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梦/石中梦
rating: +22+x

我醒了。

顶上云层格调般地从地表上悠悠划过,如同拉着小提琴,让睡醒后的舒适感像乐曲开调过后那般开始迂回盘升。天地双穹光云涌动,照下来的阴影厚厚地盖在我的身上,不时霞光对着我波动起伏,轻轻吹拂着的阳光的味道带着微凉的触感,把我睡眼馋醒。我眨眼,翻身,我和倦意搏动。大地倘如一张广大的床任舒适感催我写意滚动,纵情挥霍沉睡中浪费了的时间的梗节。每次翻过棉土都掷若出轻松的抛离感,我在起飞的速度中,毫不在意会把腥土的颗颗粒粒翻出。

但大地在做出回应,啐土发出了声音,人类的声音,朋友的声音。土褐融变成深浅不一的米黄色,然后片片四肢开始肆意流离,颗颗人头置若雨后春笋,探动着,抽拉着人形的身体,一层层的人类在我所背压之土上变生而出,翻爬过他们同胞的背和我的背,嘟囔着他们可爱的语言。

我分辨这从我身后钻爬出来的人群,我想着我的老师,他们在哪里?我曾经的父母在哪里?我曾经遇见的人在哪里?让我沉睡的人又在哪里?……然而在她超越生理时间的孤独沉睡中对诉求一见人类一面的愿想已然煲养成贯穿本我意志的巨大需求,一个在她沉睡中随时间流逝出来的一个空缺,一个借由扭曲现实而逃脱身体的潜意识,一个对爱的生理需求,无论是谁来…一个12岁小女孩在漫长的错误中的某种补偿…原谅、认可…或其他什么的。它已经巨大到脱离意识本身,更甚取代本我本身,撇开贯穿的其他意志的屑。她需要这样,亲爱的人类,人之子,她的亲属,像小马利亚的永远的友谊的魔法对象的朋友,又是那些数不尽的日日夜夜的沉睡中萦绕梦回的人形的影,她无法碰到的影,她情感的影。

但现在,我轻轻抓住人类并把他们放在我的身上、肩上……后来我想直接抓着他们放在手上才更稳妥。我不想再与你们不会分离。我无论那地宇宽广是怎么用壑土穷尽我们之间的距离,无论水域波涛是如何穷尽我用目光对你们的洞探,无论风是多么凛冽以至于粉碎你们的行踪,天穹星域是如此的鸿蒙,混沌,我都会找到你们;又宇宙是如何几乎将我蹂躏,各异奇行,披金雷鸣将我的现实扭曲,渴望无尽的梦魇又将我吞噬,肆意妄为那星球力量将我碾压,用近乎绝对概念的权能赐予我死亡……斩断我的手脚,轰击我的胸膛,夺走我的人,使我从天地间陨落……可即便如此,我怎能如他们所愿!我会保护你们!走吧!只要创造出只有我们生存的世界!让我和你们在一起……

……不朽概念的红宝石,我把它内外反转……这不是自杀……

……解放心壁,完成统合,全部的全部,我们再也不会被分开……

……光波在轰鸣,光色在幻崩……粉…红…绯…变成一片黑……


我——



还未等到疑惑上心头,突然死血粘糊的冰凉触感紧紧地扼住我的脖子,暗黑中的袭击让我视野瞬间充血、红透、发亮——我看见——

我在空中,而人类的城市则毁于一旦。房屋大厦倒塌成石墙围围叠叠,瓦砾填充着每一个角落,一座座建筑物任然耸立着,带着它们坚固而尊严的死相宣告人类大业已然完结,诚如巨人每支破败残垣的骨架般诉说这一个伟大的传奇,矗立着荣誉的过去。青天白日,大自然依旧仁慈的施以温柔的阳光,蓝天滚滚,白云涛涛,丝毫没有受到人类庞大的死气影响,这说明它从未偏袒过人类,亦从未保护好人类——人类的尸体如同一夜迎来花开之日,带着各色衣裳定格在这废土之上,洒遍地球。这一刻是如此的清楚、明了……甚至令我平静:再也没有“死”能够惊扰人类——因为……人类竟然已经死光。

为什么,不敢相信,我们还在这里,这干瘪恐怖的外面……但现实是我看见我动弹不得的自己 ,穿着白大褂的人正骑在我身上死死地绞住我的脖子。我就是在看见我死前的半灵,即将要被掐死的我自己,如同快速萎蘖的花还摆放着优雅的躺姿,泪水夹杂着唾沫在面庞结起白斑,我是打上霜的冬花和着略微美丽的冰色死去;而他一直按住我脖子,指甲狠狠咬到肉里,叫着——







我?……你……?分不出性别,干凝的血液套住他的脸和短发,而他一了恨终的情态让我不敢直视。他胸前的红色宝石随着他对我脖子的用力拧动不停撞击这我的脸部,打断我最后想问话的力气……我看见断壁残垣在他背后环绕着展开,好似天使的翅膀以让我看清这呈现的威怒,我难以思考残楼为什么支楞其深深的裂痕对我嘲笑,这怪诞的风景将会是我最后的梦,留个后人的死梦。

世界依然还未安静,不时传来哪里建筑物的倒塌声,水声敲击着断裂的管道,风声渐渐盖过我们两人份的喘息,远方,裂开的地谷里不可名状的机械的巨响仿佛正在召置这什么,但世界即将与我们脱离关系,我不再想去理解,即便上一秒我还和大家在一起,然后下一秒我即将孤独地死去。这毫无真实感的死亡远比起那些虚幻恐怖的现实要有太多凶相,以至于我来不及反应,时间已经快进到最后的回马灯,快速的回马灯变成一条条速度线,即刻变黑——

“我——”

一层层的昏暗令我头疼,一个异世界刚刚还在我的脑袋里闹腾,我的转向模糊的暗黄色灯光,光线怎么看都像是手术室里混着麻醉味的荒谬感,或是UFO频道中抽离人意识的不可思议的感觉的……梦,是梦,它还在旋转着撞击我的脑袋,用劲地和我的意识搏斗——我一个旋直起身摔着地上,吓得我同事立马过来搀扶我……梦摔走了——可我分明看见还在明明沉睡的她——

SCP-239向我招手,她正召置着一个梦,一个托死的梦

“当意识到是梦时,梦已经发生了。”

搀扶我起来的同事笑笑着对我说:“原来就算是你也会花时间去做梦啊。”

“Bright博士,好梦?”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