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此为止

那天早晨,Rose Labelle突然觉得后背发凉。

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就好像世界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掉线了一样。不是宿醉引起的,她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喝;跟没睡醒也没有什么关系。她吃的药也不会引起这类副作用。反正等到去上班的时候应该就好了。时间继续过着;这种感觉反倒持续了下来。她想方设法不去注意它,继续干其他的事儿,但还是失败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身体在一点点自动崩坏一样。

路上也没好到哪去。车载电台坏了(虽说这车是她上个月买的);车不多——如果路上还有其他车的话,外面很安静,但是路况好像比以前更糟了。直到她半小时之后到了站点后边的停车场,也没看见其他人来上班。她觉得自己可能来早了,看了眼表。上午8:45。车上的时钟显示的却是6:15。

但是Site-19也很安静。走廊里连一个正跑去工位的研究员都没有。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会不会是上星期研究什么项目遗留的模因效应?要是那样的话,她上司应该能知道。站点里的走廊就跟迷宫似的,毕竟它们是整体设计的一部分,而设计——设计的目标是,在收容失效的时候,把项目跑出去的几率降到最低。不过Rose毕竟经验丰富;找到办公室(还有上司的办公室,大概在两三百米外)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路上站点里仍然安静得可怕,只剩头顶日光灯的嗡嗡声证明时间还在流动,这种死水一样的气氛让她头疼。她往办公室走的时候看了看路上那些挂钟。有一个显示9:00。再来一个。显示12:50。

她在办公室门外停下,等秘书来放她进去。但是两小时以后还是一个人也没来。还有一个办法:直接进去自报家门,然后告诉对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桌子上什么都没有,椅子上也没人;就好像很多年以来这办公室从来没人用过一样。她已经吃惊不起来了。如果她上司在这儿,但(因为某种异常效应)她看不到他,要怎么办呢?

“早。我是来报告某些情况的,我想大概在上星期进行例行的SCP研究工作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发生了。”没人理她。她等了几秒,紧张地四下张望,然后看向对方应该在的地方。

“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就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身体不太对劲。就好像我和我的身体……不在一个频段上。”她清了清嗓子。没人理她。

“而且我今天早上来上班的时候,除了路上看到的那一两辆车以外,一个人也没看到。楼里那么多钟就没有两个的时间是一样的。还有就是,咱们的走廊里也一个人都没有,我什么声音也没听到。研究员和项目都没有。”她听到自己的心怦怦直跳。可能是紧张导致的,她想。

“好。要是没人来拖我走的话,我现在就自己上医疗部去治一治。希望我不至于真被拖走吧。谢了。”她最后环视了一下办公室,朝医疗部走过去了。

她踏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走廊。它也是白色的,和站点的其他地方一样,但别的跟那些就完全不一样了:天花板刷着她认不出来的奇怪颜色。她往北跑过去(她觉得那是北),越来越害怕。一路上她只看到了更多不太对劲的走廊和错位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内容脱节、模糊甚至消失不见的画,还有一些只能看见对面墙的窗户。

这可能是异常效应的最后一个阶段。请让这一切仅仅是异常效应吧。

Rose继续跑。她疯狂在走廊里寻找出口:她试过原路返回,结果没跑多远就掉进了更多这类迷宫里。要是她还能撑过这波异常效应的话,基金会就能了解到她所负责的项目究竟会有些什么影响了,这样它就不至于再拿这种特性来测试了。不过这倒是个摆脱这类工作的好借口,是吧?那样的话她可能起码会睡个好觉。

她在站点里打转的几分钟内,站点在她眼前崩塌;过了几小时之后,她一走出某条走廊,再回头的时候,就会发现它完全变了样。她要是站在什么地方盯着一幅画,盯的时间足够长的话,就总能看见它要么裂开,要么干脆消失了。Rose在这个曾经是Site-19的迷宫里探了好多天的险,然后那种感觉也抓住了她。这和她一直在走来走去无关;那种感觉是在传播。她感觉整个人在发抖,身体快要不听使唤了。

她终于在走廊的尽头看见了一扇门。这一定是出口。她总不能掉头回去,然后花上好几个星期来再找一个出口吧?至于说这扇门的位置和Site-19原来的设计不符、或者它长得实在太奇形怪状了,可能会进去出不来这些,反而不构成问题。它必然通向什么地方,无论什么地方,起码比这儿要好。她走出了那道门。

门外是停车场。除了天空以外,这儿倒是没什么变化。天空一片漆黑,奇异的色彩自某处喷薄而出。Rose盯着它。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层级的东西,她也不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世界怎么了,基金会怎么了,她又怎么了。她生活中的一切:她的抉择、遗憾、所作所为,乃至她终于鼓起勇气去基金会上班……要是连这些都消失的话,那一定是很可怕的事情。

她转过身来。门和站点都不见了。只剩下混凝土和人行道。黑暗从天空落下,不断爬向她。无论这是什么,又在发生什么,她已经没有什么能做的了。她身体里那种奇特的感觉越来越强,越来越古怪,在那一秒甚至更加痛苦,但这也不构成问题。如果她周围的景象是在暗示什么的话,那么她也将如它们一样消失。无论再发生什么,对她而言,这都已经是结局了。

于是Rose面对无穷无尽的黑暗席地而坐,微笑着,接受了她的命运。


感谢陪伴!

为什么现在要关闭?

过去半年中,无论用户还是赞助都在不断减少。我们已经尽了全力去挽回这一局面,但是我们缺乏相应行动的资源。很遗憾,对此我们已经无能为力。尽管如此,我们仍要感谢那些与我们同在的用户,感谢他们对我们的支持。我们在帖文底部附上了链接,你可以用它们在别处创建维基网页,来把任何脑洞免费且相对容易地搬进现实。此外,在这两周结束之前,若需更多信息,敬请参阅此处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