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调查记录
评分: +30+x

来,请坐。

很高兴,我和您终于见面了。

不,我并不愿意与您“见面”。

但是在您已经鲁莽地来到此处的当下,我非常高兴,您得以成功的完整无缺的出现在我面前。

——不,我现在不能提供给您任何您想要的资料。

任何您要求的有关于这座站点的资料。

请先别急着质疑我的工作并指责我渎职,追问我凭什么坐在这里领受着工资和员工福利却无法对您提出的任何情报要求作出回应,我说的是“不能”而非“不愿”,我是说我“不能”给予您任何关于这座站点的情报。

不,与您的权限无关,与我的权限无关,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无法用基金会那套官僚体系的权限论来衡量。

不,我没有被人威胁——嗯,应该说我没有接受那些威胁,而且那些威胁也与您要求的东西没有关联。

不,我不是蛇之手、GOC、MC&D或者混分的双面间谍,起码在此时此刻我们仍是同一阵营的同事和朋友。

嗯……我不能保证我没有精神失常/被控制/被删除记忆/遭到认知污染,您知道,这些情况一向身在山中。是的,我只能声称在我可认知/感知的范围内:

我接种的模因疫苗仍在起效;

超出我所学习的模因/逆模因认知危害对抗训练课程的描述和指导的情况尚未发生;

我仍然具备在我看来“清晰”的逻辑;

我携带的记忆强化剂/清除剂数量没有偏离我的记忆;

我通过了虚假记忆自检;

我对自己抽血,血液样本中没有检测出任何天然或人工合成的麻醉剂、抑制剂、兴奋剂、致幻剂,或者随便什么生物的脑组织/脊髓的提取液,也没有朊病毒、化合物Y-909、乃至其他我没听说过的物质的分子成分;

我的颅骨、头皮、前额、后颈、脊椎上没有找到任何新生的术后创口、缝合痕迹或伤疤;

我的电子脑皮层防火墙日志一切正常,记忆辅助建模均未出现异样;

我相信自己没有被克隆,从肺到眼,跟腱到关节,这具身体没有曾经激素催熟和在克隆舱里泡过的迹象;

如果您想听,对,我能说出来,此时此刻我的员工个人动态验证码是#WWEbe%@32bNty%22#,好的,没关系,您可以慢慢验证,我会继续。

总而言之,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会给出资料的,而且给您的任何文件里不会有任何【数据删除】或者拿劣质油墨涂上去的黑色条框,所以您明白吗,我“不能”。

我“不能”提供给您任何您想要的资料。

还是难以理解?那就让我们一件事一件事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