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评分: +20+x

我曾经梦到过无数次这样的夜空,漫天星光,一望无际,就像是我小时候在那个山丘上仰望的无数次的那个一样。

在那些相似的梦中,我总是在那个夜空下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在通向山丘顶的小路上。千千万万次的重复,熟悉又陌生。

小时候,我和父亲一起生活在一个山丘下的小房子里。那个地方没有多少人,有的只是广阔的平原和寥寥的小山丘。每天晚上,父亲都会带着我走上丘顶去看星星。通往丘顶的路造的很粗糙,也很窄,父亲的步伐又很大,所以我总是落在后面。有的时候我实在不想走,便伸着手叫父亲背我,但父亲总是转过来对我笑了笑,然后什么也不管就继续向前走了。我一直埋怨父亲这一点,疑惑我们为什么不去那些有高大建筑和移动盒子的地方住。但他只是抬头看着天空,然后对我说:

那些地方有很多啊,但这只有一个。

他说的很奇怪,还会凝视我好一会儿。但我那时没什么专注力,自顾自地忙着数天上的星星。

浩瀚的夜空中,成千上万颗星星散发着柔白的微光,云朵在它们的照耀下显得几分缥缈。父亲经常带我来看夜空,但他很少说什么话。我知道他很聪明,但他就是不说些什么。他的房间里除了我们一家的照片就是各种颜色的奖状,奖章之类的。我最喜欢那个靠着相片的玻璃柜里的奖章,它有着淡银色的挂带,下面系着一颗做的很精致的透明五角星,上面还有字,但我从没有仔细看过,因为我每次想把它拿出来,父亲都不允许。

虽然他在丘顶上很少和我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但在上山的小路上,他总会和我说上许多。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那个雷雨过后的夜晚 。白天我躲在家里,父亲出去做他的工作去了,外面一声一声的巨响,到了下午才渐渐消失。在晚上,我和父亲一起走在小路上时,他问我:

“孩子,白天你怕不怕?”

“怕”我说。

“那你怕的时候想了些什么呢?”他继续向前走着,白大褂在风中显得凌乱。

“我想……”,我迟疑了一下,“妈妈”

我听到他笑了笑。我的回答不是真的,但我的确想看到母亲。尽管从小到大,父亲几乎把母亲怎么认识的他,怎样和
他一起工作,生活,然后分离的过程都告诉了我,每每谈起,他总会重复这一句话:

要好好记住啊。

我一直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我从未见过母亲真人,但父亲总是跟我说快要见到她了,但她始终没出现。

“你会见到妈妈的,我的孩子。你要知道,爸爸妈妈都是为了很重要的事业,你妈妈虽然不得不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但她一直都在挂念着你,打雷并不可怕,那只是些小把戏。如果你相信,你的心里就会有一个妈妈。”

余下的还有很多,诸如“你要好好欣赏每一天的星星,因为它们每一天都不会是一样的。”“不要专注于……之类的话,可惜我都不怎么记得了。

后来,大概是一天清晨,我睡意朦胧的从床上起来,一切如常,阳光,小河,麻雀,但多出了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在我床前,其中的一个弯下腰微笑着跟我说:“你好啊,我是你爸爸的同事,非常抱歉的告诉你,你爸爸有急事要去很远的地方工作,没来得及跟你说一声,我们是来接你去新家的。”奇怪的是,我听到这话并没有什么惊讶害怕的反应,我瞥了一眼那个人黑色制服上和我父亲衣服上一样的箭头标志,然后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看了看我,然后说:“哦对了,这是你父亲给你的留言,你收拾一下,我们在外面等你。”他递给我一张纸,便带着其他人出去了。我看着纸上父亲略显潦草但熟悉的文字:

亲爱的儿子,很抱歉没打招呼就突然走了。没有办法,事发突然,我被调去另一个地方工作,这很重要,所以你可能没办法来找我。但你不要太想念爸爸,不要害怕什么东西,我相信你,照顾好自己。爸爸会时不时送你点小礼物的,再见啦。

然后我就登上了他们的车,离开了那些平原山丘,去了我小时候梦想的有很多高大建筑,移动盒子的地方。我在那一直生活到现在,时不时的工作人员会给我送来父母的信。我在那过得很好,有着自己的事业,自己的朋友。但16岁以后,我就一直反复的做着几乎相同的梦。

我梦到在一片灿烂辉煌的星空下,我跟在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身后,我们一起向着山顶走去。

那个男人经常说:“看看这些星空,多美”

“但只是我们远处看到的美,它们古老,久远,崭新”

“照亮着脚下同样古老的土地,天空,一切”

“一切都很好。”

他还说了许多。

但今晚,我只听到这。

四周一片漆黑,我睁开双眼,看向窗外。

夜空,繁星璀璨,映照着我身旁的那枚安静的星形徽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