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阴云再起
评分: +22+x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文中涉及的人物与现实中人物完全无关,文中涉及的地点除地名外与现实中地点完全无关

走廊里,脚步声响起,地板稍微凹陷,随后恢复如常。来人皱了皱眉,但想想自己所处的位置,还是没有做声。

基金会中国分部站点06,生物威胁防护部门,整个06站点四分之一的开销基本都在这里了。拥有中国分部仅有的三个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之一,三分之一的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以及最大的生物科学研究团队,在走廊里铺阻燃耐腐蚀防滑且方便消毒的材料这种小开销,不要太正常。

另外,基金会编制下最暴力的CBRN威胁应对特遣队也被部署在这里。

笑死,谁家CBRN威胁应对组有战斗轰炸机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知梓今天来这里的原因。几天前,09站点获得了一些异常生物的组织样本,并交给了流动站,但Elena对那批标本进行检测的时候得到了一些很奇怪的结果。为了对结果进行确定,Boom用两顿饭为代价让Eule带着团队钻进了实验室里。今天知梓就是来拿结果的。虽然说明明直接发邮件就能说清楚,不过知梓来还有另一件事。

不过她显然来早了。看着负压实验室门口的显示屏上代表着加压剩余时间的红色的数字,知梓叹了口气,靠坐在了走廊里的长条凳上。

“请问是流动站的知梓特工吗?”一名工作人员悄悄问道。

“啊,我是。”知梓抬起头。

“您是要找研究员Eule对吧,我马上把他叫出来。”工作人员取下了对讲机,“老刘,有人找。”

“还有7分钟加压完成,等一下。”声音显得瓮声瓮气的。

“是知梓特工。”

“……让她去E扇区会议室等我,马上到。”紧接着就是巨大的气流声。

“这是……什么情况?”知梓显然还没转过弯来。

“紧急加压脱出装置,一次能把所有人都送出去,但也可以一个一个送,一般用于跑路,不过要出任务了也会用。”这名工作人员显得风轻云淡,显然是见得多了。

“那么费用呢?”

“单人使用的话重装填差不多一次五万吧……挺便宜的其实,也就是一打排枪的价格。”

知梓感到一阵目眩。其实这个价格倒也不算贵,但听这意思,用这玩意儿快速离开实验室已经是日常级别的……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所以,你们给我的到底是什么。”会议室里,衣着散乱的Eule劈头盖脸地问。其实也能理解,在负压实验室里呆了半天然后从实验室里弹出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么一个疑惑。

“你先说说你的发现。”E扇区在设施的另一头,这是知梓不知道的。直接从逃生通道出去的Eule反而能更快到达。这让知梓有那么一点生气。

“我们拿到的是全血样本所以立刻提取了核酸进行检测,结果与人类基因组的相似度能达到百分之99.9999,基本可以认定同一,但是在血液里找到的血细胞拥有细胞核,这是鸟类的特征。”

“那就对了。”知梓反而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与流动站自己的实验室给出的结果吻合。她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找到了一张照片,随后将照片投影到了大屏幕上。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210425233159.jpg

知梓展示的照片

“嘶——”Eule倒吸一口凉气,“你得先确定这不是Elena老师让这届学生们做干血斑核酸提取模拟训练的残留物?长得就跟滴在滤纸上的血液干燥后再打个洞的效果一样的。”

“这东西是我回收的,错不了的。拿捕虫网一下网住了。说老实话我当时跟你一个反应。”

“那没事了。这东西啥来头?”Eule迅速接受了现实。毕竟算是老基金会人了。

“知道前段时间出来的那个,头部结缔组织增生出类似猫科或犬科的耳部的组织,同时耳郭收缩,外耳道封闭的那个。”

“我知道那事情,整形外科那段时间都快忙疯了。另外,不止猫科和犬科,食肉目其他物种,以及偶蹄目奇蹄目的耳郭样式都找到了。我们管那玩意儿叫‘兽化’来着。”Eule挠了挠头。

“这个,”知梓指了指手机里的照片,“回收这玩意儿的现场发现了一个……你们叫兽化的人类个体,已经死亡,这东西干的。”

“所以我又有活干了是吧。”看着知梓那张没有丝毫波澜的脸,Eule长叹了一口气,嘴里还嘟囔着什么“摸鱼都没法好好摸”一类的话。不过还是转身往办公室走,显然是想去收拾东西。

“别收拾东西了,准备好了。”表情依旧没有丝毫波澜的知梓拦在了他的面前,“情况蛮紧急的。”


流动站地面设施,生物组。此时一间临时被充作停尸间的实验室里已经摆了十几具尸体。但这些并没有Eule表现出任何恐惧或其他表情。开玩笑,再咋说他也是训练有素的医生,也是经验丰富的特遣队员,怕尸体是不现实的。但当他看到Elena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的时候,明显打了个寒颤。

“老……老师好。”

知梓不禁扶额。她并不清楚Eule在流动站实习的那段时间经历了什么,而且说实话Eule还没呆俩月就被拖到美国受训了,不过从Eule的反应来看,很恐怖就是了。

“呼——来得正好,我们回收了十几具死亡的兽化人类的遗体。大概检查一下吧,这里没有解剖室,没法打开来就是了。”Elena倒是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不,这更奇怪吧,知梓在内心吐槽道。

Eule也不推辞,从墙上固定的手套盒里取出一副手套戴上,开始一个一个检查这些尸体。其实没啥好检查的。除去兽化特征以外,这些死者的致命伤清一色地在左侧颈动脉上,两个细小的伤口完全穿透了血管壁。再仔细看看,这些死者的身体表面有些干燥——并不是尸体在冰库里脱水导致的干燥,更像是那种,死亡之前被抽走了一部分血液那样的感觉。

“目标是血液吗……理由呢……老师,没有人类遇袭对吗?”

“是,我们目前没有发现任何遇到袭击的人类。”Elena打开了电脑,“甚至在我们回收到的那个个体是被普通市民击伤的。”

“物理手段可以造成杀伤,也就是仍是能够被理解的生物咯。”Eule也完成了检查。

“另外的话,我们一直在监测的两个兽化个体在5小时内被同一个异常个体击杀。体重损失的话,后死亡的那个个体损失了更多的血液。”

“异常个体能在短时间内将食物转变为能量或脂肪用来成长?”

“不错的推理。”Elena拍了拍手。

“全靠老师栽培。”

知梓轻咳一声,算是打破了现在的这种有些商业互吹的氛围。

“那么下一步呢?你打算怎么做?需要进行解剖吗?”

其实Elena征询别人意见的时候真的很少见。知梓决定在旁边看着,等着他们俩讨论出个结果来。

“解剖倒是没啥必要,也看不出来更多东西,死因什么的……我希望对病灶组织进行检测,如果能找到兽化人类个体进行活检就更好了。”Eule想搞明白为什么这些异常个体会那么钟情于兽化的人类个体。作为对抗CBRN威胁的专家,生化武器存在的可能性是他首先考虑的问题。

“这个倒简单。知梓,把我们目前掌握的那几个个体带过来吧。”

“我也跟着去吧。”Eule说。也没等Elena批准,就自顾自的跑出了实验室,跟在了知梓后面。知梓回头看了一眼,有些疑惑。

“Elena到底对你干了啥,搞得你人都快PTSD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在这里呆了一个半月,装的移液枪头比我大学四年医学院四年装得都多。”

“……理解了。”


在转过下一个向右的拐角前,知梓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示意Eule安静,手伸向了自己的枪套,停了两三秒,随后转向Eule,比出了“射击”手势。见Eule没有转过弯来,她直接走上来解开了Eule的白大褂,把他胸前快拔枪套里的CZ Shadow 2手枪拔了出来,随后没事人一样走回了原位。Eule双手一摊,但也没打算抢回来,而是从腿上的枪套中拔出了MR73转轮手枪,靠在墙边,随后深吸一口气,后撤两步,将手枪换到左手,脚下横向移动,以墙角为中心,划出了一个弧形。

“安全。”没看到东西。生物试验区域,墙壁地板天花板的颜色,各个站点几乎一致。而Eule在类似的走廊里不知走过多少次。不过现在就算是他也察觉到了异常。血腥气,很淡的血腥气。刚才知梓显然是闻到了味道。

知梓没想那么多。在Eule确认安全后,她迅速跟上,随后超越了Eule,在下一个拐角做好了准备。反倒是Eule小跑起来超越了知梓,手枪收在胸前平指前方,不过显然是习惯动作。这名特遣队指挥官肯定不会在建筑里还有敌人的情况下这么跑着前进。地面柔软的材料很大程度上减轻了脚步声。于是知梓决定跑起来,跟上他的步伐。

Eule其实不知道关押那些兽化个体的地方在哪里,不过跟着血腥味总是没错的。七拐八弯之后,他在一间看着很像是冷库的房间前停下了脚步。已经不用闻味道了,鲜红的血液已经流出了门。回头确认了一眼知梓就在身后,他果断将大半个身体暴露了出去。手枪早就换到了右手,随后被放在了腰间,扣死扳机的同时,左手连续拍击击锤。这不是正规的射击方法,但优点是能快速射击。

打空弹巢里的子弹,也没确认战果,Eule直接一个翻滚躲到了门的另一边,甚至避开了地上的血流,掏出快速上弹器准备进行第二轮射击。而知梓果断占据了他先前的位置。即使知梓也是一名老特工,在看到里面的场景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原先的五个兽化个体已经全部倒在地上,眼见是不行了;而造成他们死亡的三个异常个体,虽然要比先前发现的大很多,但分别被打了两颗子弹,目前只能堪堪维持着飞行。或者,飘浮,更准确。

知梓需要做的只是像打靶一样,往每个目标补枪确保完全消灭。

“死透了。”Eule说。不只是那些异常个体。严格讲,那些兽化个体已经“干瘪”了。

“也不知道石菖蒲医院那些患者知道医生里藏着一个西部牛仔会怎么想。”

“那不关我事。别知道不该知道的就行。”

“你这把枪手感不错,卖吗?”知梓转移了话题。她想起去06站之前自己看的那些记录仪录像,眼前这人在河南博物院里刚开两枪就抡起有三千多年历史的青铜杆砸爆了两个异常生物的脑壳。应该说医生的身份更像是一种限制,学医的经历更是一场修行,不然他会变成啥样的暴力狂还未可知。

“一把能买七八套Lo裙,你确定吗?真想要我回头送你一把。”

知梓决定闭嘴。这是在24小时内,她第二次开始羡慕别人的站点。以及别人的荷包。

姗姗来迟的安保人员迅速控制了场面,Elena在两名持枪干员的保护下开始检查这些被击落的异常个体。唯一的问题是,被两发.357马格南弹和多发帕拉贝鲁姆弹击中之后,这些异常个体也没啥能看的东西了。也就是知道这些异常生物的长宽分别为10厘米和8厘米,厚度0.1毫米。没了。

“谁先开的枪。”Elena转向角落的知梓和Eule。

“我先开的。”Eule果断承认。

“判断依据。”听得出来,Elena有些生气。

“异常个体体积明显增大,在不确定其性质是否出现变化的情况下需保证基金会人员安全,同时在不确定是否有兽化个体存活的情况下需要消除威胁。”Eule的回答滴水不漏。

Elena愣了一下,转过身去,摆了摆手。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中有不少人有持枪许可,在基金会设施中需要保证枪弹分离,但有一部分持枪工作人员被允许在设施中以枪弹结合的方式携带枪支,目的就是在遇到袭击或收容失效事件时能迅速组织反击或收容行动。显然,Eule的决定符合这一原则。

“毕竟你们是外勤,判断开枪时机这一点比我有经验的多。”Elena说道,“毕竟你们是第一目击者,有没有什么信息可以提供的?或者,有什么想法没有?”

“这个的话,通风管道得先查一下。这东西可能能折叠自己的身体。”知梓思索道。

“确实有道理……”

“我的话,回头先把基因序列测一下。”作为当事方及一定程度上的始作俑者的Eule反倒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在那之前,去食堂,先点菜吧。来条鲟?”

那就,吃完饭再说吧。知梓和Elena如是想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