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魔镜与皇后
评分: +36+x

剧本:改编自《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节选部分
原创性非原创,原文作者为雅格·格林和威廉·格林兄弟,已故。
体裁舞台剧
导演LG

记录者特工██████ 未知


彩排

皇后的演员正在在舞台上对着一面普通的落地镜念着:“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这只是一面普通的落地镜,当然不会回应演员。

“虽然我已经练习很久了,但很难把自己代入进皇后的身份,”演员对导演LG忍不住抱怨,然后又半开玩笑地说,“更何况我面前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能不能用液晶屏幕做一面‘魔镜’呢?也许这样我能更好代入身份。”

“没关系,离开演还有很长时间,皇后殿下您可以慢慢磨合这个角色,魔镜也是。”LG走上前安慰演员,并没有理会演员的玩笑话。

“我可不是皇后,这面镜子也不是魔镜,导演您真会开玩笑。”演员对着LG笑着说。

“我亲爱的皇后殿下,这就是您为什么无法代入感情了,您需要从心里面认定自己就是皇后,您需要认定自己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您需要认定这面镜子就是魔镜,您需要认定它会告诉您答案。”LG恭敬地对演员这么说。

“好吧,那我试试,我就是皇后?这面镜子就是魔镜?”演员一边准备接下来的练习一边喃喃自语……


开幕

LG开始念诵旁白:“在一个不知名的王国中,有一位白雪公主。她有一个会魔法的继母皇后,虽然是皇后,但她从不理会王国的事情,她每天只在乎三件事:魔法,写作剧本和自己是不是最美的女人。皇后有一面无所不知的魔镜。有一天,皇后站在了魔镜前……”

(皇后上场)

皇后慢步走上舞台,到魔镜前。她把魔镜上的毡布掀起,叠好放在一旁。然后一边抚摸着镜框一边问“魔镜啊魔镜,请你告诉我,这片土地上最美丽的女人是谁?”

魔镜浮现出了一张老脸,对皇后说:“皇后殿下,您固然是十分美丽可人的,但是白雪公主才是这片土地上最美丽的女人。所以我认为您应该多梳妆打扮一下,这样您或许还是最美丽的女人。”

皇后随手将一旁的毡布拿起罩在了魔镜上,慢步走下舞台……

(皇后下场)

LG念诵旁白:“第二天,皇后用世界上最好的化妆品为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又用魔法制作出了世界上最精致的礼服。走到魔镜面前。”

(皇后上场)

皇后走上舞台,快步走到魔镜前。她将毡布掀起拿在手上,对魔镜问:“魔镜啊魔镜,请问现在谁才是这片土地上最美丽的少女呢?”

魔镜浮现出一张老脸:“您是这片土地上最美丽的女人,但是要说这片土地上最美丽的少女,那非白雪公主莫属。我认为皇后您还是……”

皇后面无表情地把手中的毡布扣到魔镜上,向观众席方向迈出几步,双手紧扣放在胸前,低头自言自语道:“白雪公主已经不小了,是时候给她找一个驸马了。让我想想,就交给武艺高强又忠实本分的猎人吧,他祖上是一位贵族,有这个资格。”

皇后将头抬起,走到了她的梳妆台前,将手从胸前放下,拿起了一个精致的小铃铛,摇动了两下。

“叮铃铃,叮铃铃”

(LG饰演侍从,上场)

侍从快步走到皇后面前,支膝下跪,向皇后询问:“请问殿下找我何事?”

“让猎人来赶快见我”皇后对侍从说。

“是,殿下。”侍从恭敬的回复。

(侍从下场)
(LG饰演猎人,上场)

短暂的时间过后,猎人衣冠不整,气喘吁吁的跑上台。他跑到皇后面前说:“我尊敬的……皇后殿下,请……容许在下喘口气。”

“你先整理一下自己,你这样像什么话!”皇后对猎人说。

猎人连忙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半跪在皇后面前。“请问殿下您找我什么事?”猎人向皇后问。

“我要你把白雪公主的心俘获,听明白了么?现在就去。”皇后对猎人下令。

猎人直起身,眉头紧锁,疑惑地问:“这……没问题么,皇后殿下?那位是白雪公主,您的女儿啊”

“你放心去做,没有问题,我支持你。没有事的话,就下去吧。”皇后摆了摆手,要猎人退下。

(猎人下场)

LG念诵旁白:“猎人认定是皇后要自己杀了白雪公主,可是猎人的本性十分善良,于是决定去森林猎杀一只小野猪,将心取回来当做白雪公主的心献给皇后。”

LG上台拉下幕布。

闭幕?

观众席上每个观众都鼓起了掌,并且在议论下一幕改编的内容。

开幕

LG正准备上前谢幕,因为资金窘迫,他只能上演一幕。他也只写了一幕的剧本和准备了一幕的道具及演员。
幕布自动拉开,舞台上的装饰变成了森林。

(猎人,白雪公主上场)

猎人手持一柄利刃追赶着白雪公主,到了舞台中央。白雪公主倒地,猎人对白雪公主说:“快跑吧,白雪公主,你的母后要我俘获你的心;快跑吧,白雪公主,这个王国已经容不下你了;快跑吧,白雪公主,跑到一个没人知道你的地方生活下去吧。”

白雪公主站起身子,跑入森林深处。

(白雪公主下场)

猎人在舞台中跑来跑去,最后走到舞台中央,叹气说:“这么大的一片森林,怎么连一只兔子都找不到!”

(猎人下场)

幕布徐徐拉上。

幕布徐徐拉开。
(皇后上场)

皇后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皇后问:“何事?”

门外传来猎人的声音:“殿下,您的猎人求见。”

皇后收起书与笔之后说:“进来吧,猎人。”

(猎人上场)

猎人慢慢走到皇后面前,支膝下跪,不敢抬起头。

猎人对皇后说:“恕在下无能,皇后。在下没能俘获白雪公主的心。”

皇后疑惑的对猎人说:“你没能俘获也不要紧,何必如此惭愧?还有,白雪公主呢?我似乎没有听见她回到皇宫里的动静,她回来了么?”

猎人的头几乎缩到了怀里,他说:“回皇后,白雪公主她……她跑进森林了。在下也不知道她在哪。”

“什么?”皇后突然站起身子,“你说白雪公主她跑进森林至今也没有回来,是这样么?”

“是的,皇后殿下,这都是在下无能。”猎人声音颤巍巍的。

“你下去!”皇后对猎人几乎吼出来,完全看不出身为皇后的气度。

(猎人下场)

“魔镜啊魔镜,快点告诉我,白雪公主在哪里?”皇后一把掀起魔镜上的毡布,对魔镜问。

“皇后殿下,请您不要着急,白雪公主在您的老朋友们那里呢。”

“我的老朋友?森林里的?你是说那七位小矮人?”皇后对魔镜问。

“正是这样,皇后殿下,所以您无需惊慌。”魔镜慢悠悠的对皇后说。

“还有皇后,我认为白雪公主似乎对您……”魔镜慢悠悠的把话说了一半,就被皇后用毡布盖上了。

“少说几句吧。”皇后走到书桌前面,“好了,又到了我最喜欢的阅读和写作时光了。”

幕布徐徐拉上。

幕布徐徐拉开。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旁白:白雪公主脚步蹒跚的在森林中走啊走,走啊走,走了很久了。从太阳高挂走到夕阳落下,显然她迷路了。她已经很累了,她想要休息,又找不到地方休息。她疲惫的用手拨开面前的藤条,一座木屋出现在了她面前……

(白雪公主上场)

舞台灯光突然熄灭,只留一盏照向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咚咚咚,咚咚咚”并没有人回应。她尝试着推了一下门,“——吱呀”的一声,门开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旁白:白雪公主慢慢地走进屋子,当她的脚跨过门槛时,屋子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白雪公主被这一幕吓到了。

“哎呀,”白雪公主喊了一声,缩回了踏进屋子的脚,灯光也随着她脚步而熄灭,“好神奇的屋子啊。”白雪公主惊奇地说。
白雪公主走进屋子,打量着屋子中的摆设。

“这些家具都好小啊”白雪公主说,“是因为它们的主人的原因么。我好累,这里有没有床能让我在上面休息呢?”

白雪公主一边四处打量一边前进。

“好小的床啊!”白雪公主对着面前摆放的七张小床感叹着,“可是我似乎没办法睡在上面,它们太小了。”

白雪公主低头沉思了片刻:“啊,有了。”

白雪公主使劲将七张床拼了起来,躺在上面。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旁白:白雪公主累极了,她单单是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睡得很沉。就在这个时候,这座小木屋的主人回来了……

(七个小矮人上场)

“嘿我跟你讲,那个设计超赞的!我感觉我已经爱上了那个设计。”一个带着红色帽子的矮人对另一个带着绿色帽子的矮人说,“我敢肯定它一定能在我手里大放异彩。”

“得了吧,你见一个爱一个。”绿帽矮人显然不想搭腔,冷淡的回答。

“但那个设计是我见一个爱一个里面最爱的!”

“你昨天也这么讲。”

矮人们一边聊天一边走向小木屋,突然一个带着紫色帽子的矮人说:“兄弟们,我们家可能进贼了。还是说你们谁走之前没关灯?”

“不可能,那个灯我设计的,只有家里有人才会亮。”一个带着黄色帽子的矮人说。

“那就是进贼了。”紫帽矮人说。

七个小矮人推开小木屋的门,走了进去。

“看上去没什么变动”绿帽矮人说,“都去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嘿,为什么我们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一个带着帽子上挂着彩色结晶的矮人喊了出来,“这难道是哪个写烂了的剧本套路么?天降少女来我家?”

“这种剧本也就那个女人会写。”红帽矮人说,“然后那个女人已经嫁给国王了,所以我估计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会写这么狗血的剧情了。”

“那么这孩子什么情况,她看起来很累。在森林迷路了?”一个帽子上喷火的矮人说。

“你想把屋子点了?把你头上的傻气收了。”黄帽矮人说,“而且这里距离王国最短距离不到三百米,你告诉我会有人迷路然后找到这里?”

“万事皆有可能,把她叫醒问问情况吧。”一个帽子上嵌着一堆齿轮的矮人说。

矮人们走到床前,把白雪公主摇醒。

红帽矮人对白雪公主问:“孩子,你为什么会躺在我们家床上。”

白雪公主从床上坐起,一脸茫然的看着围在她身边的七个小矮人。

“那个……那个……我在森林里迷路了……”

“噗。”“哈哈哈哈哈。”“真有这种白痴啊!”“我说的没错吧!”矮人们没有理会白雪公主接下来的话,自顾自的笑成了一团。

“好了别笑了。”绿帽矮人说,然后把头转向白雪公主,“那么,孩子,你是谁,你从哪来?”

“我是白雪公主,我的母后要杀我,我才跑进森林的,我想这一定离王国很远了吧……”白雪公主低声地说,“为什么我的母后要杀我呢,我……我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啊……”白雪公主越说越伤心,抱着被子哭了起来。”

“我一定要洗被子,”齿轮矮人说,“她把鼻涕涂得到处都是。”

“闭嘴,”绿帽矮人对齿轮矮人呵斥道,然后去问白雪公主,“你的母后?是那个刚刚嫁入王宫不久的皇后么?”

“是的,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白雪公主止住了哭泣,对绿帽矮人回答。

“就那个女人?哈哈。就她?杀人?就她?就她?”红帽矮人突然大笑了起来。

“就那个恋爱脑?就那个学魔法的时候连个青蛙都不敢碰的那女人?她去杀人?”黄帽矮人跟着笑了起来。

除了绿帽矮人之外的所有矮人都笑成了一团,白雪公主茫然的看着他们。

“都给我闭嘴,这孩子很伤心没看出来么”绿帽矮人大声地对着其他矮人吼了出来,然后对白雪公主以温和的语气说。“孩子,听着,我们和你母后认识很久了。这之间肯定有误会,不要伤心了,你的母后不可能会杀你。好了,孩子你看起来很累,先睡吧。”

“我们睡哪?”“实验室。”“好吧。”“我爱死实验室冰凉的桌面了……”

幕布徐徐拉上。

幕布徐徐拉开。
悠扬的小提琴声伴随着鸟鸣声响起

白雪公主从床上坐起,伸了个懒腰。这个时候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孩子你睡醒了么,我现在可以进来么?”矮人的声音响起。

“睡醒了,您现在就可以进来。”白雪公主连忙回复。

“好的孩子,我们要去吃早饭了,你要一起来么?”绿帽矮人的头冒了出来,对白雪公主说。

“实在是麻烦你们了……还要为我做早饭……”白雪公主头低了下来,小声的说。

“孩子你肯定是误会了,我们没一个人会做饭的。”绿帽矮人笑着说,“我们去城里面吃,快穿好衣服,我们走吧。”

幕布徐徐拉上。

幕布徐徐拉开。
絮细的而黯淡的琴声夹杂着细碎的钢琴声响起

皇后站在书桌前,一手抚摸着放在书桌上的书,一手抚胸,望着窗外小声地说:“是不是因为我太急了,因为这种原因就急着把白雪公主嫁出去让她很难受吧。那让她在矮人那里换换心情吧。”

皇后转身,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只无比精致的铃铛。

“叮铃铃,叮铃铃”

(侍从上场)

侍从快步走到皇后面前,支膝下跪,向皇后询问:“请问殿下找我何事?”

“去准备一些衣物和洗漱用品,再准备一篮苹果,要全王国最甜最脆的苹果。”

“皇后殿下您这是要出行?那可不行,您可是皇后。虽然在下地位卑微,但请您听在下一言,殿下。”侍从低着头,对皇后进谏。

“给白雪公主准备的,我要让她去一个地方学习,顺便散散心。”皇后对侍从轻声说。

“好的,皇后殿下。”侍从起身缓缓退下。

皇后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轻声说:“国王终日处理政务,我也天天只在乎有趣的书目和魔法,确实对白雪公主很不上心啊。”

皇后走回书桌前坐下,拉开抽屉取出一叠信纸提笔写了起来。

幕布徐徐拉上。

幕布徐徐拉开。
奇怪的特效浮现在舞台上,让众角色的样貌更加真实

“我想死你了!我的家!”红帽矮人大声嚷嚷了起来。

“闭嘴吧,从出门到回家这段时间太阳几乎都没有动过。”绿帽矮人对红帽矮人说。

“我们家又来过人了!桌子上多了两个篮子!”帽子上挂着彩色结晶的矮人说。

“我受够了,我要给家里做一个门禁!”黄帽矮人大喊。

“篮子里面是……一堆衣服,梳子和毛巾?”绿帽矮人说,“这个篮子里面……是一篮子苹果和一封信?”

绿帽矮人拆开信读了起来,他读信的时候不停的在舞台上走动。撞到了不少矮人,矮人们又乱成了一锅粥。

“好了,安静。我说一下,皇后希望白雪公主在我们家住几天,并让我们教导她。”绿帽矮人说。

“那我们睡哪?”齿轮矮人突然说,“我们总不能再做七张床吧,时间不够吧。”

“你就不会做一张大一点的床么?!你的脑子和你帽子上的齿轮一样死板。”帽子上喷火的矮人笑着说。

“总比你头上的傻气好看。”齿轮矮人生气的说,“把你头上的傻气灭了,你想把家烧了么!”

“好了,安静,我去找白雪公主谈谈。”绿帽矮人敲了敲桌子,对其他矮人说。

“可是白雪公主呢?”紫帽矮人说,“没看见她啊。”

“让我猜猜,她连矮人的步伐也没跟上并且迷路了。”帽子上喷火的矮人说,“就在这么短的路上。”

“我去找她……唉”紫帽矮人说。

幕布徐徐拉上。

幕布徐徐拉开。
悠扬的琴声伴随着清脆的钢琴声响起
幕布那边隐隐传来了几句哀叹声,但是没人听见。

“听好了,白雪公主,你妈要你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还要我们当你的老师。”红帽矮人对着白雪公主嚷嚷着。

“是这样的,孩子,因为一些事情你和你的母后产生了很大误会,所以你的母后希望你能散散心,正巧你来到了我们这里,所以你以后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了。还有,你的母后希望我们教导你,你愿意么”绿帽矮人缓和地对白雪公主说。

白雪公主捏着裙角,声如细丝地说:“如果你们不觉得麻烦的话,我非常乐意……我早就想出王宫看看了。”

白雪公主在舞台上一步一小跳的走了起来,开心地唱着歌

欢快的zun号声响起

“我早就想出来转转了,皇宫里面父王终日忙于朝政,新母后也不知道天天在房间里干什么。”白雪公主欢快地说,“所以说皇宫里面好闷的,每天还要学习那些繁杂的礼仪……”

“你母后能呆在她房间里面十年都不出来!”红帽矮人继续嚷嚷,“我敢肯定我没有夸张!”

“别理他”绿帽矮人说,“那么就这么说定了,你在我们这里可以学到很多。”

“我可以教你自动托卡马克装置 ”红帽矮人说,“还是说你想学学来造一颗地底太阳?”

“我可以教你魔法,和你母后擅长的那种魔法截然不同,比如七曜魔法 ”紫帽矮人说。

“我想想……我可以教你一些机械构造之类的……当然简单点的也可以,额,比如……塑料瓶火箭?怎么样?”齿轮矮人思考了一下,对白雪公主说。

“我想想,我似乎没什么能教给你的。我擅长的方面啊……浅显点易懂点来说的话,波纹?你要学么?”帽子上挂着彩色结晶的矮人说。

“我和齿轮矮人差不多。但是我更擅长把魔法和机械相结合”黄帽矮人说,“我可以和齿轮一起教你。”

“我其实只擅长和温度相关的魔法来着。想学么,我教你啊。”帽子上喷火的矮人说。

“我么,我比较喜欢星星 这些,有时候还喜欢蘑菇 ”绿帽矮人说,“我的魔法主题大部分都和星星 或者火花 相关。这也是我能教你的。”

“好像都很有意思的样子啊……”白雪公主向往地说。

白雪公主一边作思索状,一边走向小桌前,从篮子里拿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

“我好难下决定……我都想学!可以么?”白雪公主期待的对矮人们询问。

“贪多嚼不烂。”“我觉得你做不到。”“别想了老老实实先学一门。”矮人们七嘴八舌的回复,但都在表示否定。

白雪公主咬了一大口苹果,突然决定了什么,一口吞下口中的苹果:“我想学……呃…………”

白雪公主痛苦的跪倒在地上,呜咽挣扎了起来………………


幕布徐徐拉上。

幕布徐徐拉开。
轻柔的音乐声响起,但又戛然而止。
幕布那边隐隐传来了一句脏话,但是没人听见。

白雪公主躺在一张金属质感的床上,呼吸顺畅而轻柔。

“怎么样?”紫帽矮人说,“应该没问题了吧。”

“说实话如果不加一点改造肯定没救了。”黄帽矮人说,“现在看看她能不能接受这一点吧……”

“我觉得………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蛮难接受的,”帽子上挂着彩色结晶的矮人说,“尤其是一个公主……得知自己有了一个钢下巴……”

“其实我觉得蛮cooooooooool的”红帽矮人说。

“那个………其实外表看不出来的,毕竟我对我的手艺有自信。”齿轮矮人说,“我个人觉得吧,不告诉她,她自己可能永远无法发现这一点。”

“说起来,我们是不是改造的太多了些”绿帽矮人说。

“不这么做根本没法救活她。我们没有医生,只能这么做才能把她救活了。”黄帽矮人说,“她那颗机械-生物混合动力肺是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还好大脑活性用魔法保住了。不然真的无力回天,多谢你了。”黄帽矮人看向一旁坐着的一位穿着华丽的男子,“还好你及时赶到保住了她的性命。”

“我只是正好路过,顺便看看前辈们。等一会我还要去邻国进行一些来往,不过不着急,我可以多坐一会儿么?”那位穿着华丽的男子微笑着说。

旁白以奇特的腔调开始念:“那是来自邻国的王子,他英俊又有才,礼貌而亲切。他是受白雪公主所在的王国的国王所邀来王国进行会谈。他骑着一匹白马在森林中飞驰,路过了小矮人的木屋,于是准备上前拜访小矮人们,正巧看到了昏迷的白雪公主,救了她一命。”

白雪公主颤抖了一下,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围在她身边的七个小矮人,疑惑地问:“呃……我是怎么了……我好像昏过去了。”

“你先感觉一下,自己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或者说感觉哪里不对劲。”黄帽矮人说,“好好感觉一下。”

“唔…………我觉得我很好啊,白雪公主摸了摸下巴,我感觉我没什么变化,应该没事,谢谢您的关心。”

“我就知道不告诉她她肯定不会发现。”齿轮矮人小声地说着。

“听着,孩子,这可能是对你来说是一个严重的打击。”绿帽矮人说,“你吃苹果噎的半死,我们很难救你,所以只好给你改造了一下身体,你才能活过来。”

“呃呃呃?可我觉得没什么变化啊……”白雪公主犹豫地说。

“你的下巴,颈部、肺和心脏,我们改造了一下,通俗来说你有了一个‘钢下巴’,但是我们用魔法做了一个外表的‘装饰’,这样无论是看起来和摸起来都和正常人没有一点儿区别。”黄帽矮人说,“而且你的心肺功能会有很大提高。问题是你能不能接受这个‘钢下巴’的事情……毕竟你是个女孩子。”

“听起来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么?”白雪公主高兴地说,“百利而无一害就是这样的吧,而且我也感觉很好。”

“只要你能接受你一辈子都是个平板的事实。”红帽矮人小声喃喃着。

“那么……那位坐着的先生是谁?”白雪公主看向了坐在一旁的王子,“这位先生,请问您是这些矮人先生的朋友么?”

“我是邻国的王子,一会要去拜访你的父王。”王子说,“以后不要这么冒失了。”

“要不是他你就死了,他救了你一命。”帽子上喷火的矮人对着白雪公主说,“听见了么,下次不要这么冒失了。”

“感谢您,这位王子,十分感谢您救了我。”白雪公主脸色发红,对着王子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幕布徐徐拉上。

幕布旁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
幕布徐徐拉开。

旁白声响起:“一段时间之后,白雪公主从矮人那里回到了王宫。她找到了皇后。”

“母后,我回来了!”白雪公主高兴地说,“我学会了很多知识!也学会了很多有用的技能!还认识了很多朋友,尤其是那位……”白雪公主突然面色羞红,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回来了我很高兴,我的孩子。”皇后说,“但是我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你的下巴是怎么回事。”


幕布徐徐拉上。
LG从幕布旁冲上舞台,匆忙谢幕

闭幕

观众席上响起了热烈的响声,每个观众都表示看了一场精彩的喜剧。


幕后

“皇后殿下,我们剧组缺少人手,请问您是否愿意加入我们呢?”LG对皇后问。

“哦,我很喜欢写作,很荣幸加入你们剧组,请问你们剧组有多少人呢”皇后对LG伸出手。

LG支膝半跪,轻轻提起皇后的指尖吻了手背,然后直起身。

“以前剧组只有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就是一个剧组……”LG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但是很多事情只靠一个人是很难做到的,欢迎您加入剧组,皇后殿下。”


“魔镜魔镜告诉我,这他妈的都是怎么回事?我只写了一幕剧!那些人都是从哪来的?闭幕之后又到哪了?谁他妈的在念旁白?”LG对着魔镜大声喊着。

“魔镜检测到新数据库……更新中……更新完成……”魔镜上浮现出一张老脸,“先生,您觉得是原作在这个世界上更有名气还是您的改编在这个世界上更有名气?因为您只改编了一幕,所以您也只能干涉这一幕。又由于有原作的存在,所以剧情走向必须按照原作剧情走向相同……呃……至少是大致相同……呃,应该是大致相同。”魔镜顿了一下,“至于那些人和旁白,他们来自于剧本,因为您没有给他们配备演员,所以谢幕后他们又回到了剧本中。”

“那为什么剧情这么怪!”LG继续喊着。

魔镜沉默着,并没有回答LG。

“告诉我原因,魔镜。”LG随手抄起一个铁糖盒,“不然我就用这盒薄荷糖把你砸碎!”

“剧情需要。”魔镜沉默了很久,无奈的对LG说,“以及,请让我向您问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LG,你收门票钱了么?”魔镜问。

LG沉默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