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勤特工去逛一个普通的宜家商场的故事
评分: +45+x

轮休假第一天的Silver非常轻松地就将车停进了车位中,毕竟大上午来逛宜家的闲人不多。
把工作和自己休闲的时间区分开来是Silver的习惯之一,既然今天是外勤宝贵的轮休假的第一天,那他也不想去计较为什么他携带的微型康德计数器的指数会飙升到一个莫名其妙的水平。

Silver发现宜家的二楼展厅有一只可爱的凳子。那凳子依靠它那四条凳子腿正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不起眼地爬来爬去。Silver向那个凳子走去,那个凳子像是对他有所察觉,将它的一个面转过来面向Silver,然后一动不动地呆住了。
Silver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那凳子的坐面靠近它“头”的那一端,凳子像舒服似的微微扭动。Silver觉得自己满可以把这个凳子买回家,但又觉得麻烦,也不需要,便将自己的手放在凳子面上,停住两秒,那凳子随后停下了扭动,成了一张—凳子。
Silver在这张凳子上坐了一会,随后将这张凳子搬到了那个凳子应该在的地方,和其他两张同类凳子放在一起。临走前,他还回过身,去看了一眼那张已经变成了凳子的凳子。

Silver正饶有趣味地看着餐盘里的一颗瑞典式肉丸吞吃别的肉丸。那肉丸在越橘酱上缓慢地爬行,爬到了另一颗肉丸的旁边,然后张开它的不知如何形容的“大”口,咬下了大概四分之一个肉丸。然后又继续吃了几口将这个肉丸消灭干净。紧接着这个贪吃肉丸又在一层越橘酱上爬向那颗插了迷你瑞典小国旗的肉丸,搞得Silver赶紧将那面由牙签和纸做成的蓝底黄十字旗转移到了土豆泥山上。
狼吞虎咽地吃完这颗原来的“旗手肉丸”后,那颗贪吃肉丸似乎并不满足的样子,想接着去祸害Silver用自己的血汗钱买来的其他肉丸。Silver见状赶紧把西冷牛扒边上那一堆不知道是红萝卜配什么的巨难吃的蔬菜让给了饥肠辘辘的肉丸。
在工具肉丸帮忙消灭了所有难吃的食物后,一把钢叉贯穿了肉丸滚圆的躯体,随后Silver抬起叉子,把肉丸送进嘴里,紧接着又吃下一口土豆泥和香肠为肉丸陪葬。

Silver正在挑剔究竟是买橘子味的香花还是玫瑰味的香花时,一把陶瓷菜刀忽然从他右肩的右上方出现,向下跌落,在2秒后径直摔在了地上,产生了巨大的响声,引的周围的几个人都好奇地聚过来看发生了什么。Silver随便跟周围的人解释了一下是自己不小心跌落了这把菜刀,外加以“厨房用品区”这样的答案搪塞了一个前来问菜刀是哪里买到的人。成功把人给打发走之后,Silver将柑橘味的香花放进了购物车。

Silver喜爱宜家食品屋里的东西甚至甚于宜家的家具。比起那些虽然便宜但质量一般般的家具,瑞典食品屋里的食物就显得质量好多了。正当Silver带着一包瑞典肉丸子、两块牛奶巧克力板、一个菠萝味水果冰淇淋和两个焦糖可颂去结账时,那包肉丸子无缘无故的爆裂开来了,一堆肉丸在瓷砖地板上爬来爬去,互相想吃掉对方。

“记忆删除搞完了没有?”Silver问前来收拾烂摊子的基金会善后小组组长。
“对于直接目击者实施了B级记忆删除程序,所有在场人员均实施了C级记忆删除。”善后小组组长,一个穿着件衬衫看起来活像个白领阶层普通员工的基金会三级外勤答曰。
“害我损失了一包零两颗肉丸,赔偿了一把陶瓷菜刀的天才在哪里?”
“那呢,”善后组长指了指五步开外正在被押上一辆基金会加固型押送车的一名男性青年说到,Silver没看到他的脸,但这不怎么重要。到是他身边杵着的一样东西Silver很熟;Mk.5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瞎!这人也真是,跑来宜家恶作剧结果恶作剧到了一位身为基金会外勤的同类绿型身上,这是出门没看黄历?”Silver自打自趣地说。
“叫他抽个时间把欠我的那一包肉丸和一把陶瓷刀的钱还回来给我,本大爷今儿放轮休第一天高兴,不计较他那两颗肉丸了。”

Silver把来宜家采购的东西放到车里,将车点着火,开出了宜家的地下停车场。此时太阳正像一颗高邮咸蛋黄似的落在西边,把一小片天染的通红,像上等咸蛋黄的溏心。
Silver的肚子让他忽然意识到了自己为什么会作一个这么奇怪的比喻。按照计划今晚的晚餐应该是…
“操!忘了再买一包肉丸子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