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兴记事·于君水传

评分: +28+x

《天兴记事》为张煜韬早年在叛军中所作,文体包括散文、诗赋、传记等等,利用各种记叙手法,从多个角度揭露了当时社会的淋漓丑态。其文风简练凝重,多见对高尚品德的赞颂,以及建立美好新秩序的决心。本文已经过翻译。

我的朋友于君水是湖北人,生年不详。他年轻的时候,和我是萍水之交,我只知道他仪表不凡,同校的女生,爱慕他美貌的不可胜数。君水虽然像蜂蝶嬉戏花间一般四处游玩,却从未被此拖累,也不认为这值得炫耀。

天兴六十五年【译注:新历一百七十二年。】秋天,君水突然来拜访我们,他的言辞、神色都露出令人敬畏的样子,说自己要投军从戎,使家门光耀。这离别之后,他再也没有音讯,我也因为学业的原因,没有去打探他的消息。后来听说他因为善于治理军队,又有较高的学历,受到的提拔与待遇都很好,威名也日益显赫。

十年左右,狄瓦在南方有了不寻常的动静。【译注:狄瓦为南大洲一对外封闭的帝国,约在一百八十年前被首次发现。此处指狄瓦忽然断绝所有外交一事。】没过几个月,东海的岛链发生了变故。那时内外局势复杂,于君水对抗敌人战绩显著,上级拜于君水为陆军中将,授予他数万精兵。但由于他在外抗敌,不屑奉承朝廷内的奸臣,钱财、物资远远地输送到前线,耗费不可胜数,【译注:曲笔,暗示上级因此而怀疑于君水。】二年后,上级又改让他镇守湖南,管理湘潭科技研究所而已了。【译注:湘潭科研所,原名世承平堂,先前为私有机构,新历三年时归入国家管辖。

那时候,我正躲避追捕至长沙。很快,狄瓦大举入侵。那一天的长沙,天地阴云笼罩,沿海地区都没有接到警报,狄瓦的战机却瞬息间便出现,浩浩荡荡地飘来,没有一点声音。一时间,举国震动,人们十分惶恐,认为末世就要来了,才会出现这样怪异的事情。这就是“末世之乱”。

几日后,于君水率科研所上疏,称狄瓦的奇技淫巧已经得到逆向,战机使用了“反重力子涡轮技术”,才可以悬空而浮。上级惊讶于他的速度,一时间,不好的流言四处滋生,奸邪的臣子暗中献谗,【译注:曲笔,暗示有人怀疑君水与狄瓦私通。】君水的声名受挫,他的同事也渐渐与他减少了来往。上级不堪人们的怨愤,竟将他撤职了。

我听闻了君水的事,痛惜慨叹良久,决定冒着危险去拜访他。那时的朝臣相见,按道理要交纳“见面礼”,君水却悉数奉还给我。我同情他的遭遇,君水竟差点流下泪来。在那之后,我与同党撤离了长沙,与君水再一次没有了联系,公众视野里也打听不到他的消息。后来我派密使打探,得知他还安好,我才稍微放心。

于君水不被世俗的声色缠身,不被强大的敌人动摇,掌权时尽心尽力地征战,削权时恪守本职也不忘卫国。上级本意让他退居内陆,没想到狄瓦恰恰进攻长沙,可谓是天意弄人了吧?而君水虽知道下场,仍然冒着流言上疏,可谓是竭尽忠智了吧?最后身败名裂,不得再保卫中华,恐怕于君水一介武人,这样的下场与死无异。所以为他立传,来让世人明白古代的良将如今也存在。

译注:政权更迭后,出任丞相的张煜韬得以参阅前朝遗卷,方知于君水未被废黜,而是仍暗中在湘潭科研所供职。之后与狄瓦的多次战役中,于君水秘密参与,多有奇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