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系往事其三:直抵宇宙边疆



评分: +16+x

“真的要这样离开吗?我还没收拾好Kewlpe星云的仓库呢。”

“战争不远了,你们留在这里很危险,我需要你们带着这些信息前往50亿光年开外的地方,离这里越远越好。”

“可是为什么我们不直接用这艘飞船呢?”

“那样会让飞船上的自毁程序启动,所以我们必须要偷取宇宙边疆号。”

“宇宙边疆号?妈妈负责的那个工程?”

“对,那项技术也可以超光速航行。”

“到时候肯定会引起大动静,不过我的朋友会为我们提供支援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制定计划。”

“这样,你们两个先接近你们的妈妈,看看她能不能带你们进入宇宙边疆号,如果不行的话,就实施B计划。”

“那你们怎么进入施工区域?”

“我们自有办法。”

……

“是的,工程已基本完工,正等待第一次测试……”

Karina在完成汇报后就坐在的办公桌上,看向窗外已经完工的“宇宙边疆号”,松了一口气。

Karina很少接触星际航行,自从她冬眠到这个时代来就一直生活在Kewlpe星云,为了支撑这个家庭,她不得不放下自己在SCP基金会的过去,在地球联邦找来一份勉强养家糊口的工作,至于那个曾经发誓要陪她一辈子的男人,她这辈子也不愿再提起他。

犹豫许久后,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但接电话的是家里的AI管家。

“Wallance和Eliza呢?”

“主人,他们很早之前就离开了HR-Kewlpe-0751,最后一次收到他们的消息是在黑暗战争遗址。”

Karina挂掉了电话,向Wallance的飞船发动了实时量子通信。

“什么事,妈妈?”Wallance虽然摆着一张笑脸,但是他的眼神中透露了一丝慌张。

“你们跑去黑暗战争 遗址干什么?”

“呃……那个……”Wallance吞吞吐吐地说,“历史课题,关于……讨论黑暗战争的历史课题。”

“那也不至于在那里待一整天吧?”Karina说,“你们快回来吧。”

“我们正准备去你那边呢,我挂了,再见妈妈!”

“估计又是带他妹妹出去玩了,真令人操心……”Karina离开办公室,来到泊船舱等待她的孩子们,顺便还能透过围绕工程区域的人造大气层看看外面的星空。

这时一个煞风景的物体缓缓出现在了Karina眼前,是一根长长的,大概有两三百米那么长的柱状物,Karina对它的认知很少只知道它是由铍青铜合金制成的,50亿光年内都散布有这玩意,用来平定宇宙间的休谟指数,她依稀记得在她当人事特工的时候,收容专家用它来对付绿色型现实扭曲者,好像叫“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不过眼前这个更像是现实稳定锚和时间连续槽的结合体,同时拥有着两种功能。

Wallance的飞船很快就到了,进入预定泊船位后,Eliza第一个走了下来,Wallance则在舱门门口向舱内看着什么东西,还向舱内比了一个手势。

“孩子们,跟我来吧。”Karina带着孩子们走向工程区域的休息区,但Karina没有注意到,一阵风从她的左边吹了过去。

“真奇怪,你们今天怎么想到要到这里来啊?”

“当然是为了看看这艘新飞船啊。”Wallance看着泊船舱门口手持激光器的安保人员,不禁咽了咽口水。

Eliza说:“最好能带我们去参观一下。”

“好吧,不过只能一会儿,之后你们必须得回家。”

“好的,谢谢妈妈。”

Wallance心不在焉地看着两边,眼睛瞟了一下钢化玻璃外面的宇宙边疆号,与其说是飞船,不如说是一件表面光滑并呈中心对称的艺术品。

Karina带着他们到了通向飞船内部的应急通道,是一条长50米的玻璃栈道,只有两个安保人员看守,Karina向安保人员问好,然后走到了栈道的旁边。

“我会为你们开启权限,好让你们通过前方的感应检查点。”

Wallance问:“如果有其他人进入检查点会发生什么?”

Karina面带疑问地说:“这还用问吗?会触发警报啊。”

Wallance向身后的空气看了一眼,并用手比了一个“B”的手势。

这时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出现在Wallance背后,双持手枪击毙了安保人员,随后四个人和两具尸体飘在失重的玻璃栈道上,那个人将枪口转向孩子们的头。

“别动。”Simon对Karina说:“关闭权限门,带我们进入宇宙边疆号。”

“有话好好说,不要伤害孩子。”Karina冷静地说:“你是谁,你究竟想干什么?”

“别他妈废话。”

Karina在失重状态下笨拙地向权限门飘去,Simon推着两个孩子跟在她后面。

Karina用自己的权限打开了权限门,她问Simon:“你是基金会成员吗?”

Simon劫持孩子们走进权限门的另一边,她放开了Eliza,用空闲的手上的手枪指着Karina说:“曾经是。”

这时工程区域突然发生了爆炸,区域内的所有照明设施全部崩溃,切换为红色的应急灯光,Karina趁着Simon不注意拍开了Simon的手枪,手枪走火擦伤了Karina的肩膀。

正当Karina拿到被拍开的手枪时,Eliza冲上前去手动锁死了权限门。

“妈妈……对不起……”

“Eliza!!!Wallance!!!”Karina崩溃地隔着权限门的玻璃窗口大喊,她试图再次解锁权限门,但显示
已断开连接。她赶紧转过身向工程区域通向宇宙边疆号的主入口飘去。

“所有武装人员注意,宇宙边疆号被盗!重复,宇宙边疆号被盗!”

……

“破解宇宙边疆号需要一定的时间,希望Ireter搬的救兵能及时赶到。”Simon拿出旧式的无线电对讲机:“Ireter,他们快到了吗?”

“坏消息,我刚刚在破坏控制中心的时候看到了这个站点有一个同步现实稳定锚,他们派往这里的小队不能到达这里,除非摧毁锚。”

“操,可我们什么都没带!”“把对讲机给Eliza。”

Simon把对讲机递给Eliza。

“还记得我在地球上给你的东西吗?”

Eliza若有所思地掏出了一颗特殊的九毫米子弹。

“能摧毁星舰的……”“反物质。”

Wallance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Eliza手中的子弹:“父亲为什么会给你这个?”

Eliza抽出了Simon腰间的手枪,对着天窗的玻璃打完了弹匣里的所有十五发子弹,天窗被打出一个不大不小刚刚好能把枪口塞进去的孔。

“我看到稳定锚了。”Eliza激活了纳米机器人:“你能为我计算击中那个物体的最佳弹道吗?”

“需要控制肌肉辅助瞄准吗?”“是。”Eliza将那颗子弹装进弹匣,上膛。

Eliza的手臂不由自主地向现实稳定锚瞄准,“砰”地一声枪响,子弹出膛,过了大概六七秒,现实稳定锚的方向发出了一道白色的强光。

现实稳定锚被摧毁了。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同时Simon破解了宇宙边疆号,他们进入了飞船内部,内部的构造很简单,只有驾驶舱,维生系统和两人的冬眠系统,飞船自动亮起了灯,中央的全息罗盘投影出了地球联邦所控制的区域。

Simon控制罗盘,把航线划成一条直线,远远离开地球联邦控制区。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飞船?”Wallance问。

“超光速曲速驱动。”

“什么?居然不是时间槽引擎?”

“宇宙边疆号和其他类型的飞船不同,它更像一辆星际列车,不能中途改变航线,航行时里面和外面的信息是完全断开的,所以地球联邦没法让它自毁。”Simon执行了暖机操作,飞船正在开始充能。

三道刺眼的星星出现在了宇宙边疆号的舷窗前,,它们正在一点一点靠近宇宙边疆号。

“完了!是地球联邦的驱逐舰!”

“放下武器!立刻投降!否则我们将采取致命措施!”飞船的通信设备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每艘驱逐舰的底部都挂着一门巨大的高能电浆武器,它们会轻而易举地摧毁宇宙边疆号。

“这是你们的最后警……那是什么?”

电浆武器突然开火,只不过不是对着宇宙边疆号,而是它们上方的什么东西。

一个物体击穿了其中一艘驱逐舰,等离子火光从缺口处喷射而出,奇怪的是缺口附近的金属材料变成了扭曲的混凝土块,积木和一些乱七八糟的植物。很快七八个同样的物体飞了出来,以同样的方式撞击驱逐舰,三艘驱逐舰被撕裂,变成各种各样奇怪的像是建筑物的部分的东西。

Wallance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十几个物体都是穿着太空服的人,他们正向这里招手。而刚刚出现在他们上空的,是一艘基金会炮艇,炮艇装配有几个电磁弹射器,那些“人”大概是从那里发射的。

“绿型现实扭曲者?我以为他们在4k纪元就消失了。”

Wallance望着舷窗外的星海,喃喃地说:“看来,人类还有许多无法理解的事情……”

……

站点内的武装人员都被工程区域的混乱吸引了过去,Karina叫不到人手,只能独自前往主入口。

站点里的人防设施已经全部停止工作,Karina顺着应急灯光来到了通向宇宙边疆号的主入口,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防爆闸门,目前正处于锁死状态,负责管理闸门的安保机器人也失去了控制,他们接收不到Karina的命令,在原地呆板地站着。

正当Karina一筹莫展之时,她隐约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那声音来自通向中心工程区域的密封门后。

“我的斥外模块的电量用完了,你们原地待命,我马上就到。”

“嘭!”

伴随着一声爆炸,密封门被炸开,白色的烟幕散去后,Karina透过昏暗的灯光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孔。

“陈莫?”Karina永远不会忘记那副面孔,她毫不犹豫地将枪口指向面前这个男人。

“是的,人事特工陈莫。”男人并没有惊讶,他的表情很平淡,他把身后背着的一个大收纳袋丢在了旁边。

“这些都是你干的?!”Karina说:“你把孩子们怎么了!”

“我会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他们留在这里才最安全!”

男人的语气变地沉重起来:“现在这个局势,人类内战会在不久后爆发,他们留在这里不安全。”

Karina的声音变地沙哑,眼泪几乎从她的眼眶里流出:“你想带走我的孩子!”

Karina扣下了扳机,一颗9毫米子弹击中了男人,男人被击退到后面的墙上,因为失重,Karina也被反推了回去。

“发生什么了?!我听到了枪声!”Eliza的声音从男人的无线电对讲机上响起:“我还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Eliza,快让Wallance现在启动宇宙边疆号!”

“你呢?!”

“这是最后的命令,远离这里,越远越好,通讯完毕!”男人关闭了对讲机。

又是几次枪声响起,男人赶紧躲进一旁可用的掩体处,挡住了子弹,不过大腿被子弹擦伤,血珠从伤口处溅出,飘在失重的房间里。

Karina歇斯底里地大叫,很快她打完了手枪里所有的子弹。

“检测到宇宙边疆号启动,所有可用入口已封闭。”

防爆门的外层展开,露出了透明的玻璃窗,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呈流线型的宇宙边疆号。Karina趴在窗口上,试图与孩子们取得联系,但是她只收到了孩子们的留言。

“妈妈,我们要离开了,我们会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们会照顾好自己,勿念。”

曲速引擎启动的迹象已经能在船尾被观察到,来自它后方星空的光线明显地扭曲和变蓝,在那眨眼的一瞬间,宇宙边疆号便消失在了视野中,也包括那个显眼的尾迹。

“通讯对象已失去连接,通讯终止。”

Karina的眼中仿佛失去了什么,她望着窗外的星空,缓缓低下了头。

人事特工陈莫从掩体中缓缓飘了出来,他轻声地说:“卡琳,我……”

“用我的假名字呼唤我吧,就像从前一样。”Karina的声音很平淡:“还记得慕尼黑的那次行动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我们都变了。”

“不可见的隔阂阻挡了我们,至于那隔阂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陈莫没有说话。

“为什么是孩子们?”Karina说:“我记得你是一个大胸怀的人,为什么不带上所有人去避难?难道你自己对这场战争都没有信心吗?”

“不。”陈莫回答:“我希望孩子们能解答一个困惑了我多年的问题。 ”

工程设施再次发生了爆炸,大厅也随之震动,这时陈莫的紧急传呼机里传来了声音。

“我们正在目标区域与地球联邦舰队交火,我们损失惨重,恐怕不能再为你提供更多时间。”

陈莫打开了那个黑色收纳袋,里面说一个黑色长方形物体。

“这是个反物质炸弹,一旦启动便会摧毁整个设施。我知道察觉宇宙边疆号被盗的人应该越少越好,但我希望你能离开这里。等会会有一艘炮艇接你离开。”

“应该走的人是你。”Karina说:“我已不再为基金会效力,不要白白浪费你的生命。”

陈莫想对Karina说什么,但是有什么东西塞住了他的喉咙。

炮艇停靠在了对接口处,一个士兵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对陈莫说:“没时间了,地球联邦的人很快就会到这里来,我们必须赶紧回到Theta-C启动那玩意。”

“快走吧,设施里的人造大气层要消散了。”Karina说:“记住,这不是为了你,更不是为了基金会,而是为了我的孩子。”

陈莫看着Karina的眼睛,缓缓将起爆器递给Karina,他转过身,不忍再看到她那湛蓝的双眼。

陈莫进入了炮艇的密封室内,看着Karina离自己越来越远,他闭上了双眼。

一阵强光从他面前的窗外发出,几乎淹没了他,即使是闭着眼睛,还是格外刺眼,待那白光消散后,他缓慢睁开眼,片刻模糊后,映入眼帘的不是巨大的工程设施,而是银河系的璀璨银环,和在他头顶闪烁着的无限苍穹。几滴泪从他的眼角溅落,在失重的密封室内形成了水珠。

他不禁唱起了初遇Karina时她教他唱的一首俄语歌。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啊。”

“红色晨曦从苹果树流淌。”

“烈日骄阳宛若蜂刺蛰伤……”

“啦啦啦啦啦啦……”陈莫忘情地唱着,即使声音已经沙哑,但这仍阻止不了他的思绪从离地球几万光年的地方,回到地球上那个他和那个在他心里永远不变的女人相遇的地方……


我的家乡 |重返地球 |宇宙边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