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咔嚓剪

Pico Wilson坐在尸体堆中央。

“咔嚓。嚓嚓嚓。”

Wilson用力地摁住了园艺剪。女人的手指被笨拙地剪了下来,从血肉中露出了破裂的骨头。他小心翼翼地将指头塞进尸体的鼻孔里。

“哈哈哈。哈。”

咔嚓,又一根手指。Wilson堵上了另一个鼻孔。

“哈。哈哈。”

咔嚓,又一根手指。Wilson強行把这根食指塞進了他的美人的左耳。他把这具尸体架在她的兄弟姐妹之间。

“你太漂亮了,亲爱的。”

Wilson走近了她,将嘴压上她那对死去的冰冷嘴唇。

“比活着的时候漂亮多了。死与生的反差。鼻孔里的手指的的荒谬;的确,毫无意义,因为你的身体再也不会产生鼻屎了;你是在抠什么呢?是蛆吗?是你的脑子吗?你找错了地方呢,亲爱的。”

Wilson从眼窝里抠出了她的眼睛,放进她的嘴里。

“你觉得自己很丑。让我帮你看到自己的内心吧。透过肤浅的外表达到深处的真实,达到更深的真实,吞下你的眼睛,看到你自己。吞下你的眼睛。哈。嘎嘎嘎。”

Wilson抓住她的下巴,用牙咬爆了眼球。房水在她的牙齿之间晃动。

“傻女人。那药可不能嚼啊。”

最后的拥抱,然后是吻别。他松开了她的手,尸体倒在地上。The Sculptor看傻了。

“我操。”

Wilson转向他唯一的观众,眼睛的粘膜还粘在他的嘴边

“你不喜欢吗?”

“不。不不不不不。这太他妈重口味了,老兄。我操。”

Pico把嘴唇舔干净,舒适地躺在他的死尸堆里。

“那你来这里有什么意图啊,The Sculptor先生?”

“我,呃,这个吧,我是来邀请你的。”

“好啊。去哪个展览?”

“不是,我是说,不是去展览,我们是……有点像一个艺术俱乐部。我们的其中一员离开了,所以我们,呃,腾出了一个地方。然后我就想起了你在88年做的那个东西,那个有里根的录像带,然后我就想,我去,这个人挺会编辑的,你觉得呢?”

“我不太喜欢把东西串起来。我更喜欢把东西分离开。”

The Sculptor高兴地拍拍手。

“你说对了,老兄。一点没错。所以吧,言归正传,这个人吧,他以前叫The Clipper编辑家,是吧?然后我们稍微需要一个人来,呃,来替补他一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所以你是想强迫我当一个代替品。”

“差不多吧。不过,我们不是在强迫你。我们是在诚挚邀请您来和能够欣赏您的作品的人共事。相互评价。然后要是有麻烦,我们也会互相帮助,明白吧?比如,如果有人看到你这里的情况,他们不会理解你,而是会给警察打电话,那就尴尬了对吧,但是,你要是跟了我们,我们就能帮你擦屁股了。我们认识一个可以帮助你收拾乱子的家伙——我们管他叫The Janitor清洁工——他可以处理一切。加入我们,你就不用再担心那些凡人了。没有人Nobody能够管住我们,懂了吧?”

“我懂。没人Nobody在指挥你们。”

“哎,这就对了,兄弟!远离老大哥的自由。这就是我们的目的,老兄,都是为了自由,知道吧?你可以把这些玩意摆在大街中央,我们来帮你解决麻烦。”

“那么,我加入你的小俱乐部,然后呢?”

“我不知道,聊天呗。你做你的,我们做我们的。我们进行创作。”

“那么你上一次的‘创作’是什么时候?”

The Sculptor不舒服地低下了头。

“这个吧,个人来讲,我吧,呃,正在休息。你知道吧,我在忙活别的事呢。只是没时间来做一些个人项目,明白吧?”

“好。这样吧,The Sculptor先生,我知道了你的小俱乐部,也知道你们的创意最近比较…说好听点,进展缓慢。要是我说得再难听一点,那就是你们彻底停滞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老兄,这很复杂——”

“然后你看到了我,你就想,哇,这个人挺有那么一回事儿啊,咱们收了他吧,咱们像对待烈马一样驾驭他吧,驯服他,让他像个下贱的妓女一样听着我们的话。可是啊,The Sculptor先生——”

“哎,你这就有点太——”

“我愿做你的妓女。”

“……啥?”

“我愿做你的妓女,你的香料,请毫无节省地将我撒在你的餐食上吧,请毫无顾忌地吃掉我吧,就像你进入我一样让我进入你的身体吧。你过去在创作,在我们共存的这个世界上做出改变,但那之后你变得抗拒这种改变。你坐在你的死尸堆上,大喊:!这是最好的死尸堆,这些是最好的死尸,任何想把他们拼起来的人,想把他们变成木偶戏、变成动画、变成真人的人,任何胆敢把生命气息带到的死尸之中的人,任何胆大妄为想要复活这些死尸的人,将会被无情碾压,加入到死尸的行列里。”

“好吧,我被你搞懵了。”

“这就是我的观点。这正是我的观点。你看着我所做的事情,抬起了高贵的头颅,我的恶臭终于足够让你的鼻子发觉,让你低头看看,让你明白我有多肮脏和下流。The Sculptor先生,我想进入你。”

“呃,老兄,你搞得我有点不太舒服。”

Pico Wilson从他的宝座里站了起来。

“我想进入你。我想与你合体;我想从内而外地改变你;我想将你从停滞中解放,我想让你像一个煮过头的香肠一般,我想让你那美妙的肉馅爆发出来。你看到了我内心的火花,这使你饥渴难耐。而我也看到了你内心的火花,只是时间太久了,你已经忘却了你当年的火热,忘记如何将火星引导成烈火。所以,好的,我会加入你的俱乐部。我就会做你的Clipper编辑家、你的Snipper剪辑家、你创意的火花塞,而当我玩够了的时候,你就再也忘不掉心中那蠢蠢欲动的火花了。现在给我滚出去,我还要用手指再插几个女孩儿呢。”

“呃,这个,太好了!欢迎成为大家庭的一员。”

The Sculptor转身走出了房间。

“该死的神经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