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好心也会办坏事

Logo



一次幕间休息……




笔。

笔和纸。

笔在纸上。

笔在纸上敲打。

Polly拿着笔在纸上敲打。

Polly敲打着笔。

在一张纸上。

Polly敲着。

敲着那支笔。

在一张纸上。

Polly拿着笔在纸上敲打。

Polly拿着笔在纸上敲打

上。

在纸

在同一时间,Polly拿着她的笔敲打在纸上。

嘿。

怎么了?

你知道吗?

知道啥?

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

额,关于什么的?

关于Polly拿着笔在纸上敲打这件事。

额,不是,我不认为你之前有跟我说过这件事。你可以讲得详细些吗?

哦,好吧。你看,这是Polly,对吧?

嗯哼。

她拿着一支笔,对吧?

对。

并且她的面前有一张纸——你能跟上吗?

我能跟得上。

好,接下来是比较难理解的部分……

我在听。

她,额,她拿着笔。

嗯哼。

她拿着笔,并且她在敲打着笔。

敲打在什么上面?

在纸上。

好吧你把我弄混了。

难道我之前没有跟你说过这些吗?

我不敢相信。

好吧,让我们从头开始。那么有一个女孩叫Polly,并且她——

"Polly?"

我猛然抬起的手打在了鼻子上,圆鼓鼓的鼻子发出轻微的一声“哄”。

“噢我的天啊你还好吗?我很抱歉!”

我低下头按揉生痛的鼻梁。“我很好,我没事!真的。”

“我去帮你拿些创可贴来,或者你想要 卜卜震动仪Boo-Boo Blaster吗?Tee emm1?噢我得去叫些人——”

“你不必这么做,真的——”

“你确定吗?这不会花很多时间——”

“是的我确定,我不想打扰别人——”

“虽然你这么说,但这也不是什么麻烦事——”

“你真是个好人,3T,但老实说我很好,我只是吓了一跳。”

“你完全确定吗?”

“完完全全。”

“真的吗?实际上的吗?肯定的吗?”

“是的,谢谢你为我考虑了这么多,不过我真的没事……”

……

“……那么,你怎么过来了?”

“哦,额,我只是刚刚路过的时候看到你又在自言自语了,所以有点担心你的情况,你明白的吧?哈哈哈……是这样的吧??”

“是的,没错。”

“那一切都还好吧?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

“当然,我很好!一切都很顺利,我只是思路有些阻塞。”
“哦。”

“嗯,这只是一道要迈过的坎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也——”

“听到这种事我很抱歉。”

“——没什么值得忧虑的,这只是——”

“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发生这种事。”

“——这只是一段小插曲而已,对了,你那里情况如何?”

“噢,我很好!我,呃,刚刚完成和Brainy合作的作品。”

“哇,太酷了。”

“是的。我是说,虽然发表时会署上我的名字,但说实在的,没有他我根本就无法完成这个作品。他很厉害,他绝对是我们部门最厉害的玩具制造者之一,他很厉害,Polly,他真的很厉害。”

“我知道!所以你能和他合作真是太酷了!”

“是的……”

“这真的很棒。”

“嗯,是的……”

我倚着工作台,左手还在摁揉着鼻子,向着Thomas Timothy Thompson微笑。其他人在工作时发出的轰隆声以及器械巨大的嗡嗡声充斥着整个玩具创造部Toy Creation Department,折磨着在这间铁皮房里的人们的耳朵(如果这些人不喜欢佩戴公司发的“太吵了”隔音耳罩™Too-Much-Stuff Sound Pounder Earmmuffs™ ),并且使人很难听到别人在说什么。

“那么……我要开始工作了,Tom。”

“好,你干吧。”

“嗯……”Polly低头看了看她洁白如新的纸,“……我该干了。”

“……那么,好!我也要回到我的工位了。”

“好的!”

“我的座位就在Brainy旁边……”

“好!晚点见,短吻鳄。”

“你也是……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会一直在那里的。”

“好的!”

“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

“我知道。再见,3T!”

“再见!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我会的。照顾好自己!”

“我也会的。拜拜!”

“拜拜!”

3T慢慢地向后绕过旁边的工作台,注视着我还热烈地挥着手。他走过了挂在工具墙上的 超级锯子™Super Saws™超级硬斧头™Heck-Hard Hammers™开膛手之刃园艺大剪刀™Edge-Ripper Hedge-Clippers™,然后他的身影消失在一片(粉色、红色和绿色的)锯末和烟尘之中。我一直微笑着目送他,直到他的身影完全离开视野……缩回挥舞着的手,我发出了一声疲惫、烦闷、脱力、无聊,以及完完全全的丧失斗志——也许还有一些失望——的叹息。“一切都很顺利”不过是客套话,事实上我毫无进展。展示会在三天后就会举行,只有三天了。

我坐下来,单手扶额。我该做什么?我还能做什么?我拿起笔,然后我敲打着它。我把它敲打在什么的上面?在纸上。Polly拿着她的在纸上敲打。这是非常重要的细节。Polly拿着她的笔在纸上敲打着,并且在思考。我现在该做什么?嗒。我可以翘掉这次的展示会吗?嗒。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不参加任何一场展示会。我必须要抓住任何我能得到的机会。嗒。

也许我不应该向3T撒谎。

嗒。

也许我应该要去找他请求帮助。

嗒。

正经的帮助。

嗒。

帮助我的构思,帮助我的制作,帮助我的任何方面,字面意思的任何,直到完成项目。

嗒。

但是这样会麻烦到他。

嗒。

我不想麻烦他。

嗒。

唉。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嗒。

……

嗒。

手里的笔被猛地甩了出去,砸在铁皮墙上,发出清脆的“叮”声。Polly把她的笔敲在金属上。我笑了。对啊!寻求帮助没有什么好害羞的,我想通了。如果没有老师人就无法学习,也许我就是需要一个老师,一个3T老师,Thomas Timothy 老师Teacher 。我为我自己创造的笑话嗤嗤地笑着。事情有了进展!事情终于有了进展!Polly轻跺了一下水泥地,从篮子里拿出一个苹果扔给了一条低飞的 烁光蛇glow snake (它们有一大群,是由这里的灯光组成的)。我经过一个又一个工作台,一个又一个的玩具制造者,自信随着每一步的迈出而递涨。我可以在这周的口香糖日Gumday2之前完成项目了!终于!

我转过拐角,胸口激动地起伏,眼中闪着光芒。

Thomas Timo…… thy…… Thompson……”

他……他不在他的工作岗位上。我很确定这里是他的位置。我可以看到他的茶,他的装着午饭的包裹,还有他的一个来自糖果&消耗品部Sweets & Consumables Department的女孩的镶框照片。也许他就在隔壁,和Brainy一起?

走了一会儿,我来到了Brainy的橙黑色的工作岗位。然而这里也是空无一人,我有点困惑。

“额,有人吗?”

他的工作台上总是挂着两张老虎的海报,有时会换上别的,并且那时他脸上的图案也会随之改变,不过最常见的还是老虎。桌上胡乱地放着许多工具、蓝图和一些……果冻?还有满满一罐的水果硬糖。他用他一贯整洁、一毫硬币宽的字体写下了许多粗略的笔记;一大捆卷起来的图纸如同伫立在桌上的一根圆柱;一支古旧的紫色羽毛笔插在墨水池里,里面的墨水漫出了一摊。这是一定是刚刚用过的,因为这里的空气很干燥。

“……伙计,在吗?”

我走回原路,沿着长长的、令人疲惫的通道在两边寻找着……无果。没有Brainy,没有3T,也没有任何我可以搭话的人。我决定留下来等他们。Tom之前说过他们在合作一个项目,也许他们是一起去找材料或者是去和某人讨论项目的细节。也许他们是一起去上厕所了?有人会怎么做,对吧?我不会,因为我没有任何可以和我一起做这件事的朋友,但我听说外面的普通人会和他的普通朋友做这件事。所以我等着。我要一直站着吗?我不能站这么久,于是我坐了下来。

我坐在Brainy的旋转椅上(我想到我曾经也有一个旋转椅,但后来它坏了,我还在找替换品),然后开始转圈。现在是思考的好时间,运动可以让思路更活跃。转圈时我根本无法忍住发出“呜噫——”的声音。他的椅子真好,我嫉妒了。不过只有一点点的嫉妒,只能使我有把这个椅子带走的意图,或是带走他的一支笔。他有许多好笔,而且丢了一支笔总比丢了一张椅子更难以察觉……他在写些什么呢?

我把椅子向墙边推进,这时候我希望Brainy或者3T不会出现……然后我浏览一下他的物品。我是说,我又不是打算带走这些东西,只是看看有什么问题的呢。我只是很好奇而已!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望向他的小抽屉们并读出每个抽屉上面的标签:

参考资料可能会有用。我喜欢借鉴参考资料,这里也许会有有关文化方面的资料。不过,这些东西没什么意思。下一个!

这些是用来记下笔记的,我已经用掉了很多……不过他有很多纸,如果我拿走一些他是不会察觉到的。我打开抽屉,从中抽出一小沓纸藏在我的外套下(现在这里的冬天快要来了)然后把它们压实,这样就万无一失了。下一个!

办公用品补充无聊,下一个!

空白图纸噢,这个抽屉好大,也许他在里面放了些什么。这个抽屉的下面是另一个抽屉,上面的标签是待完成项目,我想这里就是放了他准备制作的项目的图纸。我想……不行,我不能偷看他的设计,我可不想剽窃他的点子,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荒唐了。下一个!

废弃

废弃?废弃什么?这个抽屉也很大,难道是……图纸?废弃的图纸?我打开它,看到里面胡乱地塞了很多皱巴巴的图纸和笔记。嗯,废弃的点子,他不会再去完成的点子——垃圾,这些都是他的垃圾,他的……垃圾……无关紧要的东西……就算是不见了他也不会再想念的东西。我可以看看这个传奇人物的“垃圾”。

我就是个垃圾,彻彻底底是一个垃圾。我是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腐烂着的垃圾——这是比喻。不要把我和可怜的Sewy弄混了3。但是Brainy的垃圾总强过我的垃圾。事实上,我的点子太烂了,他的垃圾甚至会比我最好的点子还要好!而这些东西他竟然不要了?

我再次看了一眼这个抽屉上的标签。

这是他不想要的东西

我很高兴。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在等着我?我会得到什么样的宝藏?我会淘到什么金子?我把一整个抽屉拉出来,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后在里面翻弄着图纸。

史莱姆拥抱毛毛虫Squishy Squeezy Hug Slugs !不行。

一罐书虫Can of Bookworms。呃,不行。

蚂蚁种子Ant Seeds,嗯?噢,是用来建设蚂蚁农场的,我懂了。不行。

床形螨虫诱饵Bedbug's Bed Bites。我明白了,这是一个系列的。还是不行。

呤呤环Ring-Ring Ring。这是啥?呃,不行。

这个是……植物钢琴?噢,这真酷,而且这里面包含有……我喜欢的东西,它完全是用植物做的,还有一些很漂亮的花!以及用藤蔓做的琴键——你还可以用你的声音去制作!噢噢!这个看起来还很简单,甚至连都可以做出来。这真是完美!我还可以给它起一个响当当的名字,Polly的植物钢琴,或者是Polly的——

“Polly?”

我吓了一个激灵,跌下旋转椅,甩飞出去的抽屉砸到了我的颧骨,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洒得满地都是。

“噢我的天,你还好吗?你在Brainy的工作台这里做什么?”

“事实不是你看到的样子,我只是——”

“难道说你在——”

“我发誓我没有——”

“你在剽窃Brainy的点子?Polly Gary——”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这么做!我只是来这里——”

“来剽窃他的点子!”

别喊得那么大声,大家可能会听信你的!

Thomas Timothy Thompson立刻闭上了嘴,然后矗得直直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直),神情窘迫。我用只比耳语的声音大一点的音量说:

“帮我收拾一下,好吗?”

“什么?”

对了,这里非常地吵。

“帮我收拾一下这里,拜托了!”

他的表情很无助,他来回扫视了几下我和他身后的走道。我向他招了几次手,他只是看起来更加地摇摆不定了。最终他放弃了挣扎,猫下了身子。

“那你做什么?”

“我只是过来找你,因为我需要帮助。”

“可你之前不是说你很好的吗?”

“其实我的情况不太好——展示会会在口香糖日举行。”

“我知道……”

“而现在我毫无头绪。”

“然后你就发现我不在这里……”

“是的……”

“所以你决定剽窃Brainy的点子。”

“不,不是这样的,Tom,我没有!我只是在等你——”

“在Brainy的座位上。”

“——我没有什么事情好做,于是我想——于是我来到这里想着你可能和Brainy在一起——而且他根本不会需要他的‘垃圾桶’里的东西,所以我就看了几眼来寻找灵感,你看!我找到了,我找到灵感了!”

“灵感……”

“是的,只是灵感。”

“……那这就……不是剽窃?”

“这当然不是,我只是……把他的一些点子和我自己的想法结合在一起。每个人都会向厉害的人学习,并且我正需要一位老师,所以我……我想我应该要向他请教,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而且这里又恰好空无一人,所以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所以你只是……在乱翻他的抽屉……”

“是他的垃圾桶,3T。我在翻着他的垃圾。他会扔掉它们的,我保证。而且我并没有在、剽窃。”

“你没有……剽窃。”

我们一人一只手抓着那个植物钢琴的图纸。

“我当然没有,Tom,我不会干这种事的。我只是在Brainy这里得到灵感罢了。人人都可以这么做。”

我拽了一下图纸,而他抓得更紧了。

“Tom?”

我恳求地望着他。我并不想要骗他,也不是想要包庇自己,我只是……真的非常需要这些图纸,而且我并没有在剽窃。我在做Polly Gary Ashley能做的事,我只是在从优秀的人那里得到指导。这就是现在发生的事,就是这样

3T送开了手,我轻轻地把图纸从他的手中拉出。他坐在地上,眉头紧皱,恼怒地撅着嘴唇。我把收拾好的抽屉塞了回去。

“所以……Brainy现在在哪里?”

“他在——”

“噢你好啊Polly!”

我飞速地把图纸藏进外套里,转过身看着Brainy然后立刻向他打招呼。

“嘿Brainy!”

“嗨! 你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我和3T刚刚就在这儿谈论关于展示会的事。我还没有任何进展而且——”

“噢——”

“——所以我来这里向3T请教——”

“我讨厌发生这种事。”

“——但他不在所以我到你的座位这里来等他然后……就是这样子!哈哈哈。”

3T 幽怨地看着我,他意识到我不打算在Brainy面前告诉他我拿走了他的图纸。他的眼神在控诉着“所以你就是在剽窃”,而我加以回望向他表达着“我没有剽窃,如果告诉他我乱翻了他的抽屉会让他对我的印象变差的而且我不想卷入这种你没有表态的丢脸处境以及被审问为什么我不能正正当当地去请教问题”的意思。好吧,他应该不能完全理解这么复杂的信息,但我想他应该理解的够多了。

“那为什么3T会坐在地板上?”

“……我累了。”

“这倒挺合情合理的。”

“是啊,这真是漫长的一天。”

“嗯,时间过得真慢啊,还有三天才举行展示会。”

“嗯……”

我和Brainy站着,3T坐着,周围弥漫着令人尴尬的寂静。我的意思是,这里是非常吵的没错,但我们之间的情况是这样子的。我们只有眼神交流,非常多的眼神交流。Brainy抿了抿嘴唇,微笑渐渐消失。

“好吧,你介意我占用一下3T吗?”

“不,当然不介意!”

“好吧,Brainy,我不会陪你很久的。”

“你别太折腾他了,哈哈哈。”

“我不会的!来吧,3T,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你做出来了?”

“是啊!快起来吧,拜托了,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

“……好吧……”

3T站起来,拍走裤子上沾着的灰尘,垂着头,然后向着我慢慢地走过来。Brainy抚平他的眉头。

“哇哦,3T,你累得真!”

“好,晚点见,两位!祝你们的展示会一切顺利”

“好的,再见,Brainy!”

“再见Polly!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忙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嗯,回见!”

“晚点见!”

“拜拜!”

“拜拜!”

我拉着3T的手——其实是拽着他回到我的工位。我经过一个又一个工作台,一个又一个的玩具制造者,自信随着每一步的迈出而递减。最后我们回到了我那平淡无趣且毫无成果的工作台前。

“所以你还是在剽窃。”

“我没有剽窃,如果我告诉他我乱翻了他的抽屉,会让他对我的印象变差的,而且我不想卷入这种你不肯表态的丢脸处境,以及被审问为什么我不能正正当当地去请教问题!这关系到——”

他仍撅着嘴。

“……好吧,这是关系到我们两个的事,好吗?这是我们两个的事。但你听着,这……这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保证。”

“你不是要发表植物钢琴吗?”

“我不会去直接发表这个东西的,我会制作出只由我设计的项目。我向你保证,100%的保证。”

“拉钩保证?”

我伸出我的小指,与他的小指钩在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他笑了,振作了起来。我们的小指紧紧扣在一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