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坠落
评分: +17+x

……对于突然出现在地球上的大规模人口失踪事件…经过调查后发现此类现象在几个世纪以前便已偶有发生…截止本书定稿为止,情报显示地球人口已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无力而绝望的人们最终将其称作“忘川”事件……

——《忘川流浪》,SCP基金会博士吉尔斯Dr.Gears


男人漫不经心地踢着面前一具半人高的动物尸体,漆黑的紧身作战服把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全覆盖式的战术目镜让他看上去相当神秘。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跳虫?”地球联合理事会先锋调查组博士Gears小心翼翼观察着尸体的獠牙,“看上去极为凶猛而擅长杀戮,独特的生物样品。”

“而我们每时每刻都不得不为了生存解决数以万计的这些虫子。是啊,我们就是要说它们是虫子。”男人话音刚落,就看见博士正在靠近哨站外围一个战死的陆战队员尸体。

这个可怜的战死者,即使穿着钢铁铸就的盔甲,也难逃被虫海吞没的命运。肚子上破了一个大洞,早就死了有一天了。

“这些虫子是怎么咬穿钢铁的?我想研究一下他们的牙齿结构——”穿着作战服的男人不等博士说完话,几步就追上了博士。

尸体的伤口看不见鲜血,有深紫色的丝状物从体内慢慢生长蔓延。“到我身后,博士先生。那是个被虫子咬死的死人,死人比虫子更危险。”

随后,尸体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好吧好吧,让我来送他第二次死亡。”男人干脆利落把一发电磁子弹上膛。枪声过后,尸体的头部几乎完全汽化,彻底失去了挣扎的能力。

“他们知道边缘哨站随时会被偷袭,怎么不派点军队来迎接你们?”男人把筒式步枪竖在地上,舒适地靠在枪身上。“我还没有向你自我介绍呢。帝国幽灵特工,Alto Clef向你报道。带我去见你们的领导人吧,人类需要互相帮助,不是吗?”


……恐慌的世界陷入了互相猜疑的末日,弱小的国家被吞并,强大的国家社会动荡。当人口失踪数已经膨胀失控时,全人类不得不认清事实。也就是在这时,联合国对成立世界联合政府的呼吁终于得到了响应,地球联合理事会诞生了……

——《零号远征行动》,前地球远征军副元帅阿列克谢·斯托科夫Alexei Stukov


“O5那帮人怎么能通过这样的提案!”研究员把刚拿到的传单狠狠摔在桌上,目力所及的地方,到处都有人在撕传单。

“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吗?别忘了,当初抛弃他们的就是我们,即使大家都来自同一个原始组织,也不能弥补这笔大仇。”年老些的研究员不在看传单,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似的。

“这是屠杀!”年轻研究员怒吼着。“我们可是地球的方舟!几十万条人命啊!我们是人类的火种,他们就这样想把我们丢去玛萨拉那样的边缘星球?我提议,立刻接管他们的首都星球克哈!”

“克哈有几十亿条人命。”老研究员打断了控诉,“我们和其他人相比,有什么特别点吗?出生在地球还是出生在科普卢,最后不都是血肉凡胎的人类嘛?哦,他们确实比我们还特殊一点呢,我可不会现实扭曲……”

舰内广播响了,瞬间点亮的屏幕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伙计们,欢迎来到玛萨拉,科普卢星区泰伦帝国的边缘殖民星球。我是吉姆·雷诺,玛萨拉原治安官。我宣布,从今天开始,这颗星球的控制权将交给地球联邦理事会,再重复一遍……”

帝国国王蒙斯克掐断了广播转播,他重新看向了自己桌上厚厚的档案,这些档案都有一个共同的关键词标题:“全球超自然联盟”。


……但是,全球超自然联盟夺取了联合统一的地球政府。其中的狂热分子通过了将异常人类个体发射前往深空作为探索者的提案,第一批移民舰船由此建造。这些移民者大都拥有或多或少的读心甚至隔空摄物的现实扭曲能力,被俘获的SCP基金会特工是最主要的人员来源。他们被允许携带顶尖的农业科技与部分工业科技,随后便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创造泰伦》,泰伦帝国建立者阿克图尔斯·蒙斯克Arcturus Mengsk


每晚都有无尽的噩梦在等着Dr.Bright。身为全人类唯一一个亲身体验过“忘川”后还活着的人,他对这种灾难有更深的理解。

疼痛?撕心裂肺的尖叫?都不是。忘川的降临平静而甜美,它悄悄靠近鲜活的生命,牵着那生者好似新生儿的幼稚小手,将他带离世界。没有痛苦,什么也没有,只有无边的虚无笼罩着被袭击的不幸者。是被没有光明的黑暗吞噬,还是顺从于和善柔软的“忘川”,一切都不容选择。当Bright清醒过来时,他苏醒在一个新躯体上,鲜红的SCP-963把他的灵魂从黑暗唤回,残存于意识里的只剩下一阵恶寒。

今晚他梦见的是回廊,高大的未知生物侍立两侧,但它们都没有生命气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寒冷侵袭着Bright的理智,当他窥见走廊尽头的最后一只生物睁开红色双眼时,他醒了。

那可能是一个“星灵”。Bright心想。最近,很多人都梦到星灵。泰伦帝国的资料里记载了这些外星生物,它们一个个都拥有无与伦比的现实扭曲能力,从人类的目光来看简直是接近神明的力量。如果是这样的生物,恐怕连忘川也无法伤害到它们。但Bright知道自己梦到的东西可能比星灵还强大得多,他翻身起床,准备继续整理历史。

“泰伦”是这些走出太阳系进入科普卢星区的新人类给自己取的乳名。他们到底是敌是友?


……地球远征军大约成立于那次疯狂的发射行动两百年后…地球确认了那些先驱的幸存消息并得知了异虫与星灵的存在。冲出太阳系的人类在开疆拓土时一头撞上了那些凶恶的异虫。自古便与异虫斗争的星灵接踵而至…远征军将接管泰伦政府,解决影响人类生存的外星生命……

——《地球远征军日记》,前地球远征军元帅杰拉德·杜加尔Gerard DuGalle


“地球现在怎么样了?”飞行员在和一个基金会特工搭话。“是的,那是我的飞机……虽然名义上属于帝国,但是现在我是你们的人。”

听到忘川消灭了地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后,飞行员显得相当失落。

“是的,我是远征军的幸存者,我一直在等着你们到来。当我看到你们只有一艘船时我就知道了答案……但我不想承认……地球已经……”飞行员哭了起来。

“远征军的失败不是你们的错。”特工拍着飞行员的肩,“我们会与你们一起抵抗外敌的,地球的精神不会在这里毁灭…”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悲伤……因为,人类与异虫、星灵不一样。人类是有自己的意志的,是不可能互相理解的!人类是会因为牺牲而伤悲流泪的!你已经在与忘川的斗争中忘却了死亡原本的模样!”

特工愣住了,他看着面前的飞行员,从飞行员的脸上看见了爆炸的远征军母舰,四处飞舞的虫子穿行在宇宙空间如同精密的战斗机械般摧毁一个又一个逃生舱船,宇宙听不见人类的哭喊声。


……远征军覆灭后,全球超自然联盟被推上风口浪尖…幸存的地球人类数量已经下降到了六位数,联合政府召回了即将分崩离析的SCP基金会,一艘方舟航母被建造出来…这是人类最后的机会,O5-1,拉下操纵杆吧,我们去科普卢……

——《语音通讯序列号01》,SCP基金会领舵人“青衣”O5-7


面前站着的生物高达两米,直觉告诉Bright,这就是一个“星灵”。它的面部没有嘴,但Bright还是清楚听见了对方的话语,就好像直接从脑中响起。

“第一次与星灵面对面交流的人类总会有这样的不适感。Bright朋友,你还可以继续吗?”星灵询问着。等到Bright摇摇头表示没关系时,它继续说了下去。

“那么,重新作一次自我介绍。我是泽拉图,星灵同胞称我为黑暗教长,但我为寻找拯救我们宇宙的方法而奋斗。我知道你们来自地球,那里的虚空能量不断吞噬着现实……最后的结果也就是你们称为‘忘川’的灾难。我从你们的O5议会那里知道了你是亲历忘川的唯一一人,能向我复述你的体验吗?”

等到Bright用破碎的语言表达完成后,泽拉图陷入了思考。短暂的沉默后,Bright发现自己手上多出了一颗绿色的透明水晶。

“我的朋友,把这枚虚空水晶握在手里,用心去感悟它,或许你便能明了真相……”泽拉图的声音逐渐缥缈,回过神时这位黑暗教长已经消失不见。

Bright开始感悟水晶。


……星灵正在新任大主教阿塔尼斯的手下重新团结起来。但我们却发现几个部落消失在了深空里…我们的同胞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只有无尽的虚空能量萦绕着它们的无形坟墓,于是怀疑之剑又指向了我这位黑暗教长…我心知答案并非如此……

——《启示书》,星灵黑暗教长泽拉图Zeratul


帝国国王蒙斯克正在为审问玛萨拉治安官雷诺做准备。他把资料一叠一叠收起来,随后抽出最上面的一页白纸,欣赏自己为雷诺书写的罪名,这将是他赏给雷诺最后的一份文书了。

“我们收到了来自虫群女王凯瑞甘的通讯。”瓦伦里安王子闯进了国王的办公室,向蒙斯克报告。

“凯瑞甘?她说些什么?”

“什么也没说,只要求停火……”

“笑话!我这里刚接了客人!我还指望那家伙把我那令人头疼的客人全部搞定呢,这下又要我伤脑筋吗!去喊我的特工部队来,我要让他们立刻向玛萨拉部署吸引异虫攻击的诱饵!”

王子欲言又止,这段话被王子随身携带的录音机转播到了玛萨拉上地球人的收音机里。


……我体内杀戮的欲望正在逐渐离我远去…当我察觉到原因,我却大感恐惧…我的虫群正在被莫名的虚空能量抹除,每有一颗星球从我神经连结的星图上失去信号,我的精神就清醒一分…我不厌恶自己的清醒,但我厌恶这无形的毁灭……

——《日记》,异虫刀锋女王莎拉·凯瑞甘Sarah Kerrigan


MTF-Alpha-42“道格拉斯亚当斯”正在调试现实稳定锚。基金会被地球联合理事会重新接纳以后,这种古老的武器被重新量产。实验显示它们能够压制这里被称作“灵能”的现实扭曲能力。但泰伦帝国不可能不知道基金会拥有这样的武器——这个国家正是在外星扎根的基金会研究员们创造的帝国。即使他们并没有携带基金会的科学技术离开地球,他们也了解基金会的真正武装实力,可惜,是百年以前的了。

“稳定锚安装完毕,正在校对。”

“目标方位已确定,启动!”

空气起了波动,刚刚还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房间内,一个全副武装的帝国幽灵特工显了形。、

“别激动,伙计们,我是你们的同伴!”幽灵掀起了面罩,面罩下的面孔清清楚楚便是Clef。

“开火!”基金会的子弹没有仁慈一说,并且比幽灵的电磁子弹更快。Clef头部中弹,他的死法完美符合由自己撰写的《现实扭曲者处决条目》。


……蒙斯克不能让人类真正走向团结…王子愿意与我们合作推翻他父亲的统治,于是我的治安部队将走上起义的道路,这次还有来自地球的同胞相助,让人类获得自由吧……

——《随笔》,玛萨拉治安官吉姆·雷诺James Raynor


Bright睁开眼睛。他现在很确定,非常确定。自己从水晶中窥见的走廊与在忘川的回忆里看见的同样冰冷,最重要的是同样虚无。寒冷即是虚空…Bright默念着这句话,他看见泽拉图的影子行走在每一处靠近虚无的角落,这是一个英勇的开辟者,探索着无人接近的深空。

走出宿舍区,Bright看见了欢欣鼓舞的人们。他们正在为搬到克哈做准备,就在上个月,泰伦帝国国内爆发的革命把国王驱逐到了边缘星球。帝国的所有毁灭性武器都在基金会的现实稳定锚下失效,需要灵能动力的机甲成了钢铁棺材,幽金驱动的战斗机纷纷从天空坠落。这是压倒性的胜利,地球的科技机械战胜了灵能。

“O5议会在等您开会,Bright先生。”一个博士把限时通行证递给Bright,Bright认出他正是Gears。

“Clef的死,我很抱歉……”

“不用这样说,他自己选择了加入帝国,那是他自己走的路……”

“而我们的路还在前方。”


……虚空吞噬了我们的家园,我高贵的族人迷失在了透骨的严寒中…但我们将明了真相。洞开灵魂,请神允许您的长子联合人类,抛弃偏见,团结异虫进入您的领地……

——《演讲》,达拉姆星灵大主教阿塔尼斯Artanis


男人身边的墙壁突然破裂,骨质翅膀锐利的尖端刺穿了钢铁的墙面,随后从正中将墙面撑裂。

凯瑞甘伸出双手。“躲在这里可真有你的,蒙斯克。”

这艘飞船的乘客此刻正坐在下方的主舱里。O5-1与雷诺正在讨论见到阿塔尼斯后的话稿。

飞船猛然摇晃一下,天花板破露洞坑,一个男人和一个看上去完全是怪物的女人坠落下来。

“凯瑞甘!”雷诺接住了女人。随后男人的脸更让他大吃一惊。

“是蒙斯克!你怎么在?”

蒙斯克的肋骨断了,他虚弱抬起头。

“我的国已经不再属于我,我的人民会陷入苦海,而我必须去探访人类的未来,就这么简单。”

“人类的未来?是你的未来吧?”凯瑞甘挣脱了雷诺的怀抱,站起身。

“我已不再是原来的虫群女王。听我说,虫群正在被削弱,亿级的虫群一个个被虚空吞噬,我的神志在失去虫群链接的刺痛中恢复清醒,现在我呼唤合作,找到此事的起源。”

O5-1听着凯瑞甘的叙述,站起了身。


……这一日,我们因共同的灾难团结在此。或许这是宇宙的末日,或许……

——《残音》,达拉姆星灵大主教阿塔尼斯Artanis


很多人都失踪了。很多异虫消失在了虚空里。很多星灵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

但就连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自己都已消失不见。

O5-1、雷诺、蒙斯克、阿塔尼斯、泽拉图、凯瑞甘。此刻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无法再发出哪怕是一点微弱的声音。

“我们去的地方是星灵传说中的神之居所。相传我们宇宙的创造者萨尔那加就住在那里。我们将质问神明。”雷诺这样向O5-1介绍。

当阿塔尼斯与凯瑞甘用现实扭曲的力量掀开大门时,寒冷扑面而来。这里是最靠近虚空的地方,很快他们就知道了虚空来源何处。

这是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满是高大的章鱼状生物,但它们的身上都流遍了深紫色的鲜血。

泽拉图抽着冷气,阿塔尼斯掩面不再抬头视物。

“我们的神死了。”泽拉图的声音里满是难以抑制的悲伤。

“是谁杀死了祂们?”雷诺还在观察。

蒙斯克指了指远方,在走廊的尽头,是一具最高大的尸体。

与别的萨尔那加不同,这位萨尔那加睁大了双眼。祂的身上没有伤口,但祂的眼边也尽是鲜血。

六人沉默许久,不知是谁先发现了壁画,这壁画的文字无人识得,内容却直接响彻脑海。


……一个堕落的萨尔那加杀死了其他的萨尔那加,妄图打破循环,但祂最终难逃虚空…萨尔那加作为一个物种已经灭绝……

——《壁画》,堕落的萨尔那加埃蒙Amon


忘川正在侵蚀全宇宙。每个人都随时可能消失。三天前,凯瑞甘死了。据说她与虚空战斗了八小时之久,但最后雷诺亲眼看着她从翅膀的尖端开始消散在了空气里。雷诺用一把老旧的装弹左轮手枪自杀,新生的人类政权很快物归原主。但蒙斯克脸上看不见任何欣喜,一次又一次的人口锐减事件让他耗尽了精力。

O5-1在为O5-7举办葬礼,现在只剩下了最后的备选计划。

“准备怎么样了?”O5-1问Bright。Bright正在调试SCP-963。

“我准备好了,开始吧。”Bright说。

Bright跃入了虚空,忘川温柔拥抱着他的灵魂。

泽拉图给Bright的虚空水晶盈满了能量,好像随时都会爆开。Bright在现实与梦境的缝隙寻找平衡,他的一只手里攥紧了血红的宝石,另一只手里深绿的水晶正在引导他前进的方向。Bright听见了很多。等他醒来时,他都会回忆起来的。他会找到道路,让虚空的门径在现实中展现。

不知道过了多久,Bright睁开眼睛,他醒了,但这次在旧躯体上。

Bright知道了很多。他成功了。

我们的现实由萨尔那加的精神掌控,当祂们死去,祂们的记忆崩溃进入虚空。进入虚空,把萨尔那加的记忆夺回,我们的现实便重回相位之间。

Bright必须潜水完成任务。

他深吸一口气,再次进入虚空。

绿色的水晶几乎划破手心,Bright小心翼翼把它安放在现实的大门上。


……不允许Bright博士宣布自己刚刚穿越到暴雪娱乐公司“星际争霸”游戏世界中……

——《在基金会不允许Bright博士做的事情》


当世界原谅了那些已经死去的神明的回忆,那会是多么美丽的晴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