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的故事
评分: +5+x

我永远难以忘记。每当这份回忆涌上心头,那份恐惧就会回荡在我心里。说真的,尽管很多年过去了,但现在提起这件事,那样的情绪还是如此真实……

我的确是从很远的未来来到这里的。应该是26世纪。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基金会了,一个统一的,联合的政府,被称为星际联邦,在地球上成立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26世纪,星际联邦的疆域整整横跨了四分之一的银河系,整整八千光年的纵深,无数种族联合成一个伟大的文明。没有基金会了,也没有GOI了,什么GOC,蛇之手都没了。这个时候所有的异常都由联邦管理。政府用他们强大的实力,很好的管制了大部分的异常,并且制定了异常物体管制法和异常管理局。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愿意整顿那些东西了,毕竟那个时代生活安逸舒适,科技发达,政府强大有力,没有人想去碰这些奇怪的东西。那些异常,万一弄不好还要出事,为什么不让政府弄呢。

你可能觉得星际联邦是一个很安逸的乌托邦,实际上的确,星联很多方面的确很像乌托邦。但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有敌人——博格人。那是种半人半机械的物种,他们依靠“同化”来扩张自己。他们服从集体指令,没有自我意识。当然他们也不会研究,所有的科技都是由同化别人得来的。一旦被同化,自己的记忆将全部贡献给博格集合体。他们好战,因为他们要同化更多的种族来扩张自己。

你可能会觉得,既然星际联邦这么强大,为什么不对抗博格人直接灭掉他们呢?我曾经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直到我知道了他们最可怕的一种能力:适应。无论是多么强大的攻击,只要几下,他们就适应了。星际联邦在24世纪第一次遭遇博格人的时候就试过打击他们,可是他们迅速适应了我们的武器和我们的战术。最后,整整一个星际舰队被博格人的一艘船给干掉了。那可是一整个星际舰队!整整39艘战舰和上万人就这样葬身宇宙了!如果不是一些优秀的船员使了些小聪明,我现在就站不到这里和你们讲故事了。

此后,联邦痛定思痛。他们飞速的发展对抗博格人的武器,设计新的战舰。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无论发展什么,总是被很快的适应。然而,他们身后就是莫斯科,无路可退,只能更加快的研究下去。

你可能要问我的故事。那个时候我才八岁。当时联邦正在处于和博格人的战争中,星际舰队节节败退,情况令人堪忧。具体的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能记得那天晚上,巨大的火球从地球的天空中掉落,那是博格人的登陆舱。

地面防御部队奋起抵抗。他们手中拥有着威力巨大的相位枪。那种相位步枪一枪就可以干掉一辆坦克。但是博格人,他们瞬间适应了这种能量武器。在微小的伤亡后,他们开始了对地球上所有人类的屠杀。

很不幸的是,我就处于博格人登陆点不远的地方。父母把我安置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让我藏在那个垃圾桶里,千万别出声。我当时非常恐慌,我看见过哪些博格人怎么同化一个人的。灰黑色的软管从手边探出,狠狠的扎入人的脖子里,然后纳米探针就会涌入他的身体。这个时候被同化的人只能痛苦的等待死亡和重生。纳米探针们制造了大量的机械植入他的身体,摧毁他的自由意志…..不一会儿,一个灰黑色的博格人重生了。我很害怕被同化,我知道那很痛苦。但是我没有哭,或许是害怕过了头忘记了哭,只是惊慌的待在那里,不敢出声。

我听见了垃圾桶外的惨叫声以及机械摩擦的咔咔声。相位枪发射的声音此起披伏。这时,一个脚步声在很近的地方出现。那是金属和金属接触的声音,机械手臂移动的声音,一点一点,越来越近。在那个恶臭的垃圾堆里,我甚至都能闻道金属的味道……哦,抱歉不好意思,失态了。我没事,即时在那么多年后,那种恐惧依然浮现在我心头。无助,害怕,各种心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候我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八岁小男孩,我也希望能有一天加入星际舰队成为一名舰长,指挥一艘战舰和敌人缠斗。而现在,那代表死神的怪物正在一点点向我靠近。那时候我想,难道我的梦想止步于今天了吗。

在一下,一下的金属响声中。突然,我听见了一声咒骂声。那声咒骂声非常深刻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随后我听见了密集而有规律的巨响,金属清脆的掉落在地上的声音,软底胶鞋密集地踏在仓库的金属地板上。那样的密集而有规律的响声,在后来的生活中我常常在这里的靶场听见。你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全面淘汰了用子弹的枪支,我从来没有听见过枪响。然而子弹,对博格人这种会适应的混蛋出奇的有效。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身体毕竟是由肉的铁组成的,或许他们能用一些科技适应能量频率,但是对于子弹这种粗暴的靠动能的玩意儿,他们可是无能为力的。

我能很清楚的听见博格人停止活动倒在地上的声音,那些拿着枪的人发出的指挥和咒骂声,以及他们的脚步渐渐靠近的声音。我小心地把头探出一点点,还能记得那个全副武装的人类,是人类而不是博格人,小心的走着静步,仔细地拿着枪指向周围。那时候我的心情….你可以理解,劫后余生的心情。我仿佛看见了上帝,站了起来,对着他大声喊叫着。

后来的故事就简单了,他看见了我,只用了一只手就把我抱了起来带走。在他的胸口我看见了一个很奇怪的标志,那个标志我从来没有见过。在行进的路上还遇见过一些博格人,但是这些训练有素的人们用手中的枪飞快地消灭了他们。最后,我们走进一扇奇怪的门,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后来的生活,就如同你们所看见的我的档案一样。在进入基金会后,我再一次看见了那个熟悉的标志。三个箭头,指向中心。相信你也知道他们是谁了,我非常确定他们是一支中国分部的机动特遣队,但是为什么他们会在那里,究竟是哪一只机动特遣队,那扇门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这个故事,因为基金会没有打算过公开这个故事,你们也没有必要知道。我不知道我们未来的后续会如何,也许在博格的攻击中毁灭了,也许星际舰队成功的反击了,谁知道呢?但我也不需要知道,我只需要好好的活在这里,我也看不见那个时候了。

至少现在,我们可以做到的,就是别让更多的八岁小男孩,陷入那样的无助和绝望之境。我们能做到的,控制,收容,保护,别让那些SCP逃走。至少,别让它们把我们的未来提前终结。

来自Site-CN-03,Dr.Deli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