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胜于无
评分: +8+x

我叫王懿,前些日子刚刚成为一名1级的文书,虽然权限是低了点,不过在这种……怎么说呢……神秘的组织里,知道的少一些未必不好。

文书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都有一大堆的文件叠在我的办公桌上,一个博士走过来把一沓文件丢到我桌上让我分类给其他部门的情景每天都会发生。我记得最多的一天文件叠了几乎八十厘米高,差不多要倒下来!不过今天的工作还算清闲,目前还没有哪位博士在我从办公桌上醒来之前就丢来一堆文件,弄完昨天剩下的五十厘米就休息一下吧。

我没有权限去看那些文件,为了方便我们这些低级权限的人,他们也就是把像项目分级、特性什么的写在文件夹外面,说是标签,然后就完了。许多博士经常生造标签,搞得我很难分,不过这也就是工作。

好的,我来看看……这是总部文档的翻译……这是事故报告……这是实验记录……这又是一篇事故报告……

不知不觉也干了差不多一天了。为了工资,我很少午休,反正我有精力干下去。说来奇怪,怎么今天站点那么悠闲?文件已经矮了有十厘米了还没有来新的。

算了,不管那么多,先吃个饭。我在办公桌的抽屉里藏有许多小零食,虽然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带吃的来办公室,不过光明正大的拿出来也不好。幸好我的位置在墙角,不会有人注意我在这里吃东西,唯一看得到我的也只有墙上的基金会标志了。我一天平常能吃三个面包,所以我现在囤了有十包在这里,不至于每次都去买。先把青苹果味的优酸乳喝了吧,我最爱的草莓味留着之后喝。

先休息一下吧,总是高强度工作也是不好的,虽然趴桌上不比在床上舒服,不过,聊胜于无。


我叫王懿,前些日子刚刚成为一名1级的文书,虽然权限是低了点,不过在这种……怎么说呢……神秘的组织里,知道的少一些未必不好。

文书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都有一大堆的文件叠在我的办公桌上,一个博士走过来把一沓文件丢到我桌上让我分类给其他部门的情景每天都会发生。我记得最多的一天文件叠了几乎八十厘米高,差不多要倒下来!不过今天的工作还算清闲,目前还没有哪位博士在我从办公桌上醒来之前就丢来一堆文件,弄完昨天剩下的四十厘米就休息一下吧。

我没有权限去看那些文件,为了方便我们这些低级权限的人,他们也就是把像项目分级、特性什么的写在文件夹外面,说是标签,然后就完了。许多博士经常生造标签,搞得我很难分,不过这也就是工作。

好的,我来看看……这是一篇事故报告……这是一篇001提案?!这个站点也有博士有那么高的权限?!算了,继续……这是一篇文档……

不知不觉也干了差不多一天了。为了工资,我很少午休,反正我有精力干下去。说来奇怪,怎么今天站点那么悠闲?文件已经矮了有十厘米了,还没有来新的。

算了,不管那么多,先吃个饭。我在办公桌的抽屉里藏有许多小零食,虽然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带吃的来办公室,不过光明正大的拿出来也不好。幸好我的位置在墙角,不会有人注意我在这里吃东西,唯一看得到我的也只有墙上的基金会标志了。我一天平常能吃三个面包,所以我现在囤了有七包在这里,不至于每次都去买。先把原味的优酸乳喝了吧,我最爱的草莓味留着之后喝。

先休息一下吧,总是高强度工作也是不好的,虽然趴桌上不比在床上舒服,不过,聊胜于无。


我叫王懿,前些日子刚刚成为一名1级的文书,虽然权限是低了点,不过在这种……怎么说呢……神秘的组织里,知道的少一些未必不好。

文书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都有一大堆的文件叠在我的办公桌上,一个博士走过来把一沓文件丢到我桌上让我分类给其他部门的情景每天都会发生。我记得最多的一天文件叠了几乎八十厘米高,差不多要倒下来!不过今天的工作还算清闲,目前还没有哪位博士在我从办公桌上醒来之前就丢来一堆文件,弄完昨天剩下的三十厘米就休息一下吧。

我没有权限去看那些文件,为了方便我们这些低级权限的人,他们也就是把像项目分级、特性什么的写在文件夹外面,说是标签,然后就完了。许多博士经常生造标签,搞得我很难分,不过这也就是工作。

好的,我来看看……这是一篇文档,还关于空间异常?神奇……一篇实验记录,和之前的文档一起的吧……这还是一篇实验记录……

不知不觉也干了差不多一天了。为了工资,我很少午休,反正我有精力干下去。说来奇怪,怎么今天站点那么悠闲?文件已经矮了有十厘米了,还没有来新的。

算了,不管那么多,先吃个饭。我在办公桌的抽屉里藏有许多小零食,虽然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带吃的来办公室,不过光明正大的拿出来也不好。幸好我的位置在墙角,不会有人注意我在这里吃东西,唯一看得到我的也只有墙上的基金会标志了。我一天平常能吃三个面包,不过现在只剩四包了,明天还得吃,今天先吃两包。之前的口味我什么时候喝完了,不管了,那就喝草莓味的优酸乳吧。

先休息一下吧,总是高强度工作也是不好的,虽然趴桌上不比在床上舒服,不过,聊胜于无。


事故报告:2018/2/10,18时04分,由于操作失误,对SCP-CN-███的实验出现意外,进而演变为收容失效。由于项目的特性,导致06号办公楼一楼的东南角出现空间异常,造成了一个长约2m,宽约3m,高约4m的缺口。文书王懿当时正在该处工作,被项目的特性传送至未知地点,现已认定为KIA。


我叫王懿,前些日子刚刚成为一名1级的文书,虽然权限是低了点,不过在这种……怎么说呢……神秘的组织里,知道的少一些未必不好。

文书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都有一大堆的文件叠在我的办公桌上,一个博士走过来把一沓文件丢到我桌上让我分类给其他部门的情景每天都会发生。我记得最多的一天文件叠了几乎八十厘米高,差不多要倒下来!不过说来奇怪,我的桌上现在一张新的文件都没有,以前都没有过啊。

没事干了呀,不过就这样坐着也能拿工资,挺好。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想看看那些机密文件,不过还是不作这个死了。

不知不觉也坐了差不多一天了。我没有午休的习惯,而且现在没干什么事,根本不累。

算了,不管那么多,先吃个饭。我在办公桌的抽屉里藏有许多小零食,虽然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带吃的来办公室,不过光明正大的拿出来也不好。幸好我的位置在墙角,不会有人注意我在这里吃东西,唯一看得到我的也只有墙上的基金会标志了。面包吃完了,今晚下班了我再去买好了,先吃块饼干。优酸乳什么时候喝完了,没有饮料吃东西很干的。

先休息一下吧,总是高强度工作也是不好的,虽然趴桌上不比在床上舒服,不过,聊胜于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