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乐章:佛跳墙,汽油与镁粉
评分: +31+x

中国北京,远望楼宾馆。

“Kira先生?,坐。”藏锋看着刚刚走进门口的那个青年,端起茶杯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不用紧张,这地方没人会带武器,如果您想知道我的名字的话,我姓周。”

“你真名不是这个吧。”Kira瞅了他一眼,坐在了椅子上。

“那看来您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不过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好用就行。”藏锋放下茶杯,“您带了屏蔽器吧,打开吧,咱们的聊天内容还是别让国安的人听见为好。”

“这里不是部队的地方吗?”

“谁规定了部队的地方就不能让国安的人进驻?这个包间还是基金会长期租用的呢。”

“也是。”Kira笑笑,“那周先生来找我有何贵干呢?忠诚度测试?”

为什么每个人都这样?基金会到底是多不信任自己人??藏锋腹诽一句,却还得挂着笑脸。

“Kira先生误会了,我这次来是以个人身份会见您的。”

“怎么说?”

“这份名单上的人,Kira先生应该熟悉吧。”藏锋没有正面回应他,只是递过去一张纸。

Kira起身接过匆匆地扫了两眼:“乙丑-04的人?他们怎么了?”

“1个月前,这些人参与了对Site-CN-06的突袭,上面决定把这件事压下来,我想问问您的意见。”

“这是指控?”

“不,这是问询。”

“如果这是问询的话,那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人早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Site-CN-02,失踪,调离,诸如此类,还有几个人已经被认定为KIA。”Kira把纸扔在了桌子上,“总之,与02无关,这事情到此为止,我先行告退。”说完,他披上外套快步走出了房间。

藏锋看看自己面前那罐一筷子未动的佛跳墙,又揉了揉太阳穴。

02的人肯定知情,但是看Kira的态度,他们有什么事在瞒着外人。

自己能怎么办,已选择趟这趟浑水了,就要做好全身湿透的准备。


一个小时后,藏锋开着一辆红旗H5走在二环高架桥上。

接下来去哪?再去06一趟?还是去CN02站点实地看看?

貌似都不是什么好主意。

他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开着,甚至都没注意到前面有一处交通事故现场——一辆卡宴和一辆现代撞在了一起,一对穿着时髦的情侣和一家三口正吵得不可开交,交警拉都拉不开。

好在他反应够快,成功地在车轮压到交警放置的警示牌前踩下了刹车。

不幸的是,这辆经过改装的H5重量已经飙到了3吨,可不是说停就能停下来的。

完蛋,又是一桩破事,藏锋这样想。

“同志?同志!出示一下驾驶证!”一个胖胖的中年交警走过来敲了下车窗。

藏锋扭头看了他一眼,把车窗摇下一个小缝,将驾驶证塞了过去。

交警刚刚接过驾驶证,藏锋就从后视镜看见不远处有两辆几乎一模一样的猎豹黑金刚全速开了过来。

前面有事故现场还敢全速直接冲过来,司机不是眼瞎就是有问题。

藏锋把倒挡一挂,油门一踩,猛打方向盘,把车横在了黑金刚和平民之间。

“喂!干什么!”另一个年轻交警还以为藏锋心里有鬼,跑上来想直接拉开车门。

“趴下!”藏锋一声大吼把他震在了原地,随即他拽起副驾驶座上的枪包,打开车门翻身跃出。

他刚刚跃出车门,就听见两声令人牙酸的刹车声。随即一发12.7毫米的大口径子弹就砸穿了两层防弹玻璃,从藏锋脑袋刚刚所在的位置飞了出去。

“啊!!!!!”

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愣,直到子弹撞在保时捷那昂贵的外壳上后,那位女青年的尖叫声才让其他人反应过来。

“趴下!快趴下!”藏锋没时间管这群平民,但是他又不能真的不管平民的死活。只能尽力不让他们挡在乱飞的子弹的路线上。他拉开枪包,拽出突击步枪,一枪托砸碎了倒车镜,甩出一个玻璃碎片。还没等他看清碎片上反射出来的人影,碎片就被一发9毫米子弹打成了更碎的碎片。

“呦呵?有点意思啊,还有PP-19。”藏锋靠在前车轮后,用引擎和两块装甲板做掩护,那些平民哪见过这阵仗,全都趴在地上疯狂地尖叫,两个交警也是冷汗连连。

嘴上轻松,藏锋心里也是紧张得很,他取出PDA,打开摄像头,在引擎盖边缘晃了一下,他刚刚收回来,又是一串9毫米子弹扫了过来,在引擎盖上打出了一片凹坑。

他瞥了一眼PDA屏幕上照出的图像,差点骂出声。

倒不是那8个攻击者两名步枪手两名冲锋枪手两名榴弹手一名机枪手一名狙击手的火力配置有多变态,也不是他们的战术素养有多可怕。问题出在他们开来的那两辆黑金刚上。

那两辆车属于MTF-庚午-01。


藏锋很头疼。

他手里的95-1到现在还未发一弹,每次他一露头,就会被几个精准无比的短点射压回去,对方似乎也没有要弄死他的意思,就在一百米开外一直这么打着。

问题是,这都10分钟了。

自己在遇袭之初就向CN02站点发送了支援请求,就算自己的级别麻烦不了TR-6,最近的外围安保力量也该赶到了。但是现在人呢?

不管对方是什么动机,藏锋都得尽快脱身了,这可不是在塞拉利昂或别的什么再玩一次黑鹰坠落都没人管的战乱之地,这是在二环高架桥上!中国首都的二环高架桥上!

自己已经能听到远处警方直升机的动静了,再把特警牵扯进来鬼知道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藏锋摸出两枚烟幕弹,甩了出去,然后把一套榴弹发射器挂在了步枪上。

浓密的烟墙把藏锋和攻击者隔开,对方失去了视线,压制火力一时间变得漫无目的起来。趁着这机会,藏锋爬进车里,用力按下了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之间的烟灰缸。

车载电磁脉冲,藏锋最喜欢的改装之一,功率不大,但足以让方圆800米陷入黑暗。

还没等进攻者做出进一步反应,一发枪榴弹就从烟雾中飞出,在他们面前爆出耀眼的强光。

他们的视线刚恢复,就发现北京警方的直升机已经把探照灯打在了自己身上。

几个人耸耸肩,放下了武器。

而藏锋呢?不见了。


不远处的小巷子里,藏锋正借着PDA屏幕那可怜的一点光亮把刚刚拿来速降的记忆合金索收回自己的腰带和上衣下摆。收到一半时,PDA响了起来,有语音通讯请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不出通讯人,藏锋还是接了起来,他又不能远程遥控PDA爆炸把自己炸死是吧。

出乎他意料的是,通讯是黄鸭打过来的。

“怎么?你决定来做完你的忠诚度检测了?”

“没心情跟你开玩笑,你知不知道你自己被内部通缉了?”

“什么?为什么?”

“叛变,拒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