啊,他很喜欢……【被█████打断】

█████:你再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将此次记录作废了。

Para:抱歉,他是很欢喜才对。就这样,目标情绪和健康状况良好,就这样,嗯哼?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