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前线

她坐在一片倾斜的红草地上,闯入者在她面前显现。她的笔记本被风吹的来回翻页,草地被吹成同心圆的样子。它浑身布满光与影,如同飞鸟一般落下。

”,它说。“你他妈在这干啥?”

“试试看提前退休生活,” 草地中的女人头也不抬。娇小而稍稍走样的身材有些苍白。脸上有一道长伤疤。“进化学还有很多未开垦领域,在——”

“啊,克苏鲁在上。你才不会退休,” 闯入者哼一声。“你啊,你比Garrison年轻得不知道哪里去了。你现在才不会退休。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得扛住。我们有正事要谈。你的世界——”

“我说……” 女人站起身,拍拍凌乱的实验服上的灰尘。被压下去的草又缓缓立起,闯入者看到了泥下的脚印。“我知道我在做梦。作为我的潜意识的一部分,你还真是要求多。”

她慢慢地转过身。然后她看到了他的西服和礼帽。

“哦。” Sophia Light说。

“是我。” 990说。

Sophia环顾四周。“早知道你要来我就清理一下了,” 她说。“你来这里干啥?”

“嗯,我们可能要有一些麻烦了,不是吗?”” 他抱着双手。“最近我也傻眼了。我曾遇见的未来已经消失了。有些事已经变了。大事要发生了,Light博士。焦头乱额的事会接连发生。你的世界将会大反转。你想要看看吗?”

她握住他的手,周遭的环境立马变化了。半过时的基金会建筑,老旧的站点,大约是个副翼楼。她从未去过这站点,但是这感觉十分熟悉。地下还有几栋建筑,但阳光从裂缝倾洒下来。

“这,我亲爱的博士,这就是你可爱的Site 14。”

“是吗?” 她环顾了一下,张了张嘴。“那特工——”

“一般来说,我会帮你看看,但是现在你的个人恩怨我们先放在一边。然后你得乖乖坐好听我讲。14站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所有的站点都会遭殃。风云突变,我也不能告诉你究竟会怎样,但是你宝贵的基金会将会无力抵抗。”

烧焦的建筑物映衬着空荡的死寂。

“怎样可以阻止它?”

“没有办法。”

Sophia抬起头看着他的脸。“你刚刚说这灾难让你焦头烂额。但Johanna或者第五教徒或者是任何人都没给我打过招呼,看来你并不是一个人作战。那么,这是个场外求助?” 她顿了顿。“你怎么知道这不能被阻止?”

他看着她。“如果这一切不是周密计划的话,我也不会到梦里催你想出个办法来,但是——好吧,这件事有组织有预谋,我最近很沮丧,听着。如果我不来告诉你,你肯定会这么做。你会收集所有情报。和信任的人比如Garrison,Barculo和Vaux商讨。你没准还会给你朋友打个电话。接下来你就会把现况和之前所遇到同等程度的灾害对比,找出异常原因,最后,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

“这就是我会做的?”

“是,并且十分明智。”

“那你想要我做神什么呢?”

“这会变得更糟,如果你还想活着想出个计划的话,你在最开始就要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找到你的资源,你的军队。最好不要相信基金会里的任何人。”

她差点笑出来。“什么军队?”

“你看看你,你这态度得改改。” 990闪烁了一下,如同电影一样。他看了看表。

“我说,” Sophia笑了一下。“我觉得你认为是在帮我。多谢你告诉我接下来会发生的灾难和其他玩意。但是这个太模糊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比如说,到底会发生什么?或者我该做些什么‘准备’?”

戴着礼帽的人又看了看表。“不行,已经出事了。欢迎来到哈米吉多顿。末日第一天。” 他又闪烁了一下,开始走远。“哦,你没说错,我并不是一个人,我也确实在帮你。等你解决了就……别忘了。”

她眨眨眼。“你觉得我会你——”

他不见了。留Sophia一人在Site 14的废墟里。灰尘缓缓落下,落在一个项目等级的编号牌上,落在金属门的残骸上。落在木头和钢筋上。有大事要发生了。


Sophia立马坐起身来。有人在锤门。她依稀感觉到黑暗,清洁剂的味道,医院床单角落的紧致感。她的手机在响。捶门声愈来愈烈。

她立马爬起身,却因为脚麻差点摔倒,门打开了。“什么事?”

Elliot Barculo, 地区安保主管,现在斯瓦尔巴站点任职,他撑在门外。脸色滴得出水来。“我天,Sophia,你睡着了?”

“我——没准——” 她眯起眼睛,困惑地揉揉眼睛。Sophia Light睡过头这个事实实在荒谬——“是Site 14发生了什么吗? ”

他怒目圆睁。“你他妈怎么知道?”

啊。

“不仅仅是Site 14。啊草。” Barculo叹了口气转过身。“没时间了。Johanna在简报室等着。飞机已经准备好了,但愿空路还是安全的。我们最好赶出一个计划来。快。”

Sophia拿上外套,关上卧室门。“路上讲。”


Johanna Garrison坐在会议桌的末端,看起来比Light想象的还要苍老。Gabriel Bryant,人事与特务主管站在身后,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Sophia走进房间,眼神与Johanna交换了一下,没人说迟到的事。Charles Vaux,Sophia的朋友兼学徒忧虑地看了她一眼。Sophia的手机上堆满了警报——Site 14,16,19,23,40,41,42-A至D都发生了收容突破。

“从Site 10开始的?” Sophia问。

“目前了解到的如此,” Bryant说。“站点本身没有遭到破坏,但是在其他站点出事之前被传送至了新罕布什尔州。”

“新罕布什尔?”

“是。那里的研究员——Yara Mirski博士——声称她与造成此事的实体接触过,她曾试着阻止该实体。”

“那实体是什么?”

“说实话,我们不知道。”

收容突破越来越多,世界各地的站点都在报告异常和事故。在会议室的屏幕上,报告显示SCP-1688在其收容站点上空生成,并且体积增加到了之前的四倍,向着周围的基金会设施和小镇投放着雷电之箭;小镇被一种巨型的机械糅合在一起。与此同时一朵圆环状的风暴云在东部几千米远处形成,一路上从地面召唤出苍白的幽灵。报告显示SCP-460以超高速在空中移动,身后跟随着幽灵大军。

接下来只有一个视频:巨大的风暴不断地释放出闪电,如同一团锯齿形的白线漂浮着,巨大的赭石色圆形风暴云和它撞在一起。下方的白幽灵们有的被定住,有的像融化的玻璃一样甩出云层。

十分钟后,黄云和幽灵们消失了,闪电仍活跃着。

“好了。” Sophia不再踱步,眼神瞟过一个个警报。“O5议会异常的安静,我认为我们被袭击了。混分?蛇之手?这些突破收容的大多是都是有知生物。其他的异常……也许是调虎离山?”

“也不全是。Sophia,你真觉得鸭子池塘1能有啥事?” Garrison仍盯着屏幕。

“如果我要用不完善的档案来攻击我们的话,这事我就会做错。” Sophia的手机响了,但是她早就把它关机了。她看向来电提示。

“Light。” Barculo冷静地说,“我知道有一些出事的是你的站点,你也需要去维稳,但我的站点也出事了,我们必须跟踪每一个项目。我不觉得他们会集合到一个地方,但是这其中肯定有联系,我们要——”

“实际上呢,” Sophia说,“我要为第二波攻势做准备了,下次也许会更糟。我现在就要开始。很抱歉,但我必须得接这电话。”

她走出会议室。走出走廊,安保摄像头和录音器都失效了。她接通电话放在耳边,在说话之前深吸一口气。

“你是她吗?” 她问。

“是,” SCP基金会的Administrator说。“我认为,SCP-027即将突破收容。” 传来一阵电脑键盘的敲打声。“这是你的站点,请做些什么来阻止此事。”

“当然。” Sophia下意识说到。

挂断了。

她开始拨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