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人杀人事件·第一章
评分: +34+x

夜是黑色的,闪电时不时照亮夜空。城市的光污染让云层显现着暧昧的粉色。但夜视镜头下,一切似乎都只有两种颜色。它们是城市的哨兵,不带有感情色彩的凝视着城市。

一个人出现在了视野里。漆黑的巷子里,那人拖着一条腿,一瘸一拐的跑着,一边奔跑着一边回头,仿佛在躲避什么的追踪。脚步却在逐渐减慢,最终倒在了地上。第二个个体随后出现在了视野中。赤身裸体,体表却像是覆盖着什么东西一样。那个东西靠近了倒在地上的人,然后转过头,看了过来。这下终于能看清了,那也是个人但面相却有些说不出的诡异。他,也许应该称为它,以违反常识的姿态跃了过来,然后,便是一片黑色……

“这就是,事发当晚的监控视频。事发地是石佛寺村,京密引水渠边上。”Griffin按下了暂停键,看向刚刚落座的几个人,当然还有通过视频会议系统实时投影出的全息影像。这个技术其实蛮蠢的,毕竟预设一个形象在这里自己跑去摸鱼这种事也不是做不到。“不知道各位作何感想。”

这已经是她第三十遍观看这个视频了。事件发生在前天夜里十二点左右,一名下夜班的女性在回家路上遭到袭击。其尸体,严格讲,有多处骨折的遗骨,于第二天在距离第一现场571米的南长河公园被发现,很干净,没有一丝血丝,却沾满了酸性的液体,散发着恶臭。警方很快确认这是一起超自然案件,然后将卷宗移交给基金会。

然后就是Griffin等人一遍又一遍的看这个视频,看看有什么细节,有什么抓手。案发地点,毕竟是步行者必须要经过的地方,早已没有了任何痕迹。那个被损坏的监控探头在实验室里分析来分析去,除了提取到一点没有上皮细胞的疑似分泌物以外没啥痕迹。物证分析组目前直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那个监控探头是被什么东西一爪子砍坏的。开玩笑,这又不是漫威片场,哪来的金刚狼。

“不如……找找那些擅长人类学和生物学的站点的人问一下?”一位职员建议道。

Griffin想了一下,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于是利用站点主管的权限联络了06站点。她想的也简单,毕竟是个医疗站点,里面的人懂人体结构是肯定的。至于生物学,学医的多少应该会点。大不了回头再找其他站点嘛。

但当06站点的职员的虚拟形象被全息投影投影到现场的时候,Griffin还是不由得叹气。“我希望你们参加会议的时候多少能穿的……整齐一点。”

“时间太紧了,我们也没辙。”Eule的虚拟形象双手一摊。他现在是下身穿着沙滩裤上身一件黑色运动服外面套着白大褂的画风。标志性的两把手枪倒是还在那里。Griffin决定先不管这个,毕竟06站点,她也算习惯了。

于是她陪着这帮人看了第三十一遍监控视频。

“暂停!”在视频即将播放完毕的时候,Eule大喊了一声,“再往前一秒。”

有抓手了?Griffin不解其意,但还是照做了。画面定格在那个人型生物扑向监控探头的那一帧。Eule看了好一会,站了起来,他的全息投影上出现了一个象征着麦克风被关闭的图标,但看他的行动,显然是在跟人说什么。

“有抓手了,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等我,我现在马上赶到北京。先让汪唯把法医学检验安排上。”丢下这句话,Eule退出了会议。

搞什么啊,Griffin想着。甩甩头,却发现其他的06站职员也下了线。不过她倒是也清楚6站的风格,脱线归脱线,该干活的时候蛮认真的。于是Griffin跟她的小伙伴们继续观看起了这多少会让人不适的视频。

当视频循环播放到第62遍的时候,手持一叠资料的Eule闯进了现场。

“那个糟心玩意儿应该是一种基于爬行类动物改造的东西,蓝本可能是蛇或者蜥蜴啥的,视频里的过程可能是一种狩猎行为,可能还有更多目标在城市里活动。”Eule语速奇快的说完了这些话。看来他先入为主的把这个人形生物当成被基因改造过的人类了。

但是在场的人并没有听的特别清楚。

“你慢点说别着急,慢慢来。”Griffin赶忙扶住大喘气的Eule。

Eule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是这样,我们看了一下,觉得这个视频里展示的内容跟一些生活在沙漠地区的蝮蛇类似。有没有再往前的监控录像了?”

“没有,其他的监控探头正好坏了,就剩下这一个能用的。”Griffin回忆了一下,“与其说那个,不如你先解释一下什么叫跟沙漠地区的蝮蛇类似?”

“是这样,有些在沙漠地区生活的蝮蛇为了保存能量,在对猎物完成攻击后不会选择缠绕或者继续打斗,而是会放跑猎物,等待毒性发作后再过去吞食。然后第二个证据的话,”Eule跳上讲台,将视频调至那个人形生物跳向摄像头的那一帧,“注意看这里,舌头,”手中的指示笔指向大屏幕上人型生物的头部,“舌头是分叉的。”

画面上,人型生物跃起的瞬间,一根长长的舌头伸出了嘴角。这个画面其实也就出现了几帧而已。由于之前众人没有将思路往爬行类动物身上想,自然也不会有人注意舌头的问题。

“这说明什么吗?”有人举手提问。

“如果单纯是分叉舌头我可能会怀疑是为了个性做的舌头分叉手术,但是这根舌头看起来要更扁,更长。我敢保证这个生物的上颌会有两个小洞充作锄鼻器。夜行动物一般依赖嗅觉大于视觉,套用在蛇类身上的话就是利用舌头粘附空气中的气味分子然后缩回嘴里把舌头插进锄鼻器里,利用嗅觉追踪猎物。”Eule一口气说完了一大段话。在场的众人陷入了思考。毕竟刚刚听到的那些话的信息量不小,也算是比较客观科学的解释了视频里的所有现象。

“有什么别的思路吗?”Griffin算是有了一些期待。

“等尸检结果吧。能看出来是白素贞已经很艰难了。”就这种关头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是Griffin想不到的。“下回如果能在现场找到鳞片啥的应该会比较轻松吧。”

“尸检结果出来了。”汪唯拿着两张A4纸走了进来,“没啥好看的其实,整个人都快碎成骨头渣子了。”

“辛苦了。有什么……发现吗?”Griffin满怀期待的看着汪唯。

“很遗憾,没啥发现。痕迹被破坏的一干二净,过了一遍酸,我检测出了氯化钙的成分。肋骨臂骨都碎成了很多段,腿骨从中间断开,我怀疑被吃下去的时候两条腿是交叉着的。应该是被完整吞下的,我没看到切割痕迹。”汪唯拿起桌子上的一瓶水一饮而尽。画外音Griffin倒是也听出来了:汪唯也认为造成这样的损伤的应该是跟蛇关系不浅的东西。

“那倒也正常。算是给那个东西跟蛇关系不浅提供了一份佐证。”Griffin坐了下去,开始整理材料。

硬要说的话其实,也有一个。”汪唯随手把检测报告甩到一边。Eule拿了起来开始阅读,“受害者的颅骨差不多碎成了7块,我把受害者的颅骨拼了一下,发现了多条骨折线。其中一条骨折线的方向与其他的几乎垂直。”

“几乎垂直?”Eule跳了起来。“骨折线方向与……”

“与受力方向相同。”汪唯接下了话茬儿,“我怀疑是颅骨有两次受力过程,不过考虑到是在肚子里呆了很久被吐出来的,我也不敢直接下什么定论。”

“是,毕竟蛇这种东西消化的时候喜欢一边扭动一边挤压胃里的东西促进消化。”想象着一个看起来体格相当于成年人的东西在地上跟蛇一样扭动,Eule不禁一阵反胃。他拿起可乐喝了一大口才勉强压下这种反胃感。

“那么下一步,有什么想法吗?”Griffin看着眼前陷入沉思的两个人。

“等着呗。”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其实他们也没辙。证据就这么点,能分析出来是跟蛇有那么点关系已经很消耗脑细胞了。还有一句话两人都没说出来。虽然这个想法相当危险,但是他俩都盼着能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没准就有更多证据了,所谓干的越多留下的越多是也。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案来得这么快。


紫竹院公园,绿竹轩。太阳已经升起,阳光照耀在大地上。Eule站在Griffin旁边,看着眼前的土地。土地上有一处凹陷,看不出具体是什么形状。

公园外,前来晨练的附近居民被警戒线拦在公园外面,好事的京城大爷大妈已经将不知篡改过多少遍的消息传得满天飞。与其封锁消息,不如放一点似是而非的边角料出去,反而能更有效的保证情报安全。

“你知道吗?”Eule突然抬起了头,“紫竹院在北京有一个很著名的称呼。”

“洗耳恭听。”Griffin不解的看着Eule。

“这里以前是全北京最大的女同性恋聚集地,跟东单公园对应。”Eule张开双臂,“这里也足够隐蔽。一到夏天竹林郁郁葱葱的,往里一钻什么都看不见。小时候跟小伙伴来这里玩捉迷藏,一进竹林里,根本找不到人。我要是蛇我也喜欢这里。”闹了半天还是在说案件的事。

02站点没有闲着。第一案的分析结束后,基金会与公安部进行了联系,获得了北京地区大部分监控探头的使用权限。虽然没有这个权限也不影响基金会通过监控监视北京城内异常的动向。当紫竹院公园的监控探头一个接一个暗下去时,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知道,事情大条了。一支6人快速反应小组迅速赶到了现场,沿着监控探头失效的路线进行反向搜索。没有发现异常目标。为确保反应小组人员安全,Griffin命令他们立刻撤离,等待增援。而那个受害者,已经没有了生还希望。

“主管,尸体已经发现了。”汪唯打了个招呼,拎起自己的工具箱,跟着工作人员前往发现尸体的地点。黑云压城,哪怕还是在上午,天色也暗的不行。暴雨的前兆。他必须快点,哪怕找不到什么证据。

Eule拿着一瓶鲁米诺试剂,在这处凹坑旁边喷了一圈。虽然说前一天也下过雨,但是泥地上除了这处凹坑以外没有任何别的痕迹。那个家伙还很聪明,知道走石板路不容易留下痕迹,甚至可能是完全沿着受害者的路径行进的,正好可以抹去可能存在的血迹。为什么不走泥地呢?Eule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大概明晰了答案:竹林。紧张加受伤后大量分泌肾上腺素导致的生理反应可能会让受害人以为竹林无法逾越。如果这也是袭击者的目的的话,能想出这种方法躲避人类侦察的家伙的智力堪称一绝,但那个家伙终归是小瞧了人类在打击犯罪这条路上的进步。

在刚刚被喷上鲁米诺试剂的地上,血液中的铁催化了过氧化氢与鲁米诺的反应速度,使得反应本身发出的光强到足以能被肉眼观察。

“快拍照!”Eule大声提醒着实习生。而自己找了一处有擦拭痕迹的细小的荧光,背对凹坑方向,用鲁米诺试剂画了一个半径30厘米的1/6圆。更多的带有擦拭痕迹的荧光光斑出现。两点一线,沿着这条线,Eule继续喷洒着鲁米诺试剂。另一名实习生在这些荧光光斑旁摆上了物证牌,作为标记。风已经吹了起来,暴雨将至,Eule不自觉加快了步伐。最终,在南长河河边,Eule停下了脚步。这里已经出现了甩溅状的荧光点。更重要的是,几乎可以被视为撞击飞溅血迹的光斑。没有让实习生动手,Eule自己将物证牌放在了这里。

第一接触点,确认。站起身,回头,Eule发现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沿着物证牌搭建物证保护篷。那就不着急了,Eule想着。

“话说,你穿鞋套了吗?”知梓拎着工具箱匆匆赶到了现场,“没穿鞋套的话给我看一下鞋底花纹再说。”

“我记得上次见你你是Boom的秘书,再上次好像是实验室里的助手,咋这回又变成痕检了……”

“我?”将Eule的鞋底花纹拓下来收了起来,知梓整理了一下装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强所以我多干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Eule不得不承认,能把自己是个铁工具人的事实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他是没想到的。不过确实,自我介绍这块知梓肯定要拿下的。

“成了,没别的事了,我进去看痕迹了。”

“等一下……”Eule看着知梓走进了帐篷,没来得及说完下半句话,“散散味道再说啊……”然后他看着知梓捂着鼻子从里面跑了出来。

“wdnmd的Eule你**喷那么多鲁米诺是**干嘛呢?鲁米诺降价促销了还是咋地了还**罩了个帐篷在上面生怕鲁米诺散不掉是吗?给老娘拿个防毒面具来。”

算了习惯了。Eule从背包里拿出一副自循环呼吸机递给了知梓。作为CBRN部队指挥官,个人防护这块Eule拿捏得死死的。

“啊对了,我刚刚看了一下那几个摄像头,上面好像有齿痕,你要不做个菌培试试?”

菌培吗?那确实,分析一下那家伙嘴里的菌群成分没准能有意外发现。Eule挠了挠头,戴上手套爬上工作人员搭好的梯子,检查摄像头的状态。没错,确实是齿痕。但是这个齿痕似乎有哪里不一样?先没管那个,Eule将摄像头整个拆了下来,放进物证袋里,计划着回实验室了再说。然后的话……

“知梓,回头给摄像头的齿痕做一个倒模吧,我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知道了。”

Griffin目前没啥事情干。其实这个刑侦组组长完全可以由保卫部长担任,但是保卫部目前有任务,一时半会抽不出手来。所以其实也就是,上级的任务罢了。不过也是因为她站点主管的身份,集结人手要方便许多。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Griffin打开了一副地图,用黑色标记笔标记出两起案件的第一现场的位置,以及尸体发现的位置,随后用红色马克笔标记出这次找到的第一袭击点的位置,随后在这起案件的第一袭击点的位置上扎上了一枚红色的图钉。

红色的线被捆在图钉上,然后沿着受害者跑来的石板路,延伸到第一现场,截断,拉直,在线头末端绑上一根红色的铅笔,画出一个圆。拔下图钉,插在第一案的第一现场,拉直线段,画出第二个圆。拿出一根蓝色的笔,Griffin地图上画出了几个点。这两起案件的受害者的体型都差不多,那么中毒之后逃跑的时间,大概也差不多。那么找到有可能是第一袭击点的位置,确定下来,然后就可以尝试分析一下这个黑夜中的狩猎者的藏身地点了。

“犯罪地图学?”Eule不知何时走到了Griffin背后,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幅地图。

“是,有啥想法吗?我记得你本科在的学校的刑事侦查学是美国第一。”

“是全国第一也不代表我接触过啊。”Eule看着地图,“不过医学生确实会学法医学,professor也跟我们提过犯罪地图这码事,但至少需要三个点才能确定。”

“这样,我记得第一个受害者一般坐公交车上下班,你去跟警方落实一下第一个受害者通常的回家路线,然后在这几个点喷一下鲁米诺试试。别拿你之前那罐,装备部刚刚送过来一罐荧光效果大白天也看得清的。”

“明白。”Eule拿起那个带有装备部标记的工具箱走了出去。Griffin刚想休息一下,却看见知梓走过来,旁边还跟着极度兴奋的汪唯。没等Griffin开口,知梓直接将一个物证袋举到了她的眼前:

“我们找到一块鳞片,可隐蔽了,要不是我火眼金睛肯定找不到。”就像考试考了满分跟家长请功的小孩,或者涨了工资急忙回家告诉另一半的社畜一样的感觉。好在Eule走了,不然肯定又会让他多一个开涮素材。

“怎么样?能看出来些什么?”既然出现关键线索了,那休息就是另一码事了。

“汪唯说是蛇类的鳞片,但具体是什么蛇看不出来。”

“这样啊,这样,你待会去把那几个摄像头上的牙印给取样然后做出来。Eule觉得那个牙印哪里有问题。”

一听说又要加班,知梓迅速蔫了下去。

“好了好了,干完了请你去恰饭去。摸摸头摸摸头。”Griffin见状抱住了知梓,开始安慰她。汪唯很识趣的溜到了百米开外假装四处看风景。

“别想着用食物收买我啊。”说是这么说,知梓还是站了起来,拿着装有摄像头的物证袋,走向最近的一辆通勤车。倒模什么的,还是得回实验室做。

Griffin留在原地,开始指挥收尾工作。现场会被交给警方,负责异常事物的部门会将事情处理妥当,这是警方和基金会的默契。

雨终于还是下了起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