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CN-18往事

评分: +28+x

“到了。Site-CN-18的废墟。”站点主管Sam说道。

说是废墟,眼前这座庞大的建筑物,完整、肃穆,白色的围墙边,“Site-CN-18”的旗帜随风飘扬。
安静,庄严,这样的设施,说是主要站点都不为过。特工L3甚至感到了几分安心,仿佛回到了分别几十年的故土,亲切熟悉却又冰冷陌生。

“我们此次的任务比较简单,考察一下地理环境,以及这里的历史。”Sam边翻看着资料,边吞下一颗不大的药丸(据说是治疗什么慢性疾病的辅助药物),“重建Site-CN-18,对今天的我们来说,可是很容易的事。”

Sam走上前,伸出手拍了拍纯白色的围墙。看上去一尘不染的白墙,顿时像面粉袋被拍打一样扬起许多灰尘。

“2015年,也就是10年前,这里同样是一片废墟,但是要比现在更加……夸张,或者说,夸张多了。”Sam抽出一张图片,示意L3看。



“真是个灾难,你真是疯了,岳思敏,你和通过重建Site-CN-18的高层同样都疯了。这根本不可能。”李思睿说道。

从所剩不多的地基,李思睿看出来这里当年的辉煌。只有四分之一的围墙边,“Site-CN-18”的标志飘飘欲坠。这个巨大的下陷坑洞,足有3公顷,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这里会不会是核弹试验地。宛如上帝头朝下在这里摔了个狗啃泥,啃出一个几公顷的牙印——被称之为Site-CN-18。然后,李思睿要协助岳思敏在这里考察建立新的站点。哈哈。

“这里,以前,似乎是……一座专门设施,唔,”李思睿翻看着手中厚厚的资料夹,试图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而不是千篇一律的站点日志,“收容着几个高危的绿型。这里有曾经几乎最为顶尖的现实稳定装置,以及我们耳熟能详的最为优秀的奇术学、物理学研究员们。像是Dr.Krew,Dr……”

“收容失效……”岳思敏喃喃地说,若有所思。

“嗯,发生了收容失效。资料上一笔带过了。当年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我们可能不会再知道了,”李思睿说,“我只知道,与其说是重建,不如说是在一大片荒地上从零,不对,从负建起一座功能俱全的大型站点。”


这张照片,拍下了那个可怖巨坑的冰山一角。照片有些老,四周已经泛黄。右下角依稀可以辨认出“2015 岳”的字样。

“当年,Site-CN-18是这样的。”Sam收起照片,“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总之,废墟变成了你面前的这座建筑物,然后——又一次被称之为废墟。”

“这里发生了什么?”L3问道。

“我不知道。”Sam回答,“不用惊讶,特工,这个站点毕竟收容过两代高危SCP。即便2015年信息记录方式已经相当发达了,但我们能理解的信息并不多。”

“‘我们能理解’?”

“是的,”Sam抽出厚厚一叠文件,递到我手上,“每一份详细的资料,语言都极难理解。我们知道那是中文,每一个字都会读会写,但是就是理解不了。

“这很难受,特工,自己的母语竟然看不懂。我们把每一个字分开,每一个字都能理解,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组合起来——哪怕只是短语都不行——就变成了天书。

“我们把这些东西翻译成别国语言,然而,由于不知道确切语义,我们只能一个字一个字死磕,译出来的东西语序乱成一团糟,不啻一场灾难。”

“信息危害?”L3问道。

Sam抽出一张白纸,举过头顶,朝着阳光。阳光穿透这张纸,隐隐约约间,纸上仿佛有些字迹。
L3靠近过来,想要细细辨认,字又消失了。这让他几乎认定字迹只是自己的幻觉。

但Sam很快就给出了否定答案:

“不。是逆模因。”


学 生 档 案
学生代称: 田仲达♂ 学生编号: CN-2431 入学年份: 2015
收容等级: Keter 学生性质: 人形生物,友善,逆模因,keter,常态智能
遏制措施: SRA/18SM3,SRA/18TG1,W级记忆辅助剂
简述:CN-2431是一人形智能逆模因触媒,外表上似一未成年亚裔男性,长期与基金会人员的接触行为中未表现出敌意,并积极配合各项收容工作。CN-2431有能力使有关自己的信息逆模因趋向化,并使自己的信息变得难以记忆、被完全无视,或者被所有观察者认为“理所当然在那”。由于性质的相似性,需注意CN-2431与SCP-268的可能内在联系。CN-2431似乎难以控制其异常能力,常无意使自身进入逆

再往下,字迹就无法明显辨认了。

“这是……?”特工L3一头雾水。

Sam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从来就没有什么CN-2431,如果这里的编号指的是SCP-CN-2431的话。事实上,目前CN的编号最大仅到CN-1999。
“但是,‘CN-2431’的性质里出现了逆模因三个字。”

“逆……逆什么?”

“逆模因。一种具自我屏蔽特性的概念;一种透过其本身的性质,以阻止或防止他人将其传播的概念。”Sam皱皱眉头,“那可不是什么好词,也不是什么新鲜东西。这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逆模因……非常危险。”

“也就是说,这个CN-2431,造成了Site-CN-18的又一次荒废?”

“可能会是原因之一吧,但绝不会这么简单。我们有针对逆模因触媒的收容措施和紧急程序,这里的规模证明这里曾经的安保小组足以媲美一支机动特遣队。
“而且,最重要的——”Sam指了指那张“白纸”,“CN-2431的异常性质并不强,它的很多信息得以保存。Site-CN-18的信息,虽然大多数都变得‘难以理解’,但其本身的存在并未被抹除。
“CN-2431,或者‘田仲达’,按描述中的外形来看,似乎并未成年。当然,这说明不了什么。我们有很多外表上人畜无害的项目,实际上毁灭过基准宇宙。”

Sam用权限卡开启了站点的大门,生锈的装置发出瘆人的“咯吱咯吱”声。

“来吧,让我们看看Site-CN-18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前这个风华正茂的女子就是自己高中时代的同桌,岳思敏。上学时,她过人的逻辑思维,以及的恐怖的学习能力令老师也咂舌。不出意外,岳思敏成功考上了中科大。当然,李思睿怎么都不会忘记,那年夏天她骑着一匹披着红纱的马,身后跟着一队送行的亲朋好友,拉着横幅“热烈庆祝南二县岳家二女岳思敏考上中科大”,然后就这么远去。

那时,李思睿一直对岳思敏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是那种上操回来看到她理着鬓边发丝的那种悸动,那种进入教室与她对上眼神时的怦然。

“啊啊啊,你说,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穿着校服的李思睿躺在草坪上,用手抱住头,问道。

“唔,人生三大错觉。”发小辛思睿戳了戳身旁缩成一团的大男孩。“思睿,早点醒来,洗洗睡吧。”

辛思睿后来跟他说,岳思敏学的是实验物理,又到复旦读了博,毕业后到了什么国家机密研究机构里当大官。

李思睿后来去了山西大学,和辛思睿同属管理系。除了名字,李和辛还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身高,比如性格,比如同样的慢热。即便高中时成绩并不突出,他们在大学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哈哈!比你排名高一点。”辛大笑着说。指着李上面自己的名字,左边有一个金色的“第一名”。

在风生水起的大学里,李思睿几乎忘记了那个在高中时曾勾起自己心底的悸动的女孩,直到毕业那天,一个穿着白色风衣,头顶似生有鹿角一样的男人找到了他们。

“您好,李思睿博士,我是Hourglass Kira,来自一个国立科研基金会,注意到你和辛思睿博士突出的成绩,特前来向您询问有关二位毕业安排的事。”

于是,告别了家乡的亲人,两人的名字出现在了第148版基金会员工名录中。

那后来发生了诸多事情,升迁,离职,出生入死,以及辛思睿永远的离开。多年在基金会的工作,带给李思睿的只有逐渐泛白的鬓角,发红的双眼,以及逐渐消退的记忆力。

“我们无法联系到辛思睿博士的家人,作为多年的搭档,这些就由你代为保管。”职员给李思睿一个制作精美的骨灰盒,一本日记,一张相片,以及两枚星型的徽章,金制的刻着“基金会之星”,铜制的刻着“优秀特工”。

李思睿自那以后申请退出前线,成为一名活跃于各种周勤任务和打杂工作的后勤特工。

于是,本以为高中毕业后就不会再见的这两人,大学毕业后却在基金会里相遇。

“你长得很像我高中时的同桌。”李思睿认真端详着她,笃定地说。

她抬头看了一眼他,然后又接着低下头整理文件。

“您好,岳思敏博士,前往Site-CN-18的直升飞机准备好了。”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啥??啥玩意?!”李思睿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我们出发,思睿。”岳思敏拎起包裹,径直走向门口。



站在如此壮观的废墟旁,李思睿却只顾着观察岳思敏。她比当年变化太大了。柔顺的单马尾变成了蓬松的齐肩短发,当然,也长高了不少,几乎和1.81m的李思睿一样高,发育良好的曲线也更凸显女人味。即便如此,她那种独有的气质依然把李思睿记忆中其他所有与她外表相似的女性全部剔除,只留下放学之后和他一起值日的那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

是啊,女人们总是具有一种独有的气质,无论外表怎样改变,都能使你在潜意识里识别出她的名字。

“来吧,把队员们叫来,现在就开始工作。”岳思敏无情地打断了李思睿的联翩浮想。


特工L3举着枪支,小心地走在回廊中。

“不用紧张,L3,”Sam从容地说道,“保持警惕当然是好的,但是在这里不用。具体细节我不能透露太多,但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没有活物,也没有能致命的危险。”

L3依旧没有放下枪支。特工的本能让他反而更加警惕。

这是一个螺旋向下的斜坡回廊,斜度不高,简直像是平地。
两侧的墙壁铺着灰色的哑光瓷砖,显得冷而寂。

“到了。”Sam停下脚步。

面前是一扇大门,说是大门,L3却找不到门缝在哪里,就像一块完整的黑铁板横在这里,把里面外面分成两个世界。大门上方,是大字“Site-CN-18”。

Sam走到一旁,拿出权限卡在一块光滑的瓷砖上蹭了蹭。顿时,大门中间张开一丝缝隙,然后缓慢而艰难地向两边滑动。机械的工作声,金属的摩擦声,刺耳、可怖,像是来到了某个陈年古墓。

原本干净整洁的地板、墙壁、大门,不知从哪爆开了一阵尘埃,弥漫开来,像烟雾弹一样把两人团团围住。

“咳咳……好呛……”L3艰难地说道。

“别急,前面还有一道门。”Sam拿出两副防尘面具。


身后,两扇大门缓缓合上。尖锐的摩擦声被沉闷的金属撞合声拦腰截断,刹那间,一片寂静。

L3感到一阵难以名状的阴沉。

“别担心。这两扇大门完全可以从里面打开。这是基金会的站点设施,不是什么机关古墓,别搞混了。”Sam打趣地说道,按下了什么按钮。

剧烈的亮光逼着L3闭上了刚刚适应黑暗环境的眼睛:“啊……这是?”

接下来在两人面前的情景,让L3震撼不已。

看上去根本没有天花板,头顶就是蓝天。白云朵朵,半隐着刺眼的太阳。
L3很清楚,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根本不可能有这样正午的艳阳。
阳光把操场照得透亮。

没错,操场。眼前是空旷的操场。L3他们现在站的地方是跑道的一个角,依稀可以辨认出白漆涂刷的“1”“2”“3”“4”起跑线。环形跑道中央围成的空地纵向排列着三组篮球场,篮板上印着基金会的标志。远处,几座庞大的楼房,楼顶上悬挂着“展翅楼”、“勤思楼”的字样。

“这……怎么可能,这……”

“一所学校,至少看起来是的。”Sam若有所思,“很不可思议,一方面,站点地下却跟站点外一样,头顶竟然是蓝天。另一方面,基金会的站点修建的像一所学校。”

L3绝没有想到,从外面看到的庞大的Site-CN-18,地下的空间竟然更夸张。

“基金会有过什么学校吗?员工培训点那种?”L3问道。

“有倒是有,但从规模看,虽然这里已经很大了,但相比大学式的培训点,这里更像是一所中学。而且我知道的培训点只有三处,一处在华盛顿,一处在那不勒斯,一处在四川。虚拟蓝天以基金会现有的技术倒是可以实现,只是,成本不菲,这样……”Sam欲说又止。

“是幻觉吗?或者异常空间?”L3猜测道。

Sam看看表盘,摇摇头:“并不。这里的休谟指数稳定得离谱。一般来说基金会的收容型站点,休谟指数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小波动。但这里的指数,几乎,不,完全就是一条直线。”

“也就是说,这里真的就是……”

“欢迎来到Site-CN-18,或者基金会第一十八中学,特工。”Sam指了指门口的宣传栏,“十八中”三个字清清楚楚。



“就尼玛离谱。”李思睿看着马上竣工的操场,感叹不已,“你真的在这里造了一所学校。”

“操场和高中部都建好了。初中部的教学楼还在建造中。”岳思敏看着眼前的奇迹,嘴角浮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她指着远处人影攒动的工地,接着说,“今年九月就能开学。”

“怎样实现的?或者说,安全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李思睿道出心中早就有的疑惑。

“SRA。”岳思敏从口袋中掏出一副手表一样的装置,“Stormrage博士改进了现实稳定锚。”

岳思敏解释道,Stormrage为Site-CN-18提供了两种SRA,一种是她手上拿着的小型稳定锚SRA/18SM3,一种是可以混合进建筑材料中的液态稳定剂SRA/18SM4。改良的现实稳定锚,原理和普通SRA不太一样。普通的SRA从其他宇宙中抽取现实以稳定基准宇宙的休谟指数,SRA/18SM4则是同时从数量庞大的多个平行宇宙的高休谟地区抽取极少量现实,以持续稳定周围现实。18SM4失去了定量抽取能力,但却可以持续稳定,加之其常以液态存在,非常适合搭建教学楼。

“至于SRA/18SM3,是给学生们带的。”岳思敏掂了掂手中的“表”,“每一副18SM3都直接联系着中央处理器。而且,除非是紧急模式,它工作时几乎是无损耗的。”

“无损耗?不是抽取现实吗,怎么实现的无损耗?”

“18SM3的主要工作原理并非抽离现实,而是模因。”

“模因?”

“是的。使1到2级现实扭曲者无法干涉现实。”

“总之,欢迎见证基金会第一十八中学的诞生。”岳思敏指着宣传栏,“十八中”三个字清清楚楚。


宣传栏上,大多都是些宣传材料的残页。

“优秀……货……工,呃,优秀员工。”L3努力地辨认着其中一张还算完整的。

Dr. Hourglass

所属部门:初中部生物教研组

人生格言:雪之下雪乃是个坚强的女孩子。


Dr. Chen

所属部门:初中部数学教研组

人生格言:站在思想、方法、规律的角度领略数学,宏观上把握、微观上解决。
陈氏学习法:看到什么,想到什么;美在哪里,不美在哪;大胆猜测,大胆验证。


Dr. Krew

所属部门:初中部奇术学教研组

人生格言: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Dr. Stormrage

所属部门:高中部物理教研纟


“Hourglass原来是雪乃党……”Sam摸着下巴,皱着眉头。

“雪……雪什么?”L3不明觉厉。

“咳,我是说,Hourglass原来也在这里工作过。”

“他是……”

“你不记得了?……嗯,也是。”Sam抬起头,“现在是Site-CN-05的一名研究组长,早年我们认识,他的人事档案里并没有出现他在Site-CN-18的工作经历。”

“是那个……逆模因,对吗?”

“可能是吧。”

左手边不远处有一座员工楼,L3和Sam走了进去。
一层走廊尽头,一座木门上,挂着摇摇欲坠的“教导处”木牌。
两人走了进去。


学 生 档 案
学生代称: 张诗媛♀ 学生编号: CN-1780 入学年份: 2015
收容等级: Euclid 学生性质: 人形生物,敏感,本质促动,变形,euclid,常态智能
遏制措施: SRA/18SM3,SRA,心理辅导
简述:CN-1780外观上是一亚裔少女,通常情况下CN-1780极为温顺,但当其情绪骤变(即情绪突然转变为极度的兴奋、恐惧、愤怒、厌恶、悲伤等)时,将极有可能发生CN1780/S事件。事件发生时,CN-1780通常表现出极度的喜悦,之后会使用中文发出类似警告的正计时,计时持续约三秒。当计时结束时,若受影响人员未“保持静止”,则所有受影响人员体内有机组织的生化特性将会被改变,使得有机物进行再重组转变为木质结构。完整描述参见SCP-CN-1780
学 生 档 案
学生代称: 吴又笙♀ 学生编号: CN-1455 入学年份: 2015
收容等级: Safe 学生性质: 人形生物,敏感,自我修复,概率性,safe,常态智能
遏制措施: SRA/18SM3,心理辅导,生理监视
简述:CN-1455的外观为一名亚裔少女,其不会衰老也无法达成真正意义上的死亡,项目在受到致命创伤后会陷入一段时间的“假死状态”而后而后重新恢复生命迹象,假死状态的评判标准为:项目心脏停搏超过三十分钟。适当的人工干预可加速“复活”过程。项目坚信自己是中国东南沿海民间信仰里“医神”的学生,偏执地把寻找一个所谓药方作为自己的存在意义,有充分证据表明,项目为达成此目的不择手段,甚至牺牲自身或他人。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项目会由温和迟缓毫无征兆地转入极度亢奋状态,声称自己回忆起或是找到了某味“药材”,这通常会导致项目的严重自我伤害行为,或在某些情况下项目会故意借他人之手伤害自己。一旦项目陷入“假死状态”,那么与导致其“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的受损肢体或器官,有概率会在对象“复活”后发生变异,这通常是畸形增生或是相关器官的机能异常,因此产生的附属物、分泌物或是[数据删除]会被项目当作是自己找到的一味“药材”。完整描述参见SCP-CN-1455

……


“嗯,学生档案。”Sam翻看着一沓厚厚的资料,抖落出大量灰尘,“他们离开的很匆忙,什么都没来得及整理。”

“跟这两个,呃,‘学生’,会有关系吗?”L3问道。

“不清楚。SCP-CN-1780和1455倒是却有其物,‘张诗媛’和‘吴又笙’,听上去是很普通的中文名,但我们听也没听说过,”Sam推敲着,“显然,这里曾经的员工,给它们命了名。”

“我有点头绪了。也就是说,这里曾经是专门收容……未成年智能人形的站点,给予它们校园式管理,以及教育,是吗?”L3猜测道。

Sam点点头,“再明显不过了。”



阳光穿过教导处的玻璃窗,斜洒在写字台上。

“今天真暖和,不是吗,孩子?”岳思敏打量着女孩,微笑着说。

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十三四岁的样子,低着头,两手交叉在一起,扭动着手指。

“诗媛?”

诗媛,或者CN-1780,抬起头来。

“这里是哪?”她开口问道。

“学校,孩子,这里是学校。来上学吧,和大家交朋友,学习知识,学习掌控自己的情绪和……特长。”

“学校……学校……”诗媛机械地重复着这个词。对她而言,“学校”只出现于从小时起每周送来的画本上。那里是一个充满着笑声与阳光的乐园,这样熟悉又陌生的词,就踩在她的脚下。

诗媛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她向往学校吗?从小,她被那些穿着白袍的叔叔阿姨呵护着,从未走出过自己几平米大的小天地。对于外界的认知,只存在梦里。这样有什么不好吗?吃穿都有,住处都有,安全也不是问题。但是今天,她被送到这里,看着那空旷温暖的阳光下的操场,心里似乎多了点什么说不出来的东西。

她茫然地看了看一直以来照顾自己的研究员,得不到任何答案。

即便没有接触过什么生人,诗媛从不害怕别人。虽然不说,但她能感觉到,是别人在害怕她。每一个带着笑容,拿着玩具,嘴里唱着儿歌逗她笑的人,诗媛都能看见他/她嘴角的抽动,以及剧烈的心跳。

她讨厌这种感觉。她喜欢做游戏,喜欢和别人交流,但是,每当她玩到高兴的时候,别人却再也不动了。突然,她心中猛地一阵悸动——眼前的阿姨竟把手放在自己头上揉了揉。

诗媛从没有和别人直接接触过。她不知所措,心脏开始狂跳,呼吸变得急促。

李思睿看到了CN-1780瞳孔的收缩,以及双手剧烈的抖动——指甲甚至抠破了她自己的手。

“别碰她!”他出声喊道,心里快速计算着开枪的最佳时期,“危险!”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小女孩大口喘着气,慢慢平静下来。

SCP-CN-1780,成为了Site-CN-18的第一个项目,十八中的第一位学生。


“岳思敏……”Sam拂去写字台上堆积的灰尘,缓缓读出名片上的名字。

“真是疯狂,一个理想主义者。”



岳思敏从小就想成为一名老师,教书育人,培养栋梁之材。她们家一点都不富裕,姐姐初中毕业就去做了工,一家人含辛茹苦培养她,指望着她能够考上大学,出人头地。

岳思敏的小学到了冬天要烧炉子。没带柴火的学生只能坐在角落里,阴暗寒冷。

父母亲很忙,常常到外地打工两三个月不回来,不到八岁的小思敏,要自己到山里捡柴火。白天上课,晚上写作业。唯一的空闲时间就是半夜凌晨,明月露出南山头时,可以摸着山路走到不深的林子里,拾些树枝。

结果就是,即便白天上课时有温暖的炉火,半夜三更的阴风却总使得小思敏高烧不断。

她最害怕冬天。冬天不是课文里的堆雪人、打雪仗,而是极寒、病痛、孤独,以及孤身一人的年。

“妈妈,新年快乐……”听着电话里女儿哽咽的声音,做母亲的鼻头一酸,眼泪滑落脸庞,“娃儿,爸爸妈妈还不能回去,侬在家好好的昂,有事,等礼拜六姊姊回去跟她好好说。”

岳思敏忘不了那个秋分时节,从县城里来了一位侯老师,成为他们的新老师。随之而来的还有电子黑板、空调、电脑,以及一栋崭新的教学楼。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深冬腊月坐在阴湿的角落里刮着墙皮了。新书包上是见也没见过的图案,写着没听过的什么什么有限公司。

多少个没有陪伴的日子,校园的歌声安抚了她的心灵;多少个没有家人的新年,老师们就是她最亲的人。

“我要当老师!”小岳思敏自豪地宣布道,身后的黑板上写着“我的梦想”四个字。


“她对学校的感情很重,你看,”Sam指着柜中的照片,“有她的小学、初中,同学、老师的合影,还有这张……看上去像是Site-CN-18职员的合照——Hourglass的鹿角很好认。”

“是吗……”L3若有所思。

“唯独没有高中的。我们常说,高中对人的影响最大,高中时的友人是一辈子的友人,高中时的恩师是一辈子的恩师,高中时的恋爱是最纯洁的爱情。但是,岳思敏并没有在柜中摆上高中时的照片。”

“她在高中时经历过什么?”L3问道。

“不知道。通过这些零星的线索,我们也只能拼凑出真相的一角。随着时间流逝,连这一角都将褪色殆尽。”

“我们来这里的任务是推理Site-CN-18荒废的原因吗?”

“可能是吧。”Sam抖抖衣服,迈出了教导处,“走,去教学楼看看。”



警报声。

“发生什么了?”李思睿赶到教导处,发现许多老师们已经到了。

“每一个站点都必将发生的,”岳思敏惨笑道,“收容失效。”

没有人知道CN-2431是怎样关闭SRA系统的,没有人知道CN-2431为什么要突破收容,也没人想知道。事实上,相当一部分人甚至不知道CN-2431是谁。

“田仲达一人突破不了收容,想必一定有其他因素。”岳思敏说。

“够了!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灾难,你真是疯了岳思敏。”Krew说道,“我这就去联系落锤。”

一阵巨响从门外传来,伴随着惨叫声和射击声。
“你干什么?岳思敏?”李思睿一把抓住边穿衣服边往外跑的岳思敏。

“履行我作为一名老师的职责,救我的学生。”岳思敏试图挣脱李思睿的手,但她怎有力气搏过一名经验丰富的特工。

“你他妈疯了!你他妈疯了吗?外面那群东西正在暴动着,它们不是学生,思敏,它们是异常,是SCP,是他妈的怪物,”李思睿大声吼着,“没人愿意拆穿你的童话,博士,不代表那就是事实。”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说得过重了。

李思睿恍惚的这一空当,岳思敏飞快地挣脱,冲出了门外。
“没人需要你们为我编写童话。”

岳思敏没能走出员工楼。她一跑出教导处,就把门从外边锁死。
“开门,岳思敏,你他妈命不要了吗?!”任由李思睿在门内敲打吧,我……

眼前是那个女孩,那个暖和的下午,来到教导处,向她微笑的女孩,现在脸上写满了悲伤、绝望、惊恐、狰狞。

“……诗媛?”岳思敏顿了顿,她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双腿死死僵住,无法动弹。

“1……”女孩用颤抖的嗓音说道。

“2……呃啊!”女孩抱住头,全身都在用力,却无法制止自己喊出那个数字。

“3!啊啊啊啊!”女孩倒在地上,一边大笑,一边痛哭,全身疯狂地痉挛着。诗媛声嘶力竭地哭号着,却更是遏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最后一刻,岳思敏对上诗媛的目光。女孩的眼睛颤抖着,不住地抽泣着,她看着岳思敏从指尖开始,蔓延到全身,一寸一寸的皮肤,变成木头。短短几秒,对她而言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自己所爱的人,正在自己面前消逝着。何等的煎熬,何等的苦刑,何等的荒谬。

她曾多么爱岳老师,她现在多么恨自己。

无力,无力。

“木头人……”她疲惫地念出最后的台词。


Sam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

“斯兰克顿现实稳定锚……中枢系统?”L3小心地确认着。

“是的,它仍然在工作,但周围的休谟指数波动要比操场剧烈。”Sam说道,“显然这就是Site-CN-18废弃的原因。”

L3端详着这些服务器一样的东西。到处都是闪着光的中继器,缠满了导线。
“怎么会?坏掉了吗?”

“从某些角度上说是的。”Sam说道,“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并非Site-CN-18本来的面貌,比十八中更早的时候,这里是一个专门设施,收容了一些高危绿级。然后收容失效了,于是有了进来前我给你看的那张照片。呼,那可比现在要惨得多。
“高威胁绿级要是那么容易被无效化,还能叫高威胁吗?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基金会把绿型通过某种手段抑制住,埋在地下,只要不人为干涉,就几乎可以起到永久收容的作用。
“什么东西把这个绿型激活了,然后,教学楼的SRA中枢抽取的现实全补到这个绿型身边了,这导致教学楼中的学生们失去了控制。”

“这……这么……”L3吃了一惊。

“是的,十年了,这个绿型一直在消耗着其他宇宙的现实。而它就在我们脚下。”Sam跺了跺脚,地板下方传来深远的回响声,让L3打了个哆嗦。

“看,弹痕,到处都是弹痕。不仔细找,很难发现。”Sam坐在教学楼的台阶上,指着墙壁上一点都不明显的几处小凹坑,“这些墙的材料极其坚固,又富有延展性。子弹打不穿。”

“很难想象,当年这里发生了什么。”L3轻轻触摸着弹坑,“话说,咱们今天来考察Site-CN-18,是要怎么重建?在原有规模上改造吗?可这是一所……学校啊。”

“不,特工,不会再有Site-CN-18了。”Sam起开一罐咖啡,抿了一口,“Site-CN-18不会再重建了。让这所学校休息会吧。”

“那……为什么要来这里考察呢?”

Sam没有回答,看着远方的员工楼上,霓虹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他只是喝着咖啡。

“L3,”Sam说,“你有没有那种经历,上学时的某个中午,可能忘带了什么东西,小跑到学校。艳阳高照,晒得你直流汗。操场上空旷无垠,仿佛阳光把时间凝固住,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打篮球的学生,欢声笑语。偶尔有几个女老师结伴而行,讨论着什么学校里的趣闻。
“有时迎面还会走来一个刚下楼的学生,惊讶地问你为什么回来。你说忘拿东西,就这样走上楼去,却忘记了要拿什么,小跑下楼时,却发现青春就在不经意间溜走了。”

Sam叹了一口气。

“原来啊,你上楼想寻找的就是青春。回过头来,才发现什么都过去了。”

“你高中时代是什么样的呢?”Sam问道。

L3仔细回想,试图唤醒早就沉睡的陈年往事,徒劳无用,但他的心里却平添了几分沉重。

“哎,”Sam长叹,“也是哈。”

Site-CN-18的操场上,阳光把篮筐的影子拉得细长。仿佛有呼喊声、欢笑声在远方响起。
“这里毕竟是一所学校呢……即便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从一开始,它们的青春就是有问题的。但是……”Sam伸了伸懒腰,“说不定这里也曾有过爱与恨,也曾有过亲情、友情、爱情,在Site-CN-18这所莫名其妙的异常学校里,也许也曾有过阴差阳错的青春与成长呢。

“看啊,就好像这只是某个假期的中午,虽然学生们都回到家中,但你一点都不担心。惬意、幸福,躺在操场上,你知道等到下周一,大家,所有人,还会再回来。

“我,”Sam扭过头,“等了十年。”



“……敏博士,生前兢兢业业、待人慈善,为基金……”

话筒声像一条粗绳,从李思睿的左耳进入,从右耳传出,震得他脑仁疼。
李思睿茫然地看着鲜花围绕着的那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她似笑非笑,明亮的双眼仿佛下一秒仍会机灵地转动起来。

她那种独有的气质,把李思睿记忆中其他所有与她外表相似的女性全部剔除,只留下放学之后和他一起值日的那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

李思睿想起那年夏天她骑着一匹披着红纱的马,身后跟着一队送行的亲朋好友,拉着横幅“热烈庆祝南二县岳家二女岳思敏考上中科大”,然后就这么远去。就这么远去。

是啊,女人们那种独有的气质,即便在尘世消失殆尽,都能使你在某个晴朗的下午轻唤出她的名字。

“岳思敏……”


“岳思敏……”
L3抚摸着眼前冰冷的石碑,轻声唤出那个记忆深处尘封已久的名字。

“L取自Li,3,three,取自思睿。”Sam说道,“想起来了吗?”

“Site-CN-18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我们的记忆都在衰退。我清楚地知道是为什么,李思睿。”Sam晃了晃手中的W级记忆辅助药剂,“我的记忆辅助药已经开始生效了。但你记忆的衰退,似乎与逆模因部无关。”

“嗯。”

“你,辛思睿——也就是特工X3,以及岳思敏,你们的高中时代,究竟发生过什么?”

“我不知道。记忆中的高中生活,是空白一片。”



“思睿,我岳思敏有一个梦想。”

“嗯?”

“一定要弥补高中的遗憾。一定要将这段有问题的青春忘却。
将毁掉‘老师’这个词的那个人忘却。”


恩 师
岳思敏
(1982 - 2018)
基金会优秀员工
Site-CN-18站点主管

长眠于此

被所爱之物亲手杀害


后来,李思睿时常回到Site-CN-18,仍能看到沾着露水的康乃馨盛开在残垣断壁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