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故事集
评分: +39+x

小冰期
作者HueyacuetzpaliHueyacuetzpali



在这北回归线以南的城市,下雪原本是一件极不寻常的事——至少30年前如此。自从20年前气候开始异常变冷后,这件事情已经变得稀松平常了,人们将这一事件称作,小冰期。在这座城市生活的人们,很难说完全适应了这一切,又很难说没有适应。诚然,上了年纪的人们会怀念落雨大,水浸街,但如程潮这般出生在小冰期开始前后的人们,自记事开始就是每年九月越秀山准时飘雪,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世上又何谓所谓的常理或是异常呢?从这一点上来看,怕不是就是这样吧。



不落雪的城
作者 Diorite



“看啊,下雪了。”

罗莎慢慢地抬起头。她已经模糊的视线顺着机场大厅冰冷的瓷砖地板往上,然后是苏西早已失去血色的脸,然后是她颤抖着抬起,指向天空的手。

确实下雪了。穹顶已经被气压撕裂出缝隙,气体正在往外飞快地泄露,而穹顶下的温度正在同样迅速地降低。空气中的水蒸气正在析出,有的凝结在地上、墙上,浸透了她正跪在地上的双腿和苏西的衣服,更多的正在空中凝结成冰晶,然后纷纷扬扬地降下来。

大厅里响起凄厉的警报声,和人们四下奔逃的声音,以及气体泄露的嘶嘶声混杂在一起,像是一首奇异的挽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时至今日已宛如梦呓:她只记得自己从地上抱起苏西拼命地朝着逃生舱的方向奔跑,全然不顾自己怀中的身体已经逐渐失去温度。她最后记得的故事结尾则是三个月之后,自己在火星轨道上的救生船里独自醒来,有医护人员温柔地为她掀开氧气面罩。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随后滴入大海,再无声息。



可叹未雪来
作者Agent PhageAgent Phage



“一壶酒来,三尺桌台,道尽江东的惨凄悲哀,唉。”

先生那年冬天依旧干着老行当,依着门框,在没有下雪的日子对街吆喝。按理说这说书人吆喝,兴许给人感觉不像那么回事,但先生不觉得,她自觉这和戏台外的揽客没有什么区别。

邻里也敬重先生,自她还是学生接手这说书堂起,乡亲们一直帮了很多忙,也喜欢在闲暇没事时来听一段书。

但现在不同了。先生望着小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这几日雪停了,照例是要去问药的,便没空来听书了。下雪时更不行了,那门都出不来。所以唯有家中有闲人或者晴天久一点,才可遇见几位邻里来听一段书,甚是奢侈。

这些人也不是来听书的,他们见先生懂得多,多是来打听这雪是什么时候停的。先生想到这叹了一口气。

她哪能告诉他们呢?难道向他们解释雪里的辐射是什么吗?解释什么叫“核冬天”吗?



小学优秀作文
作者Fenrir FlamelFenrir Flamel



今天早上起床,就看到窗户外面白茫茫的,原来是下雪了。我问爸爸可不可以出去玩雪,爸爸同意了。我们穿上厚厚的羽绒服,就到楼下开始玩雪了。我们先打雪仗,我捏了一个圆圆的雪球,雪很凉,我朝爸爸扔雪球,但是被躲掉了。爸爸用时速80公里的雪球不停的往我扔,我都没躲过。然后我们又堆雪人,我做了一个特别大的雪球,然后给他插上两个树枝,又用石头做了两个眼睛,最后我用一块石头把雪人打碎了,爸爸问我为什么,我说我砸死了牛头人,爸爸表扬我,说我是个纯爱的孩子。中午爸爸带我去吃了馄饨,是猪肉馅的。我想喝可乐,爸爸鼓励我自己问卖馄饨的叔叔。叔叔说可乐没有了,只有红茶可以吗?我说压力马斯内,叔叔夸我是个懂事的孩子。今天真开心!



雪的终结
作者DF-thirteenDF-thirteen



冬日夜空仿佛铅灰色篷布笼罩天穹,云层被彻夜不灭的城市灯火点亮。沿着夜幕的轨迹,雪在飘落。

橘黄色街灯下,昆虫像乌云似的绕着灯罩盘旋飞舞,灯柱上零星贴着几张全息广告贴纸。传感器检测到有人靠近,手掌大的裸体对着她露出微笑,闪烁几下,然后熄灭。

几片雪花落在她的额头上。视网膜投影组件在视线外播放白色晶体融化的动画。建模消失时没有温度。

对她而言,雪花落下的景象丝毫不比南极大陆上残存的冰川,夜空中参宿四明亮的残骸,或者她在东南省城度过的童年更加真实。

那时的回忆是大段非线性回忆的纷乱片段;家人讲述的抗疫故事、雨棚下盖着彩条塑料防水布的自动快递车、旧纸质书泛黄的书页与纸浆香气,还有从远方传来的海防宣传新闻。渺小,遥远,却清晰无比。

那时降雪分界线已经退到了大兴安岭以北。中央政府对这些变化闭口不言,但人们都心知肚明——雪要停了,很快就不会再有雪了。



群山
作者Lyrics LinnLyrics Linn



许久刚一下飞行器,检查完着陆点的可靠性,转头就看见陈诺捏着根鸡毛掸子,托着腮,蹲在太阳能板的中心轴上,仿佛在思考人生。本该乌黑油亮的板翼上覆盖着细碎的白色,光丝一般不似实体,却又积成了厚厚的一层,在晴空下闪烁变换,雪雪有光。

“你蹲那儿干啥呢?”许久扬声道,幸灾乐祸之余,生出了些作弄的心思。他当然知道对方在做什么,他就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手气。

陈诺充满怨念地瞪了他一眼,“看不出又得扫雪了吗,眼睛没用就趁早捐掉。”

显然,“雪”不是真正的雪,“鸡毛掸子”也并非鸡毛掸子。这是他们在末宿星上的第三个月,等拿到最后一个采集点的样本后,二人就可以收工回航了。然而,正如同行里口口相传的,这里的大气层里漂浮着大量不明物质,几天之内就能在机翼上凝结成片,极大程度地影响航行效率,为此不得不定期清理。不幸的是陈诺跟石头剪刀布八字不合,十把里头能赢两三回就算是运气不错,只得每每咬牙切齿地去扫雪。

“别愣神了,快点干活。”监工的许某人仰着头,悠然地指点江山道。

陈诺愤怒地一甩手,正准备跳下机翼和他拼命,抬头却愣在了当地。转瞬之间,他猛地凌空扑向许久,一把勾过他,跌跌撞撞地往舱门跑:“走走走走走!!!”

在他们身后,白色的群山倾泻而下。



世界大战
作者varitas096varitas096



项目名称:待定

项目等级:

收容方式:由于项目发生在高辐射无人区,故无需特别处理,保持监控即可

项目描述:
此项目为周期性发生在北大陆沿海区的事件。每隔365自转日,空气中的1-2=8-1化合物会在空气中凝固并下落,持续时间约1个自转日,随后固态的1-2=8-1会重新变为气态。

目前正在调查此项目与该地区的考古遗迹之间的关联。



黑玫瑰
作者PygmalionCutPygmalionCut



我只需一眼就认出来你。在许久之前我们便已擦肩而过,那时夏季来临前的最后一场雪正如寂静一样飘落,我是你经过的第四十二个街灯下站着的人,我预见到你是完满的油画上无从下笔的一块空白。以前你试着打破规定、投身未知,发觉无论何时你都知晓自己身在何方、陷阱一望即破;之后你顺从于命运,却在故事的尽头遇见我。这就是你在空旷的花园中,想起故乡落雪的理由。



铲雪
作者W AsrielW Asriel



由谁来负责铲雪一直是一个令站点管理层头疼的问题。

在基金会,清洁工的工资是非常高的。首先,他们需要三班倒以随时确保站点和某些无害收容物的清洁;其次,有相当一部分工资被用来确保他们对基金会的一切秘密守口如瓶;最后,每当需要处理一些麻烦的突发情况时,他们都会得到一笔不小的加班费和补偿金。

而“雪把车库出口和站点内的路封住了”显然属于一种一般发生在半夜或凌晨、需要迅速处理完毕、处理起来费时费力的“突发情况”。每当夜晚暴雪,HR都几乎可以看见鹅毛般的白花花的加班费从空中飘落。

管理层也考虑过组织D级人员铲雪,就像其他肮脏不讨喜的清洁工作那样——但站点主管一想到这些犯人会像《海底总动员》里的素食主义鲨鱼嗅到久违的血腥味那样走向站点门口呼吸新鲜空气,就立刻否决了提案。一个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在市区大街上追着橙色制服死刑犯跑可不是个什么低调的场面……
因此,各位超自然世界的成员们,如果你们在大雪的清晨碰巧路过某个门口有一大群员工模样的人在拼命铲雪的无良公司,这很可能是基金会的某个站点。这些员工一般来说可以为此得到一份小礼品,比如说暖手宝之类的,并且还可以从紧张高压的工作中短暂地解脱出来,远离头秃、远离领导、远离研究不出来成果的项目。如果铲得够多,还可以额外拿一些餐补,这就是为什么总有几个人很快就把所有人的份铲完了,让剩下的都能划水。管理层的预算问题也解决了,大家都非常满意。



停泊
作者 一位不愿透露ID的朋友



“这里是家乡吗?”我向领航员重复着第千百遍的询问,而他给出了一个略不寻常的回答:“不是,但你可以下去看看。至少你不会立刻死于极端温度或者气压。”

于是我打开房门。地面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烫,人类的孩子们在湖边互相牵着脖颈,看烟花在水底绽放。然后随着一声悠长的啸鸣,他们纷纷跃入湖中,欢笑着融化在平静的水里。巨大的蝴蝶掠过半空,湖水在他们的扑翼声中升起,蒸腾着化为一片水雾。他们上升,上升,直到月光也被无数的翅膀遮蔽。

我伸出手,却只接住一片灼热的雪花,在我的手心留下一滩小小的血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