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乡

“那么,你是谁?”

“呃,新来的……这是我的ID。”

“你的项目是那只蝴蝶…1…14…5,然后多少来着,是它吧?喂食,还有一些类似的工作的样子?下楼,然后第二间。”

“1457才是。好的,我想我能找到。”

“祝你好运。就我所知啊,反正它是不咬人的,也不会喷火,不会拧断你的脖子,不吃人,也不搞出什么——”

“好的,我想,这——还真是个好消息呢。对了,介意我请教一些事情么?”

“尽我所能。”

“…那么我能够联络上Site之外的人么?比如说打个电话,发封邮件之类的,可以么?”

“说不好。不过塞张便条什么的估计没什么问题。想跟家里人说点什么?”

“实话说,我一直很惦记某个人。不过能寄东西出去的话,我就能跟家里联系上了吧。这会不会很麻烦?”

“我可以替你找人问问。不过,和你的研究相关的事情,你绝对不允许向其它的非研究人员透露半分。”

“感谢。”

便笺 #█
█████,
已经分别有一段时间了吧。上个月那次,真的很感激,你能来为我送行——尽管我知道那很突然,我也十分希望我们还能如果以前那般无话不谈。实际上,我们还是在一所大学里,我只是因为研究工作暂时离开而已。我保证我会尽可能的多给你写信。
—K

“那么,这次接受到的回忆又是什么?又是离婚的戏码?这只蝴蝶看起来满脑子的离婚剧情嘛。”

“没有,这次是……唔,更糟一些。糟糕透了。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我真想知道这只蝴蝶究竟飞去了哪儿。”

“看见了战争?难道是谋杀?”

“差不多吧。很多尸体。”

“这儿每天也会有很多尸体的。”

“……听上去真搞笑。”

“我倒是这么打算的。我听说过你的那只蝴蝶。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它也是之前很多人的。这不是个轻松活。虽然犯不着伤筋动骨,不过,这其中,或许你会无数次的体验那心碎时的哀痛。”

“我该谢谢你的体谅?”

“不用谢。‘基金会冷酷,但不残酷’,你是知道的。你的经验不足,但如果你需要什么,其他人都会帮你一把的。毕竟我们都经历过。”

便笺 #█
█████,
███先生的事情我听说了。世事如此,还有,我也很遗憾不能够前往送别。我知道,我们认识他已经好几年了,也是托他的福,我们才能够相遇,但是过去的这几天,我的担子真的很重,事实上我发现我真的没办法脱身前往葬礼见他最后一面。请转告██████,我很抱歉,同时我保证在结束了我的工作之后,会尽我所能去帮助她渡过难关。

这就是你为何没有来得及给我回信的原因么?
—K

“你还好么?已经有多久来着,两个月了吧?每天体验一次那样的孤独对你是没有好处的。”

“我很好。我的意思是,这些事情每天都会在世界上的各个角落不断上演,不是么?这些对人类来说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随你便。基金会正用得着你。还有,说真的,如果你需要帮助,或是想跟别人说说话——”

“我真的没关系。”

便笺 #██
█████,
我真的是刚刚才意识到你是不会再给我回信的了。因为基金会的协议或是什么别的原因吧。再一次的,真的很抱歉——我一无所知。但我向你保证,只要我们有朝一日能够重逢,我一定会安静地听你想我倾述你所承受的一切,让我们在你最爱的地方一起喝上一杯咖啡。这儿的同事们人都很好,但他们怎能取代得了你。我想,他们不明白。
—K

“先生,现在这个时候我们没法为您提供治疗药物。部分实验还未结束。不过,我们可以提供心理咨询。我想您已经被提前告知过……”

“我只是想找一个熟人说说话的。”

“抱歉,现在没法为您安排会见。我建议您最好耐心等候几天。昨晚刚发生了一起收容失效事件,对了,1457看起来很喜欢你的样子。”

“你就不能帮我找下别的人过来么?”

“事实就是这样,您在被基金会聘用时,在EI测试中的得分相当可观,这也是为何你会成为应对这种特殊SCP的最佳人选。”

“我说过……但是没有人……谁都不在乎……”

“什么?”

“没事。”

便笺 #██
█████,
我真的以为这个月会有机会跟你见上一面的。如果我早些知道会变成这样的话……我本不该不安的。我应该明白我所能做的。我想你,从未如此强烈。我想你,还有家里的所有人,所有事。我不能透露我的工作,不过一切应该都还挺顺利的,所以请不要担心。
—K

“你一直都在写给谁呢?”

“家里面,在等我的那个人,我想是这样的。”

“相当漫长的守候啊。已经快满一年了吧。还有,你是唯一一个能向外界写信的人,因为基金会不希望你的心理状况出问题。”

“哈?”

”“这算是你的福利。所有人都看得出你所背负的压力,但未何看起来你更为疲惫了?还有,有极小的可能某些跟基金会作对的人正打算找到你写信的对象,我想你最好……算了,别担心。你离开之前许诺过什么吗?

“……我们都立下了誓言。”

“那我觉得你完全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精神些。就我所知啊,你的研究进展不错呢。”

便笺 #██
█████,
想想只是觉得得让你知道我还活着吧,不想干活的时候,我就会从我的抽屉里面翻出一张我们旧时的合照。我很开心。还记得那第一次音乐会么?即使在那时,身高差得也很多呢。
—K

“听说最新一次的回忆体验让你很困扰?”

“嗯,一般情况下我是不需要心理咨询的……无意冒犯……但总觉得,这个收容室太——过空旷了。这得有五英尺意外才能察觉得到有人在外面走动,我觉得……好吧,我需要找人谈谈。过去的确不需要,但是现在……基金会的同事们都很好,但不知道是否有人会与我分享那些记忆呢——?”

“你的请求会被上报的。”

“我明白那种药物是没有问题的,有人也跟我解释过那些实验程序,但是我……我不知道如何下手,真的。我的脑袋里装满了那种故事,但我总觉得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因为,没人能看见那些画面,也没人能感受到那年复一年的……所有。”

便笺 #██
█████,
好消息!我想我马上就有一个星期的外出探视的机会了。在那之前,我的脑子里面,所想的,只有你。
—K

“还挺得住么?”

“睡得不太好。不过我想还成。”

“真正的‘日常生活’快来了,是吧?”

“那正是我现在无比期待的东西,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个人啊,哈?看来我们基金会的同仁们不是一个最好的倾述对象啊?”

“对啊,不是呢。”

便笺 #███
█████,
我真的无比期待与你面对面说说话的那一刻。而不是通过这些纸片。我想你还能见识一下看看我的幽默有没有一点进步——还记得我们在每个周五是怎么拿那我那糟糕的幽默感找乐子的么?倒不如说你是你在那样干,而我只是用嘲讽的语气吐着槽。当然了,总比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完全不跟你说话来得好吧,是吧?我怀念那些时光,然后长大了。现在想想啊,还有两天,就是我们认识十周年的日子了呢!惊喜吧?
—K

“终于拿到假期了么,哈?那么,怎么样?见面了没?是不是探讨了下人生,感慨了下世事变化啊?”

“请不要问了。”

“你们说上话了么”

“就……让我一个人静静。”

便笺 #███
█████,
我明白了。谢谢你一直以来忍受着我的絮絮叨叨,并让█████告诉我所发生的一切。希望我最后有向你告别。

祝你们幸福。
—K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