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
评分: +16+x

他又一次醒来。

梦中的他击晕了最后一个突破收容的异常,返回站点的路上时,却看见自己站点里的研究员倒在血泊中,而混沌分裂者的特工正慌忙逃窜。景象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他是一个普通的文职上班族,每天日复一日地与各种文件和报表打交道。他知道他应该好好工作,努力挣钱,找一个妻子,然后养家。大家都这样,大家也都是这么劝他的。

但他对此感到很陌生。

他参加了几次同事聚会,也尝试着跟同事聊天,但是他始终无法融入到别人的谈话中。他知道他们都在聊什么,但是就是无法理解。他没来由地有种被割裂的感觉。

对,割裂。

他开始查阅历史资料,找到了梦中的那一切。那是数百年前,异常还没有消失,人们还在为自己的生存权而不断与未知和恐惧奋斗着的时代。他甚至找到了梦中自己成为的那个人的名字。Site-CN-05站点主管Americus。

他向周围的人伸手,寻求帮助,想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得到的答案只有一种:

“不然呢?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你触摸到的,你在呼吸的,哪一样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你为什么不能正视自己?活在现实里?”

他听懂了,但是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人可以这么轻松地就跟着世界一起活着?他们从来就没有对世界、对自己产生过怀疑吗?

他看着自己周围歌舞升平的景象,看着自己手里刚发的工资,一阵内疚感袭来。

他走上了大厦顶层,纵身一跃。


他又一次醒来。

梦中的他击晕了最后一个突破收容的异常,返回站点的路上时,却看见自己站点里的研究员倒在血泊中,而混沌分裂者的特工正慌忙逃窜。景象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酒精的气味在他的鼻腔中弥漫,他被告知自己砸伤了一个路过的女孩子,而现在他刚刚和那个女孩子一同转出重症监护室。

周围看望他的人几乎异口同声地指责着他,问他到底哪里过得不顺心,问他这么做到底有没有想过后果,问他到底有没有考虑过他人的感受,而女孩的家属甚至来质问他是否和女孩子有仇,为什么要砸伤她,等等。

话语从他的脑海中穿过,没有泛起一丝涟漪。他的眼中流下了一滴泪水。

“对不起,各位,我又要迟到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