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之旅
评分: +2+x

他仔細打量著他身處的房間。這房間被一堵用硬卡紙製成的牆一分為二,中央開出了一個兩人高的開口,開出一條約2米長,通往房間另一邊的通道。

這條通道似乎被某種強力的光源照射著,在他身處的那一邊除了噴湧的白光之外,完全看不見對面的景象。

「好了,下一位。」青春的叫喊傳進他的耳中,他知道已經輪到他了。

他望了望鐘,14時50分,然後輕抬左手遮在面前,走進被白光充滿的通道中。

未幾,澎湃的光突破了手掌的遮擋,充滿了他的視線…


葉建明就是被這樣的白光給叫醒的。昨晚看日本漫畫看太晚所導致的困頓亦透過這次在小休中經歷的夢境一次性解決了。

但一想起接下來的課是人稱「催眠大師」的陳老師主課的語言課,他頓時覺得這覺是白睡了。

為了不讓這頓好眠白睡,在陳老師的堂上了約十分鐘左右的時候,他猛然舉手並大喊:「陳Sir!我可以去一趟洗手間嗎?」

「可以阿,快去快回。」

儘管老師那見怪不怪的眼神和意有所指的語氣令葉建明心中喀登了一下,不過總算蒙混過關了。

小解過後他並沒有返回課室,而是悄悄地往位於同一層的花園平台走去。

這花園平台種了很多奇形怪狀的植物,其中不乏長相兇惡,或有自主意識,或看見活人就張牙舞爪,或老是用氣根藤蔓往人身上纏去的奇異植物。儘管這些植物基本上不會對任何人造成傷害,但是葉建明總會趁著沒人在內,就想像著自己是王道少年漫畫的主角,念著自創的必殺技,在花園內對著那些「壞蛋」拳打腳踢。

正當葉建明打算用「山吹色白金疾走」給其中一株長有面具似的花苞的植物最後一擊時,一股造作似的人聲刺入他的耳中:

「到此為止了,貧弱的勇者阿!」

於是葉建明也配合地用熱血漢子的聲調回應道:「到底是誰?邪惡的爪牙,快給我出來!」

伴隨著他的叫喊,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孩從一棵樹後走出;在不怎寒冷的九月,他竟然不怕悶熱似的穿上了和校服配套的校褸。

只見他往葉建明猛力一指,說過:「你竟敢傷害我那可愛的手下,我,Jerry Tommy,以第十八代大魔王的名義向你發出挑戰,你可敢接受?」

「哼,身為正義的伙伴,大勇者Justin Julian從來無懼任何挑戰,放馬過來吧,我要把你揍的滿地找牙!」

「「喔喔喔喔喔喔喔!」」

在陽光底下,兩個小小的身影碰撞在一起。

三分鐘後,叫著必殺技名字扭打在一起的兩人被陳老師抓個正著,各自被記了一次警告。

而這就是又稱”大勇者Justin Julian"的葉建明與同為二年級,又稱"第十八代大魔王Jerry Tommy"的盧健值的首次相遇。

也是他在聖克莉斯汀娜書院的第一名,也是最好的朋友。


由於校舍那奇妙的時間異常,儘管葉建明本人總覺得他在學校裡待了十多年,但是簡稱C.C.的聖克莉斯汀娜書院,事實上完全符合香港教育局的規範,是一所六年制的中學。在自由的學習環境熏陶下,每名學生都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和出路;讀商科的Mary投身商界,仁慈的John立志投身於慈善事業,以畫同人志為興趣的Painty決定進軍漫畫界,而對偶像學有點心得的Tommas似乎對某種宗教產生了興趣,而葉建明的死黨Jerry,現正在美國的某間著名大學進修化學系,據說在杜邦集團內部已預定了他的一席之位……

從C.C.裡出來的學生,無一不是能擔當社會以至世界棟樑的人才。

至於葉建明,儘管他在中四開始就和他的死黨一樣,不再以「大勇者」之類的誇張外號自稱,也不再憑著一腔熱血去做著現時被稱為「中二病」的行為了。但是,在和Jerry之間的互相鼓勵下,「成為正義的伙伴」似乎已成為他前進的目標。

於是,在畢業後,他去投考了香港警察,並以優秀的成稱成為了飛虎隊的一員。

然後,在他二十三歲那一年,在他和他的小隊被卷入一場收容失效時,他憑藉出色的臨場表現成為唯一的倖存者,並受到當時正指揮收容行動的收容專家Scarlet博士的睛睞,未久就被吸收進基金會中成為一名外勤特工。外號為,"Justin Julian"。

這天早上,Justin特工滿身疲累地回到Site-CN-71-這回清剿混分據點的外勤任務實在太驚險了一些,為了完成任務,他連回老家吃團年飯的時間都沒有。他現在最掛念的,正是Site-CN-71的休息室中那張舒服的大沙發。

當他走進休息室,第一眼就看見Scarlet博士正把一盒裡面似乎有東西蠕動的盒子塞入冰箱中。

「唷Scarlet,新年快樂,祝你收容順利,步步高升。」

「阿,是Justin阿,祝你任務事事成功,平安歸來。」

互相用著基金會特色的祝訟語道賀後,兩人就坐在大沙發上,談論著自己的近況。

在Scarlet說完前兩天被上司指派去獨自收容一個高危SCP然後差點喪命的經歷後,Justin決定換一下話題來安撫一下目前因仍要去處理善後工作而怨氣沖天的Scarlet。

「阿對了,你有沒有能稱為「死黨」的好友嗎?」

「還真有一個呢,在初入來不久在訓練營認識的,現在還在負責外面的空殼公司的運作呢。」

「真好,我認識的那位在畢業之後就沒了音訊了….阿,咖啡喝完了。」Justin看了看被喝空的咖啡杯,又望了望已吐出了最後存貨的咖啡機,就對Scarlet說了聲「沒咖啡了,我回去辦公室拿幾包過來。」,然後就出去了。

走到半路,從某群議論中的人群中傳出的聲音不禁使Justin「咦」了一聲並扭頭望去,正好和另一雙似乎因為他的低呼而扭過來的視線對個正著。

這是Justin特工和基金會研究員Jerry Tommy博士,也即是他在學時期的死黨,相隔五年後的再一次相遇。


不久,Justin收到一封來自母校,也即是C.C的邀請信,邀約他回到校舍參與校慶記念日。理所當然的,Jerry博士也收到同樣的書信。於是,在得到上級批准下,兩人結伴回到C.C.的學舍中-當然,在上級的指令下,這次回校也帶有為基金會收集情報的性質就是了。

從初入學到現在,在Justin眼中的C.C.完全沒有絲毫改變,都是如此令人著迷,流連忘返。倒是以往的同儕都已各有所成;投身商界的Mary現在是MC&D某一間分部的股東,投身於慈善事業的John現時以瑪娜慈善基金會的一員對某個非洲小國進行援助,進軍漫畫界Painty現時為在AWCY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出色藝術家,而對某種宗教產生了興趣的Tommas也成為該宗教的主教之一-那個宗教Justin也有所聽聞甚至曾與之交鋒過,就是破碎之神教會。當然,也少不了身為基金會的高級特工的Justin自己以及高級研究員的Jerry。

儘管他們所屬的組織立場不同,甚至互相敵對,但是在這小小房間內,沒有敵人,只有在以往曾一起學習扶持過的伙伴。Justin和Jerry坐在一起,在不泄露機密的前提下和昔日的同學們互相分享著自己在所屬組織中的日常生活。

在用中指回應那群以誇張的神色起哄的「好同學們」之後,Justin和Jerry脫離舊生的大隊伍,走到他們初次相遇的那座花園平台中。那裡的景色,也沒什麼大變化,甚至在察覺到Justin的到來後,有十多棵植物馬上縮入花叢中不再伸出,讓兩人揶揄不已。

「哈哈,想不到那個Scarlet竟然也是舊生呢,每一想起當時他的樣子我都差點沒笑死。」

「有時候世界就是這麼細小嘛,不過他的表情還真絕贊,都不知從哪裡學回來的。」

「表情這東西能學嗎?真是的….嘛,Jerry,你還記得當初我倆立志要成為什麼嗎?」

「你說你要成為正義的伙伴,而我就說要成為改變世界的大魔王。你現在是我們基金會的高級特工,可是不折不扣的正義伙伴呢。」

「這你就別揶揄我了,不乾淨的活我也干了不少,哪門子的正義伙伴呢?」

「最少也比我好,別說當大魔王了,以我目前的身份和力量根本沒辦法改變世界阿。」

「阿哈!要是你真的當了大魔王了,這世界可就亂成一團了。既然當不成大魔王,那就從改變世界著手努力下去吧。」

「也是呢,謝謝你的鼓勵…我差點就迷失了方向了呢。」

「哪裡,我們可是最鐵的死黨嘛…別讓他們久等了,在他們嘲笑我們「基情濃厚」之前我們還是得快點過去會合才行。」

Jerry點了頭,和Justin一同離開花園。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是Justin和Jerry的最後一次見面。

在兩人回到基金會不久,Jerry博士就從某個SCP項目中成功提煉出乾淨而強力的革新性能源,從而被晉升並調離Site-CN-71。而當時仍在印度進行任務的Justin特工亦無暇為他送行。


幾個月後,Justin特工被下派一項緊急任務;位於戈壁沙漠的革新能源研究所受到分裂者的突然襲擊並要求支援。接派到任務的他二話不說就馬上動身-Jerry曾在書信來往中提及到他現在於戈壁的某處工作。

可惜,還是遲了,當Justin特工和幾隊MTF趕到研究所時,他只看見一片廢墟。而Jerry服毒身亡的屍體,也被發現於原來反應堆的位置中,至於那反應堆,也早就不翼而飛。

Justin在Jerry身上搜出了一封以C.C.特有的密封技術製成的信封,上面寫著:「致Justin Julian-請於最壞的時刻拆封」。此後他將此信珍而重之地隨身藏好。

隨著Jerry的死亡,一切都變了。

奪取到反應堆的混沌分裂者馬上就充分運用這種新能源快速擴張。從此延伸而出的各種新型武器和科技使他們對基金會有著絕對的優勢。基金會的站點接連被攻破,一件又一件的SCP落入混沌分裂者手中。非洲,中亞,南美等地也隨著分裂者的橫行而陷入暴亂與混沌之中,而且開始向周圍擴散。

短短半年間,基金會,已陷入絕境之中。


Justin特工現在和幾名特工潛伏在建築當中的黑暗之處,每當裝備掃瞄裝置的分裂者們巡經此處,他們都不免驚出一身冷汗。

他們已是基金會目前可調動的剩餘兵力,也是作為基金會最後的希望而存在的奇兵。

他們唯一的任務是摧毀位於薩拉熱窩的反應堆,也即是分裂者一切戰爭兵器的動力來源。

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在大戰初期,基金會不惜動用戰術核彈對反應堆進行攻擊,結果以反應堆毫髮未傷告終。基金會之所以派出殘存的特工去突襲反應堆,也只是盡人事而已。

當Justin等人接近到離反應堆約100米遠的時候,Justin感到懷中一熱,他急忙把發熱之物抽出一看,只見Jerry給他的信上的封口已經解開。

信封裡除了一張藍色的塑膠薄片,就是Jerry留給他的遺言:

致Justin:

當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相信事態已經發展到連你也不得不試圖接近反應堆去破壞它,最壞的情況吧?我相信這時候我發現的能源已經完全改變這個世界,而且人們應該把最惡劣的外號,例如大魔王之類的,加諸於我這個發現者身上。回想起當初我的志願,這時候的我應該已經達成理想了,雖然很大可能不是透過我想看到的展開去達成就是了。

其實當外面的敵人攻進來時,我也有將反應堆引爆不留給入侵者的想法,但是,我並不捨得將我最自豪的心血就這樣毀掉-這可是讓我能改變世界的最重要的一步呢。在此,我得先為我這個自私的念想所造成的後果向你和整個基金會致歉。

不過我相信我的任性並不會造成基金會的毀滅,因為有你在。從見到你開始,你一直走在正義的路上,以正義的伙伴為目標努力著。雖然Justin Julian這名字怎看都不像是勇者會取的名字,但你一定會為著你的理想堅持到最後,站到我的傑作面前吧?

現在,把你手上的藍色薄片插到控制裝置上的紅色插口裡吧。這是唯一能摧毀它的方法

我相信你。

你的摯友
Jerry Tommy絕筆

「混蛋…你取的名字…也不像是魔王會取的名字阿…」就算Justin強忍著,還是有幾滴淚水潤濕了信紙。

但現在並不是飲泣的時候。巡邏隊馬上要露出空當了。

「各位。」自信的低語使隊友的目光轉向Justin。

「我有辦法摧毀那機器了,但需要大家掩護我到機器面前。大家或許會因而沒命,你們相信我嗎?」

他的問話換來的,是堅定而肯定的眾多目光。

「我倒數三聲,然後大家殺出去,然後…要活著回去。三…二…一!基金會萬歲!

Justin叫喊著口號,和其他同樣叫喊著「基金會萬歲!」的同伴一同往反應堆衝去。

很快,分裂者的爪牙們也發現這群垂死掙扎的特工們,在淒厲的警號下,他們用先進的能量武器往這群仍使用火藥武器的特工們轟去。

而特工們也紛紛舉槍還擊,用槍火,以至肉體去掩護正用著平生最快的速度往反應堆跑去的Justin特工。短短一百米,已成為用血肉鋪就的道路。

在最後一名同伴被光束槍蒸發時,Justin已跑到控制裝置面前,而當他的後心被雷射束貫穿時,他手中的藍色薄片早已插在小小的紅色插口上。

Justin特工最後所看見的,是足以毀滅整個分裂者據點的白光,這股光,將會為基金會帶來一絲喘息,將會對這股光有所依賴的混沌分裂者們造成沉重的打擊。這股光,使Justin能為基金會,以至被混沌蹂躪的世界伸張正義。

或許…我終於能成為正義的伙伴呢..


白光散去,他發現自己已站在通道的另一邊。在他身後,更多的人陸續從被強光燈照射的出口中走出,使他不得不往前走。房間的後門旁放了一張桌子,桌後的一名嬌小的女學生把一張評分紙遞了給他,並對他說:「前輩!多謝你參觀我們二年B班的«剎那之旅»,請你在這張紙上評個分吧!」

他微笑著在評分紙上那代表滿分的數字上圈了圈,然後在學妹對前輩的滿懷感激中離開了課室。

他看了看錶,14時52分,還趕得及。

當他捧著幾袋零食回到校友會時,人已經到齊了。

「Justin你太慢了吧!去小賣部買幾包零食也不會太久吧?」

「阿哈哈抱歉抱歉,我中途去了舊時候的課室那看了看。」

「不論怎樣,遲到就遲到了,罰酒!」

「我酒量不太好,Mary女俠饒命阿….」

昔日的同儕們現在都已各有所成;投身商界的Mary現在是MC&D某一間分部的股東,投身於慈善事業的John現時以瑪娜慈善基金會的一員對某個非洲小國進行援助,進軍漫畫界Painty現時為在AWCY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出色藝術家,而對某種宗教產生了興趣的Tommas也成為該宗教的主教之一-那個宗教Justin也有所聽聞甚至曾與之交鋒過,就是破碎之神教會。當然,也少不了身為基金會的高級特工的Justin自己,還有…

「對了,Jerry呢?校慶這種大好日子他竟然沒來?」

「死了。」

「真可惜,他中二起來挺帥的。」

Jerry Tommy曾是Justin最好的死黨,在畢業前夜因為理念上的問題與他鬧翻後,就和他斷絕了聯絡。直到近日農曆年,Justin帶隊清剿一個混沌分裂者據點時,才和身為該據點的首領的Jerry重新相遇。

Jerry當時還是被Justin一槍射穿頭顱的,因為當時他正打算將偷竊出來的SCP-505樣本投入黃河中。

事後Justin也有自責過為何當初和Jerry為了那傻里傻氣的所謂「理念」而鬧翻,但去過他讀中二時待過的課室後,這股自責感也悄然消失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