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vex的提案

项目编号:SCP-001-JP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别收容措施:SCP-001-JP及其图像、影像分别收容于Site-19的标准收容柜中。带出SCP-001-JP及其图像、映像仅限于赦免协议1中持有安保许可等级5/001的工作人员,或得到O5的许可时。

应用于全部研究员的赦免协议已经终止。以后请实施于新加入的研究员。

描述:SCP-001-JP是一盏拥有异常性质的灯。在构成SCP-001-JP的素材上未确认到异常性。加入燃料的空间充满了由class A灵体构成的灵质2溶液。实验中即使连续燃烧1个月也未发现其消失的征兆。

目视点燃的SCP-001-JP的人(以下称为对象者)将发生认知危害。这种认知危害在看到点燃的SCP-001-JP的图像、影像时也会发生。对象者逃避提及以自身为原因的死亡事件。无法避开时,会尽其所能使用委婉的表达3。作为副作用,对应的死亡事件对对象者造成的精神负荷有所减轻。不过有结论认为这并非来源于SCP-001-JP的特异性。

SCP-001-JP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某民居中被发现。当时作为不会燃尽的灯而收容。但由于暴露于SCP-001-JP的工作人员离职率降低,认识了现在的异常性。


保护人类免于遭遇异常物件的组织,世上从古有之。保护物很多时,知道其性质就是必不可少的,作为过程,不得不使用活着的人类进行实验。被实验的人类是罪犯、奴隶、异民族等,随时代和地域的不同而变。但是,这件事本身对进行研究的一方的精神不可避免地造成巨大的侵蚀。有人被自己的罪恶压溃而投海,也有人看淡了生与死的区别,保持平稳的内心。但在此之后,他因微小的口角杀害了家人。我一直在说,这与保护世界有着紧密联系。但话语仅仅是话语,很多人的心崩坏了。

后来,我发现了那盏灯。尽管只是源于偶然,其效果令人难忘。研究者变得内心不再崩坏,可以对可怕的异常实体进行研究了。因此工作效率飞速上升,由于异常被害的人数也呈反比例地减少着。

不过也发生了问题。放弃了由自身造成的死亡带来的责任的人,在被一般的道德支配的日常中变成了特异的存在,变得无法在同一个世界中生存。

在此我有一个提案。难道不能收容从异常中保护人类的异常的人吗。最初反对者颇多,在我努力的说服下这一方案在稳步推进着。于是,终于完成了。把“死”说成“终结”的人们,远离普通社会的组织。这就是今天的基金会。

我还有一个顾虑。为了保护人们免遭异常物件影响的人们,也因此异常物件而变异了,于是自己也变成了收容对象。但是,在发现比这更好的方法之前,无法不继续这么做。因为我们不得不一直全力以赴。

-O5-1


赦免协议概要

赦免协议以减轻实验时的人员损失对活着的研究者的精神负荷为目的而实施。对检查结果中心理抵抗度未满60的研究者,给其观看点燃的SCP-001-JP的图像。且该协议的对象者亦收容于基金会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