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雾鸟
the-smoker.jpg

“烟雾鸟”——Marco Mazzoni

Will步出后门,穿过自己那片简单朴素的小草坪。虽说他的孩子们已经不止一次地到他那里诉苦,抱怨他们在屋子后的树林里撞见的动物们总能吓他们一跳,但这次,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开始升起一股不安和焦虑来。通常到了这种时候,他就会离开自己的画架,跟着他们一同前去,然后解释给他们听。“那只鹿并不是快死了,只是它在换角而已。那只青蛙并不是什么怪物,有尾巴是因为它正从蝌蚪向青蛙转变。”

他的每一个解释都能让他们心满意足,于是他让他们回到院子玩耍,这样他就能在照看他们的同时继续回去工作了。但他过去从未在他们的声音中读出过恐惧的味道。是的,曾有过忧虑,是的,曾有过好奇。但是Yvette现在却抖个不停,Will几乎无法将她抱在怀中。她颤抖的双唇吐出的字句似呓语一般,泪水则如小溪一样顺着脸颊流下。Gregor则浑身冰冷,紧攥着他小小的拳头。

Will 走了出去,想看看这个把他们吓得不轻的“恶魔鸟”到底是何方神圣,并为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无端恐惧感到有些可笑。实际来说,天色是有些昏暗的,但总归还是大白天。只是一只鸟而已。从这里,他就能看到那棵高大的掉光了叶子的树,也正是他们口中它的栖息之所。尽管穿着厚实的夹克,他还是打了个寒战,但这却不是因为那寒冷而又异常安静的空气。有些东西使他不安。他环绕树走着,脚踩在结了霜的杂草上,发出嘎吱的声响。它就在那儿,一只小小的麻雀站在一根树枝上。没什么好怕的。

当他仔细研究它时,那鸟儿转过头来,向着他张望。孩子们见过不少麻雀,而他看不出这一只怎么会让他们如此惊慌。他向前了一步,走得更近一些,好看看清楚。那鸟儿向他啼叫,却不是料想中的啁啾声,而是一种刺耳的如高潮般的愉悦声响。它开始抽搐,继续发出咳嗽般的叫声,两只脚交替支撑身体,与此同时胸口的羽毛也支了起来。他伸手去够它,那鸟儿的头部却猛地向上一仰,张开了喙,里面冒出了一片片羽毛般的烟雾来。

Will咒骂着,没命地向回跑,而那鸟儿则疯了似地在树枝上抽搐。烟雾渐渐冷凝,变成了厚重粘稠的一股股,悬停在它身体四周。它那双黑色的眼睛像是从内部蒙上了一层雾气,充斥着灰黑与鲜红。鸟喙张开的刹那,他的肠胃一阵翻滚,简直想要呕吐,因为那诡异玩意的嘴已经张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从中望去,黑暗之物深埋其中。他能在里面看到闪闪发光的眼睛,随后,第一只八足兽开始从这个世界刚刚被撕扯开的洞窟中钻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