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人杀人事件·第三章
评分: +28+x

夏季,北京的天气复杂多变。出门大晴天过一阵狂风暴雨也不是不现实的。阴雨天气还没过去两天,北京重新切换回了熔炉形态。哪怕是入夜,气温也高达36℃。但这正是基金会所期待的。沿河的居民早已收到消息,躲在屋中纳凉。至于风雨无阻的夜跑客,在持枪特警来往巡逻的氛围下也早早跑去了别的区域。而在这种路上落单的,也就只剩下那些D级了。

喷洒药物破坏蛇类嗅觉,利用高温天破坏部分蛇类的热感应能力,那么蛇类能依仗的,只剩下了视觉。不巧的是,视觉是双向的。吸取之前两起案件的教训,基金会换下了热感应夜视仪,改用色彩补正微光夜视仪,同时部署了无人机作为巡逻人员的补充。数据链将所有的基金会单位连结,宛如黑夜中张开的蜘蛛网。

本次行动的代号为“巨人捕鸟蛛”。这种主要分布在南美丛林中的蜘蛛在地面喷吐丝线。如果猎物触碰到了这些丝线,捕鸟蛛会立刻赶过去,将其猎杀。他们的食谱里甚至包括矛头蝮这种中型毒蛇,足见基金会对本次行动的期望。这张传感器与巡逻人员组成的大网也没有让基金会失望。

22时41分,南长河公园附近的水听器确认了一个水下目标,进行三角定位后,确定了目标的具体位置。那附近有一名作为诱饵的D级人员。睡眠中的专案组成员被唤醒。来到会议室,实时观看无人机记录到的影像。一个目标爬上了河岸,这也是基金会第一次获得他们的对手的影像。那是一个长约两米,上半身尚可见人形,但是相比之下脑袋显得非常的小,有些滑稽。下半身,很难说那是腿还是蛇尾:既可以分开作为双腿进行攀爬一类的动作,又可以合并一起后进行类似蛇类的缠绕动作。这次出现的个体没有左爪,看来是昨天基金会在后海遭遇的个体。

“好恶心……”哪怕是见多各种恶心东西的汪唯都有些不适。

“觉得恶心是正常的,对蛇类的恐惧与厌恶几乎刻进了人类的DNA里。”Eule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味道。他现在戴着呼吸面罩窝在装甲车里,赶往南长河公园方向。

“先不要急着击毙,我想看看,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造成两条互相垂直的骨折线的。”汪唯说。

“晓得。我也很好奇这个事,而且多了解一点这个东西也没问题。”Eule暂时切断了通讯,看来是去下命令了。装甲车在距离南长河公园三百米的位置停了下来,特遣队员们跳下了装甲车,缓慢靠近公园。通过数据链以及全息投影,队员们可以在战术目镜上看到目标的实时位置。靠近到一百五十米的位置,特遣队员们停了下来,各自开始寻找掩体。特遣队领队按了两下通讯器送话键,表示已经就位。

看着屏幕上的地图上象征各个分队的红点都变为了绿色,Griffin下达了行动命令。那名D级人员在负责人的命令下靠近河岸,然后,正如众人所料的,那个东西翻过了河边的护栏,趴进了草堆里。一百五十米外,特遣队员们的步枪始终跟着它。特遣队员们将微光夜视仪翻起,使用肉眼透过战术目镜进行瞄准。

十米,九米,八米,毫不知情的D级人员慢慢靠近那个生物。然后,那个生物突然跃起,咬在了D级的大腿上。随后,不再如往常一样松口后等待对方进入休克状态,而是直接扑了上去,柔软的身体以完全不符合人类的生物力学原理的方式缠绕在那个D级的身上。

“这下我知道那条骨折线是怎么来的了。”汪唯评论道。第一案中的死者的颅骨出现两条互相垂直的骨折线的原理,应当是颅骨两侧受力导致形变出现后出现了第一条骨折线,被吞咽后异常个体在消化过程中,为破坏猎物骨骼,肌肉发力,造成了第二条骨折线的出现。

前线的特遣队员们显然不关心骨折线的出现原理。探照灯亮起,将异常个体完全暴露。那东西一惊,放弃了猎物,打算逃回水中,不料远处特遣队员们已经开火。5.8*42毫米子弹的穿透力完全不是7.62毫米手枪弹可以比拟的。那东西仿佛被打了一棍子一样倒向一旁,随后顽强直起,向河流冲去。一发12.7*42毫米贝奥武夫步枪弹击中了它的头颅,彻底了结了它的生命。

“干得漂亮。”Eule拍了拍刚刚打出致命一枪的特遣队员的肩,端着步枪慢慢靠近。走到近前,还不忘往胸腔再补两枪。所谓让你补枪你不干,全村老少等吃饭是也。确认那个东西死透了,早已等在一旁的收尸队抬着特殊的裹尸袋赶来,将那个东西的尸体扔了进去,又加了一袋干冰保鲜,直送站点。汪唯早就等不及了。

Eule并没有再管那个异常,而是走到那个D级人员身边。按了按颅骨,听到了骨擦音,颅骨骨折确定。再加上胸腔被压碎,足以致死,但这个D级似乎还有生命活动。失策了。他没想牺牲D级人员,为此他甚至带了电锯和强效抗生素,关键时刻切除被感染的肢体保命。不过这个结果,也没啥可说的了。让特遣队员为他注射了大剂量吗啡,让他能毫无痛苦的死去。

“其实你自己也可以做的,但我几乎没见过你执行安乐死。”Griffin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毕竟是医生。”Eule站了起来,“有些事情我不能做。”

“完全理解。先回来吧,汪唯会折腾人类,但对于生物,他没啥抓手。”

“明白。”

用于糊弄事的尸体——实际上纯糊弄事,甚至跟人不沾边——已经运到了现场。这里会被伪装成一处警匪枪战的战场,而匪的身份非常好编:昨天在后海击毙的匪徒——虽然实际上也是用来糊弄事的人造尸体——的同伙。后续的行动,不出意外,也会按照这个理由进行。

只是有人终归得活跃在黑暗中罢了。Eule坐上装甲车,踏上返程。


“把手术刀放下吧,咱今晚用不到那个东西。”已经换好衣服的Eule将一把军用匕首放在解剖台上,“用这个。”

先前被击毙的蛇人的尸体躺在解剖台上,左手腕露着白森森的断骨,头上的伤口流出粉色的脑浆。这东西头是真的铁,Eule想着。为防止子弹无法击穿,特遣队员们使用的还是5.8*42毫米口径重弹,原本用于95式班用机枪和88式狙击步枪的弹种,以及用来对付掩体和车辆的贝奥武夫弹。但按理说能见到的贯通伤却是一个没有。哪怕是从头部左侧打进去的贝奥武夫弹,也只是镶在了头骨右侧,只露出了一点点在外面。至于那些5.8毫米的子弹,基本也都留在了其体内。见此情景,汪唯和Eule都明白,手术刀是不可能切开这东西的皮肤了。

“好消息是子弹的动能完全施加在了这个东西身上。”

“那确实。”

不再言语。汪唯试了一下刀,最后决定让器材室送两把电动骨锯过来。Eule对异常个体的口腔分泌物进行了取样,交给了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检验科的工作人员,然后在橡胶检查手套外套上了一层劳保手套,用拘束具固定住这个东西的上下颌,然后拿起一把老虎钳,耐心地把这个东西的牙一颗一颗拔下来。虽然说这个东西的神经系统显然要比蛇高级不少,但考虑到两人的安全,Eule决定花费一点时间确保万无一失。谁知道这玩意儿的脑袋是不是跟蛇一样,剁下来一个多小时还有活性。

汪唯开始观察这个东西的尾部,或者叫腿部——因为没有发现类似脚的骨骼。试着摆弄了一下,汪唯惊觉,这玩意儿的骨头跟没有一样。仔细观察了两腿连接的部位,没有发现外科手术的痕迹,那有可能是一种诱导突变。DNA素材交给DNA室的人分析,他管不着。在Eule拔牙的时候,汪唯穿好了防护,准备了快速X光透视装置,想着看一下腿部的构造。见状,Eule放下了老虎钳,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佩戴好了防护,重新拿上老虎钳,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拔牙。

“骨头基本上看不出来了,这玩意儿的尾巴能分开并进行类似腿的运动完全是依靠肌肉力量支撑。”

“要取出来看一下吗?”把最后一颗牙放进托盘里,Eule放下老虎钳,凑了过来。

“你那边看出来啥了吗?”

“没,也就能看出来那些牙都被打磨过,剩下的得找牙医,看看牙医怎么说。”

“好,既然咱俩都好奇这个,就先从脚开始吧。”

分开两只脚,启动骨锯,圆形的钢片飞速旋转,破开了坚韧的,覆盖鳞片的皮肤,产生了难闻的焦糊味。不过两人都带着呼吸面罩,因此对此没有实感。在表皮上切出一个矩形,然后将军用匕首插入皮下,切下一整块表皮,将一块肌肉组织完全暴露出来。汪唯按了按,却有点难按下去。Eule抬手,人工智能将一个装有摄像头的机械臂伸了过来,对暴露出来的肌肉层拍照。看了看照片的清晰度,汪唯满意的点了点头,脑袋让开机械臂,两人游离出股动脉,切开,进行测量。

“血管壁较正常人而言粗很多,这东西的血压可能远大于正常人。”汪唯一边让人工智能拍照一边说。

“自愈能力应该也不错。昨天我们打断这家伙的手之后在现场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一滴血。”

“说那个呢,身份确定了吗?”

“确定了,福建人,三年前在潮汕一带失踪。”

“现在可以认定死亡了。”说话间,二人已经将异常个体的股骨取出,“你看看,这玩意儿,薄且软的不行,但是强度似乎不低。”汪唯撅了撅这根股骨,“钙应该没有这样的强度。”

“回头让检验科测一下成分吧。”Eule重新站回到异常个体的头部,“感觉咱俩就像是把东西挖出来给检验科的。”

“检验科的任务罢了。”两人对视一笑,拿起骨锯,继续展开工作。

Eule按照标准术式打开异常的头皮,然后将异常个体的头部皮肤完全剥下,露出了倒三角形的头部。与其说像是蛇的脑袋,倒不如说更接近一些早期兽脚类恐龙。脑组织已经被子弹搅碎了,完全没有检验的意义,而现在这个头部,也只能证明这个东西经过了大量的改造。Eule让人工智能进行拍照,随后找来一副充气球囊,从其吻部插入其喉管,然后开始手动充气。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充气过程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到异常个体的脖子长大到与肩同宽。Eule这才意识到,这个异常个体的胸腔的长与宽远大于正常人。反应过来的Eule立刻将球囊放气并取出,然后握住了异常个体的上下颌,没费多少力气,就使得下颌脱臼,然后,继续扩张,直到可以把Eule整个人塞进去的程度。哪怕到这样,肌肉组织与韧带仍然保持正常连接。

“蛇类在吞咽大型猎物的时候会主动使下颌脱臼方便吞咽。但我没想到会方便成这样。”看着汪唯惊恐的眼神。Eule解释道,并手动完成了复位。

“视觉冲击力很强。”汪唯也不知该如何评论。因为他发现,打开这个异常的腹腔之后,里面几乎被骨头所占据。粗略一数,这个异常的16对肋骨完全占据了胸腔与腹腔的大部分空间,而且胸骨形态也完全不一样。

“别管了,敲碎吧,直接提取器官做实验。”Eule直接用锤子敲断了异常的肋骨,然后测试了一下肺和心脏的延展性。果不其然,延展性很强。Eule猜测,在吞咽猎物的时候,这些器官可能会短时间被压迫,但仍能维持正常的生理活动。然后下一步是胃部。但当Eule切开异常生物胃部的时候,里面却填充了一些清亮的液体。

“快快快舀出来,去做硅藻实验。”汪唯急忙拿出一个铁勺子,将液体㧟出,密封好,送往实验室,“后海和南长河都没有这么清澈的水吧。”

“没有。找到硅藻源头,我们差不多就找到了位置了。”

“嗯。继续干吧。”

解剖室的灯一直亮到深夜。

但对于二人而言,休息那是不可能休息的,咋说都不可能休息的,也就能眯上一阵子。而且二人发现了一些事情必须要当面跟专案组其他人员说明。所以Eule和汪唯并没有选择回宿舍。当Griffin打开会议室的门,看见睡在会议桌上的二人,有些忍俊不禁,顺便拍照,并给二人发了过去。

“凌晨四点才解剖完,我们也没辙。”标准的撇清关系式的耸肩。叹了口气,Griffin打发二人去休息室睡一阵子去。当人员全部到齐之后,汪唯开始阐述昨晚二人的发现。

“……在我们对胸腔进行检查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异常生物没有锁骨,第一肋的形态与其说更大,倒不如说更接近放大过的第四肋,而且所有的骨骼基本都是这样的形状。胸骨向下延伸基本延伸到了第四腰椎1的位置,没有锁骨,所有的肋骨与脊椎的连接依靠韧带与肌肉连接且有较大宽裕,可能是为满足进食需求。”

“也就是说,制造这些异常生物的那个……‘东西’,几乎是依托人类的骨骼改造出了类似蛇的身体构造?”

“倒也不能这么说。”汪唯挠了挠头,“与其说是改造,不如说是重塑了一遍人体。”

“强化上肢骨骼与肌肉群,下肢骨骼轻薄化且肌肉群增强……没有发现生殖器官?”

“看起来是被切掉没多久,甚至还有没有分解完的缝线。”

一阵沉默。

Eule的手机响了起来,连续三条信息的提示音把昏昏欲睡的他直接惊醒。看完第一条消息的他直接冲出了会议室,留下会议室一脸懵逼的众人。不过他们也没等多久。不到两分钟,Eule就拿着一沓资料跑了回来,将几张纸甩给汪唯,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死盯着一张电镜照片,嘴里还念叨着“这可是我没想到的”一类的话。站在讲台上的汪唯也露出了些许疑惑的神色。

“怎么说?有什么特殊的吗?”Griffin疑惑的看着二人。

“你先说我先说?”Eule看着汪唯。

“我先来吧。”清了清嗓子,汪唯打开实物投影,将自己刚刚拿到的资料投影在屏幕上,“我们在异常个体的体内发现了液体,检查之后发现是水,其中含有的硅藻,与南长河和后海的样本都不一样。也就是说,这些异常个体在岸上有一个独立的,可以接触到硅藻的地点。”

“还有一个消息就是,我们在异常生物的口腔内找到了海洋创伤弧菌。”Eule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那张电镜照片。

“海洋创伤弧菌的话,不是只有在海水中分布吗?那么为什么之前的检测中没有检测出来?”Griffin提出了疑问。

“我的看法是,这个东西在入水之前在一个可以接触到海水和海洋生物的环境。而且那个地方一定距离南长河公园不是太远。”

“南长河流域真的有符合这个特点的地方吗……”Griffin摊开地图,在地图上找到南长河,然后沿着河道一个建筑一个建筑的看着,“海鲜市场,没有;鱼塘,没有;冷链,没有;水族馆……”Griffin抬起头,“北京海洋馆。”

“哪里可以不引人注目的饲养大型动物,购买用来饲养这些异常个体的肉类不被怀疑,北京动物园。”

“哪里可以有足够的空间驯养这些东西,有足够的水域秘密训练他们伏击,北京海洋馆。”

在众人的脑海中,一条虚拟的线将所有案发地点与北京海洋馆相连。当所有条件都成立的时候,那个地方是不是要找的地点,不言自明。

“但我们仍需要决定性的证据。”Griffin坐了下来,“万一拆错了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需要化装侦查吗?”一旁的外勤部门指挥官已经站了起来。

“危险性太大,我们需要稳妥一些的方式。”Griffin将一包淡黄色的骨头扔给汪唯,“能不能认出来是什么鱼的骨头?”

“巨骨舌鱼,不会错,我在国外实习的时候吃过一次。”汪唯只看了一眼就确认了那东西的身份。

“这种鱼在北京只有北京海洋馆,富国海底世界和北京自然博物馆有养殖,但这包骨头是在南长河河底发现的。”Griffin靠在椅背上,“据我了解,硅藻实验可以作为一个重要参考。能试着取样吗?”

“没问题。”站起来的还是Eule,“我的自保能力足够,也熟悉那里的环境,我去就行。”

“嗯。”Griffin点头算是批准了,“回头我再给你配个搭档吧。明天进行侦查。”

“明白。”

“现在,解散,去休息。明天会是漫长的一天。让特遣队做好准备,一旦确认完毕,立刻发动攻击。”

风声已起,云团正在聚集。雷神挥动铁锤,轻轻落下抑或重锤出击,全在一息之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