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发生的怪事

老人的肠子感到一阵剧痛,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痛。

他漂泊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在这个世界上着陆,他也在这个世界的海洋深处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虽然那并没有他在虚空中度过的时间长。他还记得那些明亮的、燃烧着的星星;最亮的红色、闪耀的黄色、暗淡模糊的白色,或者是巨大而短暂的蓝色。它们会燃烧得最亮,就像刻在蜡烛上的那句老话所证明的那样,燃烧得最短暂。

在这里,在大海里,只有黑暗、宁静,还有在他体内而存在的生命世界。他感到它们在挖、在抓、在挠,这些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最近,他感觉他们在行走,在燃烧,在建造。他知道他的时代就要结束了。当最后一刻终于到来时,他起初感到非常痛苦。然后,在很短的时间里,他觉得自己又能看见了自己曾在虚空中所见的景象,没有什么能够妨碍他的视野。他看到大海蔚蓝,觉得那真的很美。


Reginald Philbert Lionel Archibald Westinghouse Wondertainment III博士,医学博士,哲学博士,口腔医学博士,阁下,是一个目标非常简单的男人。其中最基本的也是最主要的动力就是让人们开心。所以当他的专利Wondertainment GrumpometersTM开始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得多的数字爆炸时,他自告奋勇出去寻找麻烦的根源。

这就是这位好博士如何发现自己为何与博士最好的三头英国斗牛犬:Humphrey、Humphrey还有Humphrey1身处于他的WonderMoBoat2当中,Humphrey在这太平洋的中部掌舵。坐在Wondertainment旁边的座位上的是他可靠WonderBeamTM,保证将最纯净未过滤的奇妙射入哪怕最牢骚满腹的人的灵魂之中。

当他走到这坏家伙的源头时,Wondertainment不禁笑了,期待着能治愈这特别的坏家伙。他转向显示在控制台上的GrumpometerTM,看到那坏脾气的家伙在右舷大约一英里。他转过身来,看见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波浪朝他冲来。他看着Humphrey、Humphrey、Humphrey还有Humphrey,咯咯地笑了起来,并紧紧地拥抱了它们中的一个。当大浪打在他们身上时,船短时间转向了天空,当他凝视着头顶上美丽的蓝天时,Wondertainment博士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我希望我有时间养个女儿。

然后深渊带走了他。


一个人坐在海洋中央一个小岛的码头上,在日记上写着闲散的沉思。鸟儿在飞翔,大海在翻滚,船只在航行,人们在享受他们的夜晚。

他们停了一会儿。有什么似乎不对劲。他们从他们的日记本上抬起头来,看着鸟儿,看着人群,然后是大海。除了……大海不在那里。它已经消退。

这出乎意料,他们心里想。上次退潮的时间还没过几个小时,而且水位已经进一步回落得比那次还多了。但“意外”并不一定是坏事。我想我要出去看看满潮地。

这个人走下码头,回到岸边,享受着孩子们在满潮地里嬉戏的声音,享受着人们聊天的声音,享受着生活的简单发生。他们在他的日记本上写了些东西,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吸入了海水的味道。他们到达了海岸,在这时他们已经在海里走了几分钟了。

他们听到一声尖叫。那人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见岸上的人正在往内陆跑,试图远离大海。他们被卷入了大海,还看到了一波几乎没人见过的巨浪,而目击者中幸存下来的人更少。他们在他的日记本上草草写了一篇短文,撕下那一页,最后一次卷入大海,让海浪带走他们。

一小队救援人员后来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蓝色的大海呼唤着我,我回应了她。——Pangloss”

«时日将近 | 中心 |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