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子,门径和现实脱轨
评分: +11+x

月悬于天,云雾缭绕,风起于地,飞沙走石。

一粒石子被月光发现,被疾风卷起,飞舞着,飞舞着,倏忽间便弹飞了出去。

那里分明什么也没有。

在石子撞击的地方,一道泛白的裂隙显现,蔓延着,蔓延着,转瞬间便连成了一片。

月亮不敢再看,叫云遮住了脸。

疾风不想负责,伏地销声匿迹。

一时间,万籁俱静。


* * *


Site-CN-22最后一个在岗外勤跳进车里时,警铃响了一分四十四秒。

两辆战术车弹射起步,一个猛子冲上了街,差点撞上一辆直行的车。

“接到任务,东安区龙山路出现异空间门径,有扩大趋势,暂无异空间生物,暂无塌陷迹象。咱们去稳住现场状况。”前车里,队长的声音从耳机里传给队员。声音停了一下,又再次响起。

“打起十二分精神!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很疲惫,我也很疲惫,但异空间门径必须要谨慎应对!我不希望这次也有人回不来!”

话音刚落,除了司机众人的视线集中向一处。

那是个空座位。

空气开始变得沉重,正巧此时,战术车进入隧道,犀利的蜂鸣声即刻在战术车内环绕。

气氛霎时被搅得稀碎,而蜂鸣声似乎是完成了使命,立刻消散了。

一路无言。

等两车赶到龙山路时,门径已经有一人高了。玻璃状的白色枝杈环绕着它,活像一只豪猪,尖啸着宣誓领地;又像一团藤蔓,耐心地野蛮生长。虽然是半夜,这新奇的景象还是吸引了一众看热闹的路人。好在,三五辆警车横在路上,配合简单的警戒线已将群众和门径分开。

看到带着基金会logo的战术车,一个警察靠近,对着司机打了个手势,要他摇下窗户。

“同志,请出示证件。”

司机也没摆谱,且不论基金会只是“官方合作组织”,进入警方封锁区出示证件本就合理合规。递出磁卡,警察拿着翻来覆去看了两遍,像是拿到了什么新玩具。或许是觉得检查太久不好,又赶忙还了回来,对着拦路的警车示意放行。

战术车迅速进入封锁区。刚一停稳,车尾立刻打开,先锋鱼贯而出,迅速包围了门径。只是碍于人手有限,所谓包围也只是散开站成一圈警戒。

“呼叫中心,22站先遣队已抵达龙山路稳定现场,无无关人员伤亡。”队长站的更近一些,他看向门径,继续汇报,“门径边缘不稳定,扩张方式暂无明显规律,门径周围伴随白色不明枝干状物质,暂无法直接观测门径内部,完毕。”

一个冰冷的女声从队长的耳机中传出:“中心收到,授予战术反应装备使用权。”

一阵“咔哒”声传来,队长知道这是队员们身上的枪套解锁了,随之解锁的还有那一车装备。

“玛希那,派几个机器人去试试那些树枝。”随着一声令下,几只蜘蛛样式的机械从战术车中爬出,步足不长,前进得却飞快,转眼就接近了枝杈。

一只“蜘蛛”身先士卒,用他的两条前足抵住枝杈,预料中的切割或断裂并没有发生,机械足稳稳地停在枝杈边缘,就像是他踩在柏油地上的剩下六条腿一样。

玛希那通过“蜘蛛”上的摄像头目睹了一切。虽然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什么都没发生才是最奇怪的,他整理语言,汇报:“‘树枝’存在实体,质地坚硬,结构强度较大,”他又操作几只“蜘蛛”对一段枝条上下其足,却无功而返,“我更正,完全无法移动,连半毫米的晃动都没出现。”

“哦,草!”没等队长回复,玛希那便骂了一句。他的视角在瞬间变得漆黑一片,与此同时,一人多高的玻璃灌木骤然暴涨,将“蜘蛛”们吞没,只剩下几只残足,留在外面冒着电火花。

队长也吓了一跳,赶忙撤后两步。他看向四周,所幸队员们依然恪守在自己的点位,举枪对着门径。没有人注意他。再看向门径,那玻璃树已经高两米有余,甚至有一部分枝条嵌进地里。

虽然对玛希那有些残忍,但“蜘蛛”的残骸是没法拿回来了,枝杈的突然扩张和对机械蜘蛛的破坏推翻了之前对它的估量。现在靠近门径和寻死无异。

“呼叫中心,22站先遣队汇报龙山路门径调查情况。不明白色物质在被接触后出现增殖现象,且在增殖过程中具有较强破坏性,先遣队并无控制其进一步增殖的手段,请求进一步指示,完毕。”

“中心收到,请尝试获取更多信息。”女声依然冰冷。

“中心,先遣队没有控制增殖的手段,继续对不明物质进行测试会导致其快速增殖,请求支援,完毕。”

“中心收到,目前暂无合适支援,请尝试获取更多信息。”

“中心,龙山路的门径就在马路上,继续增殖的风险不可接受,请求支援,完毕。”

“中心收到,目前暂无合适支援,请尝试获取更多信息。”

“……”


* * *


对玛希那来说,机械蜘蛛是他的心肝宝贝。

这不奇怪,就像有人喜欢遥控赛车,有人喜欢飞无人机,有人喜欢驾驶高达,他们也会把那些东西当自己的心肝宝贝。再说了,在这个乱套了的时代,珍视的物品可以成为特工意识的锚点,帮助他们在混乱中找到不变的东西。

就在刚刚,他的锚,他的六个锚,被那个玻璃树在一瞬间搅碎了。

换成别人应该已经心如死灰了吧,玛希那想,但他不会。

因为他还有六十个锚。

而且他决定回去再造六十个。

所以,当窝在战术车里的玛希那看到队长将自己视若珍宝的蓝牙耳机拿出来准备朝地上摔的时候,他宕机了。他试图思考什么会让自己一口气拆掉六十个机械蜘蛛。

坏消息是,他想不到,好消息是,也不用想了。

队长的手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耳机,轻轻抚摸,又把它戴了回去。


* * *


在牺牲了几根从公安那边借来的防暴推杆后,22站先遣队和四米多高的门径放过了对方。每一次对着玻璃树杈的耀武扬威换来的只有被吃剩下一半的光杆,以至于公安的人看向先遣队的眼神从敬畏变成好奇,再从好奇变成鄙视。当那眼神开始变成赤裸裸的同情时,队长到底是放弃了。看了看马路上密密麻麻的弹坑,队长啐了一口,再一次呼叫起了支援:

“呼叫中心,这里是22站先遣队,我们需……”

“Site-CN-22先遣队请注意,已检索到恰当支援,请坚守岗位。重复,Site-CN-22先遣队请注意,已检索到恰当支援,请坚守岗位。”或许是中心也替队长尴尬,没等队长说完,那个冰冷的声音就给出了回应。

“……要支援,什么?”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中心会在他一句有用的话没说的情况下派出支援,但有支援就是好事,至少他不用再继续资敌了。

“先遣队收到,完毕。”队长轻语,摘下耳麦,挂在了脖子上。

在中心告知增援在途的那瞬间起,关闭门径的任务就不再属于先遣队了,现在他们要做的只有等待。

漫长的等待。

警戒的班次换了两轮,烟都不知道抽了几根。

麻木间,一个警员过来跟队长告别,表示公安要收队了,等天亮还没解决会有交警和辅警过来封路。

队长看向周围,原来群众都已经散场。

玻璃树似乎大了一点,又似乎没有。

他叹了口气,目送警员离开,又新点起一根。

终于,在这根抽完前,一辆战术车呼啸着赶来,最终放纵的斜停在马路上,没有车牌。

从车上走下来几个白大褂,为首金发碧眼的那个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同时用一口流利中文自我介绍:“卡尔·福斯特,隶属基金会亚空间研究所,”他又朝着后面的人比划了一下,“后面这些是我的学生。”

队长只是简单看了一眼格式,他不认为会有想不开的无关人员凌晨掺和这件破事——还开着基金会的战术车。

“幸会,卡尔教授,可算把你们等来了。”队长和卡尔握了握手。

“抱歉,没想到江城的机场离市区这么远,”卡尔打了个哈哈,“辛苦外勤的兄弟们了,我们去看看门径吧?”


* * *


卡尔和他的学生的到来并没有改善队长的处境,他依然只能站在路上看着门径发呆。今天的事有这么多无关群众目击,放在以前光是善后就要处理个几天,又或是动用那个神秘的“忽怠协议”?队长想不明白,他曾经试图给机动特遣队的一个头头点根华子,就为了解答内心的疑惑,得到的却是那个头头的白眼。好在,今天的事用不上“忽怠协议”了,以后大概也不会用上,毕竟帷幕已经破碎,不,更准确的说法是被监督者议会亲手摘下。

想到这里,队长整个人一激灵,他不敢再想下去了。有传言说,“监督者议会”这个概念植入有模因抹杀系统,就跟那些禁忌的001文档一样,没有权限的人会被模因烧掉脑子,再被安保部门人道毁灭。

队长没听说22站出过这种事情,但他也不想成为22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一转念,他又想到了刚来的这群人。

22站不是小站点了,放在中国分部里规模甚至算得上前几。麻雀虽小,五脏俱全,22站作为大麻雀,更应该多一些不一样的零件。但队长却从没听说过以“研究所”做后缀的部门,更别说“亚空间研究所”这种一听就偏门的分支。

可不论如何,指挥中心不会骗人,这些学者的举动也足够专业——至少在他这个外行眼里足够专业。

那个金毛,卡尔·福斯特,似乎一点都不怕被门径吃干抹净。虽然也没大胆到去碰那些泛白的枝杈,但他确确实实站到了跟之前那些机器人一样近的范围。现在,他正在对着门径指指点点,时不时拿个仪器对着门径晃悠一下,然后继续指指点点。后面的学生更是着了魔一样,随着卡尔手的频率点头,像极了一个交响乐团。

交响乐似乎永无停歇,队长的精力却是渐入颓势。太平静了,在门径前试探时还不明显,如今面对这场无声的交响乐,队长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夜晚是如此安静。没有观众,没有指令,没有风声,没有脚步,他只需要站岗,也只能去站岗,浓重的夜色将队员们隐去,将他自己隐去,只剩下远处的门径,闪着耀眼的白光。

等等,耀眼的白光?

队长眨了眨眼,夜色的薄纱褪去,但白光仍在。

唯独不见了交响乐团。


* * *


一切的失控只在转瞬间。

耀眼的白光还在持续,浓烈的光晕几乎遮蔽了门径,队长第一次觉得将护目镜作为战术装备的标准配置是如此正确。

在护目镜的掩护下,他看清了一切:

水晶般的枝杈在白光中膨胀,冲撞,最终形成一圈十几米高的巨浪,向四面八方倾轧!

危机关头,队长果断后撤,右手一转便将耳麦握在手中。在竭力迈步的同时,他对着耳麦一声嘶吼:

“快撤!”

电波从天线中发出,却在空中顷刻间被撕成碎片,没有一个队员的耳机里有声音传出。

但或许是门径散发的光芒过于耀眼,队员们也都注意到了异常,朝着远离门径的方向退去。

一时间,剧烈的震动感传来,队长只觉周围的一切都在晃动,地动山摇,就连月亮都晃成了虚影。他试图调整体态站稳,却还是摔倒在地。

“看来要完蛋了。”他如此想,静静等待起了被吞噬的结局。

一秒,两秒,他在心里默数着。

三秒,四秒,他第一次觉得一秒如此漫长。

五秒,六秒,他试着爬起来,但那种震动感让他使不上力气。

七秒,八秒,他放弃了,却又有些不甘。

直到这个数字达到十三时,震动停止了,他依然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心跳。

队长起身,此刻的他离路肩只有一步之遥。再回头,泛着白光的枝杈也离他一步之遥。有几个队员被吞噬了半条腿,边爬行边哀嚎着。更有一个倒霉蛋完全没反应过来,直接消失在了白光里。战术车因为停的远一些幸免于难,但这条路大抵是不能要了。

虽然很在意卡尔团队的情况,但哀嚎声让队长不能不先关注先遣队。这花不了多少时间,毕竟战术车内有生命体征检测系统。

“玛希那,统计一下伤亡情况。”队长的声音还有些抖。出乎他意料的是,玛希那没有回应。

“玛希那?”


* * *


异变突生时,玛希那正在保养那些机械蜘蛛。

炫目的白光被战术车顶的摄像头接收,再被认知危害屏蔽系统削弱几分亮度,最终依然晃了玛希那的眼。

他看向视频画面,只见原本还算温柔的枝杈倏忽间疯狂生长,先是高高窜起,再向四周扩张。

伴随着扩张的是剧烈的震动,玛希那反应慢了一拍,没来得及调整姿势,却并没有摔倒。

他感觉自己和周围的一切被粘在一艘疾行的快艇上,明明整辆战术车都在震颤,却不见放在桌上的机械蜘蛛有一点位移。

或许只是认知危害?玛希那如此想,虽然他想不到什么类型的认知危害能绕过屏蔽系统,再达成这般效果。

但不管怎样,在这种恶劣的影响下,玛希那也只有保持自己不摔倒在地的余裕了。他眼睁睁瞧着画面中几个队友逃命似的远离门径,中途摔倒在地,再被枝杈切断部分身体。

他什么也做不了。

震动并未持续太久。随着光芒的消散,那种不适迅速褪去了。

职业素养让他立刻看向生命体征检测系统。几乎所有人的心率都超过了正常水平,少数几个更是鹤立鸡群。玛希那知道,那部分是受了重伤的。他记下这部分的人数,转而看向那唯一心率毫无波澜的队员。顾不得伤感,他立刻进行汇报。

但为什么一直没收到队长的指令?

他扑向监控画面,看到那些重伤员正在被急救,唯独有一个人正朝着战术车跑来,正是队长。

“他没有受伤,耳机也不会这么简单就摔坏,但他还是要跑过来找我。”

“是电磁干扰?不对,如果是电磁干扰那没理由队员身上的监测系统还在运行。”

“是信号屏蔽!”

玛希那看向报警系统,果然,属于信号屏蔽的标志亮的扎眼。

一股烦躁感涌上心头,战术车的信号屏蔽预警完全依靠和卫星的持续联系,一旦信号稍弱就会用犀利的蜂鸣声报警。来的路上这不长眼的东西在队长讲话时露头,被玛希那即刻判了静音之刑,竟然就这么一直静音了下去。

趁还没耽误大事,玛希那赶忙跳下车,正赶上队长跑到车旁。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报告情况?”

“报告,我们遭到了信号屏蔽,所以没能接到您的指令。”玛希那把他的失职瞒了下来,“伤亡人数已确认,重伤……”

“已经不需要了,我自己统计了伤亡人数。”似乎对玛希那有些不满,队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现在去想办法解除信号屏蔽,我需要和指挥中心联系。”

“是,队长。”眼见过失被成功掩盖,玛希那赶忙应下。


* * *


排查很迅速。倒不是玛希那有多天赋异禀,而是始作俑者太过明显。

在属于卡尔团队的那辆战术车里,玛希那找到了一个巨大的信号发射器。这个大家伙放出和先遣队通讯频率相同的杂波,形成了独属于先遣队的静默领域。

一番不算复杂的操作后,玛希那成功解除了信号屏蔽。与此同时,队长的耳机里出现了冰冷的女声:

“……请回答。呼叫Site-CN-22先遣队,收到请回答。”

“中心,这里是22站先遣队,请指示。”队长当即回复。

“即将进行声纹验证,请回答以下问题:黑月是否嚎叫?”

“万事皆有可能。”

“验证通过,请报告在过去的一小时三十七分内切断与中心联络的原因。”

“报告中心,先遣队受到了信号屏蔽的影响,目前已排除,完毕。”

“中心收到,请说明信号屏蔽的来源……”

队长很讨厌做事故报告,或者说,他很讨厌被当成聊天机器人不断回答问题的过程。明明只需要一句“请描述在屏蔽期间发生了什么”就能问清楚的事情,指挥中心的AI总能拆成无数个问题有来有回的问完。

但队长也知道,这件事着急不得。着急意味着碎嘴,碎嘴意味着引入额外变量,额外变量意味着本来十几二十个来回能做完的报告会延伸成四五十个来回。

队长不想扮成AI和真AI聊到天亮。

在按部就班的报告过程中,队长顺带着开始整理刚刚发生的一切。

门径的暴动必然是受到了卡尔团队的影响,考虑到暴动时那些人就在门径旁边,如今大概是凶多吉少。

但他们车里的信号发射器又是个问题,队长不觉得“亚空间研究所”的队伍有什么必要切断和外界的联系。

正在这时,那个冰冷的女声将队长的思绪拉回:

“中心收到,在过去的两小时内并无支援抵达江城市,且不存在名为‘亚空间研究所’的部门。根据你先前的叙述,推测你提及的‘亚空间研究所团队’为敌对势力伪装。”

不等队长从顿悟中恢复,女声继续:

“本次质询全部信息已提交Site-CN-22人事部门。请继续执行任务,最近的支援将于约半小时后抵达江城市。”

“先遣队收到,完毕。”队长叹了口气,接连的打击让他有些郁闷。不幸中的万幸,几辆救护车带着标志性的警笛冲进他的视线,看来那些小伙子能活命了。


* * *


或许是因为清楚知晓支援抵达时间,又或许是因为已经经历过一次漫长的等待,队长并未等得多么辛苦。

他只是站在门径三米开外,一根又一根地续着香烟。眼前是黯淡的夺命枝杈,身后是粘稠的滩滩血迹。

耳机里传来玛希那的声音,告诉他几辆越野车正在靠近。紧接着就是冰冷的女声,告诉他支援已抵达龙山路。

队长转身看去,暖白的大灯刺痛他的眼睛,却没能让他眨一下眼。

少顷车停,军绿色的车上跳下来了军绿色打扮的人。那套衣服队长再演熟不过——机动特遣队。

他们的领队一马当先,却被队长拦住。

“同志,请出示证件。”

领队正要绕过,突然记起这张充满倦容的脸,记起那根华子和那个愚蠢的问题。

他看了看面前的人,只是皱了下眉头,缓声:

“此处已由我队接手,你们可以收队了。”

领队没再停留,区区外勤不足以让他再多注意。正要带队前行时,他竟又一次被拦住。

“同志,请出示证件。”

领队再一次看向那张脸,忽然发现了一些不同。

他眼里的光消失了。

再看看远处的狼藉,领队明白了什么。

摸索一番,他掏出了磁卡,交给对方。

那磁卡在对方手里翻来覆去,像是新入职的员工端详自己的卡片那样被仔细检查。那人甚至对着耳麦念念有词,看来是在和指挥中心核对信息。

终于,对方让开了路,把磁卡还了回来。

“收队,我们走。”继续前进时,领队听到对方如此说。


* * *


在先遣队最后一个外勤上车时,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

机动特遣队再一次展现了他们的能力。先遣队束手无策的枝杈在机动特遣队的手段下节节败退,让人怀疑先遣队存在的意义。

队长在的车上又空了几个座位。没有人说话。

或许是接受不了压抑的氛围,玛希那调了调频率,耳机里传来广播的声音:

“早安,听众朋友们!今天依然由我,你们的老朋友楚潇来守护世界的规律!看来今天也是一个明媚的晴天,那就用这首歌来开启新的一天吧!”

[轻快的小曲]

“不论何时音乐都有一种别样的魔力。不知道刚才这首歌有没有让您精神焕发呢?没错,又到了我们的天气预报环节!在这里感谢SCP基金会提供的预报数据!”

“让我们看看,今天的天气会怎样——”

“首先是大家都关注的预报质量,今天的预报质量高达87分!可喜可贺!相信不用担心雨滴变成刀子或者风吹的都是氮气了!不过今天依然是全天晴天,气温也继续攀升一度,来到了十一摄氏度。好在今天基本无风,这对于那些担心天气突变的朋友真是一粒救心丸……”

“对我来说也是,等回去之后一定要休息一天。”玛希那如此想。看看定位,离22站已经不远了。

很快,战术车驶入了22站的车库。在这里,维修部的员工正等着对车辆进行保养。

先遣队依次下车,队长把玛希那留了下来。

“谢谢你,玛希那,早安电台确实是个好主意。”

“?!”玛希那这才意识到,整个车的人都跟他一起听了一路广播。

“所以,原本打算让你加练三组,现在加练一组就行了。”

“好的,队长,但是为什么?”休假计划泡汤的他有些崩溃。

“希望你下一次记得开启所有报警系统。”说着,队长打了个哈欠,离开了车库。

“是,队长。”玛希那跟着走了出去。


* * *


“老师,我们成功了吗?”

“我不知道,孩子,但我们迈出了这一步。现在就看我们和图书馆的羁绊了,图书馆会自发的将我们所在的这块空间碎片吸引过去。”

“我还是不明白,卡尔教授,为什么一夜之间密径就尽数失效了呢?”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们讲过的吗?密径的运行方式全部来源于经验而非理论,我们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那么在规律普遍受到冲击的现在,维系密径运行的规律失效也是自然而然。”

“当然,图书馆不一样,他脱离了我们所在的现实,自然免受于这种冲击。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嗯?等下……我想我们被看到了。把灯熄了吧。”

“好的,我们继续。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需要立即脱离现在这个现实,寻找图书馆。”

“那卡尔先生,我们就不能等待密径重新生效吗?非要采用这种危险措施?”

“哦,先生,维系密径的规律只会越变越糟糕。就像迷路的人四处乱走只会更加迷失一样。”

“以及,相较于在狱卒开始全面扩张自己的影响力的现实里挣扎,图书馆更像安身之所,不是吗?”

“哦,看呐,我们到了。欢迎来到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各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