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尽头的Sophia Light

高级研究员Mars在绝望中最后深吸了一口气,渴望着死亡的到来。她胸口的洞灼烧着。她感觉自己慢慢地飘了起来,越来越轻,仿佛成为一根羽毛。她的感官被色彩充斥,甚至尝到了光亮的味道,闻到了光亮的气息。

高级研究员Mars在绝望中最后深吸了一口气,渴望着死亡的到来。她胸口的洞灼烧着。她感觉自己慢慢地飘了起来,越来越轻,仿佛成为一根羽毛。她的感官被色彩充斥,甚至尝到了光亮的味道,闻到了光亮的气息。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Mars睁开了双眼……

于是看见了Sophia Light。

“这是什么情况?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吗?那你也是死了吗?”Mars摇了摇头,试着甩掉眼睛和耳朵里残留的黄色幻影。

Sophia转身凝视着Mars。“我……我认识你。”

Mars尝试着站起来。她摇摇晃晃地用膝盖支撑起自己。她再次抬头,于是看到了682回盯着她。

“天啊!Sophia!你为什么……骑着682?这是什么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Sophia低头看着她的坐骑。“呃……没什么原因?这里是死后世界。一定程度上算是吧。”682哼哼着表示同意,然后又长出了几只眼睛和几条肢体。

“但是……唉。我不明白。如果你没死的话,怎么会在死后世界呢?我不记得有听说你死了。是又发生收容突破了吗?”

一片看似无边无际的平面向四周延伸。Mars试探性地伸出手,却意外地碰到了墙壁。唯一的光源好像就是……Sophia,毫无疑问。

“这个……可能直接给你展示一下会更容易。”

地面消失了。突然之间,她们三个已经飘浮在了一条冰冻的山脉上空一英里的地方。下方,大块大块的冰块崩落在海湾里,流动的冰噼啪作响。

“Site-6。你以前在这里工作,是吧?”

“是的……我以前在这里工作。我现在还在这里工作。”周围的风景变幻成一个小隔间。空间在三位游客周围弯曲,让她们得以进入。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什么。Sophia Light正努力工作着,在电脑上为一个新的SCP打着报告。与此同时,Sophia Light回过头,看着她身后的那位老朋友。“我也从来没在这里工作过。”

她轻轻挥了挥手,桌边工作的Sophia就不见了。她又挥了一下手,她就又回来了。这一回,她转过身对看不见的客人们露出了一个茫然的微笑,然后才回到她的工作中去。

“我并不是真正地在这里,Mars。”Sophia微微一笑。

Mars非常震惊。“解释一下,Sophia。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光展示还不够。”

“我……我尽量解释一下。大约在2000年前左右,我被带出了时间轴,去做……一些事情。我能看见一切,包括你。你已经被改变了。我们曾经分开过,谁也不记得谁。我受不了这一点。所以,当我有了新的能力之后,我就开始改变事情了。你保留了你的身份。我影响了这个时间轴版本的我的潜意识。然后,等她死了,她就会变成我的一部分。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发着光的Sophia突然变得更加光芒四射。

“看啊!”白色的平原回来了。“看我都做了些什么,Mars!”

闪烁的图标出现在四周。代码,名称,SCP编号……它们聚集成了一个由字母和短语组成的球体,不停旋转着,越来越快。682抬起头来,发出胜利的咆哮。

“这一切都是我对这个现实作出的改变。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学到了很多……而现在,至少,我们可以在一起了。永不分离。什么都无法拆散我们。你曾经是Nobody。而现在,你是我的一切。这整个死后世界,我们要永远享受!”

无尽的平面在Mars面前展开,它的空虚在自己身上回响。Mars,682和Sophia独自屹立着。

Mars在绝望和震惊中倒下了。整个死后世界?全都荡然无存?那其他已死之人怎么办?“不,Sophia。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的老天,你可是个生物学专家啊!你又怎么能确定你所有这些行为的后果呢?还有这个死后世界。这是不对的。除了你和我之外,还有更多的生命。我知道你是因为爱才这么做的,我也爱你,可是你要放下这一切。到最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都会变成……什么也不是。谁也不是Nobody。把它关掉。”

不行!就是这样。没有别的死后世界了。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你啊!你不能拒绝我!你不能!”Sophia发出的光变得无法直视地明亮。682所有的眼睛都闭上了,它的背上也长出了反光的护甲。她们都变得更大了吗?真的没有出路了吗?

Mars啜泣着。她孤身一人,无法为别人做什么事。也没有人能帮助她。“那好吧。那就……告诉我。你有没有办法恢复点什么?就一点点?这个地方一定要有其他人。一个人就够了。就一个。”

Sophia的唇角扬起了一点点弧度,然后把自己的亮光调到了可以直视的程度。682站起来,把她带到了Mars身边。Sophia靠近,抚上Mars的脸颊,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谁也不行Nobody。”


9295万英里外

“什么玩意,我需要一个火箭发射器。又没那么难。它甚至不需要有多大。你把它给我,我马上就走。”

“Clef。这里是死后世界。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会有火箭发射器呢?确实,我们有几个。但不行,我不能给你。既然O5议会都不给你,我又为啥要给你呢?而且,我们还需要它们来施加永恒的折磨。我说,你有能力死而复生。那还不够吗?”

“我可以把灵魂卖给你。”

“Clef,我们都知道你没有灵魂。就算你有,我也不想要那肮脏的东西。我已经受够了你那该死的把戏,受够了你整天假装是我。你要知道我得保护我的声誉。出去,而且下一次,去烦洛基或者哈迪斯或者随便哪个该死的人,反正我是没法对付你。”

“就算我远道而来看望你也不行吗,我的朋友?”

“不行。”

“行吧。那就这样。但我要拿上你的软呢帽。”

“不行,你别碰我该死的帽子。”

“恶魔到底为啥需要软呢帽?它只会遮住你的角,让你看起来更显老。”

“你就……你就闭嘴吧,Clef。闭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