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尝试
评分: +24+x
blank.png



他放下了背上的包袱,倒出了所有印满黑字的纸浆,连续几天的学业与工作已经让他疲惫不堪了。

“放假了。”

他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随后从有些杂乱的桌面上扥来自己的电脑,迫不及待地打开自己的沙盒页。

在他看来,沙盒是最有安全感的地方,他将自己所有的心声吐露在那里。他看着自己的文章们,几个原来新奇的点子已经成为了灰色,如同夜晚的阴云,但他打算忘记自己失败的过去。

“项目等级…”

他的手指激动地在键盘上舞蹈,指尖汇聚的是一直以来想要表达的内容——尽管曾经的他也是如此。他带上耳机,里面没有放什么音乐,只是这样有种仪式感罢了。他从不认为阅历是道门槛,他认为自己总有一天能在这个曾带给他快乐感与惊喜感的网站出人头地。

“描述…”

他渴了,拿起了旁边的水杯,却发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他点击保存,带着水杯走到了卫生间。“一个会自动装满水的水杯……这个已经有了。或者说——喝进去的全都是体液?不……这个怎样……可以飞行的水分子怪兽?”他站在镜子前许久,不停盯着那饮水机上的红蓝钮自言自语。有时灵感就是出现在瞬息之间,又死于瞬息之间。他打算回到电脑前。

“描述…”

他不认为自己的内容是微不足道的,毕竟用心的产物何来垃圾一说?坐在这里干自己喜欢的事,为何要害怕被否认?这次,他不愿再看见自己的文章被众人鄙视,行将就木,他也坚信这不会发生。

指尖依然跳跃着,在他的眼中,屏幕上闪烁的文字已经逐渐构成了点点星河。


“滴。”

闹钟响了,他把电脑摆在身旁,不愿合上。

该休息了,他躺在柔软的床上,翻来覆去。

这篇文章一定会被喜爱的吧?是的。

我的能力一定会被认可的吧?是的。

他举起双手,对着黑乎乎的天花板比划,左手提问右手答,想象着自己在这个地方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满足感、幸福感、憧憬感、成就感,这些都不知为何莫名出现在了这个还未成功的年轻人脑中,但至少对于他来说,这些感觉都是存在并令他快乐的。

他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连忙打开电脑将网址发到了爱好者群中。

“这是第十五篇,”他的身体朝向了电脑,指甲轻轻叩打它。

“明天见。”


光渐渐撒到了窗台、床脚、被褥、他。他的感光细胞将他立马拽了起来,他比以往的任何早晨更亢奋,几周的疲乏仿佛被快乐感吞噬。他没来得及洗漱,立马打开电脑。

他看着自己创作的草稿,如同看着自己亲手培育的菡萏,文章中的那股文墨气息与华丽的辞藻扑面而来,凉了一个晚上的它仿佛更优秀了。

“看看群里的人怎么说。”

他在脑中构思了无数遍不同类型的褒奖,他看到了那些曾经无视他的人们的赞扬,他看到自己的文章被送上神坛,他似乎有些白日做梦——

他就是在白日做梦。

没有多少人理会他,只有少许人真挚的给出了建议。他们的语气看起来十分委婉,却刀刀在肉,他理解这些不那么好看的反馈,却不甘于自己的努力被这么敷衍地带过。

“我昨天发的那个…真的无可救药吗?”

“也不至于,多练习练习临床腔可能会好看点,但这个点子与叙事方式总让我感觉没那么有趣,它吸引不到我,有种……作者作者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感觉。”

他呆滞了,自己仿佛真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般,他不愿回忆自己的第十五次失败,不久便换了个姿势瘫坐在床上。

他盯着眼前的文章,眼中变得澄澈——这不是愉悦通透所致,这是泪水的前兆。他打算拼一拼,他按照那些人的建议进行了大体的修改,手指无神地敲打着。泪珠早已落下,在这些人的指导下自己的文章已然有些面目全非,他的肌肉莫名变得疲惫起来,仿佛上一周的苦累又一次回到了他身上。

他的目光随着字符的改变变得愈来愈呆滞,他有时会回忆起曾经得到的所有评价,他将这些评价在脑中归类。正面评价者是自己的救星,可以给自己带来愉悦感;负面评价者都显得目中无人,理应剜口割舌。

他点击了发布。


他不愿继续期待些什么,呆坐在页面前,有节奏地点着刷新:

“0、1、0、1、2、1、0、-1、-2、-3、-4……”

他笑了,这个场面他尤其的熟悉,他不知该如何在这个网站混迹下去了,他的2Karma基本上是靠无数尸体堆叠起来的。

他看着那些华丽的文字,它们变得黯淡了许多。在分数的引导下,他逐渐从这篇文章的字里行间中读出了青涩的意味,他意识到了自己不配继续创作下去。

一个评论,负面;两个评论,负面;三个评论,负面。负面的分数造就低迷的心情,负面的评价造就哽咽感与失落感,数个负面的评价带来的是绝望。

他在犹豫,与自己挣扎,他有些想要放弃。

他看到了目录中满满当当的作品,他们每个都充满了想象力,都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只是风花雪月,他认为只有这里能给他归属感——只不过目前没人要他。


他看到自己的私信中多了一个小红点,一个雪鸮头像的群友给他发来了消息:

“你好…请问你是昨晚那篇文章的作者吗?虽然有挺多人给出了不好的评价但我觉得…它还是可圈可点的。你的写作经验看的出来是……”

他又一次的呆滞了,泪与它来时的路均变得干涸。那只雪鸮的话语如同他的启明星一般渗透进进他的脑壳。他赶忙回复这个知心的圣人,话语中是道不尽的感谢,他得到了最渴望的那缕恩惠。他释然了,甚至觉得为了一个失败品而哭泣的自己过于矫情。至少还有人喜欢他,他也不是那么无可救药。

他没有急着修改自己的作品,而是点开了网站中最低评分的页面的名单。

“愿每个创世神都能让自己的造物发光。”他这样想着,支持了所有那些自己认为优秀的文章。

“这样一来,我也是他们的启明星了吧。”他带着满足与自信在幸福中入眠。

他梦到人们为自己的第十六次尝试加冕。


这是一个上层叙事的故事。

你的,或曾经的你的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