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人们称其Darke

“祖父?”Iris Dark一边跨过从伦敦办公室到Percival Darke私人圣所的通路,一边呼喊道。她听说Marshall和Carter叫它‘博物馆’,大概因为他们觉得Darke像个文物吧。虽然这么说有点调侃不过也不算错,因为这里除了是Darke的家和工作场所外,也存放了他几个世纪以来搜集到的珍稀藏品。无论它们是买来的,偷来的,发现的还是Darke自己造出来的,它们的珍稀程度都远远超过Darke在开放市场上搞到的那些。

这里是一个奇异的地方,说真的,而且Iris甚至都不知道它究竟在哪里。没有窗户,她也从没听到过外面传来声音,所以她猜想这里在深深的地下,但又见不到一点通风设备的影子。这里的布置极尽奢华,但风格又老掉牙,连电器都没有。所有的电子报告和信息都得打印出来,然后用瑞文波传送过去。

入口的长廊两侧排列着火盆,里面燃烧着无烟的幽火,棕褐色的光在大理石墙面和石柱上映出光怪陆离的图案。她向里走去,找寻着这位先辈,空旷的走廊里,只有脚步声声回荡。

自她成为Percival Darke的代理人,已有三年出头了,一切都从一份遗嘱条款和一次(短暂地)成功了的暗杀开始,在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她最终达到了今天的地位。Darke是Marshall, Carter, & Dark里存在感最低的一位合伙人,在日常工作中大多都是由他的代理人出面。

Iris知道她不是Darke后辈中第一个任此职位的人。她的上一任叫Benjamin Phineas Dark,上上任叫Abigail Agnes Dark,再上任是Johann Dark。这份工作毫无疑问油水丰厚。她分到的股份让她一夜之间身家亿万,而且公司的健康计划包含各种生命延长和复活术。Darke也没怎么限制她行动的自由,他知道自己这一把年纪真管起来也肯定力有不逮。她目前的工作就是调用MC&D庞大的资源来支持几个异常科技项目,同时构想着该怎么享受她富可敌国的金钱和无穷无尽的寿命。

她如今的地位带来的一个有趣的结果(也谈不上什么负面)是,人们经常认为她就是Darke,这也是她的前任们常常遭遇的问题。职员与客户们也总把她当做一个活了几个世纪,掌握着某种未知力量的老女巫。有些人私底下说Darke就是一位时间领主,经常让自己返老还童。还有人说他根本不是人类,所谓的‘后辈’只是一些把自己的生命抵押给他,并用这种交易来换取来生利益的人。Iris甚至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说她是Darke的应召女郎,已经被Darke攫取了灵魂。她对这些说法也无可奈何,因为没人知道Darke到底是什么。

包括她。

但她有一个理论猜想,是她三年来在与Darke和新接触到的异常世界打交道的过程中逐渐完善的。她认为Darke,这位手段繁多,力量强大,对通路知之甚广的炼金术士,奇术师,已经从现实相位中脱离,进入到维度之间的黑暗中。他移动的方式说明他已有部分灵体化,而且总是笼罩在一股黑暗的气质下。固有熵的缺乏令他不受岁月的侵袭,而低休谟水平则给予他了强大的现实扭曲能力。他通过消耗生物(不是进食,是消耗)来避免衰老。这些消耗物的物质本身,所含EVE粒子,还有休谟场都能被他用来补充自身。这使得他给人的感觉更加奇怪。他沉浸于黑暗,以黑暗维生,从黑暗中获取力量。

如是人们称其Darke。

这也只是一个相对合理的猜想,她知道最好别开口去问。

她把头探进工作室望了望,发现没人。古董炼金实验室,锻灵炉和电子奇术工作台都没开启。她接着又去看了看书房,发现占卜环也没激活,所有的羊皮纸抄本都整整齐齐地摆着。

她刚准备鼓起勇气去敲他的卧室门(最好的情况是打扰了他的休息,最坏的情况是打断了他消耗肉体补充自身的进程),卧室门就开了。Iris舒了口气,身材高大,一身黑斗篷的Percival Darke手里拿着几本书,无声地滑了出来。

“祖父,您好。刚从图书馆回来?”Iris问道。

“我从某个现实中找到了一些Erikeshan的记载,比我们历史上的记录经验性更强,”他一边回答一边关上了门,把书放在茶几上。“我感觉我能合成出他们用来锻造Jaspetar锁链的物质。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去囚禁一位巨大的古神。不过这事儿不急。你什么事?”
      
“Chan说他发现完全集市上有人在卖阿斯特拉罕泉水,他带回了一瓶测试用样品。‘灵魂吸取’续命的潜在市场很大,但不少人会因为道德上的问题拒绝。我们可以发展这种‘非暴力’续命术来继续闷声发大财。”

Iris从兜里拿出小瓶交给Darke。他握着他那瘦骨嶙峋,半透明的苍白手掌,沉思了一会儿。

“散发着大量的Akiva辐射,这表明了其神圣起源。”接着他倒了一滴在舌头上。“不纯。他们把它稀释过了。这无可厚非,反正大多数顾客也分辨不出来。如果他们愿意出售纯品,我们可以谈一笔。”

Darke把小瓶交还给他的继承人,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

“Chan是我们派到不安马戏团那边的,对吧?”他问道。

“是的,我们最近跟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他们允许我们有限地使用他们的通路发生器,”Iris回答。

“万花筒,对。一个真正令人啧啧称奇的发明,”Darke坐到椅子上,示意Iris坐到他身边。

他敲响了一个小小的银铃,一个穿着像文艺复兴时期仆人的小恶魔就出现在角落,其脸庞藏在一个无表情的面具后面。它托着一个银色托盘,上面有一杯给Iris的热巧克力,还有给Darke的一个装着冰冷,浓缩瘴气的圣餐杯,瘴气很重,几乎凝成了液体。这个仆人,或奴隶,还是什么东西,服务完后立即撤离了视线,以免不必要地打扰主人太久。

“在基金会发明第一个多元宇宙传输阵列一百年前,Herman就做出了这个新奇玩意。他真是位通路学的奇才,”Darke砸吧着吸进嘴的饮料,不禁回忆道。

“您知道Fuller?”Iris边吹着她的热巧克力边问。

“我们在图书馆见过,第一次相遇是在上个世纪末……抱歉,不,是上上个世纪。多数主顾都对我敬而远之,但Herman被我脑中的知识吸引,无法自拔。他对神秘学知识有狂热的追求。他肯定饱读超自然典籍,与许多异世界的智者交谈过,并探索过无数的现实位面。说实话,他的聪明才智和饱学让我不禁怀疑他是我的若干后裔之一。”

当看到Iris因想到她可能与那种疯狂的怪胎有血缘关系,竭力掩饰脸上的厌恶之情时,Darke不禁得意一笑。

“作为一个神秘学的狂热爱好者,他显然是个好客户。作为一个道德水准模棱两可的狡猾企业家,他是位优秀的商业伙伴。如果我再宽宏大量些,甚至会说他是位好朋友。”

“直到他试图偷你的东西。”

“是的,直到他试图偷我们的东西,”Darke点点头,回忆起往事不禁笑出了声。“实际上,他绕过我的防护禁制,创建了一条通往灵魂吸取室的通路,结果却发现东西太大过不去门!我们进来时正撞见他试着把东西拆开运走。他借口说他在进行电话上门服务,确认机器是否以最佳状态运转。Amos勃然大怒。”

“可以理解,那件东西对他太重要了。”

“确实,但之后的几年里我们对马戏团可能有点太绝情了。我很后悔,但高兴的是这都成了过去。赫曼·富勒的马戏团是一个奇妙的地方,Iris,他们的万花筒是无价之宝。”

“没错。我觉得你对它的使用该有些想法,”Iris笑着说,她眼中掠过一丝贪婪的光。“你肯定知道一些难以到达但极具商业价值的地方。下回让Victor去哪儿?”

“Mr. Chan就算是有小丑在身边时,也不一定能完全执行好我的意志,”Darke说道。“我觉得最好让我的代理人陪着他。我想这对你也有好处,不能总是接触被我们安全地关在笼子里的东西,要多经历一些‘野生的’异常”。你跟我学习的神秘学已经足够了,应付你在外面遇到的状况绰绰有余,况且我也预见到你不会有事的。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祖父。我唯一担心的是我们与马戏团的协议里,清清楚楚写着只允许Victor一个人通过万花筒。”

Darke对此只是笑了笑。

“一个颠倒脸人可能会把小个子中国人或者大小便失禁的老头吓个够呛,但在‘Darke’这个名号面前,就算他们也只会瑟瑟发抖”。给他们打个电话,就说Percival Darke的继承人会跟随Mr. Chan一起出行,看看老Manny敢不敢说一个不字。过来,让我们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可以大赚一笔的地方。”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示意她跟着他。他们进入了他的地图室,墙上挂着许多地图装饰。各个世界的地球仪在其基座上方永久地旋转着,长长的架子上摆放着无数卷轴和地图册。这是一个生于理性时代之前的人用来进行多元宇宙导航的房间。

“你知道,如果你允许我们将这些信息数字化,我可以做一个在智能手机上勾画通路的app出来,”Iris继续喝着热巧克力,提议说。

“混沌之语中蕴藏的真实无法用任何其他语言展现,计算机二进制语言也不行,”Darke如是说道。“同时,这座房间包含的信息实在是太无价了,泄露到你们这个危机四伏的网络的风险,一丁点也不能冒。”

他开始翻那堆古董地图,直到找到他想要的那张。那是一张名为‘Yesod’的多元宇宙地图,是若干多元宇宙之一,被描绘成一棵树形。这棵树有二十一个主枝,代表已知的枢纽,每个上面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个分支。‘游离’宇宙被描绘为零散的叶子。宇宙树的根部延伸到下面的黑暗中(Iris知道这种黑暗与维度间的黑暗不同,但还是希望它能有一个明晰点的名字),在那里它们被囚禁中的深红之王攻击。这棵树同时受到来自诸天的亚大伯斯威胁,尽管祂已被关在麦卡恩的银网中。

Iris知道这类地图既不翔实也不精确,但它仍旧是一部迷人的秘传。

“让我们看看。不洁之境有祂的圣泪和一些先进技术……但也有不洁之物。也许我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靠后的备选项。南极帝国……但基金会在那儿的势力不容小觑。不行,为了充分利用万花筒,我们应该去一个其他方法去不了的世界。啊!Kul-Manas!”

“Kul-Manas?”

“是的,那是一个迷人的小城邦,位于一个令人讨喜的游离宇宙中。主要居民是神秘鸟人。我在去阿拉卡达宫廷的旅途中曾遇到过其中一个。他似乎在他的人民中有些地位。我会给他写一封信,看看他的世界是否有兴趣建立贸易关系。”

“他们能交易什么呢?”

“这些羽族收集来自各世界的知识和技术,并以他们自己独特的方式整合在一起。他们的魔法和技术不仅先进而且充满异域特色。没什么比新鲜事物更容易获取短期利润了。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可以回伦敦。我来处理这事儿,但别忘了留意你的邮箱。我可不想Eidolonic集团那档子事再来一遍。”

“我和您一样对那件事无比尴尬,祖父,”Iris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说道。“我需要为此次任务做什么准备吗?”

Darke拍掌两下,他的小仆人出现了,并递给Iris一本书,同时带走了她的杯子。书的标题是《异世界法则与普适恒量》。

“这本书现在入门阶段应该足够了。如果我再想到什么会发给你。”

Iris点点头,离开了屋子,然后开始阅读这本书。

Darke滑回他的书房,抓起一支羽毛笔和羊皮纸。正要开始写作时,一件多年没留意过的小小艺术品突然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个牵线木偶,是他参加赫曼·富勒的奇妙惊悚机械木偶午后场隆重开幕式时的纪念品。Fuller总是把一场演出搞砸。

Darke知道Fuller遭遇了什么,他自己的马戏团对他做了什么。他早就预见到了这一点。尽管如此,最近发生的事确实让他心里不太舒服。有那么一阵,Darke在想自己是否该做点什么。他在想自己是否应该拉困境中的Herman一把,帮助他重新夺回马戏团,并报复那些背叛他的人。

然后他考虑了下成本。

将木偶推出视线之外,他开始写信给Kul-Mana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