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眠
评分: +21+x

我躺在双人床上,她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我没有。白天的咖啡在无边的黑夜中调制出一丝残留的亢奋。

她很可爱,所以她在黑暗中伸出手来偷偷摸了我的脸。

我耐心地等待她把手缩回去,窸窸窣窣。

然后我出其不意地转过身环住了她,报复性地摸一摸她的头发——

我摸到了一张脸。

裹带着温度的鼻息涌向我的手指头,它们如触电般本能地缩了回来。我以为此刻的她是正对着我而卧的,在我的想象里,我的鼻尖几乎要贴上她的鼻尖。但是?

我承认我被错误的预判吓得一激灵。

因此我的手指们并没有来得及确认刚才摸到的是不是她的脸,以及这张脸是不是长在躯体的正面。它们甚至也还没来得及摸清楚,鼻子的上方是不是一对眼睛,鼻子的下方是不是一张嘴。

寂静的午夜在短短几秒内变得诡影幢幢,叫人陡生紧张。

头脑混乱之际,我忽然察觉到我的前额有几缕发丝的触感,兼有淡淡的香波气味,橘子糖味在鼻腔内部掀起短暂的小范围风暴。是她的头发。她昨天晚上才洗过头,这味道正对得上。

经过一个心跳之间的辨认,我确定她的呼吸声确实是从相隔一颗头颅的距离传过来的,节奏平稳松快。我发现自己已经屏住了呼吸,所以理应仅能听到一处呼吸声。这也合理。

我们的身体其实贴得很近,所以我大致感受了一下,大概确实是我的前胸贴着她的后背。

这些既定的事实给了我一些勇气,我的手掌再次摸索着伸向前方的未知漆黑。这一次的探索触碰到的是她的手背,它在几秒钟之前还抚摸了我的脸。是这只手吗?还是另一只?我说不上来。

这是一只左手,出现在后背的左侧。距离我更近的是背面而不是掌心。肘关节的弯曲方向也没有问题。

天衣无缝。

但不可能。不可能吧?她触碰我和我转身回应的间隙太过短促了,而且我很确定,刚刚没有听到她翻身的声音。

这让我依旧忍不住心生疑窦。

在黑暗中,与我共眠的,究竟是不是她?

将头拧向另一侧、默默躺在我身边的,到底是谁?

是什么?

我的内心有一半正在考量要不要开灯看个清楚。而另一半的内心则告诉我,这着实有些小题大做了。大晚上的。简直发神经病。

耳背了,就是这么简单。那一个凑巧的瞬间,我翻身的声音盖过了她翻身的声音。很容易、很合理的解释。

身边再没有传来任何动静,这会儿装睡的人换成她了。我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和她说点什么,但是此刻喉咙有些发干,无端的片刻紧张吞噬了我的交流欲。我默默地切换回平躺的姿势,决定不再胡思乱想。

就在这时。

从刚才的方向,有一只手伸过来,再次摸了一下我的脸。

从上到下,近乎于挠。

是手心。这个角度是绝对不可能背对着我做出来的,除非她的手臂能弯折两次。

我浑身僵硬地躺在床上。尽管双眼已经睁开许久,视界里的阴影却比方才更稠密。在更多的手、更多的脸、更多的头发从黑暗中伸过来之前,我的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念头。

坐起来,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