Σκουπίδια
评分: +39+x

2027年春季

卷云浸泡在夕阳的余晖中,密集地堆积着,从它们的缝隙间透射出昏黄的光辉。环丘公路和两侧的植被与山丘构成比例适中的静物景色图,偶有寥寥鸟鸣。

然而这般寂静很快被发动机的声音所打破,七辆轮式装甲运兵车组成的车队闯入图景。与常规陆军相比,这队装甲车车身虽都以陆军迷彩涂装,却多出了带三个箭头的圆形图案。

第三辆车的车厢内,12位彼此素不相识的人各自默默地坐着,感受着车辆行驶过程的转弯和颠簸,没有人开口说话。

研究员,或者应该说前研究员Nicolas,此时就是他们中的一位。与他相比,另外11个人的体格和面相都更加魁梧和凶悍,与这些人坐在一起,尽管Nicolas在研究员中的健身频率算比较高的,仍然显得瘦弱。

无窗的车厢封闭住了内外界,Nicolas只能靠想象来猜测外部景物。当他正准备闭目思索时,他感到脚被人轻踢了一下。抬头看去,对面坐着的一个黄毛小伙正嬉皮笑脸地盯着自己,他旁边那个帽子男也以略带敌意的眼光向自己这边瞥视。

“你就是那个Nicolas?”

Nicolas点头。黄毛的嬉笑表情马上变得更加夸张,就像是看到了一只滑稽至极的动物做出了什么怪异动作。他和帽男相视一眼后又转过头来,“你就是那个和Nicholas比起来名字里少了个h但还是被基金会搞错了征进军队的高级研究员Nicolas?”

Nicolas点头。黄毛再也忍不住了,刺耳的笑声回荡在颠簸的车厢内。“你……你他妈笑死老子了!话说,你知道突击步枪怎么用吗?哈哈……”

起初Nicolas没有想到车厢内第一个笑容会是针对自己的嘲讽,而现在他没有想到第一句话也是针对自己的挑衅。“和你有关系?”他冷冷地回应。

黄毛和帽男再次对视一眼,一边摇着头一边嬉笑,“哟,这么屌?呵,看看你在战场上和混分的混球们对射的时候会不会还这么屌。”

Nicolas不想再理他,只静静地感受车辆再次转过的大弯,以及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持续的响声。响声过后紧接着是车载无线电通讯的声音,“各车注意,即将驶达Λ-76战备基地,后勤组于目标地区填装燃油,完毕。”

对Nicolas来说,自己最近半个月经历的事情仿佛是一场连绵而奇幻的梦境。自两年前基金会正规军建立,很多身处“安全”地带的人们常常觉得这是基金会再次强大的标志,并为之欢欣而自豪;幸运地,少数人分析和预见到了之后他们大多数人的命运,在和之前作比照后得出悲哀的结论。不论如何,每个人始终坚信自己的想法,这也恰巧是人们在考虑新情况时常有的现象。如果有人问Nicolas为什么那么心甘情愿地临时代替那个原本应该进入FAF1-Σ202特种部队的叫作Nicholas的失踪小伙子加入军团,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是源自于一时冲动,也可能是由于身居基金会内线的担忧,毕竟现在早已不像十几年前那么和平。如果不是曾经接受过枪械使用和战术训练,Nicolas也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在Nicholas被军团高层找回来之前,他必须认真对待他肩上的那份新使命。

前方二十米处,哨卡的闸门缓缓抬升。七辆装甲车像七只归途的猎豹,顺次驶入Λ-76战备基地的载具通道。


加拿大西北部,道森正东南18km,Site-236

隶属236站点防御部队的劳米勒和亚得洛特正站在哨塔上眺望。远处的冰雪世界里,幻魅的靛蓝色夜空中,极光带着宝石般的绿飘荡着,增添了几分神秘和梦幻。

“要是这是在十年前,知道我们应该被叫作什么吗?”劳米勒搓着M4卡宾枪的防冻布条。“还能叫什么,Site-236安保!”说罢,两人放声大笑。

“而现在,我们早已经从看门的变成‘防御部队’,这听起来屌爆了是不是?要是再酷炫一点,我们就升级成那些横冲直撞的‘进攻部队’,这样我就可以开着那架长得像个乳白色大鸟一样的Ay-3战机2近距离贴到前面的极光旁边,再用我的索尼给它好好拍张照,于是我就会在杂志上的‘最美风景’板块荣耀地夺得一等奖,到时候奖金分你一半。”

“你他妈也是真能联想。我要是能像你这样联想,我就不会连买台联想电脑都那么缺钱。”劳米勒咧着嘴笑笑,再次向极光看去。

不过这次似乎有些不对劲,极光带似乎被一些空中的东西切割成断断续续的几段,而且那些遮挡物似乎在变得越来越大。

在听到武装直升机轰鸣声之前,劳米勒一直以为是极光出了什么问题。

“敌袭警报!”亚得洛特按下哨塔上的按钮,回响的警报声瞬间充斥Site-236的角角落落,但没等他拉下枪栓,一串密集的子弹从下面就射了上来,强大的冲击力把他从7.15米高的哨塔上直接掀了下去。劳米勒尽力希望确认这串子弹来源的方向,可面对如此猛烈的火力压制,他根本无法成功接近哨塔边的那把固定式M249机枪,甚至连破片手雷都不知道要用多大力气丢到哪个方向。他爬到哨塔后边缘稍稍瞭望,站点全部的防御部队已经出动,在两秒内他感到一丝释然,然而在他抬头发现越来越近的武装直升机时,这份释然顿时烟消云散。如果他继续坐以待毙,那么载有航空机炮的直升机将会立刻飞到他正视角前方仰角45度,到那时来自上方和下方的交叉火力将无可置疑地给他送葬。在这一刻他知道必须做点什么。他看向旁边,“毒刺”防空导弹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劳米勒插入BCU到导弹系统的操作手柄插座之内并展开IFF天线, 打开环形瞄准具进行目标视觉捕获,直升机的机头刚好充满整个圆环。发射按钮按下,导弹突破发射器,以Mach 2.2的速度向目标飞去。巨大的爆破声之后,直升机歪歪扭扭地坠落在雪坡上,只剩一堆着着火的黑色残骸。

“跟上,左翼!”第4小队已经抢占了载具停泊处西北方16米处的石质掩体带,成员们把卡宾枪和轻机枪架在掩体顶部向入侵的步兵不断射击,子弹带着动能向各个方向冲去,枪林弹雨间,入侵者暂时被密集的火力网压制在了丘陵两侧。可就在这时,一枚杀伤爆破榴弹直直地打过来,撞击到防线右侧后瞬间爆炸,前来支援的第5小队还没来得及布置阵地被冲击波打翻了一小半的人员。

“坦克!全体注意转移!反坦克小组!”

第4小队队长一边拿着军用无线电嘶吼一边低着身子向左侧移动。15秒内,一支反坦克小组扛着“标枪”单兵便携式反坦克导弹跑到防御阵地右前翼,随着几声闷响,看上去带着一圈尖刺的导弹有力地弹出,在2秒内立即朝着夜空加速,几道炽烈的线条呼啸着冲上天空,又呼啸着向几辆用白色涂装加强雪地隐蔽能力的坦克狠狠地砸下去。火光冲天,目标立即报废,有辆坦克的炮塔甚至被冲击力旋掉。

随着入侵者悉数被歼灭,枪声逐渐削弱,直至停止。Site-236防御部队发出胜利的呼声。

“豹1A3型主战坦克?”在千钧一发关头求得生存的劳米勒探头观望丘陵旁边的情况,“这不是加拿大边防军的装甲部队么?难道不是混沌……”

话还没说完,头顶再一次出现异常的声响,瞬间所有人仰头看向那个他们以为已经平息下来的夜空。一枚AGM好似万圣节夜空中鬼魅的黑影,直线冲向236站点的核心地带,杀伤性模因随着弹头爆炸被释放出来的几秒后,整个站点又成了一片死寂。


Λ-76战备基地

车辆的轰鸣声逐渐止息,车内的人向侧面一倾。车门从后面打开,亮光照进来,Nicolas下意识眯起眼睛。装甲运兵车的驾驶员站在车门旁,看样子是他打开了门。

“好了各位,我们到地方了,往前直走大概一百米然后右拐,”他指向车头正对的方向,“会看到写有‘5号步兵训练场’的指示牌,你们的领队会在那里和你们见面。”

12个人彼此间相视了几眼,陆续下了车。

刚一接触地面,一阵越来越大的轰鸣声从不远处传进Nicolas的耳中,他循声望去,一辆坦克跟着一辆步战车从道路那一端驶来,都是他从未见过的样式。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重型装备。正想着那辆坦克,三架武装直升机呈三角编队斜向掠过头顶,吓退了一群本想升空的小鸟。

“Woo-hah!”

整齐而雄厚的喊声吸引了Nicolas的注意。向右看去,步兵训练场内节目一出又一出,声浪更是此起彼伏,步兵的喊声、军官的呵斥声、突击步枪和机枪连贯的开火声以及狙击靶区悠长的枪响,汇成了一个大杂烩。

很快,他们到达了最终目的地。Nicolas和其他Σ202特种部队队员在开阔的5号步兵训练场上站成一排,等待他们领头人的到来。春风吹拂,却吹得Nicolas有些忐忑。

不一会,Σ202指挥官泰伯拉斯踏着沉稳的步子向这排人生地不熟的人走来。他鼻梁上架着一副战术墨镜,这让他的眼神难以捉摸。从他现在穿的那件不可能别上勋章的作训短袖上并不能看出他的过去,但这并不能改变他是个狠人的事实。所有曾和他一起参与十几年前那次行动的老兵都清楚地记得他如何用他那把吃牛排的餐刀亲手捅开一个敌对特工那可怜的脖子。

泰伯拉斯散发着强大的气场,笔直地站在新人面前,把他们从左向右扫视了一遍,隔着墨镜的目光却依然锐利。

“都他妈听着,现在由我来带你们这支最菜的队伍!”

除了黄毛,所有人都没说话。

“凭什么就最菜?”

其他人惊愕地转头看他,除了Nicolas,他懒得转头。不出大家的意料,泰伯拉斯迅速贴近黄毛,手箍住他的颈部,直接给了他一记膝顶。后者立刻呻吟着躺倒。

泰伯拉斯退回原位。“说你们菜是因为你们就是最菜的!这里没有人曾经上过真正的战场,也没有人曾经用真枪朝着敌人的脑袋扣动扳机,更没有人尝过真正的死亡的味道!”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几乎是嘶吼了起来,这股震慑力甚至把其中一个队员吓得浑身发抖。

“知道你们为什么被编到Σ202吗?因为在希腊语里,Σ就是‘垃圾’的首字母!Σκουπίδια!”

听到他说那个希腊语单词时,Nicolas直接懵逼。

“我现在不想和你们废话,”泰伯拉斯看都不看还倒在地上的黄毛,“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将在17小时后开始,鉴于你们太菜,我不会直接指挥你们参与太难的行动。17小时后你们会被送达Site-CN-82,与Site-CN-75派遣的银狐部队会合,配合他们一起参与对82站点的清剿。现在全82站点都是叛徒,他们把那儿改成了一个营地,把枪口对准正规军和无辜研究员!听清楚了吗?我不想问第二遍!”

除了黄毛的所有人都大声地回应。泰伯拉斯走近黄毛,凑到他耳边吼道:“你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黄毛憋足了劲喊道。这下泰伯拉斯才善罢甘休,他回到原位。

“记住,菜鸟们,银狐部队可比你们专业得多,跟他们学着点。到时候在战场上被吓得尿了裤子,自己洗好再来见我!我可不想闻到你们的尿骚味!”

解散后的一排人望着泰伯拉斯远去的背影,终于感到如释重负。Nicolas环视步兵训练场,思索着这17个小时自己该怎么度过。正当他四顾心茫然时,肩膀被人拍了拍,他下意识做好了第二次对抗黄毛那张令人生厌的嘴脸的准备,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熟悉的脸。

“索森?”

“好久不见,bro。”索森挑挑眉,“我向泰伯拉斯那老巫师申请了进入你们特种部队的权限,他同意了,八成是想让我起个模范作用。”

“我操,老巫师?”

“你没听错,我所在的那支战术反应小组都这么叫他,那货年轻时据说猛得一逼,现在看来貌似也气势不减,被他带领着战斗对你来说不知道应该说是高兴事还是丧气事,随你怎么看。哦还有,他喜欢叫他的队员菜鸟,如果他也这么说你们,不用太在意,毕竟烂人又怎么会进特种部队?”

Nicolas看着这个之前一直在75站点战术反应小组岗位的朋友,终于感到几分释怀。和11个陌生面孔建立新关系对他来说可不是件多么高兴的事情。抬眼观望头顶的苍穹,天边已经染上粉色的霞光,远离夕阳的边缘也已涂上深蓝。迎着晚霞,他和索森并肩走向休整处,他知道,接下来又有一段长路要走。


未知地点,德尔塔指挥部

“会议代号Δ-D-3368,现在开始记录。”

资料整理和电子按钮按下的响声。

“首先要说的是最新的战况,所有人务必高度注意。结合一周前伽马指挥部发过来的简讯,我们得知位于南美的那支小规模的边防部队已经被我们通过异常项目的效应归入控制,目前记忆消除武器已经在附近的军营里投放并处于不间断维护下,所以他们的上级对此并不知情。一旦需要他们,我们可以随时调用。”

“同样的事已经在欧洲西岸、东亚和加拿大边境做过了。不同的是,昨天我们对加拿大那支边防军的战斗力进行了测试,测试结果如何?相关人员汇报一下。”

“不尽人意。事实证明这支边防军完全没有独立进攻基金会一个站点的能力,他们不到15分钟就被击退。后来我们通过加装模因弹头的空对地导弹才拿下那个站点。”

“嗯,这并不出乎我的预料。要知道现在基金会已经建立了完备的武装部队,所有安保部门参与防卫作战的能力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如果没有我们的配合,边防军的那点兵力连在他们站点的内墙上抠个洞都很困难。那么,其他的情况呢?”

“有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我们位于阿拉斯加的一批用异常改装的武器现在已经开始从隐蔽基地CI-047C向东亚运送,预计三天内可到达目标地区。如果正常投入战斗,位于基金会位于中国东部的一些站点将会受控于我们——前提是,基金会坚持不加强异常武器的装备。”

“我想他们不会的。一直以来,他们致力于组建常规武装部队,坚持认为把异常用作战争会造成无法预料的污染和破坏,尤其是他们那个伦理委员会,在这件事情上更是显得激动不已。而这,正是我们的优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