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城记
评分: -4+x

此文章内容节选自监察员Kirov的日记

他们不知道从何而来,也没人知道他们何时而来。我只知道当我们注意到他们的踪迹时,他们早已经随处可见,甚至可以称作无处不在。

对于他们是谁,或者是什么,我们至今知之甚少。目前为止,我们所知的仅仅只有他们也自称为基金会;内部组织结构与我们大致相同,但是却对他们为首的员工顶礼膜拜甚至将其提升到了“神”的高度;为了融入我们并最终取而代之,他们不惜花费极大的代价模仿我们。

在这座往日无比繁华的废城中,到处可见各种各样他们试图模仿我们的痕迹。这些痕迹涵盖了他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甚至包括道德准则和行为习惯:各种有模有样的警告标语,除了添加了一大堆对于“神”的溢美之词以外内容和我们别无二致的“员工手册”,甚至是设施齐全的站点等等………但是可惜的是,他们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这不但让他们努力模仿的结果显得低级、蹩脚,更是让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获得任何胜算的可能。

他们的结局也可谓是天壤之别。那些选择与我们敌对到底的激进分子,在那个被奉为“神”的人消失后,他们便随着“祂”一同凭空消失了。那些留下来的人们,要么被我们同化,早已忘却了自己的过去;要么停留在遗迹中,怀念着他们曾经的荣光而迟迟不肯离去。

尽管已被驱逐,但是他们对我们带来的影响却已经永远无法消除了。现在我们的内部虽然看似平静,但是由于他们的渗透也早已变得千疮百孔,如同被白蚁侵蚀的大坝一般,随时都有决堤的可能。或许要不了多久,我在写下这一段话时的所见所闻将会重现,只不过拿着枪站在废墟前的人不再是我,废墟则是我们拥有的某一个站点;又或许我们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只不过我们成功了而已;又或许在另一个时空里我也是被埋葬在这片废墟下的人之一……不过谁在乎呢?我只知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拿着枪在这片废墟里探索,明天这里就将被彻底封锁,成为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最后证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