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oll 332 號:告密者之牢

RAISA 檔案:相關組織 [已解散]
GOI-001: 芝加哥鬼靈

檔案創建日期:約 1931 年
GOI 對本文檔最後編輯日期:1932年11月
檔案回收日期:1933年7月
[以下為原文重現]1

Carroll2 332: 告密者之牢

snitchchamber1.png

這就是我們關告密者的地方。當地警察在我們的控制之下,所以不用擔心。

位於何處

曼哈頓,17街。它曾經是一家醫院,我們在大戰之後買下它,為我們在紐約的活動做預備。四層樓高,就在一個寄宿公寓和一家銀行旁邊。不容易錯過。

無論你做什麼,都不要打開臥室的大門

誰知道它

這個是商業秘密,據我們所知,我們的其他競爭對手或那些基金會的傢伙都沒有這方面的獨家新聞。我知道很多人都因為秘密鬼靈被抄掉了而感到緊張,但是我們不會犯兩次同樣的錯。所有在這裡工作的傢伙,不管是警備人員還是負責監視告密者的,都對 Chappell 忠心耿耿,甚至願意為他擋子彈。

至於我們能告訴誰,好吧,我們需要所謂的「謠言武器」。不要四處宣揚我們搞到了個地方可以用來對付所有背叛我們的人。但是如果你在我們的酒吧裡面,聽到有人在討論 Richard 對背棄盟約者所做的事情,也許你能提到:你聽過一個駭人的場所做為那些背叛者的歸宿。一個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方,這就是他們背叛我們的下場。

保持曖昧模糊。人們所不清楚的事情的影響力,可以與他們所明白的事情一樣強大。

我們是如何做到的

在 1930 年,我們遇到了有人告密的問題。

在我們這種業界裡有兩種人:我們的朋友、他們的朋友。我們一開始嘗試讓我們的朋友都留在當地,用我們的羽翼照顧著。鬼靈一開始很容易嚴密監視──在以前我們只有彼此,就連最底層的線人都不會去和芝加哥警方報告,因為我們根本沒什麼料。

但是,一旦第 18 號修正案施行之後,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我們從一個主要進行當地活動的組織轉變為一個全國性的私酒帝國。錢來得很兇,去得也很兇。賄賂警察和加拿大邊防警衛、嚴密看管 Carrolls 的保全措施……當然,還有員工。

我們開始招人了。在我們需要的時候還與當地的競爭對手合作。我們沒有仔細地調查在我們手下的傢伙是不是足以信任。到了秘密鬼靈開張的時候,我們終於嘗到苦果了。

什麼是讓法律抓不住你的最好方法?讓他們甚至無法記得你存在。我不知道老闆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他設法製造了一間秘密酒館,若沒有密碼就會從你的思緒中溜走。就像:「Joe 叫我過來的」,如果 joe 實際上並沒有叫你過來,你只會在每次回憶當晚你在哪裡時感到困惑而已。

酒精還不是最大的賣點。最重要的是二樓的交易室。最精良的魔法玩具來自仙境 (Wonderland) 的彼端,供我們審慎挑選的客戶使用。近十年來,沒有比秘密鬼靈更好的喝酒和扮演上帝的地方了。

然後有人告密了。

3855jones.jpg

Albert Jones,我們失去最好的秘密酒館的原因。 Carroll 332 是為他而準備的

1930 年聖誕節。基金會關閉了酒館,綁架了我們的顧客,並竊取了一些我們最好的 Carrolls。老闆要求查出它是如何發生的,並且沒過多久就發現了。來自皇后區的 Albert Jones,在 1921 年被鬼靈招募來執行我們的第一次曼哈頓行動。他先前參與當地幫派的歷史,有效率高和無情的名聲。

但他也是個懦夫。這個小王八蛋某天晚上喝得太醉,闖入前妻的公寓裡,後來他把我們的事情全部抖了出來以換取減刑。從那時開始,老闆決定沒人能夠背叛我們而不負出代價。需要向大家傳送這條消息,而地牢就是手段。

在秘密鬼靈關閉後大約兩個月,Richard Chappell 帶著一名邪惡牧師3走進那間廢棄的醫院,把它變成了一個惡夢宮殿。他不會告訴別人他是怎麼做到的,所以不要問。

我們最美好的一天來了:我們找到 Albert 並把他鎖在他的地牢裡面。他請求憐憫,而我們沒有給予。

我們用它做什麼

我相信你們都聽過 Richard 最喜歡的一句話:「你可以搜索我們,你可以與我們競爭,你有本事甚至可以攻擊我們。但如果你背叛我們,我們絕不會原諒,我們絕不會忘記。」

他媽的就是這樣,我們絕不原諒。

Carroll 332 是「告密者之牢」:一棟我們用來做為牢獄的建築物。從外頭看來一切正常,當你走進去時也不會馬上注意到任何異常。許多廢棄的醫院設備散落各處,我們並沒有費心去打掃。然而,每道原先通往臥室的門都關閉了,後面都是地獄。

好吧,不是真正的地獄。但對關在裡面的人來說應該足夠接近而分不出差別。

當我們找到一個背叛者時,我們必須大聲說出他的名字,然後在這張照片前面打一個響指:

snitchphotos.png

1913年,前醫院工作人員和一些病人的照片。Richard 說照片中的人也出現在監牢中。沒有必要找出來。

只要我們如此做,對方就會在前廳出現。接著在他有機會做出反應之前我們就壓制住他,抓住他,把他扔到一個開放的房間裡,關上他背後的門。

這就是地獄的開始。牆壁開始融化,房間變得比紐約更大。但無論他們去哪裡,他們都永遠無法離開。他們將永遠困在他們自己的個人監牢中。

我們不確定他們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但我們知道他們無法離開。而且我們知道他們大聲尖叫使我們不得不替建築做隔音。唯一確切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是老闆和牧師,而他們什麼也不說。


Richard Chappell 書桌上的一張紙條4

很多人一直在詢問告密者之牢中會發生什麼。坦率地說,只要你做好份內的工作並且閉嘴,你就不需要知道或擔心它,但我會稍微地滿足你的好奇心以保持你積極向上。

還記得那張照片中的盲人嗎?想像一下,假設他能看見而你看不見。現在,再想像一下,如果你信任那個人帶你到處走,幫助你在家與職場間往返。然後,有一天,他決定推你到大馬路上,只為了樂趣。

這就是監牢中發生的事情。背叛。那些告密者知道他們幹了什麼好事,他們知道他們在那裡所學的教訓。他們尖叫是因為一旦惡夢看似結束,它又會再次開始。

明白這點:當你加入這個組織時,你付出的不僅僅是你的一生。當你覺得你終於受夠了,你也許認為死亡是你的最終喘息。如果我們允許的話,它會是的。但如果我們因為你而遭受了傷害或失敗,我們就會撤回這一特權。

那監牢是給你們的警告。我建議你們放在心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