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收容措施
评分: +32+x

今天Site-CN-40站点主管4级研究员Relief反常地请了个假。

虽然Relief研究员在各位中国分部5级人员的心目中一直是一个无可取代的混蛋,或者表面上无法战斗的中国版Clef博士,但是作为新兴科研站点Site-CN-40的顶梁柱,自从到站点报到那一天以来Relief把自己当作一个科研机器,不知疲倦般地投身到异常的研究中,甚至把自己的大部分假期都扔在了实验室里,即使只是请一天假也是从未发生过的。

在科研方面他简直像一个沉重的机械腕表,秒针推着分针动,分针带着时针转,精密的齿轮互相咬合,只要一开始工作,他在没有人阻止时就几乎不可能停下。这也是他很不负责的把绝大多数杂务扔给科研主管Sever的原因。

很多其它站点的人觉得应该调换一下两人的职位,因为Sever更像一个老吏断狱的站点主管,而Relief更适合专精科研,更何况在大多数人看来正是因为Relief掌管着Site-CN-40这个新建但极重要的科研站点才敢如此挑衅O5议会,不过看起来不管是O5还是05都没有对调他们职位的想法。


Relief把电子版请假条胡乱签好发送后,很快得到了同意的答复。于是他伸了个懒腰,快步离开基金会特制的4级人员的专用固定电脑,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任何一个4级人员请任何时长的假,都不可能如此轻松,Relief也不例外,他请到这一天的假其实并不轻松。他花了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写了无数份在他看来一无是处的税局风格申请表去满足中国分部和本部5级人员们,甚至本部的O5们还“很贴心”地专门给他安排了一次心理健康评估,让他“感激不已”,差点给本部专门派来的心理评估人员头上浇上一杯浓缩的提炼鲎血,帮她把头发染成耀眼的蓝色。但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Relief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意外的杂乱,和他的整洁的实验室迥然不同。Relief顺手关了门,跨过了一小堆精装硬壳书,轻轻踢开了一个巨大的塑料三角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Relief刚刚坐下,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Relief用略显疲惫的嗓音轻声唤道,“听说你请假了?”Sever站在门口,左手里拖着一个托盘,“如果不是那身白大褂,我还以为你是来送餐的服务生呢。”Relief笑着说,“我确实是来送餐的,你一般早上会要一杯美式咖啡,不过看起来今天你忘了,我按照你的口味调的,一份脱脂牛奶,两块方糖。”Sever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向Relief,他锐利的目光直视着他的老伙计,双脚却巧妙地避开了障碍物,“你还是那么细心,Sever,你就像什么都忘不掉一样,总能记起你认识的每个人喜欢的饮料和每位女士的例假日期,然后在他们的桌上放上一杯咖啡或者红糖水。”Relief仍然微笑地坐在椅子上等着Sever把咖啡递过来,“你也还是这么张扬,Relief,这是本来就是你的性格。可是你为什么请假,甚至忙得忘了点咖啡?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理由,我从来不相信你写给任何5级人员的任何东西,除了辞职信和K级事件的报告。”“那你可得加强你对你老伙计的信任了,”Relief大笑道,“不过很可惜,你做的对。”“那么,请假的原因?”Sever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沉重的木质办公桌与咖啡杯碰撞的声音生硬地响起,而他的目光却未曾转移。Relief沉默了一会儿,用几乎是恳求的语气说到:“Sever,你知道的,我可以随便拿个蹩脚的谎言去骗5级人员,但我不能骗你,所以,请你别再问了,好吗?”Sever又盯了一会儿Relief棕色的眼睑,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但终于Sever退让了,他叹了口气:“那好吧,那祝你假期愉快。”


目送着Sever走出了办公室,Relief用遥控器锁上了门,然后又按下了上面的一个红色按钮,屏蔽掉了房间内的所有监视器,现在他知道他是安全的了,他从一本掏空的字典里拿出了一枚基金会之星的徽章,又从抽屉里面掏出来一把破损的枪。把这两样东西放在桌子上之后Relief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一个保险柜,里面只有一样东西—一瓶透明的液体。

Relief拿起瓶子,轻轻摇晃,眼睛里闪着狂热的光芒,他对真理的渴望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到的,“X型号,整个中国分部可都造不出来啊。”X级记忆强化剂,也正是因为这一瓶试剂,Relief才愿意陪那些5级人员玩填表格的游戏并且忍住了没把那个女心理评估员的头发染成血蓝蛋白的颜色。送药剂的人,似乎是本部后勤部的人,只是用蹩脚的中文说了一句“这东西最多只能打2年的剂量,否则后果自负”并且把药剂和一本月刊杂志那么厚的使用说明书递给了他,便快步离开了。1

本部的人真是没有情趣。


看着桌子上略显凌乱的物件,Relief又想起3个月以前,这些东西也是这样杂乱无章地铺在自己的桌子上,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哪个研究员和主管开的一个小玩笑,直到他想起自己门一直是锁着的为止。

Relief发现他拿到的和那些棺材板上面镶嵌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上面刻获奖者名字的地方似乎有意被人磨花了。于是,他运用自己的4级权限去寻找那枚基金会之星的编号是属于谁的,结果发现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基金会之星的颁发记录,但是却找到了制造记录。基金会之星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定制的,不可能存在这种情况。然后Relief秉着让5级人员头疼去的理念,上报了这件事。

结果审批基金会之星的中国分部的O5们也对此完全没有印象。Relief这下反应过来了,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吃掉了他和O5们的记忆。

逆模因。

Relief完全不想卷入这件事,但是他已经深陷其中了。他一定是失去了什么记忆,这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简直是无法容忍的事情,这就像公式里缺了一个参数,这公式就不完整了一样。Relief开始试图寻找这丢失的记忆,他成功地申请了W级记忆强化剂,但是长期服用后记忆并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而现在,他有了更加强力也更加危险的X级别。

现在,所有的谜团都将被解答,Relief抽出一支干净的针管,坐在椅子上,给了自己3个月。


Relief能清晰地感觉到血清流入血液的清凉,透明的液体把鲜红的血液搅动,呈现出骇人的金黄,即使Relief的眼睛并不能透过血管看到血液的流淌,但他心里清楚,药物已经开始执行它的使命了。

他缓慢的回忆着过往,回忆轻柔地包裹住了他,然后把他撕成了两半。他的右眼中折射出他办公室的杂乱;左眼中倒映着被人们称为过往的拼图。实验室的节能灯的灯光与灯光下的档案模模糊糊,但能从档案中看到刚调到Site-CN-40的自己,比现在的还要不可一世。

Relief抽出一支笔,开始了他的记录。

,毫无征兆的疼痛扎进了他的左眼,Relief下意识的发出低吼,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在发泄。该死,使用说明里面没有这一条。这是Relief意识清醒时所想的最后一句话。

痛啊痛啊好像有无数的刀子在切割Relief的每个痛觉神经。低吼变成了尖叫,办公室的隔音墙却切断了声音的传播。他发疯的想用手把双眼挖出来,结果他发现他都没发现他连手都举不起来除了抽搐什么也干不了。Relief一贯整洁的脑子现在变成了比055还要恶心的浆糊,他的脑子飞速运转以至于173都追不上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现在,他甚至连站点餐厅做的菲力牛排到底是咸味的牛排还是牛排味的盐都分不清楚了,想想还真够开心可悲的,那不是意味着不能吃Pizza牛排了吗?他最喜欢吃双倍辣的烤翅牛排了,因为他现在疼得昏不过去,他还记得吃牛排要用脚吃左叉右刀,可是他现在已经分不清狗屎左右和刀叉O5,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还是能像个绅士混蛋或者说淑女Celf2一样能拿对位置?他还知道—

疼痛像来时一样突然而迅猛地消失了。但是Relief还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适应了现在的身体。左眼仍然泡在时间长河中慢慢飘动,就像那疼痛从未出现过一样,现在Relief终于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Sever站在Relief的背后轻轻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曾经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它的名字叫UIU。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UIU和强大不是反义词吗?”Relief尽管浑身无力,但还是忍不住和Sever开了个玩笑。而Sever自顾自地讲了下去。

最开始UIU在古老的基金会和庞大的全球超自然联盟面前显得羸弱无比。直到你们称作SCP-055的逆模因被UIU发现。

UIU是SCP-055的最初收容者,当然他们并不这样称呼它,不过那个称呼已经没有人知道了。面对这个强大的逆模因,UIU以几乎解散的代价成功收容——用基金会的话来说是这样——了这个可怕的逆模因。当时没有任何人知晓这个东西的危险性,当然,直到现在也鲜有人知。但他们成功地从它身上得到了一项不可思议的技术,这也是为什么继承了UIU绝大部分资料的美军的逆模因部门喜欢叫自己不可思议者的原因,即使他们并没有掌握那门禁忌的技术。

人造逆模因。

UIU里有一个来自Maikiti岛的波利尼西亚人,他曾经接触过逆模因,就是他在55最虚弱的时候成功收容了55,也是他提出人造逆模因的可行性,更是他间接造成了一次MK级记忆删除事件导致UIU一蹶不振直至今天,而他也在那次事件中殉职。

UIU从人造逆模因中收获了太多,你能想象吗,Relief,UIU只需要让他们的逆模因和任何一个人见上一面,他就能了解到那个人的所有记忆。那时甚至图书馆的藏书和MC&D的情报加起来也没有UIU的资料库全面,因为里面除了极其机密的文件绝大部分都已经被UIU用逆模因获得了。

但是,善骑者坠于马,善水者溺于水,善饮者醉于酒,善战者殁于杀,UIU也没能逃脱这个命运。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已知的异常逆模因绝大多数都是表现出生物体征的实体甚至有的直接就是人形实体?而异常模因却绝大多数都是一个个广告牌,一张张图片?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呢,Relief?

UIU发现,他们制造的逆模因和模因一样只是一堆不能动的物体,很难伪装而且容易被发现,于是他们就开始想制造实体逆模因。

有一天,那个波利尼西亚人造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人形逆模因,这也是他制造的第一个真正带有智能的逆模因,他认为这个逆模因甚至可以和全盛时期的55分庭抗礼,而代价对于UIU来说却是不值一提,只是几百条人命而已,甚至在逆模因的作用下没有人会记得他们的名字。

但是,他们错了,那个逆模因记住了。

因为他们杀了他的父母。

制造一个人形异常的最好方式就是改造一个人,于是仇恨的种子在那个超级逆模因人性的部分种下了。

697条人命。

他太渴望复仇的力量了,虽然他很强大,但是他毕竟是UIU的产物,他没法用逆模因效应去摧毁UIU。他只能先听从UIU的指令。

当然UIU也知道智能逆模因意味着什么,他们在逆模因的全身上下能安装炸弹的地方安满了微型逆模因稳定炸弹。但是在一次执行任务中,那个逆模因遇到了一个巫师,一个蓝型,他吸收了那个蓝型的所有知识,可怕地,那个逆模因也成为了一个蓝型。

他意识到这是绝佳的复仇机会,他用奇术取出了所有的炸弹并扩大了他的逆模因效应,那天起,UIU再也没有了逆模因部门,而他们最值得自豪的资料库内所有机密资料全部失踪。

有一天,有一个未注册的蓝型从美国到了中国,然后被基金会发现,因为他知道很多可怕的机密所以基金会并没有为难他,反而是他在一位叫做Relief的研究员的邀请下自愿加入了Site-CN-40并被Relief一手提拔到了科研主管这个位置。

他的名字叫做Sever,译为断绝,他早已断绝了几乎所有和UIU以及逆模因的关系。

除了697条人命,697个名字。

“Sever,你真应该去当个演讲者而不是研究员。”Relief在可怕的沉默中开口笑道,Sever是个逆模因他已经在X型记忆强化剂的帮助下知晓了,不过UIU这么傻逼他倒是不知道。

Relief的记忆显示了一件极其扯淡的事:Sever在出差的时候遭遇了一次混沌分裂者的日常突袭,为了拯救其他的人员,Sever用奇术操控一把手枪杀死了入侵的混沌分裂者,但是自己也当着一个站点的人死了,然后基金会中国分部还给了Sever一个基金会之星。

但是Sever是逆模因啊,虽然以人类身体为载体,但本质上还是一个信息,所以想死还有点难度。于是,Sever不得不去给O5和混分首领做洗脑工作,然后洗劫了双方数据库,假装没有这次行动,最后再回来工作。

那为什么基金会之星会在Relief桌面上呢?因为Relief曾向Sever抱怨说自己勤勤恳恳为基金会工作,但是要死了以后才能拿到基金会之星,这可真是[脏话已编辑],然后涉世不深一板一眼的Sever就以为Relief想要,就……

这可真██扯淡。


Relief看向Sever问:“那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Sever盯着他,说:“老伙计,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真的不长,但是你是我除了父母外最重要的人了,就像你不愿骗我一样,我也不能骗你。”

Relief笑了:“既然这样,那我也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不长。不过,Sever,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那么讨厌O5,为什么我并没有为基金会工作多久就当上了主管,为什么我们这个Site的建立计划在2025年5月提出,为什么我会要一个蓝型来我这里上班?”


从前,基金会有个人叫热带鱼,他上了一个SCP,生了个女儿,叫五月,然后俩小夫妻就死了。

然后一个叫做果冻鱼的人和一个绿型安德鲁斯俩人就从基金会手里抢了五月,对了,这名字还是这俩人取的。

然后他们都死了,只剩五月一个人,她也加入了Area-CN-42,变成了五月鱼。

基金会就发现啊,原来一个绿型就能把基金会搞得这么狼狈。五月的出现更是吓坏了那群所谓的十二生肖。

趁这个时候,一大群绿型出现了,要求基金会收容他们,但是又要求给他们和普通人同样的权利。

于是,基金会就建造了一个大的收容室,名字叫做Site-CN-40,而主管则是那群绿型的领导人。

那个收容室里只有一百多人,但有六十多个现实扭曲者,剩下的人虽然不是异常,但是要么极其危险,要么他们的亲人是。

“这听起来可不像是基金会的风格。”Sever听完之后,内心很震惊,因为他害怕暴露身份,所以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一个Site-CN-40的人的记忆。

Relief一扫软弱无力的模样,说:“当然不是,O5那群家伙投票投平了,理应拒绝我们的提议,但是我们找到了伦理委员会的那群家伙给他们施压,嘲讽他们基金会的目标就是‘控制危险,收容异常,保护人类’,而现在有一群现实扭曲者送上门来他们都不敢收。而给我们建个站点然后在脖子上植入一个微型现实稳定炸弹是最好的解决办法。”Relief笑着说,“啊,这么一闹咖啡都冷了,嗨,我自己再去倒一杯好了!老伙计,欢迎来到Site-CN-40,基金会历史上最大的绿型收容室。”


“世界上最成功的绿型收容在哪里你知道吗?”“你们在中国新建的那个Site?”“不,不是的,是蛇之手。也正是因为这个例子我们才强行要求你们通过那个提案。它让我们看到了一种更新也更可行的收容措施。是的,它很特殊,所以才叫特殊收容措施,收容,不一定要监狱的,或者说,自由才是最大的监狱。”“那等着吧,我希望他们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吧……”


“我写完了。”“你这██写的什么鬼?”“从上到下依次为:圣书体,迦南字母,腓尼基字母,希腊字母,拉丁字母,甲骨文,最后是我的签名。”“好吧你的字和你对O5的态度一样烂。”“别管那些没用的,反正我把这个递交给O5之后你就登记过了,我才不管他们认不认得出这是你是逆模因的证明嘞。”


我写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