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的故事

是时候了。他的孩子们已经做好了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准备,但他们只能通过剖腹产的方式出生,因为他没有那个能够正常的生下他们的生理构造。他把自己的手机拿到了浴室里,提前拨好了911,却没有按下呼叫按钮,他只是将它放在了一边。接着,他拿起了折叠式剃刀,擦干净刀刃,将它贴近自己喉咙上的那一串肿块——它们就像是世界上最珍贵的项链那样附着在他的喉咙上——然后开始小心的切割。

白色的那个很轻松就取了出来:她很小,但相当健康,她即使是在被温柔的托着闪亮的螺旋状壳,放在干净的毛巾上后也在不断生长。她是个漂亮的小宝宝,四肢健全。但红色的那个是个死胎,它的身体只是一团干瘪扭曲的灰色组织。与分娩的痛苦无关的泪水从父亲的脸上淌下。橙色的那个也是,他们的壳中只剩尘埃。这使得他不得不等自己的喉结停止颤抖后才能继续切开剩下的。黄色的,绿色的,青色的,蓝色的,紫色的……他们还没来得及出生便已死去。他绝望且急切的想把最后一个,那个黑色的切开,然而他的手一滑,鲜血开始从他的喉咙中涌出。当外壳滑到他的手中时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但他依然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那个胖乎乎的健康男婴。剃须刀落在洗手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他急忙用没有抱着自己珍贵的孩子的那只手去拿手机。他缓慢的瘫倒在地,太累了……但他必须拨通电话。在确定自己的孩子会被好好照顾前,他还不能休息。

“你好,这里是911,请问您有什么紧急情况?”电话另一端的人问。

“我的孩子们……”他用沙哑刺耳的声音回答。“救救我的孩子们……”

“先生,你还好吗?”

“不……”他的手已经虚弱到无法握住手机。“一定要让他们去一个充满爱与幸福的家庭,答应我好吗?”他握着手机的手臂无力的朝着一边倒下,他隐约听到调度员越来越关切的询问,但声音似乎越来越远。或许他可以闭一会眼了,他相信问题能够被妥善解决。

他最后听到的是自己的女儿天使般的嗓音,她爬出她的壳,呼喊他。

“爸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